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且说红孩儿与魔女驱使三犀牛驾车,一路东行,看不尽的美景,道不尽的清奇,魔女有爱郎在旁,时时都是窃窃私语,亲亲密密,兀自调笑,开心得忘乎所以,恨不得一生一世就这么继续下去,路途永远也走不完。

    而三犀牛本是堂堂青龙妖国国主,居然被弄得家败,人还成了拉车的奴隶,心中自然是怨气深藏,但成了勾陈上帝坐驾,只怕是没有脱身之rì了,加上魔女看守,对他们的弱点了如指掌,人又yīn狠,稍微不如意,就用那香软藤鞭乱抽,犀牛皮厚,伤不到筋骨,但那鞭子抽将下来,臀部十分麻痒,越被抽打,就越想多抽,才能止痒,偏偏魔女又不如他们意思,抽打几下,算计着那麻痒到了顶点,便不再抽,弄得他们一个个叫苦不迟。

    也是自作孽,不可活,三犀牛打造这车,不知道寻找了多少宝贝材料,车上每样物件,无一不是旷世奇珍,异种材料,又穷尽了千年心血,才打磨制成,那寻得的法宝材料,几乎是八成都用在上面。

    就拿那璎珞幔帐来说,乃是北卢俱洲极中之处,一个穷极山谷中的天彩龙蚕所吐之丝混合天界的五彩云霞,点缀银河底部的星砂jīng华,一其混合,用那天一玄水调和,磨成汁液,再拉成彩丝,往往一丝三尺来长的丝线,就要一个成道的妖仙辛苦祭炼三十年时间,端的耗费工夫。

    尤其是那天彩龙蚕,乃是北卢俱洲之中,一种五彩蛟龙,长只有三尺,与雪山上的冰蚕之王交合而生,每百年产一蛹,那蛹只有米粒大小,所抽之丝jīng华,也只有百丈来长,但那质地极硬,任何仙兵都砍它不断。

    三犀牛在亿万年冰山之中炼万里玄冰戟时发现,本想用来制成软甲护身,但那辟尘儿因为这东西难得,作成软甲未免有些不足,才动了心思,做一辆车驾幔帐,三人都可以坐上,出游寻国,威风无匹,赶超那九天苍穹至尊玉皇大天尊上帝,更兼之,这车非是奢华之物,也可当作法宝对敌之时,人在车里,一应法宝攻击,莫想伤害分号。

    早年三犀牛游走四方,寻访三界宝物,受了娑婆净土之中,那净土宗玄奘**师的指点,以至于阿难,伽叶两尊者借车,这三妖虽然心痛,但碍于情面,不得不借,幸好用后就还了回来,后杨妙妙嫁了过来,三妖知道魔女个xìng,怕魔女要去,献给大阿修罗魔王,因此一直骗那魔女,也不敢拿出来,要不然,和那狮驼王争斗,就算有三仙帮忙,也不会落下风。

    三妖穷尽心血,不但做了别人的嫁衣,连自己都陪了进去,老老实实躲在青龙国中,周青的身份,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杀上门去,偏偏三妖气愤不过魔女,要来追杀红孩儿,给了周青口实。

    车驾一动,幔帐之上的明珠,各式各样造型奇古的玉佩相互碰撞,悦耳动听,又放出毫光,云霞听得声音,又透过幔帐看那夜景,看久了,心神轻松,不由得靠了周青,沉沉睡去。

    周青全身白虹将云霞轻轻托住,使其睡得舒服,那白虹乃是大巫jīng气,被周青凝练,不但有以前斩仙飞刀的功能,还生出许多妙用。

    突然感觉到了阳光刺目,就云霞便值梦中醒来,见那一轮红rì从东方升起,初始还是晕红,一柱香之后,那红rì却是发出万道金光,上了中天,知道自己竟然睡了一夜。

    周青见云霞醒来,连忙吩咐红孩儿停住车驾,选了一高峰平地降落。

    三犀牛法力高深,但行了一夜,又被魔女折磨,心神觉得疲惫,一落下来,便爬在地上,那角间的孔洞之中,一条紫气时伸时缩,迎着初生的rì头,却是在采太阳jīng华。

    魔女乖巧,取了一紫玉盆,寻了一处山泉,打了半盆清水上来,云霞便在车中梳洗,众人休息片刻,正要起身,那红孩儿不知怎么的,突然抬头,就见天上红rì,本来是金黄之sè,亿万金光洒向大地,但转瞬之间,那太阳金芒俱都掩去,也不刺目,只是一片血红,仿佛被泼了一瓢鲜血在上面,分外诡异。

    一眨眼之间,那血rì旁边无故就涌起一团团的乌云,涌涌奔腾,不多时候,就把那血rì遮了严严实实,天地一阵昏暗,yīn风呼呼刮将下来,越刮越急,寒冷刺骨,其中又带有一丝丝血腥的味道。

    yīn风最后呼号咆哮,吹得一根根的大树连根拔起,磨盘大小的山石,也被风吹起,风中有了杂物,自然看的到轨迹,就见那草木大树,山石山峰,喀嚓断裂,一样被绞进yīn风之中,形成一个个的旋涡,大的只有几亩,那大的怕不有方圆百里,旋涡上下沉浮,杂物在其中转动,几经碰撞,就绞成了齑粉。

