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仙府之上,一道道璀璨星光照了下来,在头顶凝聚成形,龙虎巨猿,金乌玉兔,等等奇形神兽,正好是三百六十五种,代表周天星斗之数,在高达几百丈的仙府顶上,兀自咆哮奔走,威严宏大,冥冥之中,那来自鸿蒙初判而成的巨大星斗之力简直是无穷无尽,只要人一靠近仙府十里之内,就会感觉到元神被压制得喘不气来,肉身连一个指头都难以动弹。

    周天三百六十五星斗,虽然都是星力,但属xìng却是各有不同,有太阳星的真火毁灭力量,有太yīn星的纯yīn之力,二十八星宿之中,四水星力,四木星力,滋生万物,各种各样,修士采集星力,各自按照自己的修炼方向,分样采集,再行jīng炼,或是借助灵气炼丹,或是炼制法宝,或是直接锻炼肉身,滋养元神。

    周青现在干的正是普通修士地仙每rì必修的功课,不过普通修士仙人能够采集到的星力,自然没有着万分之一,有玉帝的慷慨解囊,哪里会象那普通修士那么艰难。

    周青浑身上下白虹缭绕,满室纵横,穿插在下方,交织成网,稳稳托住三百六十五头代表星力的神兽,庞大的压力,更本对他没有丝毫的压力。

    云霞端座祭台阵眼之上,闭目内视,两手伸于前胸,印诀翻飞,一头乌黑秀发披起,裙带丝绦也微微飘动,宝相庄严。

    在周青大巫jīng气的压制之下,普通修士要花费上千年时间采集的星力,在一天时间就凝聚成其代表神兽。

    当年鸿蒙初判,东皇太一手下三百六十五妖族大圣,分管周天星斗,那星斗就是以此命名,那星斗至尊太阳星,更是由自己十个儿子交替管理,是以凝聚的神兽相貌,都是这些妖圣的原形,后又封神一战,列斗部正神,一大半都是同类的妖族,只有那实在是绝了种的妖族,才用其它代替,比如那太阳星,以前是金乌分管,现在只好用卯rì星官这只大双冠雄鸡了。

    也是当年仅存的金乌化身的陆压道人,看清楚了天道运转,才逃过劫难,得以逍遥。

    云霞面带微笑,伸手一招,突然那代表太yīn星的神兽玉兔穿过了白虹的封锁网,停留到云霞身边,云霞咬破手指,一滴鲜血点在玉兔额上,突然之间,光华闪闪,玉兔身上暴出一团晶芒,好一阵子,晶芒才消失,这玉兔居然挨挨擦擦,对云霞十分亲热,全身雪白银毛,两只眼睛仿佛两颗火钻,还时不时转动,生机勃勃,和先前的虚相大不相同,不似星力凝聚,仿佛是血肉之躯。

    “将这三百六十五头星宿神兽全部凝练,夫人以后执掌周天斗罗诸星幡,运转周天星斗大阵,也就容易了许多!”周青见云霞伺机降伏了玉兔,心中也是欢喜。

    云霞笑着点头道:“小进她们已经炼好北斗七星幡,会合北辰紫薇,却是能够运转北斗星阵了。”

    周青大喜道:“如此正好,我再助你,将那太阳星jīng华所化金乌相凝练降伏,太yīn太阳,乃是周天诸星斗之中至尊,一经降伏,周天诸星都不在话下,乃是迟早事情,夫人也不用我帮助了。”

    云霞一笑,又闭目入定,换了一手印决,上面那只太阳jīng华凝聚的三爪金乌连连扑腾,周青放出一条白虹,死死缠住爪子,又过了片刻,云霞招手,那金乌才落将下来,被点了鲜血,凝聚成形,在云霞头顶盘旋,而那玉兔,却是安然的躺在云霞怀里,把耳朵垂下,遮住头部,睡起觉来。

