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只听的一片鬼哭厉吼之声,宛如那钢矬矬那木头皮革之声,不但尖锐刺耳,还让人听了心烦意躁,元神荡漾。

    帝江那庞大的身体之上,咬了十五个骷髅,白骨嶙峋,这些骷髅七窍的孔洞之之中,连连喷出乌云毒气,结成了一亩田大小的黑气,浓郁黏稠,好似实质,帝江上半身都笼罩在其中,只是声音从其中传来,根本看不见面目。

    要住腿部的几个高大骷髅,则是全身胡乱抖动,白骨头颅乱摆,好像要竭力松口,却好像那牙齿都咬进了肉里,拔不出来,急得唧唧乱叫,手上持了各种兵器法宝,五光十sè,朝帝江乱轰,但无论怎么厉害的法器,都伤不了帝江分毫,甚至那红sè鳞片,连白印子都没有留下一个。

    悟空与周青都有慧眼,自然可以看透那修罗金刚骷髅所喷的魔烟,这些骷髅身前都是道行不弱的地仙,被百魔到道人用邪法祭炼之后,不但法力未失,就连法宝也运用自如,只是元神被禁锢在骷髅之身中,脱离不出来,永生永世受那百魔道人驱使,但论实力,这修罗金刚骷髅之身,有许多妙用,比原来肉身还要强横许多,打斗起来,不但不输于身前,甚至还要超过几筹。

    “乖乖,这阿修罗邪法还真有几分道道,我也只能暂时压制这些魔头体内的符咒,只要一放开法力,那百魔道人就会感知,照样收了回去,或者引发禁法,将他们毁掉,还要想个办法还是。”

    帝江乃是盘古血脉,自然不怕魔头啖身,那些魔头用法宝的轰击,连被蚊子咬一口都算不上,除了那齐天大圣的棒子,帝江有几分忌惮,其余法宝,一律无视,那杨戬的就转玄功,白起的比死之身,和帝江一比,真就是名副其实的小巫见了大巫,大巫见了祖巫。

    “你们还动手怎的!我将你们带出,正是要带你们脱去苦海,还原来之身,这里乃是花果山,你们面前两人乃是天界勾陈上帝与齐天大圣,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禁锢你们的百魔道人,不过是草木蝼蚁之辈。”

    帝江喝道,虽然声音有些yīn恻,却没有了yīn险的味道。

    这些骷髅自然听得明白,顿时心里又惊又喜,他们是多年辛苦修成的地仙,其中多半是散人,无弟子,无门派,凡事都要身体力行,游走四大部洲,四海群岛,天界各处,一些事情,自然要打疼清楚,旧的勾陈大帝死去之前,他们就被封,不晓得周青是新的勾陈,但名号还是听说。

    而齐天大圣,三界修士,无人不知,都晓得起法力无边,百魔道人与之一比,正就是草木蝼蚁,本来被祭炼成法宝数千年,不能脱身,早就绝望,但现在突然希望就在眼前,心中的欢喜,简直无法形容。

    当下十五个骷髅各收了法宝,也不发怪声,安静了许多,只是大口被帝江肉身吸住,要压制法力,不让百魔道人感知,帝江也放开不得,骷髅不要表示,只是急的身体乱动。

    “道兄,你看如何?”周青问悟空。

    悟空还未说话,那魔女杨妙妙赶紧上前,跪在两人面前,行了大礼道:“这是我阿修罗魔道之中颇为上层的魔头祭炼之法,只在血神子之下,小女子通晓法术,能解脱这些地仙脱离元神。”

    悟空道:“如此甚好,不枉你一场功德!”

    周青观这魔女,却是宝相庄严,天姿国sè,就是那瑶池仙女,也要稍稍逊sè,次女先前虽然yín荡,但采了红孩儿的先天五昧神火真阳,天地交泰,太极运转,窥进了那阿修罗自在天境,除了修罗一族天生yīn气,便和以前大不相同。

    本来这红孩儿是先天真火之体,一身真阳,比普通修士,地仙,要纯正浓厚千倍万倍,正是修那阿修罗道魔女的双修最好人选。

    大阿修罗魔王有七十二公主,都是禀幽明血河之中的几yīnyín秽之气所孕育,先天有些不足,很难修成大阿修罗无量神通,要是能和红孩儿双修,yīn阳交合,便有机会突破瓶颈,同样红孩儿如果得了这些真yīn,也会法力大增。

    这次猴子打杀了冥河教祖分身,要不然,这红孩儿就要一举超越廖小进,娶上七十二个老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魔女喜滋滋的起了身来,偷偷看了红孩儿一眼,红孩儿立马有所感觉,两人一对视,红孩儿不禁羞得面皮通红,但周青和悟空都在面前,不好发作,只有转过头去。

    魔女取出一面巴掌大小的镜子,防佛jīng铜所铸造,只是铜镜背后,刻有无数狰狞魔怪,修罗天女,都只有蚂蚁大小,但仔细一看,却是栩栩如生,巴掌大小一个背面,刻了成千上万的修罗男女,各有姿态,竟然无一相同,实在是神工鬼斧。