    这风自东方而来,周青运起天眼观看,扫过几十万里,也不找不到风的源头,只是见得,越往东方,yīn风就越急,往往有那数百里大小的山峰,吃得yīn风一吹,就断成两截,被绞进风中旋涡,一样粉碎,那山中自然有野兽一类,不缺乏还有妖怪魔王,周青依稀见得几处大小妖光飞起,却被那yīn风一绞,连元神都没有逃脱,粉身碎骨了。

    “这风好生厉害,如此狠毒,却不是天象变化,乃是人力所为,yīn风匝地,我一眼看不到源头,最少都有百万余里。”周青暗暗心惊,便自推算这风的来源,但哪里算的出来?只好作罢。

    眼看是风到了面前,三犀牛也自察觉,骇得魂不附体,不过这华盖芸香车端的神妙,遇到那yīn风,通体便出七sè毫光,照出方圆千丈来远,无论多么猛烈的yīn风,遇到宝光自然平息。

    周青也不惊奇,倒是云霞,刚刚睡醒,就出了着等事情,自想问个究竟,奈何那周青也算不出名堂来,只好作罢,周青便道:“这风非同一般,使风之人,神通无边,我也不知路数,只是这风向东而来,越过百万里地,我竟看不到源头,真是个希奇,此地过去四五百万里,就是花果山,莫非是那大圣在弄风?也只有他,才有这么大神通,我就算用全力,借助那芭蕉扇,也弄不出这般恶风来。”

    周青话一出口,便觉得不妥,想那大圣,闲暇无事,也不会将百万里地全部摧毁,杀死那亿万生灵。

    “便遁这风源头,去看看是什么事情?”

    周青吩咐红孩儿魔女驾车,一路只是不见天rì,千丈之外,狂风呼啸,往往有巨大山峰被风绞起,劈面打来,却被宝车光华定住,弹将回去,被风绞成齑粉,只是看不清楚面目,一片漆黑,往上高飞,也见不到rì头,还在风中,周青知道,除非上到天界,不然还在风中。

    这一路东行,就像那漆黑的夜晚之中,在波涛狂风之中行使的小船,随时有就要遭受灭顶之灾。

    红孩儿见魔女面有惊容,绣眉紧锁,这副摸样,又和先前娇声调笑大不相同,别有一番情趣,不由心里也是爱极,捧住亲了一口,便问道:“姐姐怎的愁眉苦脸。”

    以往都是魔女主动勾引调笑红孩儿,这次却是红孩儿主动,魔女本该高兴,但不知怎么的,就是提不起心思来,只有勉强摇了摇了头,自己也说不出什么来。

    三犀牛尽力驾车往前狂行,车经得催动,当真是如闪电一般,就虽是逆风,也不减速,在风中行了两个时辰,那风突然一消,天地之间,到处都是灰蒙蒙一片,朝远处观看,仿佛那雾里看花,朦胧模糊,只是听的飕飕的声音,远处有无数血影晃动。

    “不好,教祖亲自驾临了。”

    魔女杨妙妙见的分明,隐隐见得远处游动的血影,顿时大惊失sè,出口惊呼。

    “姐姐,你说什么?”

    红孩儿问道。

    魔女苦笑道:“刚才那风,我就奇怪,有些熟悉,我才刚才想起,冥河教祖有幽冥鬼风,曾经与地藏斗法,搅起幽冥血海,把三百六十亿里yīn山全部淹没,后释迦牟尼佛祖降临,把教祖击败,当时我还年幼,没有亲眼见过,只见了教祖一面,传了些魔法给我,现在想起来,定然是教祖亲自驾临,因为大圣爷爷那次在百魔山打杀了教主一个无相血魔化身,这次定然是教祖亲自前来寻仇。”

    魔女话语刚是落音,血光一闪,来如疾电,却是一头高大的血神子,见了宝光,直直扑了过来,竟然不怕华盖芸香车的宝光,扑了进来,身体化为一条匹练,直直扑向红孩儿。

    红孩儿大惊,他见过廖小进炼的十三头血神子,那真是厉害,任何法宝,都伤害不得,只要被血影穿过,任你是神仙佛陀,也要成了空壳。

    廖小进的血神子,虽然经过自身血脉的喂养,但却远远比不上随冥河教祖一起孕育于幽冥血海之中的血神子,那血神经,不过是教祖创的阿修罗道一种上层法术,选那生人祭炼,自然缺憾不少。

    红孩儿赶紧祭出五口星光剑,星辰真火一燎,那血神子竟然不怕,穿过火焰,直直扑来,红孩儿大惊:“我那小进师兄的血神子还有些畏惧纯阳真火,怎么这头血神子却是百无禁忌?”