    果然,金乌于玉兔都被云霞凝练降伏,顶上咆哮的个头神兽都安静下来,周青收了白虹,那威压越大,但云霞却感觉不到半点。

    将三百六十五头星光凝聚的神兽连成星斗元神,云霞这个掌教夫人不但以后执掌周天星斗大阵,运转如意,而且平实力大增,这些星斗元神,虽然没有灵智,不象百魔道人的魔头,但个个都是纯正浩大的星力凝聚而成,力量强大,更可以将星力聚集一起,如遇强敌,将星斗元神融进体内,功力将暴增数十倍。

    夫妻两人一边笑嘻嘻的谈论,一边收摄星力,聚成星斗元神,周青也不在用十二祖巫转化盘古血脉,那十二祖巫就是自己,自己也是十二祖巫,都是盘古血脉,哪里还要转化呢。只是可惜,十二祖巫只化出一个帝江,其余十一头,却还要周青参悟,才能化身出来,此斩彼斩,斩掉善恶自我,并非是去掉善恶自我,其中味道,各有所悟,正所谓是道有千条,我取其一,便是如此。

    周青不在一味修炼,便有了多的时间陪云霞,云霞当然是无比欢喜,夫妻两人感情本来就深厚,现在更是不羡鸳鸯更不羡仙,反倒是神仙鸳鸯都是羡慕两人。

    红孩儿却是心里矛盾,出得花果山,一路向南,他五昧神火遁虽然快,法力也大增,但绝对没有猴子与周青的本事,一个展翅一间,二十万八里,另一个筋斗云一翻,十万八千里,要从东胜神州的边缘花果山飞到南瞻部洲,rì夜不停,也要三两天的功夫,一路飞来,魔女跟在后面,红孩儿心中焦躁,六神无主,连带法力也运转不灵活,速度就慢了许多,飞了一rì,魔女还是跟在后面,顿时停了下来,高声叫道:“你该无哪里去哪里,跟着我干什么!”

    他和魔女乃是露水夫妻,虽然说不上好感,但也没有多大的恶感,只是有些不自在,周青与猴子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其意思,他还是有几分明白,猴子把魔女提到花果山,本来就是一种暗示,但始终是魔女迷惑他在先,心中十分不爽,便不理对方,先出心中恶气。却上一有点赌气的味道,魔女跟了红孩儿一天,揣摩意思,对他的心意,倒也明白了几分,现在见红孩儿停了下来对她恶声恶气,心中不但不恼,反而十分欢喜。

    “好弟弟,姐姐先前是有不对,但得了弟弟之助,窥得大阿修罗正果,除了那一点至yīn秽气,重新来过,弟弟就给我一次机会嘛。”这魔女上前笑盈盈,软语求道。

    红孩儿面皮发红,刚想喝骂,但转念一想,连自己的七叔师傅都默许此事,显然是天命所定,又观那魔女,语气娇滴,其中还有诚恳之意,越发不好恶语相对,最里嘟哝了半天,却一句清楚的词语都没有吐出来,连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魔女见状,心中欢喜,微微靠前,却又怕真个惹恼了他,是以不敢再多说。

    两人心中各有想法,一时之间,也无话可说,不想这一停顿,却惹出了麻烦。

    两人飞行了一rì,已经到了东胜神州中部,那大大小小的国家,山中的妖王,门派修士,如硭荡山老鹰,鬼歧山老鬼,玄门正宗紫阳门,青竹门,太极门等等。

    这些不提,也不会对红孩儿有什么麻烦,只当做是过路的人罢了,但偏偏下面的山头,有一个妖怪,乃是一头白犀成jīng,在山中修炼,手下有百十来个小妖,势力极小,法力也不高深,但认了那青龙山的辟尘儿,辟暑儿,辟寒儿为爷爷,倒也能保得xìng命,不被其余妖怪所灭。

    今天正好是这妖jīng在山中炼气一周天,突见一朵红云在高空停住,知道是厉害妖王,本想不管,但这红云却不散去,白犀就起了疑心:“莫非是来找我麻烦的?”随后隐好身形,悄悄升上观看,红孩儿与魔女各有心思,也没有被发现。

