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五sè神光乃是开天辟地之前,那鸿蒙之中自然生成的一点五行灵根,不知怎么就长在孔宣身上,孔宣历经了千心万苦,才将其炼成,脱去孔雀之身,被周青所得之后,一样炼化在身后,初使还有些生涩,运转不灵,但自从得了后羿与夸父两位大巫的jīng气,再转化为盘古血脉,周青肉身便修得力大无穷,足足可以拔山架海,这五sè神光便运用自如起来。

    被五sè神光撒中,任你有天大的本事,有要落如其中,法力深湛,道行高深的修士,还可保一丝灵智不泯,运转法力,待神光运转的间歇时候脱身出来。

    大抵是天生**之人,自有**之人可制,五sè神光乃是先天五行灵光,生生不息,运转不停,但那运转之间,自有间隙,与运用之人法力贯通,法力高强许多,当然可以脱身出来,主人反受其制。

    三妖论法力自然不及周青,道行更是不堪,哪里能脱身出来,分别被黑,青,黄三道神光撒中,只觉得身体轻飘飘,如坠云端,软绵绵又不着力,浑身上下,更是没有一点力气,两眼观看,也只觉得一片模糊的颜sè,那辟尘儿是一片漆黑,辟寒儿是青光蒙蒙的,辟暑儿是黄蒙蒙的。

    那辟尘儿在黑光之中,昏昏漠漠,一点真灵分不清东南西北。就待到身上陡然一痛,好象是由云端直直摔落地面,只跌了个三昧真火从七窍迸出,周身疼痛yù裂,睁开眼睛,原来自己被摔在一块岩石之上,辟寒儿,辟暑儿也摔在坚硬的岩石之上,痛的龇牙咧嘴,一身皇袍皱皱巴巴,还粘了好些土灰,狼狈不堪,哪里有半点青龙国皇帝的威仪,倒有点象是落难的皇帝。

    “强抢民女,这罪名可是不轻呢,徒弟,你讲这三妖捆了,看看有什么罪行,一并处罚就是。”

    周青把三妖从五sè神光中摔将出来,落到山顶,那山顶乃是周青命山神土地下了禁制,比那金钢还硬,三妖又吃得周青用大力手法摔下,差点把全身骨头都摔散了,哪里还使的出半点力气。

    云霞拿出捆仙绳,红孩儿恭敬的跪接了,和魔女下来,把三妖捆在一起,才回了周青法旨。

    辟尘儿忍住疼痛,便又听的那魔女对周青道:“帝君大人,这三妖人乃是上古异种神犀得道,头上有角,能寻世间法宝,奴家受了侮辱,请帝君允奴家报仇,锯其角。”

    周青点头道:“一报还一报,乃是天数,自当允许。”

    三妖被捆住,不能动弹,但那声音却听得清楚,顿时骇的魂飞天外,头上双角,乃是一身xìng命所聚,不比其他jīng怪的肉身,成就妖仙,元神凝聚之后,肉身就可抛弃,他们三人元神,就是头上双角,一长一短,是以成探世间法宝,角被锯,虽然不至于神形俱灭,但泻了jīng气,以后再也不恢复肉身。

    “饶命,饶命,我兄弟三人,多年积蓄,倒还有些财货,大仙尽管拿去,千万要留我xìng命。”辟尘儿连忙道。

    “这犀牛,原来是个脓包。”魔女一脸鄙视,和红孩儿一对比,却是高下立判,知道红孩儿真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如意郎君,越看越看。

    “我师尊地位尊崇,受太上无极混元教主元始符诏,统摄勾陈之位,乃是天仙至尊上帝,岂会贪图你那财货!”红孩儿下来,三犀牛现在还是人身,并没有独角,红孩儿受了周青竹杖,特地下来,将三犀牛打成原形,好让魔女锯角。

    见魔女提剑上前,将那口宝剑一弹,便如那雨打芭蕉,珠落玉盘,整整齐齐出现了一片锯齿,面带冷笑,知道着魔女心狠手辣,越发害怕,连连求饶。

    三犀牛也不是有骨气的妖怪,初生之时,因为天生异赋,引人窥视,胆又极小,一有风吹草动,就躲的不见踪影,才逃过许多大难,修成了神通,才好了一些。

    “小妖不知是勾陈上帝,冒犯天颜,还望帝君千万莫伤我xìng命,妙nǎinǎi,就饶小妖,之后绝不敢搅和nǎinǎi好事。”

    魔女不理,只是叫红孩儿上前来打三妖,现出原型,再好锯那角。这三犀牛不死,她怕红孩儿心里有芥蒂,是以当然不想留之。

    云霞突道:“你我二人出游,不是缺乏那拉车的脚力?就饶他xìng命,权权当做脚力如何?”

    魔女一听,不敢违背了,红孩儿也停了手脚,那犀牛连忙叫道:“愿为上帝脚力,愿为上帝脚力!”