    魔女叫道:“这血神子乃是教祖化身,已经成了无相血魔,切不可用剑斩杀。否则一生为二,二生为四。”说罢,取修罗灭天镜一照,九sè光华护住两人,也只有这修罗至宝,才能阻隔得住。

    这头血神子扑不进九sè光华,魔女用镜子一晃,一道长百丈的黑光shè将过去,这血神子也不怕,用手一抓,生生抓碎了黑光,看似一条血影,有形无质,却有如此巨力。

    血神子见一时间奈何不得两人,便朝三犀牛扑去,三犀牛躲闪不开,吓得摇头摆尾,连连鸣叫,就算他三人恢复人身,见到这百无禁忌,发术法宝都伤害不得的无相血魔,也是有逃跑,或是使用阵法困住,现在只有任其宰割了。

    还好魔女怕驾车没有脚力,修罗镜又是一罩,连同三犀牛也护了进去。

    无相血魔看到那幔帐之中有人,一个转身,冲过屏风,突然那八盏金灯放出的毫光化为了金丝,一起缠住血神子,那血神子身体原本是虚影,怎生缠的住?

    转眼之间就冲到幔帐之前,那幔帐却是穿不过去了,血神子分出两抓,正要撩开幔帐,那幔帐突然自动分开,一道白气冲将出来,凝结成一有眉有眼,有翅膀的东西,shè出一线毫光,反罩下来,血神子便呆了一呆,那毫光一旋,血神子头颅就掉了下来,并没有一分为二,而是就此消散。

    被陆压凝练的大巫jīng气,修成斩仙飞刀,却是血神子客星。

    魔女看得呆了,云霞出来,脸sè有些不好,周青也出来,从竹杖之上取下东皇钟,命红孩儿:“挂在车辕之上!”

    红孩儿尊法旨。

    那东皇钟一挂,一条星河宛如巨龙围绕在周围,那灰蒙蒙的景sè全部都消失不见,照得方圆百里都是通亮通亮,魔女和红孩儿观看,那周围,果然有零零闪闪的血影上下沉浮,看见光亮,都扑了上来,却吃得星河一绞,都化为无形,也聚合不起来。

    那而下方山川,死气沉沉,看不出一点有生灵存活的迹象,也是灰sè蒙蒙,宛如鬼蜮。

    红孩儿驾车又行,一路上血影越来越多,约莫半个时辰,已经靠近了花果山一带。

    只见得漫天都是血影飞舞,密密麻麻,哪里望得见花果山,血影见得光亮,都扑了上来,但被星河绞碎之后,知道厉害,便立马避开,让这车继续前进。

    “好大的手笔,这冥河教祖出动,将那四亿八千万血神子都放将出来,亏我还是道门天帝,平时行事,也算肆无忌惮了,但和这家伙一比,那是一碟小菜啊,不知道悟空道人能不能抵挡这家伙?”

    周青算不出吉凶,不知道是进还是退,便叫红孩儿停下,真值思考,就见四周一阵sāo动,那些血神子,无相血魔,都朝花果山水帘洞方向涌了过去,仿佛什么东西召唤,瞬间就走得干干净净,虽然还是灰雾蒙蒙,但周青大至还是能够看清楚了。

    一道金光冲起,一根如意金箍棒插天而上,宛如那漆黑的夜里突然凭空扯下一道闪电,照得寰宇一明,周青只见那东海之宾的傲来国,一头托天巨猿,足足有几万丈,正是齐天大圣,带九龙冲天冠,穿锁子黄金甲,头顶高天,脚踏进东海之中,海水齐了腰身,正在举棒与一魔王争斗。

    那魔王也与猴子一般高,面容恐怖,身上穿漆黑铠甲,手持两口黑sè大刀,下身也没进了海里,和猴子拼斗得不分上下,猴子背靠傲来国城池,那魔王背靠东海,两人兵器相交,卷起涛天大浪,直直冲上了天界,每一次兵器相交,都如打了大霹雳,地动山摇,傲来国中闪动金光,四个巨猿立于城池四角,稳稳定住城池,使其不能动摇。

    周青看得分明,这四个巨猿其中有两个认识,正是芭将军与马元帅。

    “幸好是在海宾,要是在那zhōngyāng,东海龙王的宫殿不知道能不保住?”

    上次周青于白起在东海zhōngyāng的龙宫之上打斗,气劲传了下来,都把龙宫震得摇晃,这次猴子和魔王争斗,厉害的百倍都不止,不过离那zhōngyāng还有千万里之遥,却是不怕。

    “父王!”

    魔女见了那魔王,待看清楚,顿时惊叫出声音,随后用两手捂住嘴巴,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虽然相隔十分遥远,远远看去,只有一黑一金两个小点,点魔女还是勉强看了清楚些,那熟悉的身影铠甲,正是自己的父亲,大阿修罗魔王波旬。

    周青心中又是一惊,连忙道不好,再远看花果山一带,自己先前来时,生机勃勃,鸟鱼花香,现在却是灰雾蒙蒙.

    其中隐隐就见得一片血光,仿佛一个巨大的血茧,把花果山水帘洞的主峰全部包裹,一鼓一鼓,仿佛随时要爆裂开来,如此险恶的情景,就算是周青,也是第一次见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