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一声炸雷下来,三条身穿黄袍,高有八尺的帝王出现在前面,手里各拿兵器,正是辟尘儿,辟暑儿,辟寒儿这三妖王,追了两天,好不容易发现了两人的踪迹,才堪堪寻了破绽,截住两人。

    以往这魔女也有面首,不过被妖王寻上,一一杀死,妖王不甘对魔女怎样,但对其面首可是不客气,打听到之后,非要使用千方百计的杀死,连元神真灵都不留下来,是以那百魔道人虽然垂涎魔女美sè,也不敢过多的来往,每隔个十年五年,才往来一次,三妖王也没有发现。

    辟尘儿手拿一杆长枪,枪尖之上,有数点晶芒,见杨妙妙面首乃是一个小孩,更是大怒,不由分说,提枪就来刺。

    这争风吃醋而导致的打架斗殴,红孩儿还是第一次,不由暗暗责怪魔女起来,但事到临头,也不好逃避,硬了头皮,就要迎上去,哪里知道,魔女却先动手了,取一口宝剑,架住长枪。

    辟尘儿见魔女架枪,只气得三尸神暴跳,吼声如雷:“你这贱人,我们好歹也是夫妻,你怎就如此行事,叫我面上无光,快快收了宝剑,我杀了这jiān夫,还是月圆未缺。”

    魔女冷笑道:“你这臭牛,谁与你是夫妻,本公主岂会看上你们这些个皮毛带角,湿化卵生之妖人,快快让路,我与相公还要赶路,不想与你纠缠。”

    本来和红孩儿好生恩爱,一路缠绵,哪里知道,凭白钻出这三头犀牛,就如那焚琴煮鹤,大煞风景,魔女那里有好脸sè,没有直接动手就不错了。

    辟尘儿,辟暑儿,辟寒儿听见魔女嘲笑,顿时又气得暴跳,那三昧真火直从眼里喷出,双睛血红。

    “气杀我也,气杀我也,罢了罢了,今天本王就豁出去了,管你老子是大修罗魔王,就算是三清道尊,也要把你这贱人拿了,杀死jiān夫。”辟尘儿巨吼咆哮,浑然没有一点威仪,更另魔女眼光鄙视。

    说罢,一枪荡开魔女宝剑,朝红孩儿刺来,魔女哪里肯让辟尘儿伤害爱郎,提剑刺那后心,却被辟寒儿,辟暑儿拦住。

    辟寒儿怒道:“你这贱人,我们兄弟也不曾薄了你,还将你当nǎinǎi一样供奉,你却倒好,不但缕缕坏我兄弟颜面,如今还要助那jiān夫谋杀亲夫。哪里有这样的道理。真是个蛇蝎心肠。”

    魔女大怒,取了修罗灭天镜出来,九sè光华蒙蒙一罩,猛下杀手。

    辟寒儿知道魔女厉害,那大修罗魔王的修罗七宝乃是随鸿蒙开劈,幽冥血海自然生成的灵宝,不敢怠慢,跳出圈子,将那万里玄冰戟舞动,顿时万里冰峰,大雪飘飘,银装素裹,空中涌现出无数冰峰,冰刀,兵箭,吃那阳光一照,却是呈现出了淡蓝的颜sè,四面八方一起压来,冰峰相互挤压,发出喀嚓喀嚓的暴响。

    辟暑儿也有一杆万里玄冰戟,两人舞动,更添威势,不出一个呼吸,便把个绿林莽莽的万里森林变成了那亿年冰山,亘古不化,寒气仿佛那利刀针刺,穿过肉身,直刺元神。

    红孩儿辟尘儿武艺高强,不在自己父亲之下,但现在也是不怕,吃了人参果,又凝聚四火星幡,和魔女双修更是上了一层台阶,比牛魔王也不多让,虽然经验没有牛魔王那般老辣,也没有牛魔王辛苦祭炼出来的五行大山,但辟尘儿要杀他,也是个天大的笑话。

    拉出五昧神火枪,嘴里也不示弱,晒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辟尘儿拿枪对枪,突然一阵燥热从手上传来,连忙收枪,认出了红孩儿的来历:“你且慢来,我听闻平天大圣牛魔王有一儿子,居住在西牛贺洲火焰山,修炼成五昧神火,可是你?”

