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听闻冥河教祖法力无边,神通广大,就算是化身,也不应该这么脓包吧?”

    帝江那庞大的身子摇身一变,又变成了那个浑身yīn气深深的道士摸样,红孩儿入门没有多久,并没有见过周青的拿手神通,十二都天神煞,是以也不认得这头帝江的原身,只以为是什么上古巨兽修炼成道。

    不过猴子一出现,红孩儿哪里还不认得,见那冥河教祖一棒被其打杀,顿时大喜:“原来是七叔来了,难怪那冥河教祖不是对手,七叔的棒子打实了,就是佛陀也得死翘翘啊。”

    红孩儿连忙上前,对猴子上前行礼道:“七叔!”

    猴子兀自和帝江纠缠,一把扯住衣服,举棒作势要打:“你这泼魔,怀疑老孙的棒子怎的?看来前面那二十下是打轻了,老孙再拿棒子敲你孤拐,好叫你知道我棒子真正的分量。”

    帝江连忙退后道:“慢来慢来,我知道你棒子厉害,我服了还不成么!”

    “这厮自那血海胎盘孕育,按人四万八千毛孔之数,分化炼就有四亿八千万头血神子,要斩三尸,得证虚空,首先就要斩去四亿八千万无上血魔,比俺老孙麻烦多了,来的这一头,正是这厮分的一头无上血魔化身,虽然厉害,魔法手段也高,但也就恐吓一下小孩子还可以,挨上老孙的棒子,还能活下来,那老孙也就只有回去和猪八戒那头夯货天天在傲来国吃喝睡觉了。”

    猴子就见帝江服软,也不打他,驻棍往地下一戳,哗啦一声暴响,那地面被戳了一个窟窿,有方圆十里大小,亮堂堂的,可以看见群山林立,悬崖峭壁,古木参天,正是百魔山后面的原始森林。

    猴子这一棍,不但把整个禁法都破去,还连带方圆万里的百魔山都戳了一窟窿。

    红孩儿,帝江都晓得猴子的个xìng和神通,还不觉得咋的,但可苦了百魔道人,连带险些惊杀了杨妙妙。

    百魔道人正在行宫盘算,走来走去,就听一声巨响,整个百魔山都抖了几抖,那行宫之上的一根用五金之jīng铸就的屋梁被震得光华闪动,上连加固的禁法被冥冥之中那股巨力震得粉碎,摇晃不停,仿佛一个不好,就要掉落下来。

    百魔道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被吓了一跳,后山桃林虽然被封锁,但怎么能阻止住帝江与猴子两人的穿越,帝江虽然不如猴子,但好歹是上古祖巫残身,正宗盘古血脉,也是残忍狡诈,诡计多端的周青。

    帝江一开始的实力就是非同小可,速度超群,身体强横,武艺高强,与牛魔王不相上下,后来又吞吃了无数魂魄jīng血,更是得到后羿,夸父两位大巫jīng气的滋补,实力已经隐隐在金光仙等人之上,就连在花果山那位一心求道的周青,恐怕不用法宝,也要稍稍逊上一筹。

    还好猴子与帝江一开始不想惊动冥河教祖,是以无声无息的进来,把冥河教祖一闷棍打死,要不是顾及红孩儿,猴子早就在外面,使大神通,一棍下来,连人带山都打成齑粉了,这才叫过瘾。

    百魔道人慌忙之中,连忙放出一个魔头,撑住大梁,哪里知道,那猴子又戳一棍子,把山戳穿,那魔头连同大梁都被抖了下来,整个大殿顿时倒塌,把百魔道人砸在下面,要不是魔头撑住,这经过百魔真经祭炼的阿修罗躯体也难以禁受住。

    外面弟子也不晓得发生的什么事情,只是突然只见,整个山就抖了一下,还没有回过神来,百魔山又是一声巨响,好象这方圆几万里的山活了,在跳着玩一样,百魔行宫光华闪动,受不了震荡,多处塌陷。

