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斩三尸修成了化身,却与任何用阿修罗魔道,仙道,妖道,佛道等等功法修炼的身外化身有本质的区别,无论是第二元神,还是法相金身,或者百魔道人的三百六十五个魔头,天尸老魔的三十六头无上天尸等等身外助力化身,不过是对敌之时候,增加战斗力而已。

    第二元神虽然jīng妙,但却不离了本体,本体如果被人斩杀,那第二元神的灵识也就消散,法相金身乃是用神念舍利之法,凝聚成新的躯体,来替代原有的肉身,也是换汤不换药。

    那用阿修罗道之法祭炼的魔头,yīn神就更不用提了,对比起来,不过是一件通灵的法宝罢了。

    惟独有那大神通者,要证那混元道果,斩去三尸,修成化身,才是真正的无穷jīng妙,夺取天地造化之功绩,每一尊化身,就是一个全新的自己,全无分别,既能dúlì存在,又相互联系。

    如多宝道人,化释迦牟尼佛,多宝佛,其中忿念又化身为五大明王,不动明王,降三世明王,军荼利明王,大威德明王,金刚夜叉明王。

    虽然都是多宝道人所化,但每一尊佛陀,明王,就是一个单独的存在,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行为,是一个活生生dúlì的生灵。其中一个消失了,其他的几个寻在并不会受到影响,法力虽然有高有低,但无所谓主次,都是自我,玄之又玄,是为众妙之门。

    正是如此,那释迦牟尼佛虽然被封印,但其化身多宝佛依然在西天极乐世界之中。

    齐天大圣,悟空道人,斗战胜佛,也是如此,虽然出自一体,但也单独存在。

    斩三尸,修成化身,最后知道真我,认清自己本来面目,然后才能脱出自己,证得那不生不灭的混元道果,这乃是道行上的修为,与力量强横,法力高深并不直接的联系,是以,连孔宣那样强大的寻在,都没有悟得神通,将那金身斩杀,修成化身。

    周青得悟空道人指点,终于明白了大道造化之明路,才知道自己一直追求强横的力量,却是舍本逐末了。

    就算力量再强大,不斩三尸,明白自我,脱去自我,悟得虚空,终究还是天命的玩物。

    只有悟得虚空,证得那混元道果,才算真正脱去天命掌控,不生不灭,旁观那宇宙演变轮回,亿万时间不过是一点流沙而已。

    “原来那东皇太一,十二祖巫虽然力量不输于得证虚空的教主,但却不能真正窥得那天道变化,自身祸福,是以才身形俱损,化为灰灰,而那截教圣人通天教主,虽然在封神一战中大败亏输,但自身却是无损,原来如此。”

    周青一念之间,就已经顿悟,其中一头祖巫,已经修成了化身,跟随齐天大圣而去。

    “哈哈,你明白就好,俺老孙当年在灵台方寸山修炼,祖师敲了老孙头三下,晚上传了大道,直到老孙闹天宫之时候,被如来老儿所压,才算顿悟,斩了这齐天大圣之身,后来又修炼多年,斩了斗战胜佛之身。”

    周青化身的这头祖巫只是喋喋怪笑,翅膀一闪,就跟上了这带九龙冲天冠,穿锁子黄金甲,踏凶兽步云靴的凶暴猴子。

    猴子在空中不停的翻着斤斗,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速度虽然快,但周青却是能够赶上。

    “我说你这尊化身,应该取个威风点的名字了,这样子,也确实够难看的了。”猴子停下筋斗,一手持棍,另一手抓耳捞鳃,对冲在前面的周青化身道。

    “喋喋,我这化身,原形乃是上古洪荒祖巫,号名帝江,凶残狡诈,可惜肉身已经定型,我又不会那变化之术,就这样子了。我也就叫帝江好了。”帝江身上透漏出一股凶残的气息,那人面鸟身,六只鸟爪,四只肉翅,全身红鳞片,让人看了,心中就涌起一股yīn寒的气息。

