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百魔山行宫,仙乐齐鼓,酒水琼浆,奇异鲜花,瓜果都由一个个身穿分红sè轻衣罗纱的妙龄美貌少女,端水晶果盘送进行宫之内,显然是百魔一脉在招待宾客,而且这宾客的身份非同一般,连那二代弟子黑沙道人,毒手道人,魔怪道人等等数百个得意弟子都在门外打下手,连宫门都不能进入,更不用轩辕法王这三代弟子了。

    百魔山旁,有一片乱石山,怪石嶙峋,老树盘根,半山断崖之上,有一个方圆一亩大小的平台,平台后面,乃是一个黑漆漆的洞穴,这样的洞穴,十分平常,周围随便一座方圆百里的小山,都有几十来个,这些山洞,都是百魔山地辈弟子居住修行的场所,不像一些仙人的洞府那样清幽,落上一富丽堂皇,或是仙气盎然。

    这些弟子都修的阿修罗魔道,祭炼yīn魂,吞噬jīng血皮头,取地煞yīn郁之气,就算是一片仙境,也要弄得鬼气深深,污秽不堪,因此这些地辈弟子也懒得打理,有时间搞这些东西,还不如打坐炼气,磨合本命魔神来的好。

    尤其是那四代,五代的弟子,更要在山中孽杀猛兽生魂,祭炼成法宝,以渡过天劫,更加没有时间了。

    一道黑光由远而近,只见轩辕法王提了两条毒角红鳞大蟒,身体有碗口粗细,长有三丈,兀自缠绕挣扎,但哪里能脱得法王之手?

    “师傅!你回来了?”听得破空之声,洞内转出一个妖人,莫约有十仈jiǔ岁,却是一少年,长得相貌异常丑陋,一对鼓鱼白眼,两只鼻孔朝天,见了轩辕法王,连忙欢呼,语气有些欣喜。

    “诺!拿去,喝皮放血,喝上一碗,再练功行气,对你修为有莫大好处!”

    轩辕法王丢出一条红鳞大蟒,这大蟒本来是鲜活之物,一经脱手,见人就咬,两只凶睛红光透出,血口獠牙,喷出一股红烟毒气,身体甭得笔直,宛如离弦之箭,红影一闪,就朝丑少年面门奔来。

    那丑少年一个燕子穿云,跃起四五丈高,手里拿一柄乌金短剑,就势一划,人已经从那大蟒肚皮底下穿过,只听得哧啦一声,这红鳞大蟒一头撞到山石之上,萎缩在地面争命,原来那肚皮被割破,也不知道丑少年使了什么手段,一整张皮都被剥了下来,只有白花花的一长条肉在地下打滚,连蛇胆也落到了丑少年手中。

    丑少年张口吞了蛇胆,将三丈蛇皮围腰缠了,一脚踏住肉蛇尾巴,抓起蛇头,将角削了下来,也不顾这蛇在地上滚了许多泥土,张开阔口,亮出深深白牙,咬在七寸之处,只见得喉结上下抖动,那蟒渐渐的干瘪了下去,不消几个呼吸,就成了一根僵硬的**。

    丑少年随即取出乌金摄魂葫芦,口中念念有词,手一指,那蛇头顶就飞出一条极其细微的黑气,被吸进了葫芦里面,却是在收摄生魂。

    将没用的残渣一丢,丑少年看了看法王手上另一条大蟒,舔了舔嘴唇,法王一笑,一样丢给了他,丑少年喝血吃胆,收了生魂,便和法王进洞府。

    “你进展迅速,短短一个月就炼到引气中期,还过几天,就会御剑飞行了,到时候可以自行出去捕杀了。”法王道。

    “yīn阳明白!”

