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且说红孩儿定睛观看面前这女子,只见那花瓣落下,漫天飞扬,粉红光影之中,罗纱轻解,一双白藕臂,赤了两条玉粉足,面比桃花娇艳,眼似海棠映chūn,十分动人颜sè。

    此地乃是地下yīn河,只闻的哗啦水响,暗涌奔cháo,冰水激荡,yīn寒之气深深刺骨,又没有一丝亮光,一片漆黑,红孩儿自有五昧神火真阳护体,一幢红光裹住周身,方圆十丈之内寒水不侵,周围也映得亮堂起来,人又是粉状玉琢,银sè项圈,红衣红裤,真似个天仙童子。

    杨妙妙见周围水气蒸腾,红光之外雾气缭绕,中间那红孩儿手拿一把木弓,弓上并排有十只小木箭,知道是一件法宝,她乃是大阿修罗魔王三十六公主,什么威力强大的法宝没有见过?

    但因为这shèrì箭并不起眼,加上杨妙妙贪看红孩儿的面容,如痴如醉,自然不放在心上,只是越看越爱,最后不禁又上前一步,幽香散发开来,娇声嗔笑道:“小弟弟,你怎么这么无礼,盯着姐姐看?”

    红孩儿清醒过来,顿时面sè微微发红,心下奇想:“自己虽然道行不深,但在火焰山修行数百近千年,炼成五昧神火,定力也非同一般,怎么今天就如此失态,这女子虽然比盘丝洞七位姐姐还要美貌几分,但我又不贪恋美sè,怎就无故贪看人家,这是怎的?”

    他正疑惑,却是不知杨妙妙的来历,阿修罗魔道,诡异非凡,上乘魔道妙嫡玄功,无影无行,激发人心潜伏之念,稍稍不防备,就深陷其中,这杨妙妙炼就阿修罗****,已经证得魔道yùsè天之境,可从冥冥虚空之中,遭来yùsè天无形天魔,深潜入人心之中,非同小可,就是那清修的佛门罗汉菩萨,不小心之间,也要中了道儿,一经迷惑,就成对方裙下之臣,沉沦其中,不能回头。

    红孩儿幸好是纯阳之体,且又未经人事,不晓得爱yù消魂,是以一叫之下,就清醒过来。

    “你是何人?我不认得你!”红孩儿不yù和对方纠缠,见杨妙妙拦路,看似没有恶意,也不出手,转身就要离开。

    杨妙妙哪里容得他走,身形一飘,身上玉环玉配叮当脆响,幽香芬芳,又挡在了红孩儿面前。

    “我不认得你,咱各走各路,为何要拦我。莫非要和我动手不成?”红孩儿微微怒道。

    “哎呀!弟弟好凶,姐姐并无恶意,只不过卜卦一算,算出弟弟命中于我有缘,才在此等候,果不其然,那卦相诚不欺我,弟弟过真在此,真是天数缘分,弟弟到姐姐家里坐坐,姐姐一人清修,很是寂寞呢!”杨妙妙娇笑道,眼中波光流转,不经意之间,和红孩儿对了一眼。

    她见红孩儿不受迷惑,知道根xìng深厚,心中越发欢喜,竟然起了念头,只要摄了红孩儿,便是足矣,其余妖人男子,都不放在心上了,却是孽缘。

    阿修罗一族出生在幽冥血海之中,受那极yínyīn煞之气,及时适合修那yīn神魔道,这杨妙妙乃是公主,更加厉害,红孩儿乃是受先天一点真火之灵孕育,对她的吸引之力,不言而喻,是以不知怎么的,这阿修罗**之法不忍心全力使用,心中还隐隐期盼能和自己双宿双栖,效仿那神仙娟侣,只羡鸳鸯不羡仙。

    sèyù天魔,变幻无穷,心意流转,杨妙妙心中所想,突然一阵jǐng觉,知道自己受了反噬,顿是魔功一运,就镇压下去,心中也是奇怪:“对方虽然生得俊俏,但不过是玩物而已,自己怎么无故之间,就动了本源,有这奇怪的想法?”

