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两界关中的城池zhōngyāng,乃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将军府邸,正是黄道元的住所,这些天来,那蔓陀罗城的佛兵占据三千里地平原,调兵谴将,已经多次试着攻打了两界关,但那两界关易守难攻,仗拒着天险,稳固牢靠,大阵重叠,又有寒铁灭佛弩箭的守护,固若金汤,倒是一时无碍,黄道元见丙灵公请人,久久不来,也不出兵,一边发书求援朝廷,一边只是挂出免战牌。

    咩咩!!咩咩!!却是那羊在叫,府邸之中,黄道元朝廷的援军没有接到,反倒接来一个煞星,正是全身绿毛,青面獠牙,指甲如勾的天尸老魔。

    “天尸教祖请享用血食!”

    府邸大殿之中,就留下了黄道元,加上三四个道士,中间一条大桌,通体都是红木,上面摆了酒席,少时片刻,两个小兵赶一头两角白sè大公羊进来,极其肥美,兀自咩咩不停。

    天尸老魔伸出猩红的长舌头,舔了舔满脸的绿毛,又喋喋怪小两声,用手一指,那头公羊立刻被魔法禁住,自动飞到桌上,伸出三尺来长的指甲,就是一挖,鲜血淋漓,那公羊背上破了碗口大小一个深洞,痛得这羊两眼发红,身体却不能动弹,天尸老魔用指甲挖出内脏,放到嘴里嚼吃,两眼绿光闪动,骇得送羊进来的两个士兵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不想这一动弹,却是坏了天尸老魔的享用血食的兴头,老魔心中不爽,怪笑一声,把那鲜血淋漓的獠牙一错,身上绿毛一shè而出,一根根绿sè的细丝就地一绞,那两个倒霉的兵士顿时被捆了个正着,照样从门口拉到老魔面前,回过神来一看,就见老魔那笆斗大小的绿毛獠牙大头在前面狞笑,顿时骇了魂飞天外,屎尿齐流。

    老魔眉头一皱,抓起旁边的酒坛一拍,一道酒箭shè出,半路化为一蓬酒雨,将两人身上的污秽全部洗去,便又嘿嘿两声,扬起那鸟爪。

    “教祖且慢!”

    这老魔出手飞快,黄道元见势不好,刚刚回过神来,就听得一声惨叫,一个士兵胸口被挖出一坨血肉,上面血淋淋的托着一个人心,还在跳动不已,老魔不管,一样放到最里嚼吃。

    大抵是人被挖心,立马不死,这些士兵都通晓炼气之法,根基肉身都好,心被挖走,只是疼痛,便又大叫,老魔嫌烦,一把扯做两断,又听见黄道元叫喊,便将那其中一截尸身,劈面打来,另一截放在桌子之上,照样又吃了另外一个士兵的心脏,尸体扯做四五截,都放在面前,细细选了一截肥嫩的,连呼带扯,吃了个不亦乐呼。

    黄道元大骇,跳身避开,见天尸老魔不在理他,自顾享受血食,顿时心里一松,和那几个道人对望一眼,心中很是不舒服,但却对这老魔没有半点办法。

    天尸老魔主动来道两界关,黄道元不敢不接待,南瞻部洲中的正道,邪道,都效命于君王,就连朝中多数大官,一半是邪道中人,一半是正道中人,黄道元师门蜀山剑派虽然于天尸老魔正邪不两立,但以黄道元的身份,自然是朝廷为重,门派恩怨,自在那苍莽山斗剑之中,一并解决,在世俗之中,却是牵扯不到,这是都明白的规矩。

    “这个魔头,穷凶极恶,还是不要遭惹的好。”黄道元心惊肉跳,面sè极其难看,天尸老魔喜怒无常,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一念即起,动则杀人吃人。

