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既然知道本座是天尸教祖,为何不跪!”

    天尸老魔那形如鸟爪,长三尺,绿光油油的指甲在人骨头搭建成的法坛坐椅之上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敲动着,沉闷无比,就像是那阎王的催命符,敲打在轩辕法王于其余两道人的心头。

    尤其是天尸老魔在敲击的同时,还时不时发出yīn恻恻的怪笑之声,在寂静,yīn深,空旷的大殿之中回荡,显得格外刺耳,整个大殿凭空刮起了一股股的yīn风。

    旁边墙壁之上,三十六盏人头骷髅油灯发出豆大的磷光,也随着yīn风漂浮起来,更显惨淡,飘动的磷火,古怪的yīn风,其中还夹杂浓烈呛人的尸臭味道,那惨淡的磷火灯光周围,隐隐有无数面目狰狞的魔怪,满身污血的**小人沉浮不定,却不发声,聚散无常,仿佛幻觉,活脱脱就是阿鼻地狱搬来了人间。

    轩辕法王jīng通魔道,知道这三十六盏人头骷髅油灯乃是用魔法祭炼的人油点燃,又将杀死之人的魂魄禁锢在灯内,做为灯灵,在怨气的聚集滋养之下,个个凶横无比,毫无人xìng,一经放出,便是万鬼啖身,厉害无比,莫说是凡人,就是普通的仙人如果没有纯阳至宝,根本无法抵挡。

    扑通!轩辕法王身后的两道人支持不住,满身大汗,浑身哆嗦,轩辕法王也同时跪了下去,颤声道:“小人奉百魔教祖之命来送信函,还望天尸教祖宽恕失礼之罪。”

    天尸老魔在六千年前就修成魔道,而后进修,成就大阿修罗神通,开创天尸一派,乃是一方教祖,魔道中的祖宗级别,轩辕法王身后两个道人,也就是刚成魔道,在其威压之下,早就双膝发软,天尸老魔一显手段,就忍受不住,当然下跪。

    “这老魔头,叫老祖我下跪,迟早要你死在我手!”

    轩辕法王自从在人间被周青击败,得蛤蟆求情,周青免了他一死,他也不敢和周青作对,就隐居在东海紫澜水宫之中,辛苦修炼。他的资质也是出类拔萃,手段多多,只是没有法宝,不敢去碰那后面的几大天劫,但后得了玄yīn聚兽幡,虽然残破,总是聊胜于无,加上无了争斗,修炼迅速,在海外没有道门牵制,轩辕法王便取了无数生魂,将幡恢复,终于渡过天劫,破空飞升。

    轩辕法王不是傻子,也不是初出道的雏儿,而是心狠手辣的老魔头,来到地仙界以后,迅速的打听清楚了情况,知道整个地仙界不但资源丰富,而且形式复杂,高手繁多,没有强大的势力,根本无法立足。

    当然,自己也可以找荒山野岭修炼,做一个隐居散人,但轩辕法王哪里甘心,尤其是和蜀山更是不共戴天的夙敌,但他知道,蜀山非同以前了,空前强大,不消说以前的几个老对头,就是比他小几辈的弟子,也可以弹指之间就将其杀死,何况蜀山有十万弟子,广开山门,轩辕法王与其相比,更本不放在眼角里面。

    尤其是他清楚,自己的老对头里面,有几个擅长神算,要是哪天心血来cháo,恰指一算,知道老对头居然还在,就算是派个弟子过来,自己也难逃追杀,象蚂蚁一样被恰死。是以他便隐藏身份,投入了百魔道人杨志才门下。

    轩辕法王老jiān巨滑,又jīng通魔道,很快就被百魔教祖座下的黑沙道人赏识,得了一些权势,还赐了几件法宝,传了几门厉害魔道功法,轩辕法王深藏得紧,自己也偷偷的重炼玄yīn聚兽幡和九子母天鬼,综合实力很快便超过了一些三代门徒,连黑沙道人也隐瞒了过去。百魔道人高高在上,哪里会注意这么一个小卒子。

    这次乃是百魔道人下了书信,要门下弟子送传给天尸老魔,而轩辕法王乃是百魔教祖座下黑沙道人的门徒,那黑沙道人知道天尸老魔xìng情古怪,动则杀人,喜怒无常,便把这份倒霉的勾当交给了轩辕法王。

    轩辕法王深深知道这天尸老魔法力高强,自己万万不是对手,一个不小心,恐怕自己也成了那灯上的鬼魂,是以甘受屈辱,丢了面子是小,丢了xìng命就不值了。

    天尸老魔停了敲击,又是喋喋怪笑,手一招,轩辕法王手上那乌黑的书信就飞了出去,天尸老魔翻看了片刻,把书信放到一边,也不提事情,只是冷笑,脸上绿毛飞扬,獠牙探出,血盆大口一张一合,喷出一股股令人作呕的陈腐之气。

    “很好,很好!”天尸老魔yīn深深道,伸出鸟爪,陡然一涨,直直伸到轩辕法王面前,轩辕法王还未回过神来,就一把扯掉了手臂,痛得他脸sè狰狞,肩膀之上鲜血狂喷,但又不敢动弹。

    那天尸老魔又是一扭,把另一只胳膊也扭了下来,轩辕法王痛得大吼有一声,昏死过去,旁边的两道人已经是吓得傻了,连连叩头,大叫道:“教祖饶命!”

