下一章          上一章

 

    廖小进自入得天道门下,虽然有些磨难,但都是有惊无险,不但返本还原,得成天仙大道,脱去生死轮回,业力劫数,现在又左拥右抱,得了七了女花似玉的貌美娇妻,待进得洞房,群仙散去,自然是一翻**,竭力求欢,彼此都乐得不疲。

    鸿蒙开辟,分乾坤yīn阳,便有天地交泰,双修之术,周青学究天人,参悟无穷玄机,自然明白此中真义,廖小进得其所传,又是蚩尤血脉,大巫之身,加上自己也不是雏儿,一番鏖战,饶是七女同修,也娇喘连连,虽是yù仙yù死,但有些经受不起。

    这七女,虽然是妖族成道,但都是洁身自号的女仙,清净修持,真yīn未失,对于运用道法,赌斗对敌倒是不惧,但这闺阁**之事,却和普通女子没有两样,如何抵挡得住廖小进的虎狼之体?

    七女次rì都齐齐醒来,外面已经是rì上三杆,众弟子早课听讲,也都散去,各做各事,这才想起,还没有拜见周青这位师长,又想起昨rì消魂,掐指一算,原来是沉睡了一天一夜,顿时七女个个脸上红霞飞起,十分羞涩,正要起床梳洗,但一个个都力软筋麻,哪里起得来?

    “诸位娘子,可睡饱了?”

    廖小进正巧开门进来,见七女醒了,连忙陪笑,后面跟了大小狐狸,那大狐狸周晨手里还拿了清净琉璃瓶,杨柳枝,见七女,连忙行礼道:“七位嫂嫂,妹妹有礼了。”说罢,咯咯笑个不停,七女更是大羞,那大姐风玲儿有些气恼的瞪了廖小进一眼。慌得廖小进连连使眼sè,大小狐狸才止了笑,走到床前道:“咱们都是一家人,嫂嫂修得气恼。”

    那七妹风真儿对廖小进娇喝道:“还不出去,待在这里怎的,搅扰我们姐妹说话。”廖小进无法,只有关门出去了,那七姐妹勉强动身,抓住小狐狸就打闹,说是看了笑话。

    大狐狸周晨连忙道:“师傅知道七位嫂嫂先前是清净修持,突然泻了真yīn,便有些不适应,特地命妹妹前来探望。”

    说罢,又吩咐女童烧了热水,抬一晶玉大澡盆进来,撒了花瓣,倒了甘露在其中,七女洗了澡,浑身清爽,又得甘露补全真yīn,恢复如初,穿好罗衫,缠好丝绦,才出得门来,足足花了一两个时辰,叫外面的廖小进一阵好等,却又委实没有办法。

    廖小进与七女离了自己的行宫,合同大小狐狸,一路上山,进了仙府,来见周青夫妇,这已经是婚后第三天了,七女想起,就觉得面皮发红,还好周青并不提及,才稍稍解了些尴尬。

    捧茶敬了师长,七女和廖小进,大小狐狸,都立在一旁,少时片刻,红孩儿,蓝神,温蓝新,龙天,龙地,也都进来,红孩儿捧了一黄皮葫芦献上,几大弟子也随后站立一旁,静听周青吩咐,只有红孩儿对七女挤眉弄眼,弄得七女很好意思,奈何师长在前,不好发作,要是平时,早就拿蛛丝将红孩儿捆住打屁股了。

    廖小进见状,狠狠的瞪了红孩儿一眼,红孩儿一个哆嗦,老实了很多,不敢做鬼脸,原来上次,廖小进奉周青法旨,去火焰山拿了红孩儿,是以红孩儿有几分畏惧廖小进。

    七女见廖小进维护,心中一甜,那怨气倒是消了许多,有几女算计,本来晚上要整治这个夫君一番的,见此情景,也稍稍消了念头。

    这些表情,周青夫妇高高在上,当然都看在眼里,见弟子门都其乐融融,倒觉得十分温馨,浑然不似一般神仙洞府门派,虽然有清净仙风,超凡脱俗,但却失了人伦之乐,少了几分生气。有几分虚幻,不怎么真实。

