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向辉与谢晓宏对视,暗暗jiān笑,心道:“老子不用法术,就凭三寸不烂之舌,就能降伏妖怪。”刚才只不过是装模做样,要是灵芝jīng跑了,向辉一样能抓到手里,现在主动跟着自己,岂不更好?

    见那绿sè罗网粉碎,持飞剑之人好象动怒,剑光大盛,火红晶莹的剑光映得漫天通红,和下方雪白的水花,碧绿的山石一对,分外壮丽。

    与此同时,持剑之人也从高出现出身形来,共有两人,乃是两女,不过相貌比李蓉和戴锦容两女要大上几分,面容娇秀,穿霞衫,披丝罗,仿佛仙女,虽然用的是道门御剑之法,但穿着却不是道装,所谓是人要衣装,佛要金装,这两女和下面小狐狸几人一比,乍一看,就显得漂亮了几分。

    李蓉的龙虎宝印乃是当年人间界张道陵天师炼魔之物,后来张道陵飞升天界,被册封为四大天师之一,龙虎印也就留了下来,经过数千年弟子门人的打磨,受玄门正宗符法,威力非同小可,落入周青之手以后,被周青用莫**力重炼,威力更是大增。

    那蜀山女子的飞剑虽然厉害,功力道行也在李蓉之上,但并不是仙人,也在返虚后期,哪里奈何得了这龙虎印。

    那红光中带有丝丝纯阳真火,一其缠绕过来,但龙虎宝印之上,玄天符篆结成龙虎之形,与剑光争斗,并不落下风,只是功力不及人家,往往反击,也被对方轻松化解。

    “我们乃蜀山剑派五代弟子玉华,玉雯,这芝仙乃是我门派所养,不知怎么突然破开符法,逃到山中,我们奉了师命,特地前来追回,你们为何阻拦?”

    那使飞剑的女子乃是玉华,边和李蓉缠斗,还能气定神闲的说话,小狐狸看得分明,分明是渡过了六七次大天劫的人物,那李蓉不过是渡了四次天劫,仗着法宝,能拼个不落下风,总算是不错了。

    “原来是人家养的!”向辉看了后面的灵芝娃娃,这娃娃十分焦急,连连比画,做那剑割肉之壮,又做炼丹烧火的摸样,嘴里咿呀咿呀,向辉一看就明白了,连忙问道:“原来是把你当猪养,要炼丹的时候就割肉放血,你忍受不住,就逃了出来?”

    那灵芝娃娃连连点头,又拉了向辉的手,面sè哀求,向辉知道意思,顿时大怒,高声叫道:“久闻蜀山乃是名门正派,怎就做出如此勾当,我们修道之人,正是积累功德,消除孽障,岂不闻上天有好生之德,这灵芝修chéngrén形,本就不易,怎就割其血肉,这样行为,于禽兽何异?”

    那玉华与玉雯对望一眼,玉华收了飞剑,她这口三阳剑乃是取自南海jīng铁用乾天真火炼制数百年,受了蜀山一脉灵符,rì夜淬炼,哪里知道,和对方的法宝一接触,就觉得潜劲如山,难以抵挡,还好自己功力比对方高出几筹,并没有失手,对方法宝,浩大凛然,显然是玄门正宗,又一堆俊男美女,身上仙气盎然,并不是邪魔一流,便不想争斗。

    “听这人说话,倒是迂腐的修道之人,不知道是哪门弟子?”

    玉华,玉雯对望一眼,与雯随即道:“芝仙乃是我派中金蝉长老未成道之时所养,受了派中庇护千年,才修成灵识,成就人形,所谓是一报还一报,如此大恩,理因报答,何况我们并不要其xìng命,只是炼丹培药,需要jīng血,每每割了,还用灵药敷上,并不损其根本,这位道友未免太过迂腐,不知变通一些。”

    向辉怒道:“我们修道之人所做善事,岂有图回报之理,既然这芝仙自己不愿,你们怎就强求。”