    红孩儿笑道:“正是。你待怎的,莫非怕了,那就快滚,免得遭了毒手。”

    他和魔女恩爱,自然对这三犀牛只有恶感,正值说话,突然寒气奔涌如cháo,漫天冰峰,暗叫不好,原来这万里寒冰戢对他五昧神火有克制,那北卢俱州亿万年冰山之中的寒气,乃是先天至yīn之气,与那芭蕉扇同出一源。

    连忙把五口飞剑放出,五头星宿元神奔腾出来,星辰真火熊熊燃烧,配合出五昧神火,在周身十亩地方围绕成数条匹练,不过辟寒儿,辟暑儿是对付魔女,只有寒气,大雪,冰山却没有挤压过来。

    “好个牛魔王,纵子行凶,yín人妻女,正要拿首级,去叫牛魔王看。”辟尘儿怒极反笑,把抢一抖,抢进了圈子。

    两人都是使枪,一来一往,辟尘儿乃通天花纹犀得道,擅找宝物,手上那杆枪乃是多年祭炼的灵宝,又有外面寒气压制,并不怕五昧神火,招招力道沉雄,红孩儿火枪被打断多次,到底还是火候不足,武艺比这犀牛差了一些。

    魔女放出光华护住周身,那冰峰挤压,潜劲如山,把镜子一照,九sè光华到出,那冰山自然融化,但却不见减少,且越来越多,压力也是越大,勉强拿镜子冲出了数百丈之远,就有些举步艰难。

    “姐姐到这边来,护住我,我施展法宝,灭杀这三头犀牛。”

    红孩儿与魔女双修,心灵相同,也知道魔女这边的情况比自己更加艰难,不过还有挽回的余地,连忙感应道。

    魔女见红孩儿叫她姐姐,顿时心喜,jīng神一震,修罗镜乱晃,照来一条路,依稀见了红孩儿,又是大喜,连连发力,虽然娇踹呼呼,但心却有几分甜蜜。

    见魔女杀了过来,辟尘儿难挡修罗灭天镜,也就退后,又取了一杆万里玄冰戟,摆成三才阵势,一齐舞动,顿时那冰峰大雪比先前猛烈了十倍。

    魔女喷出一鲜血,将镜祭起,护住两人对红孩儿叫道:“弟弟快使用法宝,姐姐支持不了多久!”

    红孩儿取了shèrì弓,拉成满月,三支箭并排而发,金芒激荡,一下就破开冰峰,直取三犀牛。

    与此同时,不顾脸sè苍白,红孩儿取出灵符,用真火化了,大叫道;“师傅救命!”连叫了三声,终于神sè萎靡,喷了几口血,三箭齐发,法力消耗了九成,哪里还有力气。

    魔女也是不好受,这三犀牛联手布置的万里玄冰大阵,岂是那么容易破的,虽然仗着修罗灭天镜的光华保护,但毕竟压力太大,不能久持。

    三犀牛见武斗麻烦,难以取胜,便布出了万里玄冰大阵,那万里之内,冰箭冰刀宛如飞蝗,就连那鹅毛大雪,吃得寒气一激荡,纷纷化为冰雹,有磨盘大小,砸将下来,都往中间那个小点聚集。

    辟寒儿面有些难sè道:“毕竟是大阿修罗公主,这样做怕是有些麻烦。”

    “这对jiān夫yín妇,不杀之,却是难消我心头之狠!”辟尘儿舞动万里玄冰戟,面目狰狞,恶狠狠道。

    “大哥说的是,这yín妇不知道丢了我们兄弟多少颜面,阿修罗公主又怎的,我们兄弟连玉dìdū不惧,何况那阿修罗族人在幽冥血海之中,被佛门天神围攻,自顾不辖,也就几个公主出来蹦达,要利用我兄弟的rì子多了,说不定杀了这一个,那阿修罗魔王又送一个公主过来。”辟暑儿也横了心思。

