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听见周青高声呼唤,这大圣慌忙放下黄庭,迎了上来道:“早知道帝君要来,特在此等候。”

    “不敢不敢,俱是养道修真之人,那勾陈上帝,不过是虚名而已,道兄却是笑我!”

    周青见这大圣迎了上来,知道他道行高深,自己要来找他,想必早就被其算出,所以先派芭将军在前面等候带路,自己又早早在这里等候,是以周青也不多说废话,客套两句以后,就转入正题。

    “我今此来,一是拜谢道兄赠仙果之情,二是徒弟有些麻烦,实在难以解释,我那徒儿和道兄也有叔侄之情,我便来搅扰道兄。”

    都是道行高深的仙人,深明天地至理,运算阶难,趋吉避凶十分jīng确,双方也没有那么多的废话。

    当年七大圣结拜,牛魔王乃是大哥,红孩儿自然在这齐天大圣的侄子,那大阿修罗魔王与冥河教祖法力无边,又和东胜神州诸多妖王有些联系,周青身为勾陈上帝,但并管不到东胜神州的妖王,自然不好亲自出手,一来是以大欺小,落人口实,而来是真招惹了冥河教祖,也难以应付,只有来花果山寻求帮忙。

    花果山地位超然,隐隐是东胜神州中群妖之主,加上这齐天大圣法力无边,又与红孩儿有香火之缘,正是插手的好人选,加上周青与芭将军战白起,后来花果山送礼,双方也有些来往,周青借此机会来谢礼,却是一举两得。

    “道兄好生xìng急,且进来,我与你细细分说!”大圣见周青开门见山,连忙笑道,用手一指,那万丈水帘瀑布从中分开,现出一座石桥,凌空飞架,石桥老处,有一仙洞,名曰水帘洞。

    “我因为道行浅薄,一时失算,导致我那徒儿有**之祸,单单是失了元阳也无大妨碍,我自有法子补救,但万一受不了那阿修罗**之法,,沉沦爱yù,不能自拔,一身道行尽毁,永堕轮回之中,我怎生对他父母交代?凡此种种,怎能不急?”周青分说,连连叹气。

    “噫!天机难测,变化多端,就算是那三教圣人,也不能尽数演全,何况是他人?道兄不要心急,我且用慧眼观知,看看孩儿气数如何,万一真有事端,再行动手也不晚。”大圣笑道,拉着周青踏上石桥,进了水帘洞府。

    周青见大圣胸有成竹,已知道红孩儿绝无大碍,对方既然号齐天大圣,法力无边,道行jīng深,也不会打诳语,便稍稍放了心思。

    进得水帘仙洞,只见眼前一亮,当然是另有天地,两旁有流水潺潺,生有翠绿修竹,棵棵桃树,瓣瓣桃花掉入流水之中,沉浮不定,粉红点点,清净自在,自有一番仙家趣味,并不似一般仙人洞府那样华美,都用晶玉铺地,黄金为椅,而是自然石质,返本还原,无光线来源,但却全洞亮堂。

    两人到了后洞,寻两处石蒲团座下,也无人来奉茶捧果,安静悠然,旁边石质书架之上,放了好些卷道书,周青有些诧异,这仿佛不是一代妖王,而是自在悠然的天仙散人。

    大圣端坐蒲团,运玄功,那头上紫金冠冲出一股金光,凝结成鱼鳞金云,有半亩大小,上又现出九朵斗大金莲,托着九盏金灯,放出亿万毫光,那金灯燃起,火光之中,有璎珞垂下,宛如屋檐前滴水,源源不断。

    突然之间,那九盏金灯的火光之中,现出一凶暴的托天巨猿,毛脸雷公嘴,一身金毛,带九龙冲天冠,穿锁子黄金甲,踏凶兽步云靴,持根如意金箍棒,手搭凉棚,两眼金芒透过山石,冲霄而上,直上斗府,随后又朝四方八殛观望,庞大无匹的气息隐隐在其中流转,绝代妖王的风采显露无遗。

    周青见大圣头顶现金云,璎珞,金灯,又见那托天巨猿,顿时大惊,出声叹道:“道兄只怕离证混元道果,只有一步之遥,我却是远不能及也。”

    且说大圣运转玄功,以元神观三界祸福,顷刻之间,就了然于胸,听见周青惊叹,随即睁开双眼叹道:“道兄修得感叹,须要知道,那混元道果难证呢,虽然只是一步之遥,其实是相隔万水千山,大千世界,难啊!难啊!真是个好难!”