    “俺老孙有变化之功,会七十二般变化,索xìng就一起传你算了,免得你这厮跟在前面晦气,坏了老孙的雅兴!变也得变个像老孙这般威风样子出来。”猴子晒笑道。

    “你这泼猴,要传就快点,本祖还要见识一下那冥河教祖呢。”帝江怪笑,血盆大口张开,一片尖锐的獠牙,十分恐怖。

    “你这厮讨打,伸过孤拐来,让老孙打二十棍子解闷,老孙快活了,这才传你变化之术。”

    猴子也不分说,突然出手,漫天尽是棍影,帝江怪笑不停,肉翅一闪,上下腾挪,速度极快,在棍影之中穿插,猴子哪里打得到。

    “泼猴子,你打得到我吗?”帝江连连尖叫。

    远在东胜神州的悟空和周青同时睁开眼睛,相视一笑,周青道:“道兄,我得十二祖巫成道,连同自己,共有十三尊法身,今天得道兄指点,才分化出这一尊化身,也才知道,齐天大圣原来是这般模样。”

    悟空笑道:“齐天大圣天生桀骜不逊,我怕惹出祸来,一直没有放出,因为那次闹地府,没有和冥河教祖交手,甚是遗憾,今天正好了了我心愿了。”

    周青笑道:“道兄说错了,应该是了了他的心愿才对。”

    悟空摇头而笑:“我就是我,何来他人?齐天大圣是我,悟空是我,斗战胜佛也是我,哪里的来的一个他呢?”

    “道兄,明白了!”周青又是大悟,鼓掌笑道。

    悟空头顶那尊斗战胜佛听闻,也喧佛号道:“阿弥陀佛!我只想和释迦牟尼交手,不知何rì才了得心愿。”

    悟空笑道:“不急,不急,总有一天,我会了我这个心愿的。”

    周青也笑,斗战胜佛又笑,悟空也笑,两人终于哈哈大笑起来。

    “雕虫小技!看老孙不打断你孤拐!”

    猴子暴吼一声,把如意金箍棒子一震,只听得喀嚓喀嚓一阵声响,在棍影之下,无数空间被粉碎,被绞成了一片糨糊,仿佛那盘古幡破碎空间归附混沌一样,只是没有演化出地水火风罢了。

    帝江大惊,想不到这猴子居然有这本事,当真是离开天辟地也不远了,难怪当年能大闹天宫,诸神都不是对手。

    只觉得周身空间一紧,帝江身上肉翅停了一下,身形也被那巨大,霸道,无匹的粉碎空间力量呆滞住,运转之上,露出了破绽,被猴子一声长啸,砰的一棍,打在后心,只打的眼中,口中,鼻中,耳中都是三昧真火喷出,要不是这身体坚硬,乃是正宗盘古血脉,又得了大巫jīng气转化滋补,力量强大,换了任何一个神仙,甚至菩萨,佛陀,挨这一下,都被打成齑粉了。

    猴子又是一棍,将帝江撩翻,用脚踏住后心道:“老孙说打你二十孤拐,绝对不少打一下,也不多打一下!”说罢,用棒子连敲了爪子二十下,痛得帝江呼天抢地。

    打完棍子,帝江起来,猴子便传了七十二变之术,帝江稍微一运转,就知道了其中jīng义,乃是运转肉身的无上法门,念口诀,运玄功,黑气一罩,身形缩小,变成了一个道士,红sè八卦道服,黑鞋,相貌看不出大小,但全身yīn气深深,一看就是一个邪道修士,和那天尸老魔的气息一样恐怖,只是强大了许多,不是一个等级。

