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三妖王乃是万年望月犀牛,通天避水犀牛,堕罗花纹犀牛,禀天文之相而生,天生就通晓修真养道之术,吞吐rì月,能分开水道,行四海于平地,尤其是头上天生有灵角,能探询宝物珍藏,就算远隔万里之遥,只要有一丝宝光出土,这犀牛也马上就感知,想办法夺走,又擅长五行遁法,钻地肺,穿山石,这还是刚刚出生之时,就有如此本事,更别说是修成妖仙了。”

    红孩儿见周青不语,便继续解释,道出了这三位大王的原型,牛魔王好歹也是七大圣之首,昔年曾经寻访四方,结交好友,也连带不免遭惹些仇敌,这三犀牛大王虽然和牛魔王无仇,但和那移山大圣狮驼王有些怨隙,身为牛魔王的独苗苗,红孩儿自然也知道妖族的情况。

    东胜神州地域广大,山川地貌蜿蜒连绵,神通广大的妖族,魔门左道,多聚集在东胜神州,上次周青和白起争斗,前来助阵的老鹰,老鬼,都是一方宗主,一围上来,就有数十位,形式之复杂,可见一斑。

    狮陀王与虬首仙乃是一族,都是狮子成jīng,早年也有结识,虬首仙,金光仙,灵牙仙这三妖仙脱了大难之后,便暂时居住在狮驼山,得这三人助力,本来是处于弱势的狮驼妖国,连连大败这三犀牛妖王的青龙国,幸好虬首仙因为要炼化大巫jīng气,长出阳根,并未出手。

    那金光仙,灵牙仙念及都是妖族一脉,也不想下毒手,而那三犀牛本事也是非凡,加上百魔道人的妹妹飞天玉女杨妙妙炼就有魔道神通,阿修罗大天魔**法术,普通妖兵根本不能抵挡,是以势力勉强均衡。

    这些事情,周青自然不知,但红孩儿一说,也猜测了一个仈jiǔ不离十,那jīngjīng儿,空空儿,丙元公被百魔道人困在地肺之中,用岩浆毒火攻打,周青自然知晓,这三人虽然有灵符护体,暂时无事,但绝不能支撑许久。

    尤其是地肺毒火,每rì爆发三次,有如cháo汐轮回,声势浩大,其中有夹杂有无数yīn雷连珠,并不是仙凡两道的法术,乃是大地之力,人力根本无法匹敌。

    丙灵公倒还罢了,一看就是炮灰人物,死了就死了,但那jīngjīng儿,空空儿却是人才,又一片诚心,只要稍加点拨,以后成就,也是非凡,周青自然不能让资质这么好的准徒弟身死。

    “jīngjīng儿,空空儿三人被困在百魔山下万丈地肺岩浆之中,百魔道人有些法力,门徒又多,师傅叫我前去解救,我怕是解救不成,反而被困,丢了师傅颜面,万死莫孰。”

    红孩儿知道周青的意思,那地肺岩浆,一般仙人就算有法宝护体,也难得进去,只有自己乃是先天真火之体,穿行岩浆毒火,如履平地,只要好生小心其中煞气凝聚的yīn雷即可。但百魔道人很是好惹,红孩儿一人,难以对付,而飞熊前去,在地肺岩浆之中,也不好做事,何况那是人家的地盘,禁法无数,一个不小心,就落入陷阱,要亲去救人,恐怕只有周青亲自前去,方可无事。

    沉思良久,周青道:“我虽统摄勾陈之位,监管三界群妖,但时rì尚浅,群妖多有不服,此事牵扯东胜神州妖王,便有些疑难,眼下形势有些暗涌,牵一发而动全身,你有shèrì神箭,兜rì罗网,都是至宝,就算对上百魔道人,也是胜机颇多,何况我只叫你去救人,并不叫你拼斗,你暗中行事,从地肺而入,用挪移之法将三人救出即可。”

