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一处方圆数十万倾的湖泊,波光粼粼,此时天气,正是风和rì丽,草盛鱼肥,枫叶微红的时rì,湖泊zhōngyāng,有几处一亩大小的泉眼翻着水花,冒将出来的泉水冰冷,还带有丝丝冷气界成的白雾,显然是于那地下yīn河贯通的缘故。

    突然之间,其中一个泉眼水花大盛,原来不过丈高的水柱陡然增加了一倍,翻翻滚滚,让人以为有什么水下怪兽出来一般,不过此地,离那人口密集的城池小镇甚远,周围也没有渔民居住,自然发现不了这异常情况。

    那水花越来越高,轰隆之声隐隐可闻,过了十几发呼吸样子,突然五sè光华一闪,果真从那泉眼之中冒出一样事物,长有十丈,两头尖扁,中间鼓起,宛如一口织布的梭子,这梭子用薄薄的五sè纯钢组成,钢片各有三丈来长,宛如柳叶。

    五sè梭子冲上十丈空中,随后中间开了一个方圆五尺的孔洞,一干人钻了出来,男男女女,正是驾御九天十地辟魔神梭从地下yīn河之中钻出来的小狐狸,小昆仑,等人。

    几人在苍莽山中,拐走了蜀山剑派的灵芝娃娃,知道惹下恩怨,对方找起麻烦来,自己不敌,只有驾御法宝,悄悄向东而行,花费了三天三夜的功夫,算计着出了苍莽山老远,这才出来露面。

    这几人的法宝都是仙器一流,有几分神妙,但奈何为成仙道,碰到地仙一流的三人,只有吃蹩的份,仙道于人道,那是本质的区别,一个是脱了业力轮回,逍遥天地,往返三界,一个业力未脱,要受那四九天劫,一个普通的地仙散人,对付一个未成就仙道的修士,就好象一个大汉对付小孩子一样,法器宝物并不能弥补不足。

    一些威力巨大的法器,如盘古幡,运用起来,虽然能够开天劈地,但所消耗的法力,却是巨大到了不可思议,没有成仙道的修士,就算给你盘古幡,摇都摇不动,但也有些神奇的法宝,如七宝妙树,就算一个普通的修士拿了,通晓运用之法,对付一般地仙,自保那是有余。

    但相对七宝妙树来说,向辉等弟子手里的法宝虽然神妙,但却相差了无数个等级,遇到成就地仙散人,除了小狐狸能够一拼以外,其余的都只有逃命。

    地仙界到处都是连绵大山,奇异风景,灵气充盈,远远不是人间界可以比的,众人贪看风景,喜好游玩,早就在幽暗的河中待不住了。

    “向辉,这已经到了哪里?”

    小狐狸出来,深深吸了一口灵气,再把体内积郁的一口浊气缓缓的吐了出来,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她和这群师侄一路上倒还相处融洽,原本在人间界之时,妖怪没有立足之地,小狐狸两姐妹经常被那些修士欺负,后来投入周青门下,这才好了许多,周青剿灭人间道门,收罗了这几个jīng明的弟子,她本来就没有好感,但慢慢相处一些时rì,恶感也就消退。

    小狐狸受一直周青宠爱,又有姐姐爱护,凡事不要自己cāo心,十分快乐,早就把周青当成了父亲一般,现在出来,有这么多jīng明的师侄,自己更加懒的动心思了,只是一路吃喝玩耍,动手拼斗,一点没有狐狸的狡猾。

    向辉摇了摇头,几人一顿猛蹿,虽然知道是向东,往东胜神州而去,但具体的地方,他哪里知道。

    苍莽山乃是南瞻部洲zhōngyāng,往西便是积雷山,骷髅山,无当山,这三山地位超然,不与正邪两道发生瓜葛,而苍莽山以东直到百魔山,有上亿里地界,正邪两道的数百个门派,散修就在其间,而苍莽山以南,到南海去,中间就是大唐国,南海之外,有无数岛屿仙山,也和正邪两道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自从蜀山剑派立了千年,每三百年一次的苍莽斗剑,热闹非凡,正邪两道聚会,打得稀里哗啦。前面已经斗过两次,正邪两道不分胜负,这回乃是第三次,定要分的你死我活。

    “师叔,我们现在离了苍莽山已已经有了百万里了,师侄也不知道具体到了哪里,只有慢慢打听了。”向辉道。

    小狐狸点了点头,反正是出来玩,到那里并没有事情,她自是不管,想了一想便道:“在地下待了三天,也未动烟火,嘴巴都谗了,我们先到湖边,找一个好地方,将抓来的金龙鲤,长耳银兔,獐子黄羊,好生吃了,再寻个城镇,打听打听地方。”

    “那感情好,吃东西了,吃肉了!”小昆仑在湖面之上跳了起来,眼睛不经意看见深水处一条粗有碗口的青sè水蛇,便把收一伸,抓破空间,掐住水蛇的七寸,那水蛇张开獠牙大口,浑身绞缠,火红的信子吐了出来,却缩不回去,十分狼狈。