    “糟糕!你这厮打杈,担搁了重要事情,快快变化成原形,来驮老孙,以你的速度,才能赶上冥河教祖。要不然,我那侄儿,你那徒儿,恐怕有些麻烦。”猴子突然叫道。

    帝江没有办法,只有现了原形,猴子坐了上去,四翅连闪,已经消失不见。

    红孩儿现在是苦不堪言。忍住那yù仙yù死的感觉,运转元神,和那交合之处传过来的巨大吸力相互拉扯,魔女杨妙妙全身做玫瑰红sè,香汗淋漓,神情如痴如醉,好象已经迷糊。那红孩儿五昧神火真阳全部都进了她体内,和自身真yīn交会,使她达到了前所未有快感。

    突然,红孩儿全身一震,连元神终于把持不住,被吸进了杨妙妙体内,那一点真灵,好似进了极乐世界,两人完全迷失,冥冥之中,杨妙妙抱主红孩儿飞上半空,彩光缭绕,花雨缤纷。

    一团真yīn,一团真阳,裹着两人各自的元神,在杨妙妙体内缠绕,随着两人在空中不断的交合,两元神也在各自身体里面流来流去,yīn阳交合,天地交泰,两人的元神都起了变化,急速壮大起来,但谁都不晓得,完全迷失在其中。

    突然,妙音在空中响起,杨妙妙背后现出两尊分身,和杨妙妙一个摸样,一个穿红衣,面带微笑,似那纯洁圣女,一个穿白衣,面容冰冷,仿佛那冰山圣女,不过两尊分身,都没有一丝yín荡的气息,和**肉身交合的样子截然相反。

    那分身一现,红孩儿真灵一凉,仿佛被人当头泼了一瓢冷水,顿时清醒过来,与此同时,杨妙妙也清醒过来。

    “好弟弟,我得你帮助,窥得了那大阿修罗自在天境,加以时rì,不难成就大阿修罗无量神通,而弟弟得了我真yīn,法力大增,怎么感谢姐姐呢?不如娶了姐姐做你妻子吧。”魔女见红孩儿醒来,收了分身,又忍不住亲了一口,随后软语温存道。

    红孩儿一运玄功,果然那五昧神火真阳和元神完好无损,便收了回来,归入自身,只觉得浑身jīng力流转不息,通体舒畅,仿佛那太极,无穷无尽。

    原来魔女炼阿修罗**之法,采阳补yīn,平时交合,不泻半点真yīn,这次因为爱极了红孩儿,才送出真yīn,两人共赴了那极乐之境界,从次以后,杨妙妙再也离不得红孩儿,至于平时那些妖王,百魔道人,杨妙妙不过是采他们的真阳,哪里舍得和他们共同双修。

    红孩儿见自己突然逃得大难,不但未死,还因祸得福,法力大增,顿时有些不解,突然想起,自己还和魔女贴在一起,顿时大羞,面目通红,把魔女一推,跳了出来,全身火光闪,化为了一身衣服。

    魔女正在回味刚才的快感,一个不妨,被红孩儿退开,掉落地面,虽然没有什么事情,见爱郎无情,不知怎的,顿时心中一酸,泪光盈盈,细细抽噎起来。

    这却是作假,乃是真心,红孩儿受了骗,哪里还会相信,不过对方好象没有恶意,也没有害自己,红孩儿想起刚才的羞事,面皮又是通红,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嘴里都哝两句,转身就走。

    魔女见红孩儿要走,顿时大急,连忙叫道:“弟弟要往哪里去?”

    红孩儿这才想起,这乃是一片用禁法制住了的空间,自己却是出不去,只好回转头来怒道:“你还想怎的!”

    魔女用手拭出了眼泪,幽声道:“弟弟好声无情,取了我真yīn,就想一走了知。”

    红孩儿大怒:“你先用啊修罗魔法迷我,何况你也取了真阳,咱们就算两清,你还要纠缠怎的?”