    众人暗笑,闪到后面,看向辉表演。

    听得向辉教训,这两女无词,突然剑啸之声而来,从天上下来一青年,生得剑眉星目,看玉华,玉雯两女问道:“怎的芝仙还位抓到。”说罢,又打量了下方的众人。

    “师叔。”两女一看来人,马上行礼,此人却是蜀山四代弟子,小狐狸暗暗jǐng觉,这人却是已经修成仙道,只是不知具体道行如何。

    听了两女的述说,这青年冷哼道:“荒唐!分明是要图谋我门派芝仙,便说些迂腐的道理,你们两个怎就这么糊涂!”两女受得训斥,不敢回话。

    “我乃玉剑仙诸葛朝,诸位道友不知是哪派门下,这灵芝仙乃是我门中所养,正邪各派无不知晓,道友还请归还,免得伤了和气。”

    向辉冷笑:“你也不必问我门派,我乃是玄门正宗,解三界生灵于倒悬,岂肯与你们这等视生灵为草芥的门派相提并论。”

    这人jīng明,向辉多说也是无益,索xìng撕破面皮道。

    “好贼子,果然是起了贪心,还如此大言不惭!”

    玉仙仙诸葛朝气得浑身发抖,口中一念,一道青光喷出,却是一柄玉剑,也没有光华,但冷气深深,yīn寒刺骨,下方的浅水结了厚厚一成冰凌,连那巨大的瀑布都瞬间冻住,冰棱之声喀嚓喀嚓做响,本来轰隆的水声嘎然而止。

    这柄寒玉剑乃是蜀山长老在南海极南之处的万丈冰层之中,寻了一片寒玉,用玄冰细细打磨而成,没有受一点火气,本身就蕴涵有坤yīn寒气,一经祭出,稍有不慎,被寒气扫中,肉身各巧穴一其封住,法力元神俱都运转不灵。

    向辉浑身一紧,寒cháo袭来,仿佛连元神都运转不灵,顿时大惊,知道这人厉害,连忙祭起紫郢剑,护住全身,众人纷纷祭祀出法宝,光华四shè,那李杰祭起九天十地辟魔神梭,有十丈长短,中间开一小孔,众人进入梭内,只留下法宝在外面乱飞,全部朝玉剑轰击。

    小狐狸已经修成了仙道,又得周青大巫jīng气点化,成就非凡,并不进入梭内,修炼天道变化小有成就,也不怕寒气的侵袭,张开五毒神幡,五杆大幡之上的五毒元神齐齐显现出来,那水蟾蜍,火蜈蚣,木蝎子,土壁虎,金眼三头蛇个个都有百丈大小,张牙舞爪,满空都是香甜温软的五彩毒烟,凝聚成千千万万条毒虫。

    火蜈蚣喷出一颗斗大红珠,漫空毒火熊熊燃烧,那水蟾蜍也张开大口,喷出青珠,漫天寒气被吸收了不少,一个放火,一个吸寒气,正好克制住了寒玉剑的威势。

    诸葛朝对那些没有成就仙道的弟子不在乎,他炼有两口寒玉剑,先前是第一口,敌住了向辉等人的法宝,哪里知道小狐狸这般凶猛,五毒神幡经过周晨多次在万毒山中取极毒之物祭炼,威力歹毒,尤其是经过小狐狸的催动,上面极毒之物元神一齐显现出来,诸葛朝又化出一口飞剑,护住周身,料不能抵挡,便想逃回山门,取了克制宝贝再来。

    哪里知道,这飞剑敌住了毒虫,鼻子里面却闻了得了一丝香甜滑腻的气息,顿时头脑发昏,昏昏yù睡,那玉华尖叫道:“诸葛师叔,你的身体!”

    诸葛朝一看,自己全身衣服皆都腐烂,连那皮肤都鼓起了一个个豆大的水疱,随即破裂,腥臭的黄水直流,还未过两个呼吸,手上,脸上的肉都腐烂,露了白深深骨头出来,偏偏自己又感觉不到一点疼痛,连麻痒都没有。

    大吼一声,泥宫丸破裂,一个高有一尺的小道士在寒玉剑的保护之下,飞速朝远处遁走,把寒光把玉华,玉雯两姐妹也包裹在其中,却是这道士解了肉身,用元神炼就的婴儿遁走了。

    小狐狸追赶不及,有怕进入蜀山老巢,是以收了五毒幡,那诸葛朝的肉身被无相毒气侵袭,连皮带骨都化为黄水,也被吞进了幡中,瀑布解冻,依旧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还有一口寒玉剑在空中旋转,失了主人的驾御,哪里受得了那么多法宝的轰击,康杰祭起九天元阳尺,上面拥着有九朵金花,一下把寒玉剑拍了下来。