    周青道:“自是可以,但我两一时出来,却是没有车呢。”

    “小妖有车,小妖有车,愿意献给上帝!”辟寒儿连忙叫道,只要不剧他的角,就是老娘给人,他都愿意。

    那魔女突然想起道:“奴家知道,这三妖喜好奢华之物,早年寻访三界之宝,穷尽了千年心血,叫手下小妖打磨制造了一张华盖芸香车,可坐十数人,奴家被三妖强抢到国中做那劳子皇后,也只是听闻,听说八百年前被那海外娑婆净土的阿难,枷叶两尊者借去,至今还未归还,哪里还有别的车,帝君千万不要相信这等妖人的话语。”

    “妙nǎinǎi,你要害杀我也,那华盖芸香车早已归还,因我等爱惜,怕你知道以后抢了去,是以收藏在宝库之中,并未取将出来。”辟尘儿连忙道。

    魔女把银牙一挫,恨的压根痒痒,却见红孩儿在旁边,也不好发作。

    “既然如此,就留你xìng命,红孩儿,你领三妖前去那青龙国,遣散那大小群妖,各归山林,切不可危害世人。”

    云霞吩咐红孩儿道,红孩儿提了三妖,领魔女前去了,三犀牛被捆仙索绑住,哪里还能反抗,只有乖乖跟其去了。

    到了那青龙国皇宫之中,三妖解散了妖兵,那白犀还等在宫墙之外,被魔女看见,顿时心中明白大半,上去就是一剑穿心,元神吃得修罗灭天镜一照,也化为一滩脓水,那些还未来得及的走的大小妖jīng被吓傻了,见其不对,不敢逗留,也做鸟兽散了。

    整个青龙国百万妖兵,四分五裂,有的在山中聚集成了小小妖王,有的单个寻了去处,大多数竟然往那狮驼国去了,都投奔了狮驼王不提。

    魔女嫁给那辟尘儿不过三百来年,平时那三犀牛的收藏的法宝的宝库也去看过,觉得并没有什么希奇,她乃是大阿修罗公主,宝物见过不少,眼光也高,平常法宝看不上眼,总觉得这三犀牛徒有虚名,到现在才知道,三犀牛另有宝库,深藏在青龙山,玄yīn洞千丈地室之中,只有那打座的蒲团下面是一个入口。

    得三犀牛开启了禁法,进了宝库,就见正中乃是一辆宝车,造型奇古,长有三十丈,宽有十丈,通体呈七彩颜sè,非金非玉,在其中流转,并不显露出来,其上又有华盖香云,拉成幔帐下来,璎珞垂帘,珠玉叮当,隐隐看的幔帐之中乃是一张碧游大床,并排能坐十来人,幔帐两边,各有八只脚踏,方圆三尺,应该是服侍童子立的地方。

    每个脚踏之前,便有一根晚口来粗的柱子,五尺来高,其上雕刻有狰狞神兽头颅,神兽头上或是托金灯,或是托那香炉,一边几对,十分对称,幔帐之前,有一张屏风,碧绿颜sè,上面雕刻有山川河流,大海波涛,那车后面也有屏风,与前面乃是一对,雕刻有飞天仙女,虽然颜sè碧绿,但绝对不是晶玉所制。

    魔女上前,燃起金灯,吃那光线一照,前后屏风就泛起柔和的光泽,上面所雕刻波涛海cháo,山林松壑居然活了起来,就隐隐闻得海涛澎湃,松海沙沙,后面屏风,那一个个的飞天仙女,也舞蹈起来,歌声清亮,舞姿说不尽的优美,另人心旷神怡,实在是无上奢侈之物,就连玉帝的车驾,也恐怕是有所不及。

    而车有四轮,古朴斑斓,做青铜之sè,车辕之后,屏风之前,却有一对坐驾,正是为赶车的金童玉女所配。

    “好个华盖芸香车,就连我那父亲,大阿修罗魔王,也没有这般威仪的车驾,这得花费多少宝物啊,金灯之中的jīng香酥合油,那香炉之中的沉香鲸龙涎,难怪这三头犀牛不告诉我,要是我事先知道了,不想千方抢过来才是怪。”

    魔女盯住车看了许久,又看宝库四周,并不大,方圆半亩,摆了三张晶玉案,各放了一两件法宝,俱是枪,矛,剑,刀,勾等兵器,三寸来长,光华内敛,虽然不是先天法宝,却也是上层法器,魔女一股脑收了起来,给了红孩儿。

    红孩儿道:“要一起拿给师傅呢!”

    魔女嗔道:“师傅是和等人物,岂会要这些法宝,拿了也是分发下去,与其落到师弟师妹门手里,不如弟弟收了,以后也用得着,这五件法宝虽然不是先天灵宝,却也是三头犀牛多年祭炼,威力不低于那万里玄冰戟呢。”

    红孩儿撮不过魔女,只有收了,心想也没有身大碍,便收了车,又出来提了三犀牛,来见周青,前前后后用了四五个时辰,天sè渐渐晚了起来,明月高挂,天高风清,只吹得树叶哗哗做响。

    周青与云霞落将下来,正是一座插天孤峰之尖,云霞四面观望,夜sè清朗如水,夜鸟归巢,走兽回洞。比起白天,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尤其是爱人在旁,共赏月sè,便不觉得清苦孤独,此情此景,深映心头,便是知道,原来神仙也是人做的。