    周青自然明白,知道大圣意思,自己何尝不是如此,一时连连感叹。

    “我那徒儿祸福如何?”周青随后问道。

    大圣笑曰:“无妨,无妨,我那侄子虽然**之祸,难以避免,但自有一番造化,与之交合的女子乃是大阿修罗魔王的三十六公主,也是颇有根xìng,与道兄有师徒之缘,可笑那冥河教主,空有无边法力,却是陪了弟子又折兵。”

    周青听闻,顿时大喜,默默一算,随后也明白的事情的始末,连连叹道:“大阿修罗魔王我倒是不俱,惟独那冥河教祖,乃是盘古开天,鸿蒙之始,幽冥血海之中孕育的一个胎盘,还是道兄法力无边,要不是道兄出手,红孩儿定然有一场十分劫难。”

    “道兄笑话了,冥河教祖实力并不在我之下,只是被一尊佛陀击败,百年之前才醒了过来,道行法力并未恢复,我当年以齐天大圣之妖身,闹地府之时,都未见过。”大圣道。

    周青听闻此言,又看了看大圣头顶的托天凶猿,恍然大悟道:“原来这就是齐天大圣,却是能当得起这个名号。敢问道兄道号怎生称呼?”

    “我当年拜在灵台方寸山三星斜月洞,准提道人化身菩提老祖来渡我成道之时,便赐了道号,名为悟空,又取姓为孙。”悟空笑道。

    “我yù斩三尸,得成混元道果,哪里知道,现只斩得两个,这自身却不曾斩得,未悟得那诸法皆空的道理,却是愧对了悟空这道号了。”悟空又道。

    周青听得玄之有玄,心中若有领悟,正值沉思,悟空道人把头上紫金冠一推,那金云金灯之上,托天凶猿旁边,又显露出了一尊化身,却是二十头,十八只手,拿璎珞,伞盖,花罐,鱼肠,加持宝杵,宝锉,金铃铛,金弓,银戟,幡旗,宝幢,莲花,令牌,钵盂,尖枪,阔剑,舍利,经书。

    “当年我在准提门下习得身外化身之法,凝聚成这尊菩提法身,与西方有缘,是以这法身是我,我既是法身,诸法不空,这尊法身又号南无斗战胜佛。”悟空道人笑道。

    “要斩三尸,成就混元道果,这齐天大圣,南无斗战胜佛皆被我斩杀,什么时候再斩得这悟空之身,才算真正悟空,则大道成矣。”悟空又笑道。

    周青大惊道:“道兄果然是天纵之才,另辟奇径,我真个不及也,可笑我妄自尊大,实乃井底之蛙,今rì道兄使我窥进大道之门,当rì如有成就,当是全拜道兄所赐,还请受我一拜。”说罢,就起身下拜,慌得悟空连忙一把扯起,并没有拜下。

    “道兄,修得如此,正如你说所,道有千万,我取其一,证那混元道果之路,漫漫兮兮,相互护持,共抗那天意磨难,岂能独行?”

    “道兄说得甚是,那天意磨难,就算强如道兄你我,也不能免于灾祸,要卷入其中,稍有不甚,则永不成大道,以一人之力,无论有多大神通,也不能抗衡。”周青感叹。

    悟空扯住周青坐下,两人闲谈起来,甚是投机。

    “依照道兄所说,那冥河教祖与道兄不相上下,哪尊佛陀能够击败他?莫非是南无阿弥陀佛亲自出手?”周青问道。

    悟空摇头:“佛门有三世佛,皆是法力无边,道兄可曾听闻?”

    “正要请问道兄?”周青连忙道:“我从人间成道,也曾闻得有南无过去未来现在三世佛,那阿弥陀佛,掌管西方过去佛国极乐世界,曾于封神一战之时,化身为接引道人,与令师准提道人一起接引有缘之人去那西方极乐世界。zhōngyāng现在佛,释迦牟尼,主管zhōngyāng娑婆世界,东方未来佛,药师王佛,主管东方琉璃光世界,俱是法力无边,但惟独只有阿弥陀佛曾在混沌之中,与令师准提道人听鸿钧将道,修成混元道果。”

    “道兄所言不差,那药师王佛乃是未来降生之佛,而今在西方极乐之中,只有位置,并无实体,那东方琉璃光世界也只是名号。”悟空道。

    周青一听,心中已经明白:“原来是释迦牟尼佛出手,我只在人间听闻,这释迦牟尼佛号如来,不知道是何来历?有如此大的神通?”

    悟空笑道:“道兄既然知道封神一战,怎就不知道这释迦牟尼佛的来历。”

    周青一愣:“此话怎讲?”

    “我降生在地仙一界,但人间封神一战,却也知道几分,那释迦牟尼佛与我还有几次会面。”悟空道:“当年截教圣人摆诛仙阵于界牌关,座下大弟子多宝道人取诛仙阵图,诛仙四剑代师布阵,后太上道祖李老君与截教圣人在其中争斗,把多宝道人用风火蒲团卷走。”

    “莫非那多宝道人就是释迦牟尼佛?”周青问道。

    “正是如此,李老君乃是人教圣人,掌管人道,因为人间界业力深重,难成仙道,民不修身,是以于封神后,逗留人间,点化世人,那多宝道人自然随在其后,后来李老君于chūn秋之时,将多宝道人带出函谷关,化胡为佛,多宝道人化为释迦牟尼佛降生zhōngyāng娑婆世界,便是人间界。”