    小昆仑出了神梭,变化天鬼之身,把寒玉剑抓在了手里,只觉得一股冰凉的寒意直透心肺,剑长一尺,坠子上吊了一块八卦雕琢的寒玉,都是冷气深深,顷刻之间,小昆仑全身都结了一层白霜。

    “好冷啊!”小昆仑一运真火,才溶了白霜。

    小狐狸赶紧取了一道灵符,手一抖,打入寒玉剑中,寒气就消。

    “可惜了,炼制这玉剑的人道行在我之上,我靠师傅的灵符只能压制这剑,并不能重新祭炼,否则也是一件上好法器。”小狐狸叹道。

    “师叔,我们还是赶快走,免得那厮叫人来,我们的法宝哪一样不在这剑之上,只是功力不够,没有成就仙道,发挥不出一成的威力。”

    向辉连忙道,众人进了九天十地辟魔梭中,隐住气息,那梭寻了一处深潭,钻了下去,到了地下yīn河,再往下钻了数千丈,渐渐变热,知道下面就是地肺层中的岩浆,便不下去,一路向东钻去。

    “向辉,我们现在去哪里?”小狐狸一向没有主见,不过这八大师侄却是jīng明,有事情就问。

    “师叔,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这苍莽山以东,还有尸殃山,乌鸠山,断火山,红云山,盘王山,鬼麻山,竹山,等百多个门派,除了那断火山的烈火宫烈火祖师修的是玄门正宗,其余几乎全部都是邪道大派,修的是大阿修罗神通,其中以尸殃山天尸派的天尸老魔最为厉害,恐怕不在廖师叔和红师叔之下,魔功变化诡异,门徒众多,和蜀山争斗不断,蜀山也有许多交好的门派,像那从人间转移过来的青城派,海外青螺岛,玄光岛,都有些厉害的地仙,正邪两道的争斗,比在人间千年前峨眉斗剑,还要热闹百倍呢。”向辉早就打听得清楚。

    “哦!好耶!有打架,我喜欢!”小昆仑在梭内跳来跳去,那灵芝娃娃两只漆黑的眼睛盯住小昆仑手上的寒玉剑,十分羡慕。

    “你要这个?”小昆仑见灵芝娃娃表情,走到面前道。

    灵芝娃娃有些惧怕,先是点点头,随即又连忙摇头,小昆仑却把寒玉剑塞了他手上道:“你要就给你了。”

    灵芝娃娃接过,爱不释手,他在蜀山也就是一肉头,哪里还会有法宝,尤其是他天生喜寒,这寒玉正适合他身体。

    小狐狸点头,众人都是从人间而来,对于那人间修道界广为流传的三次峨眉斗剑,两仪微尘阵诛杀轩辕法王,都是向往不以,尤其是向辉等人原来是蜀山弟子,都想看看门派祖师的样子,至于背叛门派一事,他们可不放在心上,有周青这勾陈大帝庇护,谁怕谁啊。

    且说一行十人,连同灵芝娃娃在地肺中谈论得兴高采烈,怎么打闷棍,yīn算正邪两道,自己从中得好处,小狐狸见向辉等人的谈论,才知道这群师侄真是无敌,难怪周青要收归门下。

    灵芝娃娃渐渐也不害怕小昆仑了,两人熟了起来,玩的开心。

    此时周青,炼化了一丝祖巫之jīng气,转化为盘古血脉,十二种天道变化神通,无不运转如意,五sè神光显于背后,十二杆大旗插在祭台旁边,碧绿竹杖横在左边,上挂三寸大小的东皇钟,而右边放着黄皮葫芦,弟子门都在后山炼周天星斗诸幡,无暇分身,就连云霞也去帮忙,周青抱了张自然。

    那张自然嚎啕大哭,手脚乱动,周青不去理会,从葫芦里面倒出一粒龙眼大小,乌黑丹药,yīn气深深,正是十狱冥yīn丹,乃是滋养yīn神,灭去阳神,进修魔道的至宝。

    “你一身仙根,rì后成就不可限量,贫道不过是助你速成罢了,要知那妖道,佛道,仙道,阿修罗道都是道门一脉,无分彼此。”周青说罢,弹指一点,张自然就昏睡过去,呼吸均匀。