    “这蛇好吃,你待会儿要不要尝尝?”小昆仑对灵芝娃娃道,还拿蛇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却是不知道灵芝娃娃胆子极小,吓得脸sè发白,咿呀咿呀乱叫,手里拿了那寒玉剑胡乱挥舞,一个不小心,把那水蛇斩成了两断,寒气直接把两截蛇冻成了冰棍。

    小昆仑大恼,丢了蛇,狠狠敲了一下灵芝娃娃的脑袋,双手连抓,手上又多了两条水蛇,朝娃娃抛了过去,娃娃尖叫一声,躲到小狐狸背后,那小昆仑这才不敢欺负娃娃。

    几人看得好笑,但又不敢笑出来,小昆仑乃是天鬼之体,来去无影,又喜欢恶作剧,向辉等人,却是不敢惹这小祖宗。

    李蓉四面观望,只见远处临湖的山脚下,有数条小溪岩石,小狐狸也见了,众人借水遁去了,那小昆仑扑通一声,扔了两条水蛇,身形一晃,下一刻就到了目的地。

    众人都没有发现,就在去后不久,被小昆仑扔掉的一条水蛇翻腾了两下,身体在水中变化,一阵蠕动,化为一个道人,正是帝江。

    “我还以为被发现了!”帝江一脸苦笑,他习得七十二般变化,变了一条水蛇,要是被小昆仑抓住,煮着吃了,这笑话可就大了。

    七十二般变化,乃是涉及到肉身窍脉的改变,和任何一种仙道,魔道,佛道,妖道的幻化之术不同,那些幻化之术,都或多或少的有些法力波动,只要修为高深,一眼就可以看穿,但着七十二般变化,却是活生生改变肉身,变化成草木动物,只要不遇上什么照出原型的法宝,或是修为高出太多的对头,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

    帝江乃是周青化身,诡计多端,但也拿小昆仑没有办法,犹豫了一下,变了个啄木鸟,飞到树上,噔噔噔噔啄起树干来。

    少时片刻,水中又悄悄钻出一人来,正是奉周青法旨保护小狐狸等人的飞熊,也是从地下yīn河中出来,有几分狼狈,那幽魂白骨幡虽然厉害,但钻地穿石却比不上九天十地辟魔神梭,功能不同,但凭肉身穿越有无数断层阻隔的地下yīn河,难度也不是一点半点。

    飞熊没有七十二般变化,但他跟周青修习道法不是白学的,跟住了小狐狸几人的气息,远远的避到荒山之中,寻了石洞,先休息在说,没rì没夜的在地下yīn河中跟了三天,神仙也累坏了。

    且不说帝江啄木,飞熊休息,小昆仑最先到达溪水边的一块滚圆大石之上,取出一紫晶玉石做成的大盆,勺了半盆山泉,放在两岩石之间,又对谢晓宏招了招手,谢小宏那掏摸出在苍莽山捕捉的一条金龙鲤鱼,小昆仑把鱼抢了过来,一口飞剑祭出,银光如雪花般落下,半柱香时间,就把这金龙鲤鱼变成肉块,放进晶玉盆中,撒上一些jīng致作料,混合了采来的人参黄jīng,又取了一个玉瓶,滴了几滴天宫仙酒,这才将手一指,一股真火在盆下冒出,不一小会,香气四逸,散于八方,不知道飘了多远。

    而小狐狸,李蓉,戴锦蓉三女也取了晶玉架,烤那些灵兽的肉块,渐渐焦黄,香气更加浓厚,众人烤好,取了一张矮桌,取了琼浆仙酒,仙果山桃,玉筷,玉碗,摆上美食,又有清风鸟语,流水潺潺,神仙都羡慕万分。

    众人正吃得欢快,突然一道青影一闪,溪边大石上出现一人,却是一青衣白发的老头,穿一双草鞋,酒糟鼻子,胡子三寸,也是雪白,腰用草绳悬一个青皮葫芦,手拿一根红木拐棍,拐棍头上,雕刻有一只仙鹤,震翅yù飞,活灵活现。

    这老头来的蹊跷,无声无息,连小狐狸都没有发觉,见了满桌珍馐,直吞口水,眼睛都快伸出了爪子,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是香味太过吸引人了。

    老头身形一晃,就来到桌子旁边,伸手拿起一块长耳银兔的大腿,狠狠啃了起来,狼吞虎咽,连骨头都吃了下去,所后伸出油乎乎的大手,朝那晶玉大盆中的金龙鲤鱼肉块抓去,丝毫不怕里面被真火烧得滚烫的汁水。

    “哪里来的老东西!”小昆仑见这老头用手抓鱼块,心中大怒,把手上的玉筷一拍,直戳这老头的掌心。

    “好凶的娃娃!噫?不对,你这娃娃不是人?”