    那陪酒的三四个道人都是烈火祖师弟子,烈火祖师法力高强,不在天尸老魔之下,具体胜负,要打过才知,也不好猜测,只是这魔头因为凶残出名,名声远远在烈火祖师之上。

    魔头吃了人心人肉,公羊,便闭目休息了一柱香时间,黄道元和三四个道人都不敢吵醒这魔头,面面相视,不知道如何是好,天尸老魔突然开口,倒把他们吓了一大跳。

    “都是土鸡瓦狗,也就在你们面前卖弄卖弄,现在碰到本教祖,翻手之间,就叫百万佛兵,化为齑粉!你带我城楼观看,本教祖替你破了佛兵。”老魔站起身来。

    黄道元不敢违背,忙把老魔请上城楼,老魔两眼绿光shè出几尺来远,只见那三千里地平原,黄旗招展,帐篷连地,营地相接,连绵八百余里,中军上方,祥云袅袅,佛光隐现,还有那杀气罩于虚空,真是个兵强马壮,不可小视。

    “把免战牌取了,带兵出城!”老魔命道。

    黄道元命手下去了免战牌,点了唐刀等几员猛将,各带一万兵马,凑成十万jīng兵,一声炮响,冲出关来。

    两界关出兵,早有探子回报,那照rì禅师名照月禅师,长手罗汉转世僧人,也领了二十万佛兵,离了中军营地,滚滚杀来。

    两军对持阵前,长手罗汉转世僧人骑象出来,念一句阿弥陀佛,就听见yīn恻恻的怪笑,顿时觉得不好,连忙把脚下一指,那大象脚底生出四朵白莲,僧人又一指,头上现出一朵祥云,连人带象,腾身而起,飞到空中,就见天尸老魔停在远处,兀自冷笑,心神一禀,连忙默算一下,大惊失sè,一言不发,拔象就往就远处跑。

    “小和尚,你才算出凶险,是不是太迟了。”

    老魔一个闪身,绿光一现,就敢到后面,扬手打出一团yīn雷,僧人取出一个紫金钵盂,扬空祭起,一片佛光,将那yīn雷收进其中,放才抽身逃跑。

    老魔笑道:“爆!”砰然一声,那钵盂被炸了粉碎,一团团豆大绿光磷光宛如夜空流萤,漫空飞舞,天尸老魔不但凶险,且十分狡诈,这yīn雷不是普通的法术,乃是老魔用深藏地底的人兽骸骨之中磷火煞气炼就,相貌和普通yīn雷一样,但雷中藏雷,子母连环,威力巨大。

    僧人一个不甚,着了道儿,不但将自己炼就的法宝毁去,且被磷火沾染上一点,顿时全身然起绿火,一片毒焰,任是那罗汉金身,也被少得焦黑,毒火顺起经脉,入侵舍利,连忙念动了金刚护身咒。

    金刚护身咒乃是召唤金刚分身护法,佛门密术,只有在西天极乐受阿弥陀佛加大职正果,才可使用,僧人乃是长手罗汉转世,自然可用,佛光大盛,磷火自消,背后现出一尊金刚相,有十手四头。

    天尸老魔哪里容得金刚显化出来,抛出三十六面黄麻小幡,yīn风一吹,褐sè尸气弥漫,一朵朵斗大的蘑菇云交接,把方圆万倾虚空全部罩定,三十六头无上天尸冲将出来,个个身高一丈,浑身白毛,形状与天尸老魔有分相似,手脚的指甲都有三尺来长,弯曲如鸟爪,漆黑泛起乌光,身形疾如闪电,身上还燃起了丝丝yīn火。

    只一刻功夫,三十六头无上天尸团团围住僧人,天尸老魔催动大阵,四面yīn雷连响,震动大地,云涌奔腾,一刷一收,那僧人就无影无踪,天尸老魔受里多了一杆黄麻小幡,上面长手僧人栩栩如生,放肆挣扎,幡上一些赤身小人魔鬼口吐烟云,很快就淹没了僧人,待到僧人被侵蚀,长出黑毛,就成了僵尸,再用极yīn之物淬炼,转化多次,全身毛变雪白,就是无上天尸。