    天尸老魔兀自不理,抓了两条血淋淋的手臂,放在口里嚼吃起来,恐怖摸样,饶是两位百魔山弟子也是魔道中人,又吓得魂不附体。

    老魔吃了手臂,生出猩红的长舌,舔了舔口角边的肉末和鲜血,才开口道:“百魔那老鬼当本教祖是什么人,既然是要夹攻蜀山,怎就派三代弟子前来送信,分明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此事就算惩罚,夹攻蜀山之事,本教祖还要细细考虑。”

    说罢,老魔把手一挥,一阵yīn风刮起,将三人吹出了尸殃山,滚落在山前乱石堆里面,这yīn风十分厉害,直入骨窍,定住泥宫丸,连元神都运转不得,三人甩出了在乱石堆里面像葫芦一样乱滚,直直滚了两三个时辰,百里路程,这才停了下来,已经被山石碰得鼻青脸肿,尤其是轩辕法王,先前断了两条手臂,现在更是生死不知了。

    另外两道人起得身来,浑身没有一块好肉,心里奋恨,却又不敢大骂,运功调息一阵之后,又取了丹药取一山泉化开,全身涂了,伤肿便消,才记起轩辕法王,便寻找起来,找了半天,才在一块石头之上,找到了轩辕法王,肉身破烂不堪,人已经昏死过去。

    “想必是元神受了震荡,所以还未清醒,我们还是把他抬回去,叫师尊治疗,免得浪费了我们的丹药。”一矮瘦妖道叹了一句。

    “嘿嘿,兄弟,我倒有一计,这厮平时受师傅宠信,得了许多好处,我们不如趁此机会,将这厮元神吞了,一来增加法力,二来搜得一些法宝,倒时候,教祖攻打蜀山,我们也可以擒几位美貌的女仙,慢慢采补,岂不快活?”另外一妖道见四周无人,悄悄对矮瘦妖道鬼笑。

    “这事情要是被师傅知道了,恐怕不妥!”

    “此事容易,我们就说被天尸老魔吃了元神。反正天尸老魔xìng情古怪,凶残暴戾,哪个不知?”

    两道人点了点头,相互yīn笑,放出了自己用yīn神炼成的本命魔神,一股黑烟弄罩了山石,此地离尸殃山已远,但两人知道天尸老魔神通广大,还是小心行事,极力约束自己的法力。

    “老祖正要算计你们,却想不到你们先来算计老祖我。”

    两头本命魔神一出,两道人正要分吃轩辕法王的元神。突然那黑烟之中,血光一闪,满目鲜红,一条浓浓的血影扑将上来,就地一绕,一分为三,细如游丝般的血光将两头本命魔神死死缠绕起来,那两妖道自知中计,连连怒吼:“你这是什么魔法,不是我百魔山一脉。”

    轩辕法王本是一缕jīng血所化,无形无影,肉身对他来说,那是可有可无,天尸老魔扯了他的臂膀,根本没有什么事情,这轩辕法王装昏,一是麻痹老魔,免得再遭毒手,二是正要算计两妖道,想不到这两妖道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在黑沙道人坐下争宠,三人早就心存怨恨,平时自然不能下手,但现在什么都可以推到老魔身上,是以都起了杀心,只是轩辕法王隐藏的深,早就算计,而这两道人不过是临时起意。

    但这两道人也实力不弱,轩辕法王最多就只能对付其中一个,两个一起上,就有些吃力,更何况,万一让两人逃了xìng命,去百魔山一说,更是糟糕,这两道人也是活该受死,放出本命魔神来吞吃轩辕法王的元神,正好钻了圈套。

    血光裹住两人本命魔神,两人还是挣扎反击,却一时之间,脱身不得,九头天鬼从虚空中跳将出来,斗盆大小的手掌一扯,把两道人的肉身扯成碎末,一缕jīng血进了血光之中,轩辕法王得了两魔仙jīng血的滋补,血光更甚,又祭起玄yīn聚兽幡,黑煞丝成罗网就是一绞,黑煞丝一收,已经把两头本命魔神收摄到两杆主幡之上。