    “大抵神仙都是人做的。”

    周青和云霞对望一眼,点了点头,对廖小进,七女道:“你们过来。”

    八位新人上得前来,周青取了黄皮葫芦,倒出七股星光,用手一指,就化为七口宝剑,星光璀璨,光华闪耀,在空中乱飞,呈七星排列。

    乃是周青命好孩儿收集北斗星光,演化为天枢、天权、天璇、天玑、玉衡、开阳、摇光七剑。

    旁边侍侯着的李蓉,戴景蓉两女捧剑下去,一一分发给七姐妹,七姐妹拿了剑,连忙谢了周青,这剑乃是星力凝聚,璀璨夺目,光华耀眼,薄如谗翼,轻灵巧动,样式又是奇古,七女倒是爱不释手。

    没有办法,周青现在穷得如东皇钟那样叮当响,上次见面礼,给了七姐妹七件上古妖族法器,正巧是凝聚七杆北斗星幡的核心法器,后来清点妖皇殿,发现了rì月星辰旗,才明白周天星斗大阵的奥妙,当时后悔也来不及了,赐下去的法宝,总不可能要回来,幸好云中子留下的珍藏,其中有相同属xìng的法宝,被周青回炉重炼,耗费了许多jīng力,仗着都天神煞大阵,东皇钟两件法宝的帮忙,才勉强炼成。

    既然没有办法要回来,索xìng就成全七女,反正是自己的徒弟媳妇,也没有便宜外人,这七星凝聚的宝剑,虽然是上品,也颇为好看,但对于仙人来说,也算不得上乘。但也算不得炮灰,只要凝聚星光,一样可以炼制成剑,但外面星光稀薄,要凝聚成剑,也要好几百年的苦功,总之是不上不下的货sè。

    那些仙人送来礼品,多是仙丹灵果,山水字画,明珠美玉,作为装饰观赏之用,偶尔有一两件法宝,也不过是做得灵巧,杀伤力并不大,在旁人看来,威力是大了,但哪里入得周青的法眼?

    这些仙人,都是求jīng不求多,花上数千年的时间,炼制一两件xìng命交修的法宝,哪里舍得当礼物送出去,要不是云霄三姐妹送了金蛟剪,周青这花费了无数蟠桃,五枚人参果的婚礼,可就亏太大了。

    七姐妹看似柔弱,其实是一方妖王,等闲仙人,一个照面就被轰杀,入不得眼角,这星光剑可有可无。

    周青又道:“这口宝剑,乃是我最近炼制的小玩意,但和先赐你们的法宝正好对应,相互使用祭炼,威力不可小视。你们福缘并不深厚,虽然成了仙道已久,但恐怕还有劫难,可去后山,和众师兄一起炼那周天星幡,以后阶难来时,也好有应付的法门。”

    七女又行拜谢,周青叫温蓝新,把那三代弟子叫了进来,正是向辉,黄天波,李杰,康杰,谢晓宏,刘志华,那侍侯的两女也下台一起站定,这八人,乃是温蓝新的弟子,就要快成仙道,实力也不可小视,那六瞳,飞熊也进来,这两人是廖小进门下,虽然是三代弟子,实力甚至超过了大小狐狸。

    “你们心思不定,易动不易静,安心修炼,反而进展缓慢,难以成就仙道,不如下山游历,积累些功果,也好成道。”周青吩咐八个年轻人。

    那向辉等人顿时大喜,他们知道这地仙界又大又广,比人间大了亿万倍,早就想出去游历,奈何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听周青意思,竟然是要他们出去成道,当然求之不得。

    周青吩咐温蓝新取了诸多法器出来,正是在人间抢夺的紫青双剑,龙虎宝印,天师剑,子午宙光盘,九天十地辟魔神梭,九天元阳尺,弥尘宝幡。

    “尔等下山行道,这些法器本是你们原先师门之物,奈何尔等师门长辈不尊天数,恣意妄为,孽果累累,理应堕入轮回,永不超生,被我所灭,也是天数,现在尔等正好拿其法器,积累功德,也算是帮其偿还孽债。”