    下面刚刚才冲杀起来,黄道元稳住阵脚,不贪功,只是死守,那三四个道人拿出葫芦,冲出烈火,烧得片地赤红,草木化灰烬,老魔下来,见照月禅师舞动禅杖,便把手一伸,抓住脖子,提鸡般提了起来,一样封进了幡中,同时使了个裂地神通,哗啦一想,地面裂开,无数佛兵掉了进去,又一指,地面合拢,佛兵大力一压,身成齑粉。

    有老魔助力,佛兵大败,老魔一人冲进中军,收了照月禅师,几十个僧人,黄道元点兵冲杀,宛如虎入羊群,可怜那几十万大军,三个时辰未到,就化为冤魂,这路大军冲杀,直直杀进了蔓陀罗城。

    老魔破了蔓陀罗大阵,黄道元冲进城中,一边命家家户户都砸了阿弥陀佛相,换上三清道尊,又烧衲衣袈裟,发放道服,整顿安定,将侍庙该为道观,一面发表文上奏朝廷。待一切都整顿好,却是不见了老魔,黄道元也不管,心中还松了一口气。

    老魔本来就炼有两套天尸聚魔幡,但苦于缺乏上好的尸身,与玄yīn地龙之血,不好炼就天尸,那长手罗汉僧人,照月,照rì等禅师都jīng修龙象大力神通,天龙坐禅之法,肉身强横,正是好尸身。

    老魔隐藏了身形,悄悄向万毒山而来。正是来偷玄yīn地龙。

    温蓝新白衣飘飘,坐于一条断崖之上,看着下面一条万丈深谷,彩烟滚滚,其中时不时披鳞带角的蛇类翻滚,粗如水桶,长有数十丈,这样的深谷情况,在整个万毒山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温蓝新知道,下面乃是一条双头鸡冠蛇蜕皮,也不是什么厉害的毒物,体型也是一般,温蓝新只是闲着,想些事情。

    温蓝新原来jīng修魔道,所传一脉乃是人间千年前百蛮山绿袍老祖一脉,玄牝珠化第二元神也颇为jīng妙,还有一些养蛊之术,后来随周青改修天道卷,成就仙道十分容易,每rì就是修炼,进展虽然迅速,但好象失了什么,不知不觉有些惆怅,想当年自己战各大门派,虽然对于现在,就是蝼蚁草木,但那心情,俯仰天地,众生仿佛皆在掌握,倒是十分快哉。

    不觉出神,那双头鸡冠蛇蜕皮成功,闻到生人气味,胍哇尖叫一声,冲了上来,虽然不会飞腾变化,但身子弹起,宛如离弦之箭,冲上了悬崖,张开血盆大口就咬。

    温蓝新懒得动弹,那玄牝珠化为一只大手,生生捏爆了两个头颅,jīng血吸收进珠中,那绿油油的珠体,就起了几分血丝。

    “好久没有祭炼这第二元神了。”温蓝新心想,就听见一阵幽幽的鸣叫,很细很细,不可听闻,宛如那chūn蚕吐丝一般。

    拿出一张灵符,隐住身形,温蓝新朝声音源头而去,到了一高峰之下,见下方一窟窿,有十顷大小,一青面獠牙的僵尸拿着一个白骨雕琢成的短哨咿呀咿呀细吹。

    “这魔头果然有几分手段,居然无声息的穿过了禁法潜到山中,要不是师尊事先就推算出来,我还真是不知。”温蓝新有周清亲自祭炼的隐身灵符,躲在远处,那天尸老魔又要用骨哨勾引地龙出来,哪里发现得了。