    将十狱冥yīn丹用玄yīn地龙血液化开,涂抹在张自然全身,一个白白胖胖的娃娃,顿时全身乌黑,说不出的诡异。

    连打三手印诀,那祭台之上,开了六道轮回,六个漆黑的洞口相互交缠旋转,随即组成了一个深幽的大黑洞,周青将都天冥王旗催动,旗面哗啦作响。

    大黑洞里面一阵哀鸣,yīn风阵阵,伴随着一团团乌黑的气流吹了出来,每团黑云之中,都夹杂有一粒暗红的血珠,米粒大小。

    周青发雷一震,黑云散去,一把血珠抓在手里,正好是一百零八粒,放在张自然周身一百零大个穴位之上,几声呵斥,周青身上白虹鼓荡,形成一百零八根白针,刺破了血珠。

    渐渐那混合了大巫jīng气的血珠融进身体里面,张自然全身一会乌黑,一会通红,颜sè交替了九次,最后又恢复正常,依旧是白白胖胖,神sè安详。

    一指点了额头,这张自然醒了过来,睁开眼睛,每只眼睛竟然有三个瞳孔,分别闪动着绿光,血光,黑光,整个人也不像以前那样哭闹,反而看见周青就咯咯笑了起来,周青一把抱起,连连笑道:“好孩子,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

    张自然似懂非懂,眼睛连连眨动,三个瞳孔就隐藏起来,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丝毫看不出一点异样。

    这血珠乃是六道轮回贯通幽冥地狱的无边血海,其中积累起来的yīn气,和十狱冥yīn丹相互配合,壮大yīn神。

    手一挥,那大黑洞慢满合拢。

    突然,一条血红的匹练从其中无声无息的从其中钻出,分化成两道,一道直袭周青,一道卷向张自然。

    “噫?!”周青惊讶了一声,却并不慌张,脚一挑,竹杖飞起,上面东皇钟一摇,一声响动,震碎了血练,而另外一条,却同时卷到了张自然身上,一个拉扯,周青怕张自然受不了拉扯,小心运用法力,哪里知道,这血练厉害的惊人,啪啦一声响,一个缠绕,就吸走了周青的真元,连带体内的jīng血都飞快流失。

    “血神经?”周青微微皱了眉头,对方实力强悍,而且那运用的功法,居然和血神经有几分相似,不过事情仍然在自己控制范围,所以不惊。

    抽身后退,五sè神光望空一撒,夺了张自然的血光正好逃到了黑洞口,却被一齐刷了回来,落入祭台之上,都天大阵同时发动,魔火一烧,那血光连连挣扎,时聚时散,周青知道这东西乃是身外化身一路,也问不出什么东西,加大魔火,几个呼吸,这血光越来越稀薄,随后化为一丝血气凭空消散。

    见张自然没有受伤,周青倒是松了一口气,对方明显是来抢孩子,并无杀意,只是自己的法宝太过厉害,落了空。

    收了阵法,周青掐指,算对方来路,冥冥之中,一望无涯的血海,波涛翻滚,血浪滔天,周青知道这乃是地狱黄泉之中最为神秘的幽冥血海,由无数条血河汇聚成,比东西南北四大海域还要宽广。

    血海之上,正进行一场惨烈的撕杀,撕杀的双方,一方是全身金甲,又高又大的天神,源源不断的从远处yīn山而来,yīn山之上,佛光普照,金灯燃起,璎珞香云,正是地藏王菩萨的所在。

    另一方面却是有男有女,女的异常美貌,男的丑陋如魔鬼,都是漆黑的铠甲,都在和天神撕杀,各有死伤。

    八部天龙,一天,乃是天神,三阿修罗,乃是魔。

    这些相互撕杀的,正是佛门的天神与阿修罗一族,被俘虏了的阿修罗,就成了佛门的护法,归入八部天龙之中,各大菩萨,佛陀,均可指挥。

    而天神,正是亿万佛兵,其中有诡异佛陀的妖怪,有人类,要是红孩儿在西牛贺洲受不了经文,皈依佛门,一样也就成了护法天神一类。

    阿修罗一族,就像是龙王一样,都生活在广阔无边的幽冥血海之中,专门上来吞噬六道轮回的生灵魂魄增强自己的实力,魔道之中那些凝聚身外化身,祭炼yīn魂,天鬼,炼yīn神的法术功法,都脱胎于阿修罗一脉,是以阿修罗道又称魔道。