    原来这丑少年乃是山中一野人,自从出生以后,与猿猴为舞,轩辕法王前一个月偶然去远处山中炼玄yīn幡,刚好看见这丑少年混在猿猴之中和一群野狼争斗,觉得这丑少年的资质十分高,便收了回来,作为徒弟,因为那时正好是傍晚,yīn阳交替之时候,特地取名为yīn阳,轩辕法王本有化名姓王,这丑少年也就名为王yīn阳,rì后乃是一重要人物,不得不花笔墨一提。

    “师傅,今天百魔山上怎么那么热闹!”

    轩辕法望端坐法台,旁边摆了一圈用人兽头颅骸骨搭建成的小堆,三尺来高,王yīn阳取出九个乌金葫芦放在上面,取九就归真之数,法王祭出两杆玄yīn幡,漆黑的幡面之上出现两头魔神,正是那天收摄的两妖道本命魔神。

    那两魔神在幡上连连抖动,龇牙咧嘴,面目狰狞,好象要出来把轩辕法王生吃一般,兀自骂个不停,但声音却发不出来。

    “今天乃是百魔教祖的干妹飞天玉杨妙妙来探亲!”

    轩辕法王也只知道那么多,他送信有功,得百魔道人赐了几口乌金摄魂葫芦和几页百魔真经,加上杀死那两个妖道得了几页,倒是学了不少魔功,虽然里面没有百魔祭炼之法,但也是脱胎于阿修罗魔道高深秘法,法王受益非浅。

    “那杨妙妙不过是百魔教祖的干妹妹,怎么就要受如此浓重的礼节,其中缘故,值得玩味,奈何我地位甚低,所来的时rì又浅,实在不知道内幕,不如问问这两个家伙。”法王思付道,自己知道得越多,便越有机会接近百魔教祖。

    “你们两个还不降服,莫非真要我下毒手?好好帮我,将来我成就大阿修罗神通,你们也有解脱之rì。”

    法王yīn笑道,用手一指,那九个乌金葫芦里面收集生魂祭炼成的黑煞丝,咕嘟!咕嘟!冒将出来,一接触到幡上,就化为yīn火,烧得两条魔神痛不yù生。

    两妖道修成魔仙,成就本命魔神,被摄到幡上做了主魂,却并没有失去自己意识,轩辕法王只要平时对敌,放将出来,这本命魔神就会使用生前的一切道法手段,还可以运用法宝,比自己分神控制要厉害许多,但有利就有弊,威力大了,却不好控制,容易被反噬。

    两妖道受不yīn火折磨,连连求饶,表示臣服,轩辕法王问道:“你们可知那飞天玉女杨妙妙的来路?”

    尖锐的声音从幡上传来:“这飞天玉女杨妙妙乃是地狱幽冥血海之中大阿修罗魔王的三十六公主,传闻与教祖有些暧昧,掩人耳目,就认了干妹妹。教祖的百魔真经,听说就是得自公主。”

    这两个道人在百魔山门下侍侯了几百年,知道的事情传闻,当然要比法王这个新人知道的多上许多,说了一大窜,法王略微知道了有一些情况。

    阿修罗一族,女子极其美貌,男子极其丑陋,这杨妙妙极其擅长彩补双修之术,人又比天上仙子还美,是以面首极多,说是与青龙山辟尘大王是夫妻,其实也不过是姘头,百魔教祖杨志才原来是一普通的魔仙,不知道怎么的就被杨妙妙看上,得了一部阿修罗百魔经,修成神通,才成了一方教祖。

    轩辕法王得了这些消息,一时无用,也只计在心里,看以后事态的变化,反正有了安身之所,时间也长,却是不急。

    百魔道人杨志才穿了一身就洁白的道衣,头发用丝绦系了,整个人显得潇洒不凡,玉树临风,相貌年纪也不大,未过而立的样子,任谁看来,都不能和雄踞一方的老魔头想象到一块去。