    “你们这群废物!还不快来收拾,将宫殿立起来。”百魔道人从废墟中爬将起来,见漫山聚集了一大群弟子,交头接耳,一幅傻子相,顿时气就不打一出来,跳脚暴骂。

    门下弟子就不敢违抗,连忙收拾起来,立起大柱,清扫废墟,检点法宝,在数百来个二代弟子的带领之下,倒是井井有条,轩辕法王自然在其中,他平时却是没有资格进这百魔行宫,也摸不清楚这百魔山到底有多少弟子,那玄yīn幡上的两头本命魔神也是三代弟子,知道的比轩辕多,但百魔山的一些机要秘密,也是道听途说。

    得这惊天大事,轩辕法王这才知道了百魔山二代弟子,足足有五六百余人,全部都是法力高深,jīng修魔法,那黑沙道人不过是中等,像轩辕法王这样的三代弟子,起码都有数千,上万人,其中一些弟子,实力远远在法王之上,显然是受百魔道人宠幸弟子的门下。而四代,五代弟子连百魔山都没有资格上,全部驻扎在周围山中,都是些没有成就魔道的弟子。边修炼,边干些苦力事情。比如采药,种药,养兽,等等。

    “好大的势力!”轩辕法王在宫殿废墟之中拣起一块黑sè的jīng铁,心中想道:“不知道那天道宗主周青是在天界还是这一界,以他的神通手段,应该混的比我要好许多,我那四弟也在那里,如今不知道怎么样了。”

    勾陈大帝,虽然扬名三界,但知道的都是一些大佬,法王这等几乎是最底层的小修士,却是打听不到。

    法王心中考虑,手上停了下来,突然背后有人吼道:“还不快点!”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师伯毒手真人。

    “看什么看!”毒手真人本来在自己洞中和几个女弟子快活,却被打断,心中甚是不快,就发泄到了法王身上,见法王回头,更是心头火起,一脚踢出,将法王踢了筋斗,滚在地上,法王爬将起来,连忙陪笑,哪里敢反抗。

    这毒手真人冷哼一声,转身去找别的弟子晦气了,法王找到黑沙道人一说,这黑沙道人心中便是不悦:“这厮老大无礼,欺负我弟子,分明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岂肯与他甘休,你且不要动神sè,不久之后的蜀山斗剑,正邪两道齐聚苍莽山,到时候,海外都要来人,你想个办法,让这厮吃个苦头。”

    法王连忙点头,心中盘算。

    “小女子拜见大圣爷爷!”杨妙妙回过神来,见到猴子,自然认得,连忙到前面跪下。

    “七叔,你怎么来了,这魔女纠缠不放,那个冥河教祖也要抓我去幽冥成亲,该怎么办。”红孩儿十分头疼,魔女缠他,毕竟两人有了关系,杀魔女红孩儿还是不忍,赶又赶不开,却是没有主意。

    “这么麻烦的事情,老孙我可是懒得处理,让你师傅去动脑筋。”猴子挠了挠头道。

    “嘿嘿,嘿嘿,徒弟,你两人是有姻缘,带回花果山再说。”帝江怪笑道。

    “你是谁?”红孩儿这才看到帝江,对方的话语摸不到头脑,顿时问道。

    “我就是你师傅,你师傅也就是我!”帝江道,红孩儿更加迷糊,要不是有猴子在场,以红孩儿的脾气,免不了要开打了。

    “多说什么,你去把那个小家伙打发了,我带它们去花果山再说!”所罢,猴子提起红孩儿与魔女,一个筋斗,穿了出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后宫异常坚固,虽然有些损坏,但并没有震塌,尤其是七十二面地煞旗,乃是整个百魔山的控制枢纽,运转禁法的根基,百魔山禁法被破,百魔道人连忙回了后宫一看,顿时差点气昏死过去。