    那向辉于谢晓宏赶紧叩头,分拿了紫青剑,黄天波拿了子午宙光盘,李杰拿九天十地辟魔神梭,康杰拿元阳尺,刘志华拿弥尘幡,李蓉拿龙虎印,戴锦蓉拿天师剑。

    周青又吩咐小狐狸:“你虽然得成仙道,但功果浅薄,rì后也有些劫难,一起下山。碰些机缘,rì后劫难来时,自有救苦救难之人。”

    小狐狸贪玩,心中也是欢喜,不过却道:“师傅,我没有什么防身法宝,遇到厉害角sè,岂不要吃亏?”那边从温蓝新身旁的空中跳出小昆仑,吵嚷着也要下山,温蓝新一把拉住,正要喝骂,周青见状,恰指一算,顿时明白因果,一样吩咐道:“也罢,你就随其下山。也有一番造化,是福是祸,天数早就注定。”

    温蓝新虽然不舍,但不敢违背周青法旨,暗中把万魔幡给了小昆仑,周青看在眼里,也不说什么。

    大狐狸爱护妹妹,连忙也取了五毒幡,叫小狐狸拿了。

    “你们此去,可往南行,入南瞻部洲,进东胜神州,还可去北卢俱洲,只是切记不可入西牛贺洲,否则必有杀身大祸。”

    一行十人,听了法旨,自然下去,出了山门,只觉得天地宽广,心中爽快,好象困鸟脱笼,池鱼入渊。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七女随了廖小进,连带家私妖兵都一并带了过来,那九泉山只留少许兵士看守,不过这两界关三千七百山头,地域广大,就算再多十倍的妖兵,也是显得空荡。

    当下无事,七女,廖小进,红孩儿等弟子都进了后山,炼那周天星幡,周青依旧每rì讲道,引仙人前来聆听,撒下金勾美食,只等有根骨的仙人拜师。

    周青打点好一切事情,又遣了门下弟子下山,此中自有深意,不过门下弟子哪里得知天机,那小昆仑在空中穿来穿去,刚刚下山,就弄得小狐狸不厌其烦,当下道:“你还这么淘气,我就不带你去了。”

    小昆仑气sè鼓鼓,嘴巴一憋,正要哭出声来,突然山前刮起一阵怪风,跳出一头黑虎,就长有丈二,一人来高,张牙舞爪,张开血盆大口,朝众人扑来。

    小昆仑一看,顿时欢喜起来,小身子一穿,就到了黑虎面前,那黑虎张口叫咬,被小昆仑一指点住脑门,顿时伏在地上,小昆仑取一道黄符,拍在那黑虎头上,又取了一粒丹药,喂了下去,随后念念有词,翻身上虎,那虎居然四足生风,踏云踩雾,飞了起来,小昆仑在上面乐得大叫,又将下虎来,满山奔跑,那十几丈的丘壑深渊,黑虎一跳就过,走山涧如履平地。

    小狐狸和众人见状,纷纷想道:“我等此去,乃是下山游历,并不急于赶路,何不寻一头猛兽骑了,一来是威风,二来可以领略各山的景sè,不枉出来一趟。”

    当下小狐狸于另外两女寻了一头梅花鹿骑了,一样是下了符印,喂了灵丹,向辉等人各寻了猛虎,狮子,野牛,大狼,巨象,也不急于赶路,一路且飞且行,遇到那穷山恶水,沼泽瘴气,就上天绕过,遇到那飞瀑流泉,丹崖怪石就下来观赏,顿时知道天地宽敞,人如芥末,这样行了一天一夜,方才出了两界关,入了一座颇大的城市之中,见那汉唐衣着,民风古朴,甚是心喜。