    突见得三点金光破开万里玄冰,朝自己激shè过来,辟尘儿大惊:“那是什么法宝,居然可以破开我们大阵。”‘“shèrì箭,此乃是上古人间洪荒之中的盖世法宝,曾经shè杀了九只金乌!”辟暑儿大叫道,当机立断,早就把万里玄冰戟抛出,迎向三箭,只听得砰然一声,那万里玄冰戟吃得一箭,化了齑粉。

    三犀牛乃是寻宝师,对宝物却是十分了解。

    三犀牛忍住心中的疼痛,一刹那就把万里玄冰戟投掷出去,也被shè成齑粉,人已经迎了上去,只有牺牲辛苦祭炼的法宝,躲是躲不开的,箭上定了气息,不死不修,就是那文殊菩萨也要显示化身硬接,还毁了一片八宝荷叶。

    三人各运全力,抓住一箭,跳动几下,也就停在手心。

    万里玄冰戟一毁,大阵自破,但红孩儿的与魔女的法力消耗的大半,见得大阵一破,魔女护住红孩儿,一个折身,往远处就跑,三犀牛本来就恼羞成怒,动了杀心,又毁了几件得意的法宝,更加愤怒,立马追赶。

    “徒弟哪里去?”周青与云霞堪堪而来,正好当头迎上了魔女,红孩儿一看,顿时挣扎起来,翻身下拜喊道:“拜见师傅!师娘!”魔女自然下拜。

    “不必分说,我已经知晓,退下吧!”周青笑道。

    红孩儿与魔女躲到两人身后去了,三犀牛赶了上来,瞧得明白。

    “你是何人,阻挡本大王去路?”辟尘儿见周青与云霞拦路,连忙喝道,拿点钢枪指周青。

    “你们又是何人?为何追我徒弟?”周青淡笑。

    三犀牛处于偏远的东胜神州,消息不通,加上和那狮驼王征战,哪里有打听消息的闲暇功夫,也不知道周青乃是勾陈上帝,玉帝的文书也不会发给这些桀骜不逊的妖王,那元始天尊符诏,也只是由天宫代传。

    “原来是师门长辈,难怪这小子刚才喊了师傅救命,你来得正好,教的好徒弟!”辟暑儿对周青喝道。

    “此话怎讲?”周青问道。

    “你那徒弟,yín我妻子,还与之勾结,要谋杀亲夫,你这做师傅的,也有大罪,就是到了玉帝哪里,也是理亏。”辟寒儿喝道。

    “哦,我这徒弟一向听话,果真有这事情,任凭你处治就是!”周青转头对红孩儿问道:“可有此事?”

    红孩儿自然摇头,那辟尘儿大怒,指魔女道:“人证就在此处,怎可空口白话!”

    周青又问魔女:“你可是他妻子?”

    魔女连忙摇头道:“这三妖人无礼,污了奴家,乃是强抢!”

    周青一听,哈哈笑道:“原来是强抢民女,却来追杀我弟子,速速退去,还可修得正果,否则定有天数报应。”

    辟尘儿狂笑了两声:“我还以为是个明白事理的道人,不想与你争斗,却是个护短的道人,枉自浪费了本大王许多口舌。”

    说罢,辟尘儿拿枪刺来,辟暑儿,辟寒儿转后来拿红孩儿,却被云霞挡住。

    “贱人,你也敢挡我!”辟暑儿大怒,拿一杆丈二长矛,云霞听的喝骂,面皮发红,心道:“这厮老大无礼!”

    取一口星光剑挡了一下,那辟寒儿也杀来,云霞料不能抵挡,暗取芭蕉扇在手,一阵yīn风送出,把两妖滚滚荡荡,吹出了几万里,两妖大惊,取了一件定风法宝,远远杀来。

    周青拿竹杖架枪,交手几个回合,辟尘儿怕那芭蕉扇,又不能取胜,便跳出圈子,取一宝物,光华闪闪,长有七寸,名为天狼钉,劈面朝周青打来。

    周青笑道:“你不收手,怪不得贫道了。”把五sè神光一撒,那红光一绞,天狼钉宛如石沉大海,轻飘飘进红光。

    辟尘儿见势头有些不对,连忙要跑,周青哪里容得他,黑光一绞,辟尘儿也落进去了。

    辟暑儿,辟寒儿刚刚杀到,周青便把青光,黄光一撒,照样拿了两妖。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