    红孩儿见杨妙妙先是娇笑,随后又是眉头轻皱,仿佛在疑惑什么,顿时心中明白:“这女子只怕是修炼什么功夫,走火入魔了,脑袋有些不清醒,我还是不要遭惹。”想罢,身体一躬,就化火光往上冲。

    百魔道人见杨妙妙神魂有些错乱,心中也是疑惑,连忙发动了早就准备好的无相禁法,把那铜镜又转了几转,七十二面地煞旗飞快的移动,变幻了阵势,整个百魔山都微微转动起来,红孩儿只觉得眼前天昏地暗,yīn风狂涌,暗道不好,却又不知道中了什么埋伏,不敢妄动,怕一不小心,卷入那杀阵之中,只有扬手放出五道剑光,护住全身。

    只见星芒璀璨,五口飞剑上下飞腾,飞剑的星芒幻影之中,隐隐显露出五头神兽,乃是翼火蛇,尾火虎,觜火猴,室火猪,最为巨大的,乃是一头三爪金乌,红孩儿又祭出自己最为拿手的五昧神火枪,熊熊火光之中,红孩儿挺枪而立,威风凛凛。

    那shèrì神箭威力巨大,但没有找到目标,红孩儿也不敢乱发,免得平白无故消耗法力,兜rì罗网的功效是捕捉抓人,对于防身,并没有多大功效,是以红孩儿只有祭出,炼星斗幡闲暇之时候用火部星光祭炼的五口飞剑,配合出自己的体质,护身对敌一体,运转如意。

    “糟糕,那女子在百魔山附近,定是那飞天玉女杨妙妙,我怎么就糊涂了,这女子炼就有**之法,我定是被迷惑了。头脑有些不清醒!”红孩儿离了杨妙妙,又被卷入阵法之中,顿时醒悟过来,大大失悔。

    “早知道就一箭shè杀了,或是快跑,多说废话干什么?”

    突然眼前景sè一变,鸟语花香,满目粉红,一阵清香,却是一片桃林,一眼望不到头,粉红桃花盛开,清风吹来,瓣瓣桃花飘落地面,把绿草茵茵的地面盖了厚厚一层,仿佛铺上了一条粉红的地毯,分外华丽。

    红孩儿见此情景,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身上火光一撩,方圆十丈之内的桃树被烧成了灰烬,连地面成了岩浆,法力落到实处,却是真的东西。

    红孩儿跳上高空,远远观望,飞行了片刻,还是一片粉红,这桃林像是一世界,无边无际,无奈之下,只有落到地面,正要使用神通,将其全部摧毁,突然听见又女子娇声道:“弟弟修要破坏这片美景。”

    红孩儿寻着声音来源一看,只见远处一株桃树之下卧着一个女子,正是刚才所见的杨妙妙,片刻不见,却是换了一身粉红的纱衣,和桃花相映,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如何是好?明显落入了对方圈套,动手只怕要吃亏,不如先试探一下,百魔山困人在先,我就不相信,凭师傅的名号还吓不到他们。万一不成,再行动手不迟。”红孩儿见了杨妙妙,不知道该不该动手,寻思一阵,随即收了火光,飞剑,法宝。

    杨妙妙见红孩儿收了法宝,心里大喜,以为对方心下有意,正要说话,却听红孩儿问道:“你可是飞天玉女杨妙妙?”

    “噫!?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号?那弟弟又叫什么名字呢?”见那红孩儿认得自己,杨妙妙十分惊奇,红孩儿在西牛贺洲,她只听闻,却没有见过。

    “我乃是西牛贺洲火焰山妖王,你们百魔山困住的乃是我好友,因为边关告急,特去请人求助,与你并无仇怨,你们困他怎的?”

    “火焰山妖王?”杨妙妙一听,随后反映过来:“可是平天大圣大力牛魔王之子,唤名做红孩儿?”