    地藏王菩萨尊西方教主,阿弥陀佛法旨,率领亿万佛兵驻扎于地狱幽冥一界,发誓要收服阿修罗一族,使其皈依我佛,不再搅扰六道轮回。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位地藏王菩萨正是要渡尽地狱中的阿修罗恶魔,方才成佛。

    心念一动,周青看得分明,那血海之下,有钻出无数条血影,参加进了战斗之中,正是根据血神经祭炼的血神子,在血海之上,血神子威力大增,一个个凶猛无比,杀一分二,杀二分四,阿修罗众有了这些血神子的帮助,杀得天神大败,都逃回了yīn山,阿修罗一族也不追赶,纷纷下了血海,血神子也钻了下去。

    一番掐算,周青已经明白的事情的始末。

    “这孩子资质极好,转修魔道,虽然难成混元道果,但以后不难修成大阿修罗无量神通,也是一方霸主,难怪要从我手上抢人。”

    仙道有三清,准提道人,妖道有女娲,东皇太一,巫道有十二祖巫,佛道有阿弥陀佛,都有人成就混元道果,惟独那阿修罗魔道,却从来没有人有此成就,是以都以为魔道不能成正果。

    “好孩子,不管你以后如何,贫道定将保你周全!”周青看了看张自然,开口叹道。

    张自然眼中三sè瞳孔一转,又咯咯笑了起来,笑了一阵之后,似乎累了,便沉沉睡了过去,周青把他放进旁边的晶玉摇篮,摇篮之中,铺垫着锦绣乾坤图,还有两枚人参果,有图的保护,人参果并不化去,张自然抱了人参果,呼呼大睡。

    周青手一挥,面前依然出现一块水镜,里面显现出了九天十地辟魔神梭在地肺中穿行的情景,周青一弹指,梭内的小狐狸,向辉众人也一目了然,那灵芝娃娃和小昆仑玩耍,周青掐指一算,随即笑道:“好家伙,连蜀山的芝仙都拐带了过来了,真是一帮好弟子,虽然有些惊险磨难,但也好处不少,加上有飞熊暗中保护,当是有惊无险。”

    小狐狸虽然福缘不厚,向辉几人虽然没有成就仙道,实力不行,但这八人有些鬼点子,正好磨练磨练,何况自己剿灭了蜀山在人间界的根基,到了现在,蜀山一些道行高深的长老不会不知,虽然畏惧自己的实力,不敢名目张胆来找麻烦,但肯定会暗中使拌子。

    蜀山派在地仙界经营千年,根基已经稳固,加上人数众多,结交了不少地仙修士,势力倒是不小,不然也抗衡不了一些穷凶极恶的魔头。

    尤其是其中几个开派祖师,有的在玄都天听过老君讲道,结交的天仙也不在少数。在怎么周青也是道门天帝,以大欺小,总是不好。只有下些闲棋,旁敲彻击,让弟子们玩耍。

    “眼下要炼周天星斗大阵,我门下拿得出手的弟子就那么几个,这jīngjīng儿,空空儿可一定要收下了。”周青不去管小狐狸众人,看那红孩儿的情况,掐指细细一算,突然失惊。

    “不好,红孩儿有**之祸!好个冥河教祖,大阿修罗魔王。”

    周青起身,唤了童子前来,叫童子好生看守张自然,随后来到后山,见众弟子,连同云霞都在炼幡,一时半会也不能脱身,不由暗暗摇头,出得山门,取东皇钟罩了黑风山,又吩咐门下弟子不得外出,挂出牌匾,停止讲道,随后吩咐童子道:“要是夫人炼幡出来,就说我去东胜神州花果山访友,三天就回。”

    童子记了,周青出了山门,运起天道变化,显出了祖巫真身,一翅二十八万里,不消半个时辰,就过了南海,进了东海。

    东海尽头,现出群山,座座都与天接壤,仿佛天柱,周青正好生查看,下方有人高声叫道:“可是勾陈上帝!”

    周青下来,依旧变化成道人模样,原来是那芭将军,斗白起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

    “大王知道帝君要来,特命我在此等候多时了。”芭将军见真是周青,唱了一诺道。

    周青连忙道:“有劳了!”两人架云,往远处山中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