    “当年我以妖身修成太乙金仙之体,杀上天宫,玉帝手下天神,皆不能挡,那释迦牟尼佛便前来阻拦,我与他争斗,显得吃了大亏,便许将化身为斗战胜佛,投入其麾下,才逃了大难,他又压我妖身齐天大圣于须弥五指山下,我以悟空之身走脱,往三十三外见我准提师尊。师尊便说,一报还一报,他压你,我便压他,随即用莫大神通,将其镇压在人间界北海之眼到如今。”

    周青恍然大悟,难怪那人间北海眼禁法那等厉害,原来是准提道人亲手下的封印。

    “道兄如此神通,都脱不得释迦牟尼佛之手,真是个厉害。”周青连连感叹。

    “他斩三尸,有七大化身,一乃是多宝佛,而今在西天阿弥陀佛座下,二乃是释迦牟尼佛,如来真身,连同五大化身护法明王,zhōngyāng不动明王,东方降三世明王,南方军荼利明王,西方大威德明王,北方金刚夜叉明王,同我一样,只要斩了如来真身,就能成就混元道果。”悟空又道。

    “原来如此,正乃佛本是道。”周青哈哈笑道。

    悟空也笑:“佛本是道!佛本是道!天数如此,看哪个能先证混元道果!”

    说罢,两人相视大笑。

    周青yù起身告辞,悟空挽留:“道兄莫急,且看我那侄子的结果再走。恐怕那冥河教祖并不甘心,还要暗中使些手段,防不胜防。”

    “是道兄侄儿,也是我徒儿,况且我也要见识一下那冥河教祖,大阿修罗魔王两人何神通,要如何使手段,顺便也看看道兄的无量神通,理应留下!”周青便不走,两人默坐,各开慧眼观看。

    且说百魔后宫,杨妙妙越看红孩儿,就越觉得心神荡漾,yín心大发,面容娇红,见那百魔道人杨志才将铜镜转了几转,顿时祭台之上那七十二面地煞旗招展不停,平地涌起一股子旋风,哗啦一声,祭台zhōngyāng塌陷,出现一个斗大的洞穴,漆黑漆黑,再一细细观望,隐隐见的其中有红光闪动,热气蒸腾上来。

    百魔道人千心万苦,在百魔山经营了数千年的阵法,颠倒乾坤,运转五行挪移之法,山下方圆千里的地肺岩浆,都用邪法祭炼,借助大地之力,困人,放人,杀人,就在阵法运转之间。

    杨妙妙看不见红孩儿,顿时心急,纵身就跳了下去,身上彩烟升腾而起,又有血光缭绕,朵朵鲜花夹杂在其中,丝绦轻纱飘飞,一起旋转,分外好看,再配合上杨妙妙那身材面容,若隐若现的妙相,那诱惑之力,实在无法用言语形容,这杨妙妙爱极了红孩儿,已经施展出大阿修罗**之法,势必要媚或住对方,使其成为自己的裙下之臣。

    且说红孩儿钻进地肺,用shèrì箭破了外围禁法,便见得三点青光在满空岩浆火海中沉浮,微弱黯淡,他认得灵符,知道是三人,连忙祭起兜rì罗网,一并罩住三人,那罗网到处,寒气深深,岩浆凝聚,火焰全消。

    原来当年后羿编制这法宝,抓捕金乌,连那金乌火焰都烧之不动,所以大地岩浆奈何不得。

    jīngjīng儿与空空儿正苦苦支撑那四面八方巨大的火山火海,突然觉得身体一阵轻松,压力顿消,虽然还是那般炎热,却好了许多,连那丙灵公也清醒起来,却是红孩儿破了禁法,随后一阵清凉,一张大网将三人罩住,三人定睛一看,却是红孩儿,都在黑风山听道,是以认得,连忙大喜道:“原来是道兄前来搭救。”

    “快快走,此地凶险!”红孩儿不想多言,拖了三人往上就钻,到了yīn河之中,才放了三人,三人消耗甚大,只有吞吃丹药恢复,告别红孩儿,往地面钻去,尤其是丙灵公,耽误了不少时间,赶快要去请救兵,jīngjīng儿,空空儿自然也跟去了。

    红孩儿现在的功力,已经能够shè出支shèrì箭,刚才破这禁法,连用了两支,数万道禁法被一瞬间洞穿,然后化为乌有,其声势不亚于一rì三次的地火yīn雷爆发。

    连出两箭,消耗甚大,红孩儿正要用遁法而走,突然听得耳边一阵甜软嫩腻的声音传来,还伴随有一股子幽香,说不出的好闻。

    “弟弟,你往哪里去呢?”

    杨妙妙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越看越爱,一边暗中传音给杨志才,叫他发动阵法,一边现出身来,那jīngjīng儿,空空儿三人,她倒不放在心上,让其走了,免得坏了气氛。

    红孩儿乃是先天真火之体,又炼就五昧神火,纯阳之身,但是身上的气息,就对杨妙妙有莫大的吸引力。

    “哪来的女子,却是好生漂亮!”红孩儿回头,见了杨妙妙,心中有几分防备,怕是来者不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