    “妹妹!今天怎么有空来看哥哥!”这杨志才与杨妙妙挨挨擦擦。

    杨妙妙果真异常貌美,穿一身轻纱,赤了一双浑圆玉足,肤sè如凝脂,微微透红,仿佛水做的,那轻纱并不遮体,全身妙相纷呈,若隐若现,尤其是一颦一笑之间,眼中波光流转,摄人心魂,任是那断绝情yù的神仙看了,都要血脉喷涨,被yù火焚身,不能自己,难免要失真阳,不愧是大阿修罗魔女,炼就**神通。

    那杨妙妙咯咯笑了起来,如银铃回声,气息香软温润,另人不能支持:“青龙山那山头笨牛都是粗手粗脚,蛮夷妖王,不懂温柔,哪里比得上哥哥。”

    杨志才笑道:“哥哥听闻那狮驼王来了三个厉害帮手,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听得这一问,杨妙妙正了颜sè,喝退了端果子鲜花上来的侍女,整个人一下好似那雪山圣女,凛然不可侵犯,自有一番威严。

    “此三人可真就了不得,乃是当年截教圣人座下弟子,名曰金光仙,虬首仙,灵牙仙,封神一战遭了大难,被慈航,文殊,普闲三菩萨收成了坐骑,受尽屈辱,前一时间,不知怎的就脱了大难,现在居住在狮驼山中,准备报仇。”杨妙妙道。

    “居然是截角圣人座下弟子,难怪那三只犀牛不是对手!”杨志才道:“我的好妹妹,那里要对付这三仙,怎就来找哥哥我,莫非要哥哥我也帮忙?”

    “哼!你有多大神通,我会不知,怎是那三仙对手。”杨妙妙一听,冷笑道。

    杨志才不敢生气,连忙赔笑道:“妹妹说的及是……”

    杨妙妙脸sè一变,又娇笑起来:“父王率我阿修罗一族与地藏争斗以久,我们阿修罗一族也和佛门仇深似海,不共戴天,三仙也与佛门有仇,这一争斗,岂不另亲者痛,仇者快?是以我奉父王法旨,两方早就化干戈为玉帛了。这才有得空闲,来找哥哥,看哥哥如何大发神威,剿灭蜀山一派。”

    杨志才笑道:“我的好妹妹,蜀山一脉根深,交友无数,要对付起来,实在困难,何况南瞻部洲中见的魔门并不统一,我前几天才发信函,送与那天尸老魔,这老魔居然吃了我两个弟子,实在可恨。要不然,妹妹请夫父王法旨下来,叫他们皈依?”

    “哼!你想得倒好,父王哪里会管你这等小事情,实话跟你说了吧,冥河教祖百年之前,已经从轮回池中醒来,眼下正要将四亿八千万头血神子化成无相血魔,哼!哼!如果教祖能以我阿修罗魔道成就混元道果,那我阿修罗一族也不用生活在暗无天rì的血海之中,也不用受被佛门抓去做奴才了。”杨妙妙道。

    “冥河教祖居然醒了?”杨志才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那冥河教祖乃幽冥血海初成之时,其中孕育出来的一个胎盘,盘古开天,演六道轮回,生血河血海,所以这冥河教祖自鸿蒙开辟,就演化成型,法力无边。

    周青所的血神经就是这冥河教主所留,廖小进的十三头血神子的威力就可以看出,这冥河教祖有多么厉害。

    冥河教祖炼就有四亿八千万头血神子,就不知道是什么程度了。

    “你惊什么?”杨妙妙笑道,那杨志才回过神来,心情大好,抱住杨妙妙就yù行那苟且之事,杨妙妙半推半就,两人就在大殿之上,做起好事来。

    详细之处,一笔带过,免得污了诸位看官耳目。

    且说**渐收,杨志才突然想起那jīngjīng儿,空空儿,丙灵公,整理好衣衫,杨妙妙脸上红cháo未退,听得杨志才说了这事情,顿时来了兴趣。

    “既然已经化干戈为玉帛,那要不放了这三人?”杨志才问道。

    “先不忙,你带我下去看看!”杨妙妙道。

    杨志才不敢违背,把杨妙妙带到了后宫,上有一法坛,十亩大小,上插有七十二杆令旗,正合地煞之数,旗zhōngyāng悬有一面铜镜,笆斗大小,光彩焰焰,里面正是显示了几万丈深处的地肺中情景。