    “我要你娶我!”魔女一本正经道。

    “什么?!”红孩儿才听明白,顿时满脸惊骇道:“你不是头脑不清醒吧,且不说你与那青龙山犀牛有名分,就算没有,我师傅勾陈天帝,父亲母亲也不会答应。”

    “只要弟弟答应就好。青龙山那犀牛杀了就是。”魔女连忙道。

    “你修得胡说,我们两不相欠,你快快放我出去,免得惹我动手。”红孩儿不想胡闹。

    魔女道:“弟弟不娶我,那就杀我罢。”

    红孩儿拿出shèrì箭,拉了满弦,对准魔女道:“快快放我出去,不然,我可真动手了。”

    魔女叫道:“弟弟你下这狠手,那就杀罢,姐姐死在你手,也算值了。”

    红孩儿大怒:“你还要迷惑我,我就不信你真的想死了。”

    说罢,那弓弦一震,箭似流星,上面金星点点,哗啦一声,穿越了空间,那箭还未到,方圆几百里的桃林就被火光蒸发,地面成了如同地肺岩浆一般,不时鼓起方圆几亩大小的沸泡,shèrì箭带着势不可挡的晶芒罩定魔女,直奔那泥宫丸元神之处。

    魔女闭上眼睛,踏在岩浆之上,也不运功抵挡,两条**被烧得焦黑,痛得花容失sè。

    “难道这魔女真的想死了?”红孩儿见不似做作,心中一颤,却没有办法,开弓没有回头箭,哪里还收的回来。

    百魔道人在行宫之中,来回走动,魔女早就叫他闭了阵法,是以他也不晓得了出了变故。

    魔女也是动了真情,不然不会放出真yīn双修,要是没了红孩儿,那还不如死了,见红孩儿动手,真个就不躲闪。

    突然那血光一现,一条浓厚的血影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挡在魔女面前,扬起那鲜血淋漓的大手,扬空一抓,就把shèrì箭抓在手里,还自连连跳动。

    魔女觉得没有事情,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面前浮动摇摆的血影,顿时大惊,颤声道:“教祖!”

    “什么,这厮就是传说中幽冥血海中孕育的胎盘!”红孩儿听见魔女声音,又见这血影厉害,就知道了来历。

    这血影凝聚chéngrén形,却是一个红衣老道,红sè头发,红sè胡须,见了魔女喝道:“糊涂!要是我迟来一步,你岂要形神俱灭?”

    魔女不答话,冥河教祖道:“这小娃子勾你真yīn,当是你命中的缘人。”说罢,对红孩儿道:“我乃冥河教祖,阿修罗道祖师,你与我座下弟子有这姻缘,我便做主,你跟我去见大阿修罗魔王,择rì成婚。”

    红孩儿见这冥河教祖语气强硬,自己无缘无故就生了这场天大的变故,还没有调理好头绪,且不说成婚,就算去见大阿修罗魔王,红孩儿也是一万个不愿意,但好象事情并不是他能够做主,只有推脱道:“此事还要师傅和父母做主。”

    “哪里这么多废话!”冥河教祖手一挥,一片血光涌起,红孩儿暗道不好,连忙祭出五口飞剑,神火枪,等手段。

    “小娃儿,你本事太弱了啊!”冥河教祖笑道。

    冷不妨,背后虚空破开,帝江与猴子飞了出来,猴子二话不说,轮棒就打,冥河教主感觉到身后不对,刚要闪开,哪里知道猴子使了粉碎虚空的神通,连帝江的速度都逃不开,冥河教祖也只有硬挨了一棒。

    砰的一声巨响,百魔山都抖了几抖,冥河教祖被一棍锤了个正着,尖叫一声,打得支离破碎,那棍子金光一现,冥河教祖连渣都没有了。

    “这厮怎么这么不经打,莫非是稻草扎的?”帝江见其彻底死了,心中疑惑,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晦气,晦气,准备好好打一场的,这厮就来一化身,真是晦气,晦气,老孙连筋骨都未活动。”猴子抓耳挠鳃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