    这面镜子,乃是大阿修罗魔王的修罗七宝之一,名曰修罗灭天镜,护身对敌一体,还可破邪道一切法术,因为杨妙妙受魔王喜爱,才传了此法宝护身。

    杨妙妙举起修罗灭天镜,念动咒语,镜面便发出黄,红,绿,黑,蓝,紫,橙,灰,白,赤九sè光华,交织在一起,蒙蒙胧胧。

    吃这九sè光华一照,那十五个骷髅立马发出了痛苦的吼叫,咬住帝江的大嘴也松开,纷纷掉落地面,在山前打起滚来,那白骨铮铮的骷髅之身,上面显示出了无数修罗符印。

    那符印在九sè光华的照shè之下,渐渐由浓变淡,最后隐了下去,那、符印一隐,一根根的白骨随着骷髅的打滚,散落了下来,掉在山前,化为污秽不勘的汁水,也吃了九sè光华一罩,消失得无影无踪。

    魔女心细,怕这魔气毒水沾染了这花果神山,污秽了灵气,悟空与周青不喜。

    自己赖上了红孩儿,对方不喜自己,但只要自己讨得红孩儿这两个长辈的欢心,默许自己,那红孩儿自然不好动手赶自己,只要长久在红孩儿身边,魔女相信,以自己的魅力,肯定能使红孩儿回心转意,喜欢上自己。用心也算良苦了。

    帝江身体一抖,变化成了道士摸样,和周青对视一眼,一切都了然于胸,都是一人,哪里还要仔细分说。

    悟空对帝江笑道:“道兄,你那几个徒子徒孙在苍莽山惹了些小麻烦,此事你须亲自去才好。”

    帝江不答,周青点头道:“蜀山剑派自人间崛起,区区千多年时间,就发展到如此之大,隐隐成了南瞻部州正道首领,与人间如出一辙,也属不易了。只是人间根基被我所灭,虽属小事,也有些怨系,门中长辈,多已得证天仙,且仙友甚多,自恃也高,而我门下弟子也是年轻气盛,万一冲突起来,我这道门大帝,也甚是难做。”

    悟空深深看了周青一眼,最后笑道:“区区小事情,道兄早有主意在胸中,何必感叹?”

    周青道:“却是入不得道兄法眼。”

    “你我都免不了有劫难在身,甚是深重,既然要斩三尸,哪里还会介怀外物。”悟空道。

    帝江不说话,驱指一弹,碗口大小一粒钳天真阳珠就落到了那骷髅口中,那骷髅勉强在光中爬了起来,拜了一礼,帝江脚下腾云,道服云袖飘飘,往南方去了。

    红孩儿坐立不安,又不知道对周青和悟空说什么好,只有眼睁睁看着山前那十五巨骷髅,白骨根根掉下,化为污水,最后被修罗灭天镜之光所泯灭,骷髅解体的咔嚓咔嚓之声络绎不绝。

    少时候片刻,骷髅白骨都掉落,魔女一手发雷,震动修罗灭天镜,十五个法力深厚的地仙元神终于脱身出来,各着道装,有老有少,元神也有大小,有的与真人无异,有的只有三尺来高,一起漂浮起来,脸上悲喜不定,有的还能克制冷静,有的居然喜极而泣,又哭又笑。

    脱去了那丑陋的骷髅之身,不再受人控制,且百魔道人祭炼之时,用那邪法,生生的削去皮肉,替换骨架,要先受那九九八十一天剥皮削肉之苦,比那十八层地狱的酷刑,都相差不远,并且元神受了禁制,痛苦都清晰感知,所受折磨怨气,就是顷尽四海之水,也难以洗刷,这些修士,只要一恢复肉身,就去去找百魔道人报仇,不死不修。

    十五个道人元神上来跪拜周青与悟空,悟空挥手道:“你们且去,以后祸福,自有天数。”这些道人不敢违抗,三个一群,两个一伙,离了花果山。

    花果山一带,不知道有多少擎天大山,都是齐天大圣的族类,山中也没有设置什么禁制阵法,有这位妖族大圣坐镇,无论是仙佛两道,还是阿修罗道,没有人敢来侵袭。

    周青见红孩儿坐立不安,便唤了过来,那魔女可怜巴巴的等在山前,周青没有唤她,魔女自然不敢上前。

    “你去苍莽山,与那飞熊一起暗中照看你师妹等人,我观这次,苍莽山将有一次恶斗,恐难周全,也有几分凶险,你切记要小心,我与你一道黄符,真有凶险,便将其用本命真火化了,大呼三声,我自会救你。”

    红孩儿记了,周青便取了一张黄符,红孩儿接了,周青便挥手道:“去吧!”红孩儿架火云去了,也没有看魔女一眼,魔女顿时呆立当场。

    “还不快去!”周青见魔女呆立,便喝道,那魔女回过神来,揣摩意思,顿时大喜,腾身而起,朝红孩儿追了过去。

    当下无事,周青便起身告辞,悟空也不再留,起身送到山前,见周青要架云而走,突然开口道:“道兄此去,当要谨慎行事,我有两句偈语送与道兄。”

    周青停下身子:“道兄请说,我定当紧记!”