    两人赏月半天,静静不说话语,云霞也安享寂静,过了片刻,一片火光自东方而来,正是红孩儿与魔女。

    “请师傅师娘上车驾。”

    红孩儿私落的宝物,心中毕竟有些不安,拿出车来,只见车轮之下生出青莲,稳稳停在空中,八盏金灯,八个香炉俱都点起,氤氲异香,仙音隐隐。

    周青见的如此宝车,也不动容,拉云霞登车,魔女抢先一步上了车,帮两人拉开幔帐璎珞,周青夫妇进了其中,隔璎珞珠帘,彩纱幔帐,外面的风景,却是一目了然,但那魔女放了幔帐,便眼神朦胧,虽然咫尺,也看不分明。

    “不现原型,难道要讨打不成!”魔女叫红孩儿放开三犀牛,历声喝道。

    三犀牛无法,就地打了滚,已经变成了三头硕大的犀牛,辟寒儿乃是万年望月犀,通体晶莹,做青玉之sè,也没有牛毛,高有三丈,头上两只角,一长一短,根部有两碗口粗细,洁白宛如象牙,短的有一尺,长的有两尺,辟尘儿乃是通天避水犀,全身洁白,一对角却是淡蓝之sè,上有细细的水纹,辟暑儿乃是堕罗花纹犀,全身也是白sè的皮大抵,却又生出许多红sè的斑纹,做那天文之相,角乃是深绿的颜sè。

    三犀牛都是一般大小,角尖之上,有细小的孔洞,呼吸之间,时不时有紫气逸出,红孩儿将捆仙索一分为三,先套在三犀牛脖子之上,又取了车前的兽架,连接在车辕之上,待一切都整理好,才与魔女取了车上了香软藤鞭。

    一男一女相互对应,正合了赶车了金童玉女。只是缺了看金灯,看香炉,持龙须扇的童子。

    “师傅,你与师娘要去哪里游玩?”红孩儿问道。

    周青当然随云霞的意思,云霞心想:“这东胜神州的物景虽好,但千篇一律,沿途走走就是了,听说海外有无数仙山,无穷无尽,不如去看看,刚才又说什么娑婆净土,阿难,伽叶,我是不知,不如一路看去,反正天仙岁月,悠远不尽。”

    当下便道:“往东海上去罢。”

    红孩儿与魔女便把那香软藤鞭一抽,三犀牛四蹄起风云,拉车就走,十分平稳,修说周青夫妇,就连赶车的魔女与红孩儿,闻了异香,听那妙音,心神通爽,又不耗费法力,三犀牛拉车,要快就快,要慢就慢,真是个轻松写意。

    周青在车内闭目,也不知道是休息还是养神,还是在推算什么,云霞自然不去打搅。

    “你刚才所说,那海外娑婆净土是何地方?”云霞问那魔女。

    “回师娘的话,娑婆净土乃是佛门一脉,尊佛祖释迦牟尼为zhōngyāng教主,修那小乘佛法,传闻释迦牟尼涅盘,便由座下两尊者阿难,伽叶主持,等待释迦牟尼重新降生。”

    魔女跟了红孩儿,自然叫云霞师娘,三犀牛在前面拉车,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也奈何不得,生怕魔女发起狠来,锯他们的角可就划不来了。

    云霞也不反对,心中又想:“我从人间来,人间佛门正是尊那释迦牟尼,古时也有许多道行高深的禅师,不知往了西天极乐,还是在娑婆净土?”

    红孩儿小声问魔女:“我怎么不知道有个娑婆净土?”

    魔女伸出芊芊玉指,一点红孩儿额头,也小声娇笑道:“你在火焰山西域之地,只知道有西天极乐,大乘佛法,哪里知道娑婆净土,里面许多法力道行高深的秃头禅师,都是从人间而来,虽然都尊那释迦牟尼,却也分化有好多宗呢,像那禅宗,三论宗,天台宗,华严宗,唯识宗,律宗,净土宗,密宗,和海外地仙散人打成一片,佛道同流,却是不比西天大乘佛法,于道门水火不容纳,那蜀山剑派的苍莽山斗剑,娑婆净土都有人来呢。”

    红孩儿便道:“那释迦牟尼佛厉害,当年我七叔都败在他手,不知怎么涅盘了。”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红孩儿又问道。

    魔女又笑:“我有七十一个姐妹,有几个姐妹在海外修行,姐姐当然知道。那海外自有天地,无穷无尽,比四大部洲加起来还要大呢。”

    云霞在车中听得分明:“人间界海域狭小,这般海域却大,理当一观。”

    周青突然问魔女:“那娑婆净土可有一叫乌巢的禅师?”

    魔女一楞,连忙摇头道不知。

    前面拉扯的辟尘儿听了周青说乌巢禅师,身体明显一抖,拉车的速度却是快上了几分,周青自然是明察秋毫,却不再问,魔女抽了辟尘儿一鞭子,喝道:“车都拉不好怎的!”

    三犀牛屈服在魔女yín威之下,哪里敢说话,一味前奔。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