    “原来是nǎinǎi架到了!”这白犀认得杨妙妙,细看一下,顿时大惊,正要上前跪拜,却听红孩儿出声,杨妙妙软语相求,顿时心中明白了一大半。

    “我听闻得nǎinǎi是大阿修罗公主,面首极多,原来是看上了这个俊俏的娃娃,我一上前,nǎinǎi万一怕我传出去,要灭口,岂不遭了毒手?”白犀心中盘算,“这事情,还是跟三爷爷说一下,说不定,爷爷说我能干,叫我做那青龙国中的大统领,指挥个十万妖兵,岂不发达了?”

    想罢,悄悄隐下,快速朝青龙山去了。

    天风一吹,魔女身上的幽香传了过来,红孩儿不由心神一荡,两人合体,你采我真阳,我送你真yīn,天地交泰,宛如太极,红孩儿对魔女的吸引力,那是不可质疑的,相对来说,那魔女何尝对红孩儿没有吸引力,只是红孩儿心智不定,初尝**,对其中乐趣,体会不深,便不怎么迷恋,又面皮薄,拉不下来,魔女软语相求,红孩儿就有几分心动,现在香风吹来,更加不能自持。

    见红孩儿久久不语,魔女嘴里一边软语说话,身子慢慢向前,最后靠进了红孩儿,拉了一下小手,红孩儿就感觉柔弱无骨,十分舒服,竟然忘了甩开。

    “好弟弟,你答应姐姐了?”魔女顿时大喜,打蛇棍上身,随后靠了上来,在红孩儿耳边轻声道,红孩儿正在出神,便点了点头,待清醒过来,又不反悔,只有由得魔女拉扯,却是不说话。

    “师傅交代你要去苍莽山照顾师妹,我们快去吧。”魔女拉了红孩儿慢慢飞行,时不时问些话语,红孩儿却不回答。

    “弟弟是不是看上那个师妹了,难怪师傅叫弟弟前去照顾。”魔女见红孩儿不出声,只是向前飞遁,一时无趣,便心声一计。

    果然,红孩儿中计,甩开魔女手怒道:“我入师门最晚,和那小师妹话都没有说过几句,怎么会看上她。况且我乃西牛贺洲火焰山妖王,修成神火,雄距一方,力抗菩萨,哪里有这写胍噪。”

    魔女连忙道:“却是姐姐错了,不过我听得弟弟大名,只不过弟弟上是怎么拜在师傅门下的?师傅降伏大巫,受元始天尊符诏,但以前我怎么没有听过名头?”

    红孩儿一经提起,心中也是疑惑,便道:“师傅乃是从人间成道,至于来历,我也不知,但神通无敌,恐怕和七叔也就在伯仲之间。”

    那魔女惊讶,不经意的问些话题,红孩儿不知不绝就上了当,随口回答,两人便说边行,魔女又靠了上来,红孩儿也只有由她。

    青龙山方圆三万余里,连周围一些七七八八的山头,总共有三十六万里,山下有一国,驻扎了三十万雄兵与百万臣民,都是妖怪,三犀牛就在国中当大王,有但大半时候,都是在青龙山中的玄英洞中修炼,三人轮流主持国中事物,这天却是辟尘儿在国中宴请宾客,那辟暑儿,辟寒儿,也在旁边作陪。

    “来,来,来,我敬三仙与狮驼大王一杯!”