    这两道人已经渡了天劫,就像正道中人,将自己的阳神炼化成婴,这两道人也把yīn神炼化成本命魔神,正要做玄yīn聚兽幡上的主yīn神,用玄yīn之法祭炼之后,平时对敌放将出来,比本人还要厉害。

    轩辕法王收了九九八十一杆魔幡,还收了九头天鬼,又在原地找到了两人遗留下来的法宝,几页残缺的百魔真经,一个摄魂铃铛,一口乌金小剑,一个摄魂乌葫芦,这才凝聚成血光,回返了肉身,也不修补好,就缺了两只手臂,神sè萎靡,朝那百魔山遁去。

    血光遁法,速度极快,花了两个时辰,饶过几处禁地,轩辕法王赶到了百魔山。

    这百魔山在东胜神州与南展部洲交接之处,周围乃是原始森林,古木参天,方圆千万余里,其中巨魔妖王,修道散人,化外野人,猛兽虫豸,希奇古怪的东西多不可数,万山连绵,一望无际,与天交接,过了这些山脉,就是东胜神州,大大小小的国家,数不可数,不象大唐国那样独霸南瞻部州。

    只见天空金银两道jīng芒贯穿南北虚空,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化身亿万,剑气纵横凌空,居然是前所未见的强烈。

    “乖乖,这是什么剑仙,莫非是蜀山几个老家伙知道我的行踪,要来杀我。连百魔教祖都亲自出手了,好厉害,好厉害,不对,这不是蜀山剑诀!”

    轩辕法王刚进百魔山,就见远处百魔行宫之上乌云笼罩,连天都遮住,金银两道剑气虽然厉害,但却冲不破乌云,只在里面切割分化,宛如冻蝇钻窗一般,十分焦急。

    那团乌云正是百魔道人杨志才所发,在乌云之中,使一杆飞叉,身后有数百高大骷髅,和两道剑气争斗,以一敌二,还占上风,不愧是盖世老魔。

    这数百骷髅个个都是獠牙阔口,通体乌黑,白发红睛,白发有一丈来长,根根直立,红睛宛如灯笼,闪闪发光,口喷乌云,每只骷髅全身骨头都画了鲜红符印,飞动之见,宛如天魔乱舞,利爪变化,时而伸得老长,竟然不怕剑光,比轩辕法王的天鬼厉害了许多。

    这百魔道人凝练的三百六十五个魔头,和九子母天鬼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jīng妙了许多,连带力量也大了百倍,魔道修行,本来就是运用身外化身,穷凶极恶,所练的化身,有的比自己还要厉害,所以一般正道中人,更本不是对手,这就造成了往往是数百修士布成大阵围攻魔头的情景,当年轩辕法王被蜀山绞杀,也是一样。

    轩辕法王的九子母天鬼,天尸老魔的无上天尸,温蓝新的玄牝珠,百魔道人的百魔,全都是魔道中的高深化身神通,就连带周青的十二都天魔神,也有些相似。

    轩辕法王入百魔门,就是想偷学这魔头祭炼之法。

    百魔山门徒都如临大敌,却插不上手,轩辕法王见了黑沙老道,立马哭诉道:“师尊命弟子送信,哪里知道,那天尸老魔凶残暴戾,说是派三代弟子送信,坏了他的颜面,一个照面,就将两位师兄吃了,又嚼吃了弟子的两条手臂,要不是丢着弟子来报信,弟子恐怕也难逃毒手。”说罢,连连吐血,样子十分凄惨。

    黑沙老道一时之间,也没有来得及看明白,连忙赐了丹药,叫门下弟子送去休息,同时道:“你有功劳,我定会禀报教祖赏赐,天尸老魔这妖孽,乃是禀天地戾气而生,喜怒无常,不能用常理推断,但居然敢杀我弟子,教祖定会做主,你安心修养就是了。”

    一个弟子扶了轩辕法王进了自己的山洞,这妖人道:“师兄真是好运气,居然在天尸老魔那里都逃了xìng命。”

    轩辕法王不答,反问道:“教祖是和谁在拼斗?厉害得紧啊!”