    好在大唐国中君王好道,多有奇人异士在民间来往,或是抓鬼驱邪,或是治病救人,顺便积累功德,这一行十人,相貌不凡,又能驱使猛兽,任谁都看得出来,肯定是修道之人下山,倒也不怎么惊奇。

    游走了几座城市洲县,吃了不少风味小吃,顺便剪除了几处不成气候的小妖厉鬼,十人大呼过瘾,只是多有一些想学道术的凡夫上来跪求学艺,但都是些资质驽钝之悲,几人自然是打发不理,另众人有些烦。

    行了三五rì,渐渐进入了南瞻部洲中部,靠近了苍莽山。

    且说那天尸派道人离了两界关,朝自己山门而去,这天尸派在南展部洲东方,有些靠近东胜神州,离中部的苍莽山有一百二十万里,和蜀山剑派对立,中间相隔了好多城池山头,其中也有不少散修,门派,其中也有不少势力强大的,或正或邪,虽然都效力于唐王君主,但相互之间也有摩擦和仇怨,有的甚至是不共戴天,形式十分混乱,并不向西牛贺洲的佛兵经过洗脑,铁板一块。

    尸殃山,方圆三千来里,整山都是黑云笼罩,yīn风阵阵,邪气冲天,正是天尸派的山门所在,这道人花费了几天时间,才来到自己山门,落下云头,进了山中,那山中幽谷繁多,瘴气丛生,常有毒鳞大蟒蜿蜒怕动,幽谷之中,褐sè的尸气结成一朵朵席子大小的蘑菇云,十分诡异,道人知道,乃是同门在其中修炼邪功,炼僵尸。

    这道人来到山顶,便是占地百顷的一座宫殿,背临万丈悬崖,下方昏云漠漠,时不时传来摄人心魂的厉啸之声。

    “师弟,你不是去两界关为朝廷效力了吗?怎么跑回来了。”守门的道人问道。

    “事情有些棘手,一言难尽,我先进去见师傅,再一同禀报教祖。”这道人并不进正门,反进了偏殿小门。

    少时片刻,这道人和其师出来,进了正殿,徒弟等在殿外,师傅来到座前,才敢见天尸老魔。

    天尸老魔,面目狰狞,两只眼珠透漏出诡异的红光,长有许多绿毛,本体是一只万年绿毛僵尸,修成魔道,比一般天仙都要厉害许多,穿一身白sè道衣,指甲有三尺来长,弯曲如鸟爪,也是绿油油的颜sè。

    那道人的师傅跪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也不敢抬头,只是禀报事情因果。

    “小徒失利,来山门求援,坏了教祖颜面,还望教祖责罚。”

    “喋喋!喋喋!”空旷幽暗的大殿中响起了天尸老魔恐怖的怪笑,这老道士浑身哆嗦。

    “坏我教派颜面,本该碎尸万断,不过徒孙发现了玄yīn地龙,却是大功一件,就此抵过,你且下去,本座自有主张。”天尸老魔yīn恻恻的怪笑,这老道不敢多言,退了下去。

    “玄yīn地龙,好东西啊,只要得了一头,在耗费百年时间,我再炼出三十六头无上天尸,也可以和蜀山剑派和百魔山分庭抗礼,也好报杀徒之仇,也免得门下弟子,在朝廷之上,总要矮这两派一头。”天尸老魔指甲连敲:“可惜,那是勾陈天帝之物,强抢那是闲命长,不如找机会去偷!”

    正在思考,突然有弟子进来禀报:“百魔山有弟子求见教祖。”

    百魔山乃是东胜神州与南瞻部州交界之处的一座大山,山主百魔道人杨志才魔功高深,稳压天尸老魔一头,乃是南瞻部洲魔道第一大派。

    “叫他进来!”天尸老魔依旧是yīn恻恻的道。

    少时片刻,进来三人,都是身穿麻衣,上面画了许多赤身魔鬼。

    “百魔山弟子拜见天尸教祖!”

    为首一人,手持一张乌黑的请柬,面容十分年轻,天尸老魔不认得,周青可是认得,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自人间界飞升的轩辕法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