    红孩儿一想,这也不难,随即尊了法旨,周青又吩咐道:“可隐藏自己的身份,不要亮出,免得惹出麻烦。”红孩儿当然知道,出了山门,架一道火云,朝百魔山飞去。

    “师祖唤弟子前来,不知有何吩咐。”飞熊奇道。

    周青把手一挥,凌空画了一个圈圈,有脸盆大小,宛如水镜,晶莹通透,里面晶芒一闪,现出一群人来,正是在外面游历的小狐狸等人,各自骑着虎狼,象,鹿,在一连绵大山中游荡,时不时的停将下来,用飞剑刺死一些黄羊獐子,剥了皮,取在山泉小溪之旁,细细洗了,洒上作料,烤得焦黄,然后分食,倒也其乐无穷。

    飞熊见了,还是面带疑惑,不知道怎的。

    “这群弟子,福缘不深,要得成仙道,恐怕还要些劫难,我以神通推算,那劫难就在眼前,你有幽魂白骨幡,乃是封神法器,威力不小,又得这么多年辛苦修炼,实力已经是天仙一流,我便派你前去,暗中护佑,切不可泄露自己的行踪。”

    飞熊看了一看,又仔细推算了一下,才道:“按他们的路程,此时只怕是已经行至了苍莽山中,正是蜀山剑派的山门所在,难道要和蜀山剑派起冲突不成?”

    “莫问这么多,听我吩咐前去就是,以后事情,自然会见分晓。”周青打散了水镜,光晕消散,景sè也随之消失,随后对飞熊喝道。

    飞熊不敢多问,藏了身形,架起土遁,往苍莽山去了。

    “小昆仑,你给我回来,到处乱跑干什么。”

    一处山涧,断崖林立,数条清泉会聚成溪流,在崖上飞坠而下,直似碎玉银块从天而降,声音如琴筝弹调,又似珠落玉盘,与周围古木大树上的鸟语,山石草丛中的虫鸣相映,活生活趣,自在天然,众人都说不出的心旷神怡。

    那溪流从山涧下来,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亿万年,在下方冲出了一个方圆十亩,深不见底的水潭,水潭旁边,朱草稀疏,滚圆的大石树起,无sè鹅卵分布四周,清水洗沙,稻花小鱼,大红鲤鱼,青背鲫鱼等等鱼类在潭中时而浮头,靠近潭内,突出一块岩石,上面还蹲了一只老龟。

    一望而上,山石陡峭,常年积了无数绿油油的胎藓,那小昆仑将黑虎栓在下面,而自己却是手脚并用,爬了到了百丈来高,正值半山腰,青泉当头冲下,也冲她不动,只乐得她咯咯娇笑,宛若银铃。

    小狐狸明明知道没有事情,但还是放心不下,叫了几声,小昆仑兀自不理,继续上爬,小狐狸只有飞将上去,想把小昆仑拉将下来,哪里知道,小昆仑手脚并用,奇快无比,直直上了山顶,连小狐狸都追赶不急,知道这小丫头存心戏耍,恨的牙根痒痒,只想擒拿下来,狠狠的打几下屁股。

    一路行来,这小昆仑十分淘气,惹了不少麻烦,幸好众人有道法在身,并没有出什么事情,也不敢在走城镇,只往山林之间穿行。便没有引起注意,还算顺利,不过山中只有景sè,向辉等人都是重人间界来,哪里见过这等大山,那黑风山虽好,但一待就是四十年,也是待腻了。现在出来,一路寻山探幽,见了许多新奇事物,当然十分写意。

    小昆仑先到山顶,见得景sè,顿时一呆,小狐狸没有注意,只见昆仑停了下来,顿时大喜:“你这小淘气,这下抓了,我非下符印制住,待你不淘气了,在解开不迟,免得我cāo心。”

    小狐狸刚上来,突然眼前一亮,之间整个山头,并不是一个尖尖的摸样,乃是一块平地,越上越高,连同远方几座山头也连在一起,形成一个斜坡,方圆十几万倾,远处一座高山,上面瀑布如雷,雪龙倒挂,直直冲了下来,这方圆十几万倾的山头,漫了一尺来深,清亮至极的浅水,水底之下的山石,连接成一体,青如美玉,没有一丝污垢和斑点,也没有苔藓,和下方大不相同。