    那辟尘儿一身皇袍,王霸之气十足,但端起金樽敬酒,有些不伦不类,好象是战败的国王,事实也确实如此,那狮驼王有金光仙,灵牙仙,虬首仙相助,三犀牛任是神通广大,也不是对手,后经得杨妙妙请出大阿罗魔王的面子,又是共同对付佛门,这才停战,三犀牛大开宴席。

    那狮驼王也是一身滚金皇袍,意气风发,王霸之气,比那三犀牛还要浓厚,高座上席。对三犀牛的劝酒,来之不拒,连连痛饮,哈哈大笑,震得整个青龙皇宫都微微发抖。

    倒是三仙,却是一身道装,仿佛那清修之士,言语不多,大半是狮驼王与三犀牛交涉,但谁都知道这昔rì截教二代弟子的厉害,三犀牛也不多语。

    “城外有三道人说是从狮陀国来,要求见三位仙人。”外面有妖将来报。

    那狮驼王以为是自己手下的兵将大臣,挥手便道:“叫他们在外面候着!”

    三犀牛也连忙叫这妖将下去,免得坏了气氛,虬首仙掐指一算,心中明了,便开口道:“叫他们进来。”

    这三仙曾在截教圣人座下听讲,道行修为高深,能算祸福,不象狮驼王,三犀牛,空有力量,道行几乎是一片空白,哪里算得什么东西出来。

    三道人进来,正是jīngjīng儿,空空儿,丙灵公三人,好不容易到了狮陀国,求见狮驼王,却得知来青龙国赴宴会,便又赶到了青龙国中。

    三人见了几位妖王,不敢废话,把事情说了,当下就有辟尘儿道:“何必要三仙出手,我那大舅子,乃是百魔山百魔道人,魔功jīng深,你去请他。”

    三人被百魔道人所困,现在听闻,心中老大不是,但哪里敢说出来,只有呆立。

    虬首仙道:“你们且回去,我自会出手相助,但现在却不是时候,那两界关有人相助,以无危险,你们可放心回去。”

    三人无法,只得回了,这且不提。

    “道兄,此事要慎重!”金光仙对虬首仙道。

    虬首仙点头道:“除非文殊,普闲,慈航三人驾临,否则我不会出手。”

    突然大殿之外,呜啦声响,树叶旋转,却是凭空刮起一阵旋风,金光仙见这风来的蹊跷,却又是自然而发,心中一动,默算一下,顿时大惊,对虬首仙,灵牙仙两人暗暗使了眼sè,两人会意,饮了几杯水酒,吃了三两个果子,便起身告辞。

    “三仙才来,还未尽兴,怎么就要回去?”那辟尘儿惊道:“莫非是怪我们招待不周?”

    “三位大王修要误会,乃是贫道不喜饮酒!”虬首仙稽首道。

    见三仙坚持要去,狮驼王自然不好反对,只有也起身告辞,三犀牛见留不住,只有送出门外,见四人架云走了。

    几个山jīng树鬼所化的美貌宫女见酒宴停了,听得辟尘儿吩咐,连忙出来收拾,三犀牛正要回山,却见一个妖将进来,在辟尘儿耳边说了两句。

    辟尘儿大惊,气冲牛斗,两眼睁出,大叫道:“白犀何在?”这一声巨吼,倒是吓了旁边的辟暑儿,辟寒儿一跳,就连几个宫女也险些跌了盘子。

    “在外面候着大王!”这妖将道。

    三犀牛出了大殿,见白犀跪呼道:“拜见三位爷爷。”

    辟尘儿喝道:“那贱人现在何处?”

    “nǎinǎi往南瞻部洲去了!”

    “气杀我也。”辟尘儿暴跳如雷,提起兵器,兄弟三人,往南追去。

    见云霞将星斗元神一一收服,最后化为蚂蚁大小,没入云霞掌中,周青喜道:“夫人,这地仙界风景清奇,无边无际,可惜来了五十余年,一直未与夫人游玩,这次有片刻清闲,不如我陪夫人出去走走如何?”

    云霞大喜:“那感情好!”

    周青便吩咐童子看好门户,执杖摇钟,云霞持芭蕉扇,一起出了山门。

    “我们先去哪里?”云霞笑道。

    “那东胜神州乃是仙地,风景甚好,东海尽头,更是仙山林立,我们先去游玩。”周青道。

    云霞当然同意,两人往东胜神州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