    七十二面地煞旗大半都残破不堪,上面禁锢的山神,土地元神都乘机跑了,zhōngyāng那铜镜是一快异宝,还未破损。

    七十二面地煞旗乃是百魔道人采集百魔山方圆数万里的戊土jīng气炼成,又用魔法禁锢了百魔山神和土地在旗上,是以能够cāo控百魔山一切,现在毁去,地煞旗固然可以修炼,但那山神,土地早跑进地狱yīn司了,抓也抓不到,以后要移山转岳,挪移乾坤,就困难了许多。

    百魔道人赶紧朝后山桃林冲去,见后山出现了一大窟窿,顿时怒不可支,以为是杨妙妙捣弄的,便想前去质问,突然见一红衣道人从窟窿中出来,顿时想道:“原来是有外人敌侵!”

    也没有细想,把三百六十五个魔头一起放出,顿时一片乌云,方圆几十里,滚滚荡荡,昏云漠漠,大小鬼哭,泣声如cháo,白骨狰狞,利爪如刀。

    这阿修罗道魔法,百鬼夜行大阵,一经祭出,乌云之中,颠倒时空,转换天地,那三百六十五个魔头,身前都是道法高深的修士,被百魔道人擒杀之后,用其尸身,元神祭炼喂养,以供驱使,还保留了身前的意识,能够使用法宝,魔法,又是百魔金刚修罗骷髅之身,坚硬无比,普通法宝打在身上,跟本不理,尤其在百鬼夜行大阵之中,更加厉害,神出鬼没,防不胜防。

    凭这百鬼夜行大阵,与三百六十五个金刚修罗骷髅相互配合,这百魔道人就稳稳压住天尸老魔,乃是南瞻部洲之中,魔道第一人。

    帝江狡诈,本yù一下打发了这百魔道人,但见其厉害,心中便想:“我虽然有东皇钟等法宝,但力量太大,也太明显,而且要镇守山门,现在身上是两手空空,这厮正好来送法宝。”

    面队乌云涌着百鬼扑来,帝江不退反进,一下就冲进了乌云之中。

    “这厮自寻死路!”

    杨志才大喜,人也进了阵中,祭出一柄飞叉,有五尺来长,乌光粼粼,尖端有三叉,每叉尖上有一小孔,里面放了三百六十五根百魔针,舞动飞叉,这百魔针无形之中就shè出,细如牛毛,观之不明,只要一中针,那百魔之毒立马随血脉钻进泥宫丸,制住元神,任人宰割。端的毒辣。那三百六十五个魔头,其中一大半是中了百魔针的暗算的地仙。

    “只等这厮被百魔困住,就放针,正好做那第二套百鬼夜行大阵的主鬼,到时候,苍莽山斗剑,正是大显身手的好机会。”

    杨志才也看出帝江修为不低,打起了如意算盘。隐藏在阵中,指挥百鬼。

    迎面而来,一头高大骷髅,狂吐乌云毒气,中间夹杂有碗口大小一粒红珠,jīng光闪烁,竟然是纯阳之宝,尤其是这骷髅,手上还持一口长剑,上有两个古朴篆文,冷气深深,也是一口仙家古剑。

    原来这骷髅,本是海外天鸡岛修行的一个地仙散人,入南瞻部洲采集地脉之中的戊土jīng气锻炼元神,却和百魔道人门下起了争执,被百魔道人亲自赶上拿住,练制成金刚修罗骷髅,怨气虽然大,但为免形神俱灭,永不超生,不得不受其驱使。平生所炼一口天鸡剑,一粒乾天真阳珠,颇有几分厉害。

    “好家伙!”帝江把身体一涨,顿时高有三十来丈,手如车轮,就来抓这骷髅,骷髅一剑斩在帝江手上,只是火星四溅,对方浑然不理,顿时大惊,把乾天真阳珠劈面打来,帝江一把抓住,真火熊熊,还是不理。