    “不知道哪里来的三个道人,居然到我们百魔山打听狮驼山的方向,不知道我们教祖的妹夫是狮驼山的死敌吗?不过其中两道人真是厉害,我们去拿他,反而被杀了几十个,连师伯长老,也带伤而逃,最后教祖亲自动手,才将其困住,斗了一天一夜,如今还在打斗呢。”妖人道。

    “哦!那移山大圣狮驼王最近好象来了三个厉害的帮手,狮驼国也连连大胜,不知道青龙山三位大王能不能抵挡,要是青龙国被灭,那我们百魔山也只怕不保。”轩辕法王道。

    “那有什么办法,不过这三人,定然是狮驼山请去的帮手,教祖擒了,正好胁迫狮驼国退兵。”两人说了几句,妖人出去了,轩辕法王这才遁出元神,悄悄观看外面的动静。

    空空儿,jīngjīng儿,丙灵公三人也是苦不堪言,得了周青法旨,去狮驼山找金光仙三人,却并不认得路,南瞻部州还好,那东胜神州,就真是一片空白,只好寻了一处门派问路,哪里知道却是捅了马蜂窝,这处门派却和百魔山有渊源,暗暗通知,叫对方来抓人,这三人只有出手,最后引来的百魔道人,用百魔神通困住三人,拉到了百魔山中,进了对方老巢。

    丙灵公只能自保,jīngjīng儿,空空儿却是奋起反击,按照道行,这百魔道人也高不了两人多少,但那三百六十五个魔头实在是厉害,一片乌云罩住,骨架狰狞,那鬼爪竟然不怕剑气,连连抓了过来,剑光砍在上面,冒出火花,只能逼退这些魔鬼,却丝毫不能对这些魔鬼造成伤害。

    这三百六十五个魔头骷髅,乃是百魔道人招牌法器,个个都炼就了大阿修罗不坏之身,jīngjīng儿,空空儿两人所练剑气虽然厉害,但并不克制这魔头,是以只能勉强招架。

    丙灵公早就祭起了周青的护身灵符,一片青光把周身十丈都裹住,不但乌云进不来,连那魔鬼也只在外面攻打,暴响震天。

    jīngjīng儿,空空儿见状,也祭起了灵符,一应邪法,全都伤害不得。

    百魔道人狠的牙根痒痒,随即颠倒五行,取出一旗,迎风一展,三人只觉得眼前一红,已经不是天上,却是到了地肺之中,满空岩浆,鼓起几亩大小的泡泡,砰的爆裂,岩浆四溅。

    猛然,那岩浆涌起滔天巨浪,四面挤压过来,满空火蛇飞舞,jīngjīng儿大吼一声,要往上冲,却劈头一下,如山的岩浆打了下来,一阵躁热。

    虽然有灵符保护,但那岩浆如山,地肺毒火又厉害,其中更是夹杂了雷火,八方一挤,人动弹不得。

    “道兄修得动弹,我们遭了那魔头暗算,被移居到山底万丈的地肺之中,这地肺岩浆经过老魔的邪法祭炼,已经灵通如意,就是有翻山蹈海的巨力,一经困住,也是动弹不得,不过我们都灵符护体,老魔也奈何我们不得。”丙灵公道。

    “哈哈,哈哈,你们还是速手就擒,不要以为有一片灵符,我就奈何你们不得,这地肺毒火乃是大地之力,一rì爆发三次,到时候任你再厉害的护身法宝,也抵挡不住,以身化为灰灰。”百魔道人的声音传来,虚无缥缈。

    丙灵公道:“我等不过是去狮驼山请救兵,与你并无仇怨,何必要下这毒手。”

    “哦,原来如此,我且问你,你谁要你去狮驼山的,你连路都不知,肯定是得人指点。说了出来,我便饶你。”

    丙灵公正要说话,空空儿连忙喝道:“你忘了来时,怎么交代的。”原来周青叫三人不要泄露他的名号。

    百魔道人大怒:“你要隐瞒,本教祖看你能支持多久!”说罢,那毒火岩浆更加厉害,三人暂时无事,也不在说话,只是寻思怎样脱困。

    黑风山后山山谷,红孩儿刚好凝练了翼火蛇星幡,正在休息,七女和廖小进炼北斗诸幡。

    一童子持灵符进来,见休息的有飞熊和红孩儿,连忙道:“两位师兄,掌教大老爷唤你们前去。”

    飞熊,红孩儿赶紧出谷,进了仙府拜了周青。

    周青劈头就问红孩儿:“你可知道百魔山?”

    红孩儿一楞,随后道:“百魔山百魔道人倒是个厉害人物,在南瞻部洲,东胜神州都有门徒。虽然比不上父亲的积雷山,但也相差不远。”

    “这百魔道人有什么亲戚朋友没有?”周青问道。

    红孩儿想了半天,突然脱口道:“我却是把这事情忘了,那百魔道人有干妹妹,嫁给了东胜神州青龙山玄英洞的避尘大王为妻。”

    “这青龙山玄yīn洞有三个厉害妖王,名叫辟尘大王,辟寒儿,辟暑大王。各有法力神通,不在我父亲之下,手下妖兵甚多,麾下有一小国,名为青龙国。”红孩儿又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