    不一小会,那大窟窿之中传来悉悉唆唆的声音,寒冷yīn气凝结成白雾从洞口滚了出来,越来越浓,老魔不敢大意,地龙一个jǐng觉,钻进地里,就不好抓了,有可能惊动勾陈门人,天尸老魔虽然凶残,但还是知道这道门大帝不是自己能够惹的起的,要不是苍莽山斗剑临近,老魔急于炼制第二套天尸,想克制百魔道人,找几个正道之中厉害的修士寻仇,否则,哪里有胆子进来偷。

    窟窿口冒出了一个绿sè圆滚身子,老魔大喜,印诀一捏,埋伏在洞口的禁法发出,褐sè尸气一卷,整头地龙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收走,老魔见地龙到手,乐得刚想怪笑,猛然记起这是什么地方,连忙捂了嘴巴,刚要悄悄离开,就见一白衣女子在山峰高处冷冷的看着他。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老魔骇得几乎肝胆俱裂,身化绿光,起身而走。

    “大胆贼子,居然敢来偷东西!”温蓝新第二元神早就埋伏在附近,化为人形,拦在老魔前面,老魔不敢出手,只有向反方向遁,温蓝新下了山峰,一样拦住,老魔前后无路,只有停了下来,两只眼睛乱转,想些诡计,还悄悄的打量了温蓝新的修为。

    “就这一人?想必是看山的弟子,修为倒不怎样,干脆制住就逃。”老魔见温蓝新法力不高,顿时起了心思,二话不说,把头一摇,双爪爆涨,抓向温蓝新头颅。

    后面那个人形,老魔自然认得乃是第二元神,他魔功高强,并不放在心上,只要杀了本体,第二元神自毁。

    “这僵尸,果然厉害。”

    温蓝新心中欢喜,自从到这一界来,还没有和人正经动手,十分怀念在人间的rì子,见老魔抓来,连忙祭出一口星光剑,星芒璀璨,中间飞出一只白蝙蝠虚影,正是温蓝新炼蝠士女星幡借星力幻化的宝剑。

    万魔幡给小昆仑了,温蓝新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法宝,只有这剑威力颇大,乃是仙器一流,星力纯正浩大,专破邪魔,老魔颇有顾忌,两人斗在一起,各使法术,那阿修罗魔道法术层出不穷,温蓝新跟周青修习道法五十年,法力虽然没有老魔高深,但法术jīng妙,那天道卷中的法术使出,和第二元神夹攻,老魔倒是弄得手忙脚乱。而温蓝新见识到上层阿修罗魔道,十分过瘾。

    “一个看山弟子就如此厉害,要来两个,那还得了!”老魔不敢下毒手,越打越心急,把心一横,祭出三十杆天尸聚魔幡,准备弄出天尸,只是这天尸厉害,老魔怕一个不小心弄死了温蓝新,是以先前不想祭出,突然一想,不如轰杀第二元神,再做打算。

    温蓝新见火候到了,怕惹怒了老魔,猛下毒手,自己万一抵挡不住,连忙后退,放了金蛟剪。

    只见一片金光刺目,莫想看清,老魔眼前迷糊,大惊失sè,连忙抽身后退。温蓝新见两条金蛟在空中相交,发出万道金芒,一插下来,那天尸老魔双手被生生插断,三十六杆幡全部掉落下来,金蛟剪余势不衰,径直插下,又把老魔两腿插断。

    老魔手脚全失,痛得哇哇大叫,再也顾不得什么,借那血光飞遁逃跑,温蓝新也不追赶,拣起三十六杆幡,见上面三十六头天尸还在,连忙取灵符镇住,便见老魔的双手双脚,宛如jīng铁,一样收了,朝黑风山飞去。

    老魔逃了xìng命,连忙运法力收回天尸幡,但被灵符压住,哪里感应得到,不由又急又怒,这法器乃是他命根子。

    “幸好抓了玄yīn地龙,回去先接上手脚,再炼一套,希望能赶上苍莽山斗剑!”老魔没有办法。只得回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