    悟空道:“遇金银避,见兕便退!道兄记之,可保无事。”

    周青点头,兀自架云走了,悟空回转水帘洞府不提。

    且不说周青回转黑风山,那十五个道人出了花果山,正要各自散去,寻灵药恢复肉身,再准备找些好友,一起找百魔道人报仇。

    天鸡岛那地仙散人突然想道:“自己孤身一人清修,好不容易成就仙道,平生又没有一个知己好友,哪里去找灵药恢复肉身?”

    “诸位道友还请留步!”

    “原来是天鸡散人,有何事情?”其余道人都停了下来,这群道人,都是被百魔道人所害,相处千年下来,也有几分熟识。大家都是同仇敌忾,也知道对方的底细。

    “诸位道友怎生打算?”天鸡散人法力颇高,元神已经凝练成和生人一般大小。

    听得这一问,其余道人都沉思起来,百魔道人法力高深,门下弟子众多,法宝歹毒厉害,当年不是敌手,现在就算恢复了肉身,上去寻仇,一样是送死。

    “我等都遭了大难,不如聚在一起,寻得机会,再找那魔头报仇,还过一些时rì,就是那苍莽山斗剑,不但是南瞻部洲之中正邪两道,就是那海外诸多与蜀山有交情的地仙,也会前来,甚至是天界诸多仙岛之上的天仙,都有可能下界,那魔头乃是南瞻部洲之中魔道数一数二的老魔,前几次斗剑,魔头都驱使我们和那蜀山剑派几个长老争斗,我们都认得几个,不如去投靠蜀山,一来是借助其丹药恢复肉身,二是可以乘机报仇。”天鸡散人道。

    “恩,散人说得有道理!”

    一个只有三尺来高的小道士元神点头,这道士名叫白阳真人,也是海外一小岛的地仙,虽然法力不高,但成仙以后,花费了许多jīng力,采集白阳jīng金,又历尽了千辛万苦,上得天界,在银河之中掏了一些星砂,于罡风雷火层中锻炼许久,炼成白阳神砂,就因为祭练这法宝,耽搁了自身功夫。但有白阳神砂助力,打斗起来,倒是占了许多便宜。

    “我们势力单薄,聚在一起,倒是个主意,但去蜀山,恐怕不妥,那蜀山甚是自大,我等前去,又是求人,岂不要遭受冷眼?更何况,就是人家收留,到时候苍莽山斗剑,我们也要处处争先,做人家的挡箭牌。”

    另外有三个道人聚集在一起,中间一道人并不赞同,说出话来,其余道人都暗自点头。

    天鸡散人一看,这三人乃是东胜神州的修士,原本在百魔山附近的黄枢岭修行,自然难逃毒手,乃是三百六十五个魔头之中,最早的一批,虽然没有什么法宝,但法力最为jīng深,见识也最广。

    “依三位所见,我们应当如何?”白阳真人问道。

    “我三人曾经路过南海,与那南海龙太子有过几分交情,不如去投靠南海龙王,那南海龙宫,灵丹妙药不比蜀山多?就算此事不成,讨些灵丹尽快恢复肉身,那是不成问题,像我等这样,起码要打熬一百年时间,肉身才能凝聚。”

    众道人都是点头,往南海去了。

    周青回到黑风山,一切正常,门下弟子自然是在凝炼周天星斗幡,周青一进仙府,就见张自然在摇篮里面踢腾,咯咯直笑,云霞欢喜在旁边逗着张自然玩耍,见周青进来,顿时十分欢喜。

    两人说了半天话语,云霞又瞧了瞧张自然,面sè微红对周青小声道:“夫君,我们是不是应该有个孩子了!”

    周青一楞,随后笑道:“原来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云霞听得糊涂,问道:“什么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到底在说什么?”

    “没有事,没有事!”周青又笑:“我们是该有个孩子了。”说罢,搂起满面红云的云霞,不理张自然,进了后殿,当夜无话。

    次rì晌午时分,周青唤了温蓝新前来。

    “师尊,师娘!”温蓝新见了周青与云霞,连忙行礼。

    “你去万毒山巡视几天,明后两天,便有一小魔头来盗取玄yīn地龙,这小魔头修的乃是阿修罗魔道一脉,你可去见识见识,吓有一吓他,至于那玄yīn地龙,让其盗走就是了。”

    温蓝新领命,就要出去,周青又道:“那小魔头有几分本事,你恐怕不敌,来来来,你师娘赐你一件法宝。”

    云霞笑孜孜的取出金蛟剪,传了温蓝新用法,又叮嘱道:“此宝异常厉害,要甚用。给那魔头一个教训就是了。”

    温蓝新往万毒山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