    百魔道人见帝江身体强横,知道这家伙乃是专修肉身,并没有时间修炼法宝,放心了不少,虽然不好对付,却还是有必胜的把握,便把飞叉祭起,直取帝江。

    这飞叉,百魔针,都是那数千年的白骨,埋在地底,受阿修罗邪法rìrì祭炼,最后磨制成飞叉和针,专破各种护身之法,任你肉身强横,也要被刺穿。

    果然,那飞叉一祭出,帝江连连躲闪,有几分畏惧,百魔道人大喜,催动大阵,数百魔头一涌而上,也不用法宝,个个张开血盆大口,嶙嶙白牙,乘帝江躲闪之际,咬住手臂,腿部,腰部,胸口,后背。

    “这厮变这么大,不好躲闪,正好中我计谋,真是太蠢了。”百魔道人见骷髅咬住帝江,连忙放出百魔针。

    哪里知道,帝江突然嘿嘿yīn笑起来,现了原形,四翅膀一扯,强大的力量破开百鬼夜行大阵,一个眨眼,就消失不见,帝江展翅,二十八万里,就是猴子,大鹏明王都望尘莫及,这百魔道人回过神来,人已经到了数百万里外。

    “不好!”百魔道人大急,自己花费了无数工夫和心血,才擒杀数百个地仙,炼成百魔,现在其中有十多个最为厉害的骷髅咬住帝江,被带走,要是收不回来,却是莫大的损失。

    连忙念咒语,催动邪法,要收回骷髅,哪里知道,那咒语真诀一念,却是石沉大海,半点都感应不到,知道自己中了诡计,顿时气得三尸神暴跳。

    “今rì是惹了那路衰神?定是杨妙妙干的好事,要吃那红孩儿,才招惹厉害人物上门,毁我根基,着实可恨。”

    百魔道人连忙进了桃林,哪里还有杨妙妙影子,越发气恼,心中思付:“失了十个几厉害魔头,那百鬼不全,如何去那苍莽山与人一争高下?天尸老魔只怕不怎么安分,不如选几个三代弟子重新炼成魔头,虽然威力不大,也可以充数了。”

    二代弟子都是jīng英,跟了百魔道人许多年,自然不好拿他们炼魔头,只有选三代弟子了。

    叫了黑沙老道,毒手老道,魔怪老道,众弟子都进来,吩咐道:“本座赐下丹药法宝,选出你们得意弟子,好生培养,一个月后,送进宫来,本座要检验他们的能力,再加以培养,自有用处。”

    弟子不知道百魔道人具体要干什么,但都不敢多问,由门下妖人分发了丹药法宝,去培养自己得意弟子。

    黑沙老道的得意弟子正是轩辕法王,还在清理修整百魔后山,浑然不知道自己将要大难临头。

    悟空和周青出了水帘洞府,坐下,早有猴子捧来了棋局,两人对弈,好生自在,正值悟空落子,猴子提两人一筋斗打到山前,嚷嚷两句道:“我去傲来国看看那头死猪,顺便去龙王那里讨点酒吃了。”说罢,一个筋斗又打得不见。

    “师傅,你怎么在七叔这里。”那红孩儿落下,见了周青,和悟空道人,顿时明白了。他早就知道,自己这个七叔神通广大,斩得三尸,有两具化身,离证那混元道果只差一步之遥。

    “刚才那道人,就是师傅的化身?”红孩儿问道。

    “呵呵,正是如此!”周青对弈,敌那悟空不过,眼看就要输了,红孩儿来得正好,便乘机拂乱的棋局。

    悟空只是微微一笑,他不比周青,三尸斩得干净,齐天大圣的桀骜不逊,斗战胜佛的胜负,都已经斩杀,只剩下这一心证道的悟空,而周青那恶念,要随凶残暴戾的十二祖巫全部化身出去,才算斩得,是以周青有胜负,而悟空无胜负,道行之高下立判。

    善念,恶念皆斩,才是自我,斩杀自我,才证道果。

    喋喋!喋喋!一阵yīn笑之声传来,帝江出现在高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