    红孩儿点头不答,那百魔道人在后宫之中听得清楚,原来这片桃林乃是百魔后山,因为风景甚好,是以百魔道人用法力加以开辟,每每杨妙妙来时,都要在其中观花饮酒,别有情趣,这杨妙妙爱屋及乌,把红孩儿带了进来。

    “糟糕,怎么惹了这家伙,妹妹,还是由他去吧。”百魔道人连忙传话给杨妙妙。

    “怎的?那牛魔王是厉害,但本公主也不怕!”杨妙妙实在舍不得就放红孩儿走。

    “你在东胜神州不知呢,牛魔王倒还罢了,这红孩儿新拜了一师傅,乃是勾陈上帝。”

    “勾陈上帝?”杨妙妙一听,心中果然有几分不安,但又望了望红孩儿,一咬牙:“就算是勾陈上帝又如何,我乃是大阿修罗公主,拜在冥河教祖座下,你修得管那闲事,闭了阵法,我自有主张。”

    百魔道人当然不敢得罪杨妙妙,只有尊命,闭了阵法,铜镜无光,再也看不清楚里面的状况,自己回到大殿,走来走去,有些不安。

    “她是阿修罗公主,有靠山,不畏惧勾陈上帝,但要遗祸于我,但说那牛魔王来找我麻烦,我就不敌,怎生是好,偏偏这公主我更加得罪不起!”

    且不说百魔道人在宫中伤神,红孩儿见杨妙妙脸sè连变,又久久不出声,实在不解,又出言道:“我还有事,你开了阵法,我们各走各路。”

    杨妙妙神sè哀怨道:“弟弟好生心急,来陪姐姐坐坐。”

    红孩儿笑道:“我知你来历,你修要迷惑于我,我知你底细,你早就嫁给了那青龙山的犀牛,真把我当小孩耍呢!”

    杨妙妙神sè更加哀怨:“弟弟其实不知,那犀牛怪法力无边,我兄妹两人在这百魔山本来好好的,不知道怎么惊了这三妖王,这三妖王将我抢去,姐姐受尽凌辱,方才活得xìng命。”

    说罢,嘤嘤哭泣起来,宛如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红孩儿哪里知道她是大阿修罗公主,不经意之间又使了**神通,见其可怜,又受了迷惑,顿时心想:“那三犀牛法力神通确实厉害,这女子也难怪对付不得。”

    “姐姐知道弟弟法力无边,在西牛贺洲那等佛门凶险之地,都能自立妖王,统摄一方,所以特地留住弟弟,好叫弟弟帮我脱离苦海,免得rìrì受那犀牛怪的凌辱。”说罢,又是泪如雨下。

    红孩儿受了迷惑,哪里分得真假,但大抵是一点真灵未泯灭,还是清楚:“那三犀牛就算我父亲也难以奈何,除非师傅亲自出手,才可对付,我哪里有这么大的神通!”

    “弟弟,你是不知道,这三犀牛有些弱点,我已经摸得清楚,只要弟弟肯帮忙,定能助我脱离魔掌,到时候,定然感激弟弟的大恩大德。”杨妙妙声音如丝。

    “哦!什么弱点?”红孩儿问道。

    “那避寒大王有一件法宝,名为万里玄冰戟,乃是这犀牛当年在北卢俱洲亿万年冰山中采集一片片的玄冰,花费了数千年时间炼制,一经舞动,冰封万里,端的厉害,但他先前与冰山上的冰麒麟争斗,被一点至yīn之气侵了元神,至今未消除,每天午时,要运功一个时辰炼化,那个时候,人就僵直,不知不觉,正好下手。”杨妙妙边哭边道。

    “恩,那辟寒犀牛的万里玄冰戟我也听闻,想不到还有这般事情!”红孩儿越发相信:“只是还有两头犀牛,我也对付不了。”