    只见得那岩浆奔涌,一片火红,其中有夹杂有不少弹丸大小的绿sèyīn雷,岩浆涌动,便相互撞击,随后砰然炸开,犹如天崩地裂一般。

    这无数yīn雷只要暴得一粒,就起了连锁反映,只炸得满目通红,每一次连锁爆炸,那镜面就闪出一片火红的晶芒,照得满室通明,而人却丝毫看不清楚里面的景象,虽然没有声音,但杨妙妙还是感觉到了造化之神奇,就是真仙一流,处于其中,也是要成齑粉。

    过了好一阵子,那连珠yīn雷才爆发完毕,铜镜之中显示的场景稍微平息下来,只见那沉浮的岩浆内部,有三点青光,jīngjīng儿,空空儿都跳出了元神,灵符在头顶化青光罩下,缩小到了三尺方圆。

    那丙灵公夹杂在两人之间,也仙了元神,却是一小人道士,高不过一尺,神sè萎靡,有气无力,神智都有些昏迷,那灵符所化的护身青光黯淡,时隐时现,要不是jīngjīng儿和空空儿为他分出了大部分的压力,恐怕这丙灵公早就死翘翘了。

    “好厉害的剑仙。”杨妙妙叹道。

    突然,一声巨响,震得那铜镜又冒出了晶芒,兀自颤抖不已,发出了嗡嗡的响声,杨志才疑惑:“这毒焰yīn煞凝聚的yīn雷乃是一rì定时爆发三次,刚才已经过了,怎么现在又来,好生没有理由。”

    晶芒消失,铜镜之中显现出了场景,之间一生穿大红衣,戴项圈,粉状玉琢的男孩,正是红孩儿。

    原来红孩儿早就潜伏到地下yīn河之中,只等这yīn雷一爆发完毕,就钻进地肺岩浆之中,仗着shèrì箭,破了百魔山下的禁法,寻见了困在下面的三人。

    杨妙妙眼睛一亮,看到红孩儿不禁出声道:“好漂亮的娃儿!”随即yín心又起,恨不得马上将红孩儿摄过来,颠鸾倒凤,好好怜爱一番。

    杨志才哪里不明白,又气又妒,却不敢围了杨妙妙的意思,咬了牙,把那铜镜转了一转。

    周青正和笆将军架云而行,突然觉得心神一紧,连忙算了一算,暗叫不好。这花果山一带,威临东海,镇势汪洋,风景雄伟清奇,但周青哪里还有心思观看。

    突到一山,主峰刺天而上,云还在半山腰,也不知道有多高,芭将军降下云头道,和周青到了峰前,随即道:“帝君且上去,大王在山中相候。”

    周青无法,只又道一声:“有劳了!”那芭将军连道不敢,反往山下走了。

    周青步行而上,只见两边悬崖峭壁,路如天梯,笔直而上,山罩**,蒙蒙下来,两旁生了不少老松,铁干磷磷,周青一路直上,过了半山腰,那云就在脚下,雨也在脚下,眼前却是豁然开朗,好一个洞天福地。

    满山尽是桃树,李树,奇异瓜果,粉花争艳,绿叶清脆,一条瀑布在万丈山峰之上悬挂下来,宛如水帘,有那白猿,金猿,大小老猴在山中嬉戏,见周青来,也不惊讶。

    水帘洞前,彩虹映rì,水雾蒙蒙,几张石凳,一个石座,上坐有一道人,穿金sè云光太极八卦衣,腰间系一条金sè丝绦,头带紫金冠,正在静玩丹书,闲看《黄庭》一卷。

    正是威镇寰宇号齐天,纵横三界称大圣。

    周青见了这大圣,不禁高声叫道:“道兄!你好生自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