    浅水处,有数只通体洁白的丹顶鹤在悠闲的啄吃小鱼,见人来了,也不惊讶。

    那水势渐渐缓慢,从高山上下来,突然断流,朝四面八方落下了下去,乍一看,就好象这几座大山都是整块玉石,再由水包裹,而那远处瀑布,映着rì光,彩虹万道,霞气氤氲,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奇景。

    听见小昆仑惊讶的声音,向辉八人连忙放下烤肉,跨坐骑飞将上来,对眼前这造化之奇景,都是说不话来,随后感叹造物之神奇。

    小昆仑一声欢呼,遁入虚空之中,随后出来,已经跨了黑虎,趟着晶亮的浅水,冲向远处的瀑布,惊的浅水中大小鱼类一起蹦了起来,银sè肚皮一样映着rì光,又是一副奇异景sè。

    众人也跟了上来,离瀑布越尽,轰隆的水声就越大,仿佛炸雷,水也越来越深,里面的鱼也越来越大,金鳞生角,希奇古怪,灵气是足,显然有可能化形为妖。

    “此地灵气充沛,有这等灵物也不希奇,只是我得看看,抓了剥皮吃肉,定有一番滋味。”

    那谢晓宏手一指,一道剑光shè在深水里面,裹起一条长有五尺的金sè鲤鱼,头上还生有一对肉角,两鳍好似两条短足,还在跳动不已,嘴里发出尖锐的鸣叫,有些凶横的意思,谢小宏见得多了,知道这鱼肉嫩,鲜滑爽口,差点流出口水来。

    “我这里还有不少黄jīng,灵芝,朱果,山药,一齐炖了,那真是神仙都要下凡来抢吃啊!”那黄天波敢紧直笑,一路上,这数人大事没有干,但论吃,却是享尽了口服。

    “噫,你们看,那是什么东西,好胖的小娃子啊,怎么没有穿衣服!羞死了!羞死了!”小昆仑指着瀑布上面大叫起来。

    众人一看,只见那奔涌如雷的瀑布之中,冲下来一个高不过三尺,浑身白白胖胖,赤身**的小男孩,本来那水湍急,打将下来,修说是一小孩,就是一块岩石,也要打成两截,万丈水势,连成一片,岂是儿戏?

    众人见那小男孩在水中沉浮,还在微微踢腾手脚,好象并未断气,都觉得惊奇,尤其是在那么高的悬崖瀑布上下来,身上居然没有受一点伤害,着实希奇。

    李蓉和戴景蓉这两个女孩儿看那男孩危险,瀑布之下,恐怕还有什么潜伏的大蛇魔怪之内,修道之人,都有些忌惮,莫说是一小孩了,赶紧把手一抖,一道金光卷了出去,将这男孩卷了过来。

    这男孩好象就四五岁大小,生得像玉娃娃一般,全身皮肤如羊脂美玉,细腻到了极点,李蓉报在怀里,摸到皮肤,突然一声惊奇。

    众人都上来摸,才觉出异样,原来这小孩全身冰凉,没有一丝热气,就好象真是一块白玉雕琢的,不过入手柔软,还带有一股子清香味道,有些于灵芝相似。

    “师叔,着孩子好象不是人类,不知道死了没有?”见这小孩不动,李蓉问小狐狸道。

    小狐狸见识浅薄,又哪里知道,顿时卡了壳,正好这时候,小孩醒了过来,睁开两颗黑宝石似的眼珠,看见众人,顿时吓得一个机灵,一蹦老远,身体轻盈,真就不是人类。

    众人一惊,敢紧将其团团围住,小昆仑哼了一声,身体猛然一变,化成又高又大的天鬼,簸箕大小的鸟爪一下就把这小孩抓住,又张开血盆大口,獠牙长出,嘿嘿怪笑,这小男孩咿呀咿呀惊叫两声,猛然两眼一白,昏了过去。