    “另外两头犀牛也有弱点,弟弟过来,姐姐与你细细分说。”杨妙妙道。

    红孩儿不知是计,这三头犀牛的弱点又吸引他,便上前坐到了杨妙妙面前,清风吹来,一丝丝幽香钻进了红孩儿鼻孔,红孩儿只觉得一股热气从丹田直上心头,心便荡了两荡,便见眼前这魔女越发娇艳。

    他虽然未经人事,但双修**还是明白,心中起了一丝jǐng兆,便又听得杨妙妙抽噎道:“那辟尘妖王曾偷偷往女娲宫听圣人娘娘讲道,悟出了神通,但不知道怎么的,就走火入魔,每月极yīn之时,元神就跳动不安,要静心镇压,用不得半点法术呢。”

    在说话之时候,这魔女就挨挨擦擦,纱衣轻解,隐隐露出那凝如羊脂的肌肤,和桃花一映,变得粉红,越发幽香,红孩儿不经意碰到了魔女手臂,只觉得自己体内修炼的五昧神火jīng华蠢蠢yù动。

    大抵是yīn阳相引,杨妙妙靠近红孩儿,也是不能自持,一点真yīn想与之交合,说着说着,那声音就细不可闻,宛如梦中呓语,喃喃而发,勾人心魄。

    红孩儿听不见声音,正要发问,突然之间,一**身体缠绕上来,香软润滑,一张嘴也被魔女亲住,纯yīn自元神而起,进了红孩儿嘴里,下到十二重楼,如主丹田,上到泥宫丸,来勾元神。

    红孩儿哪里见过这等场面,又是雏儿,先前就被魔女迷惑,更加抵挡不住,待心中明白之时,已经晚了。

    那魔女渡了真yīn来勾真阳,身体缠上孩儿,运功一绞,红孩儿身上的衣服顿时成了片片蝴蝶,不消一个呼吸,两人皆已经**,红孩儿被引动真阳,不能自己,身体动弹不得,只有任由魔女摆布。

    杨妙妙又轻车熟路,红孩儿受了控制,哪里是其对手,两人在树下花瓣之中扭动几下,已经交合在一起。

    魔女得尝所愿,心中大喜,抱住红孩儿越看越看,红孩儿暗暗叫苦,那一点真阳经不住魔女阿修罗之法的勾引,往丹田聚集,那泥宫丸中的元神也往下游。

    魔女渡了真yīn,才松了口,红孩儿方能说话,厉声高叫道:“魔女,你要害我,我师傅知道,绝不饶你。”

    红孩儿知道魔道之中采补之术厉害,只要一经交合,不但元阳全失,道行尽费,连那元神都要被吸走,一点真灵用堕轮回,端的歹毒。

    虽然感官上异常快活,仿佛入那极乐世界,但自己多年祭炼的五昧神火真阳源源流出,就知道必遭毒手,红孩儿也有几分清醒,并不似一般修道之人,一经交合,连神智都沉沦。

    杨妙妙见红孩儿咬牙切齿,面sè恐怖,顿时急了,慌忙道:“弟弟修要误会,姐姐爱你都来及,怎会害你,你是姐姐命中孽缘,姐姐就算粉身碎骨,也不肯让你有半点伤害,只想和弟弟共赴极乐,成就那阿修罗自在天境。”

    说罢,把自己的来历和盘托出,红孩儿顿时明白了,原来此女来历非凡,居然是阿修罗魔王公主。

    “你用魔法迷我,采我真阳,着实可恨,我若身还,必要将你碎尸万断。”红孩儿自知身还无望,哪里肯相信。

    杨妙妙见红孩儿不信,只是幽幽一叹,又亲了上来,红孩儿无法,只有任凭摆布。

    片刻之后,真阳已经全部被吸走,元神也游下,红孩儿苦苦支持,却是无济于事。

    悟空借慧眼观看,却有一点血光起自幽冥血海,穿过黄泉道,也向地仙界来。顿时那头上托天凶猿一动,一个斤斗打了出去,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周青身后现了那六爪四翅魔神,跟在后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