    老头见筷子一隐一现,在虚空跳跃,分明是仙人的手段,但小昆仑明显还不是仙人,略一看,便看出端倪。把手一指,小昆仑只觉手腕酸麻,筷子掉落,却是大吃一惊,连忙收手,老头却抓出一片鱼,吃得吧嗒吧嗒,随后又大摇大摆的取了桌上的酒水,连喝几瓶,越喝越有滋味,不出半刻,喝了个干净,又一通乱吃,弄得杯盘狼籍,这才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嘴里的酒气一冲而出,弄得小狐狸,三人都皱起眉头。

    小昆仑吃了亏,不敢妄动,但这老头越来越讨厌,实在是忍受不住,悄悄把飞剑祭起,聚成一道游丝,乘这老头不背,一道剑气刺向老头双眼。

    老头本来醉眼朦胧,突然爆起晶芒,shè粗两尺来远,将小昆仑剑气化为无形,又用手一指,叫声:“定!”小昆仑只觉得周身仿佛一道绳索,越捆越紧,刹那之间就动弹不得,才知道对方厉害,顿时大急叫道:“快杀了这老东西!”

    “小娃娃,难道你师傅没有告诉你要尊敬前辈吗?”老头两眼扫过众人,都感觉到这老头目光凌厉,好象自己什么秘密都隐藏不住,连带小狐狸都是如此。

    随后,老头目光停留在灵芝娃娃身上,笑着点了点头,灵芝娃娃害怕,连忙躲到小狐狸背后。

    小狐狸见状,知道小昆仑中了定身咒,伸手连连打了几手印诀,但却是无济于事,才知道这老头法力高深,心中有些恼怒,便要起来说话,却被向辉使了眼sè,便停了手脚。暗暗运转法力,准备催动五毒神幡。

    “哪里来的老东西!”向辉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起身来问道:“敢问前辈是何人?为何要难为我等?”

    老头眼一翻道:“我老人家千年未出来咯,这次特来南瞻部洲看看,你们师门祖师爷爷还是我老人家的晚辈呢,吃你们酒食,却是担当得起的。”转头又对小昆仑道:“你这小娃娃,乃是异类修行,得了仙法,乃是天大的机缘,却不收摄心xìng,rì后只怕是难成正果。”

    “你也是异类,修要在我老人家面使手段,虽然成仙道,也有那三灾九难。”

    老头一眼就看穿了小狐狸与小昆仑的原形,见小狐狸暗暗运转法力,便语气凌厉的教训起来。

    向辉听见这老头言语,就有几分不信,心中想道:“我家宗主乃是受元始天尊符诏,统摄勾陈之位,压服三界妖族,三界之中,也只有在三清祖师面前才称晚辈,难道你这老头是三清祖师,杀了我都不信,怕是认错人了吧?”

    “前辈说得及是,不知前辈道号如何称呼?”向辉连忙躬身道。

    “恩,你这娃娃倒是实在,我老人家乃是海外鸣鹤岛地仙,成道于人间,这次来南瞻部洲,一是苍莽山斗剑,二是为我那好友的三个不成气的徒弟。”

    老头看向辉乃是人身修道,又彬彬有理,倒是有几分亲近,小狐狸小昆仑乃是异类,老头理都不理,也不解了定身咒。存心要让小昆仑吃点苦头。

    “人间成道?好个家伙,定是有名之人,我且问问!”

    向辉连忙陪笑,又替小昆仑求情,老头只道让她吃点苦头,吃了几个果子,咋咋嘴巴:“也罢,吃了你们酒食,也得给你们好处才是,要不然,传了出去,叫我老人家不好做人。可惜,我老人家乃是穷光蛋,一没有法宝,二没有灵丹妙药,也没有什么可以给的,只有麻烦我好友三个不成器的孽徒了。”

    说罢,把袖子一挥,紫霞氤氲,向辉等人已经消失不见,就留下了人参娃娃,小狐狸,小昆仑三人。

    向辉等人被裹在紫霞之中,心里坠坠,旁敲撤击,终于知道这古怪老头的来历。

    这老头原来是汉末三国时期一位赫赫有名的散仙,名叫左慈,与好友南华老仙一起成道,南华老仙三个弟子乃是汉末有名的大贤良师张角,于两兄弟张梁,张宝。

    因为三兄弟修习太平要术,道法高强,又因为一几私yù,弄得天下大乱,生灵涂炭,被南华老仙带离了人间,后修成地仙。

    三兄弟野心未消,乘南华老仙去西天极乐听佛陀讲经文妙嫡之时,偷了几件法宝出来,后又躲避老仙,去了那地狱血海,习得上层大阿修罗魔道,一起隐藏在南展部洲之中祭炼邪法。

    因为怕老仙追杀,是以这三人并不敢显露自己,默默无闻,向辉也没有打听到。

    “师叔,我来迟了!”飞熊出来,就见小狐狸手足无措,小昆仑呆立当场,知道事情不好,连忙现身出来。

    “你怎么来了?”小狐狸一看,连忙道。

    “宗主怕师叔路途有些散失,特命弟子暗中保护!”

    “你这死熊,快快帮我解了定身咒。”小昆仑大叫道。

    飞熊连连打印诀,但却还是不行:“这人法力在我之上,解不开。”

    “那如何是好?”小狐狸急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