    小昆仑这才变回了女孩之身,红衣红鞋,咯咯娇笑,小狐狸上前,打了一下脑袋,训斥道:“怎么就把他吓死了。”

    说罢,取出一个玉瓶,弹了一点甘露洒到这小男孩的脸上,又运玄功,一口青气喷出,钻进了这男孩的鼻孔,过了好一会,这男孩才醒了过来,又是惊叫,手舞足蹈,嘴里咿呀咿呀,却不能吐出人言。

    小狐狸知道这物通灵,定然是什么jīng怪之类,连忙道:“你不用怕,我们不会害你,只是好奇,问问你的来路。”

    男孩果然通灵,镇定了许多,只是对小昆仑有些畏惧,众人见他生的可爱,也十分感兴趣。

    突然,一阵悠扬的笛声传来,那么大的水声,都不能阻隔,众人听在耳朵里面,只是奇怪,却没有什么感觉,但这小男孩一听,却十分惊恐,一个挣扎,跳出老远,往远处的山岭钻去。

    “孽障,哪里逃!”

    那笛声噶然而止,那瀑布之上云端,shè来一道绿光,比电还快,一下就赶到了小男孩面前,分化成数万到绿丝罗网,兜在其中,这小男孩急得宛如冻蝇钻窗,化为白光乱窜,却破不了这罗网。

    “嘿嘿,难怪这家伙这么急,原来是有人要抓,这家伙浑身一阵灵芝的味道,定然是灵芝成jīng。我们正好抓其回山,献给祖师爷爷,岂不是一件功劳?”向辉突然笑道。

    要知道草木成jīng,比动物要难十倍,往往数千年才产生意识,要修炼chéngrén,那又不知道有多少机缘了。尤其是灵芝,更加不容易,灵芝乃是仙草,往往一长成,就被修道之人,山中妖怪摄走,或是炼丹,或是吃了,更别说是成jīng了。

    一株千年灵芝,香气就可以远远传去数百里,往往就遭来猛兽虫豸的窥视,守护在旁,只等一成熟,就吞了下去,这灵芝能修炼成小孩,也算是莫大的机缘了。

    看这绿光,并不厉害,向辉就要祭紫郢剑,旁边的戴景蓉赶紧道:“这乃是苍莽山中,我们早就打听了,乃是蜀山剑派山门所在,你那剑乃是蜀山之物,虽然原来在人间,但恐怕别人也认得,难免惹出麻烦。”

    “嘿嘿,嘿嘿,蜀山在人间的根基都被祖师毁了,而今祖师又是勾陈天帝,位高权重,小小的蜀山,翻手之间,就成齑粉,还怕它怎的。”向辉说是这样说,却没有发出剑光。

    这八个人,都是人jīng,哪里不知道驱吉避凶,相互对望一眼,戴景蓉祭起天师剑,疾如奔雷,只见得晶芒一闪,就朝绿网划拉过去。

    “哪位道友来管我蜀山之事?”又是一阵娇喝,同样远处飞来一柄晶莹通红的飞剑。

    那李蓉早就料到对方要阻拦,祭起龙虎印,一片玄光符篆,就是一绞,敌住了那飞剑,出手正恰到好处。

    戴锦蓉运一口真气,指挥天师剑同样一绞,只见绿sè丝线乱飞下来,整张大网被绞得支离破碎,那灵芝jīng跑了出来,就要逃走,却被向辉与谢晓宏擒拿住。

    刚脱虎口,又进狼窝,这灵芝jīng吓得浑身颤抖,向辉连忙道:“我是在救你,你就算跑了,能跑倒哪里去?遇到稍微厉害妖怪,岂不要成为人家口中之食?贫道念及上天有好生之德,特来渡你,你怎就不识好歹,如此,那你就去罢。”

    说罢,就做势,把他丢了出去,灵芝jīng听得懂言语,知道自己一身香味,定然隐藏不了,又不会法术,也没有法宝,在山中穿行,根本就是找死,见向辉好象没有恶意,便不再跑,咿呀咿呀躲到后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