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整个花果山水帘洞主峰直插天际,半山腰被云笼罩,雨水都在下方,到不了上面,花果山最顶层,于那九天罡风交接,寸草不生,怪石嶙峋,经过罡风吹绞了亿万年时间,主峰只颠的山石都呈现了火红晶莹的颜sè,到处都是风穴,仿佛那蜂窝眼,罡风从其中进进出出,发出了赤儿的怪啸之声,rìrì夜夜永不停歇。

    山之颠峰,再往下万丈,就是厚厚的积雪于玄冰,终年不化,温度极底,冻石成粉,但比山之颠那猛烈的罡风,噬人的风穴,却是安全了许多,水帘洞府就在积雪层两万丈之下,处于山之半腰,一年四季,都是温暖如chūn,桃花连同果子一起结于树上,本来雨水不能到达,但那极高的上层,积雪被太阳真火融化,化成瀑布下来,水量也是充足无比,加上那玄冰雪水,杂质全无,冰凉香甜,乃是炼丹淬剑的上层净水。

    周青所居住的黑风山,方圆虽然光广,但乃是由多个山峰山头连成的山脉,平平厌厌,就连驻扎仙府的主峰,都是高不过万丈,还比不上花果山的半山腰,确实没有如此奇异景sè,也没有生出水帘洞这等福地。

    本是福地,现在却成了黄泉地狱一般,方圆五千里花果山主峰,都被浓厚的灰雾裹住,那水帘洞上方瀑布,有完全失去了往rì的活泼灵动,清凉的泉水已经成了暗红的血sè,缓缓流将下来,满山的仙桃之树,也已经枯萎,被血水溅染,成了暗红的血树,那上方的两万丈冰雪层,更是恐怖,仿佛一块块凝固了的淤血。

    与九天罡风交接的山之颠,此时候已经被一巨大血茧包裹,周青用天眼观看了半天,也看不清楚里面的动静,直是血茧一鼓一鼓,里面好象孕育了一个绝世凶胎。

    “好厉害的冥河教祖,那悟空道人想必已经困在血茧之中,不知道吉凶如何,奈何这等拼斗,我却是插手不上,只是可惜了花果山这片胜境。”

    周青心中盘算,那大阿修罗魔王波旬使用了法相天地的神通,要毁掉傲来国,傲来国中妖兵虽然多,但哪里是波旬的对手,只有齐天大圣拼命护持,四大那崩芭二将军,马流二元帅带领小妖定住城池,不使被摧毁,冥河教祖与魔王双双出动,看来是势在必得,定要一举击杀这纵横三界的妖族大圣。

    “当天是帝江和那大圣一起出手,这样一说,我与那冥河教祖也结下了仇怨,要是先来打我,我不就死定了!”想到这里,周青再有保持不了道门天帝的威严,手心有些冰凉,无论是冥河教祖,还是大阿修罗王波旬与他单条,周青都是个有败无胜。

    当时借助都天大阵,东皇钟,十几件上古妖族法器,才把那葫芦之中的陆压道人分身轰杀,还耗费了许多工夫,现在都天大阵因为帝江化了出去,也摆不出来,除非将十二大煞神全部斩杀出去,才可重摆,更与大阵一体,力量增加到颠峰,现在嘛,想都不用想,要对付魔王波旬,还差了不是一点半点,更别说是冥河这个纵横地狱的教祖了。

    那魔女战战兢兢,像那雷惊的孩子,雨淋的虾嫫,只是铮铮呆呆,全身哆嗦,躲在红孩儿怀里,那三犀牛虽然见多识广,但这种场面,开没有开过荤,那是接近于混元大罗金仙,无上教主级别的争斗,万年也难得有一回,更别说是亲眼目睹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逃离这凶险的争斗之地,免得殃及池鱼。

    这绝对不是好玩的拼斗,乃是生死相搏,周青也不知道两大巨魔为什么就突然发了疯。

    “好久没有拼命了啊!”周青暗暗感叹了一句,他们这种存在,拥有永恒生命的存在,不到绝境,不会直接拼斗,拿永恒的生命来开玩笑,但现在却是没有办法了,两大魔王,一齐出手,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两人本是联合计算了冥河一把,周青本来以为以后争斗的rì子还多,哪里知道对方好象受不得一点点小的刺激,直接就杀上门来。

    远处傲来国之边,东海之宾,战斗越来越激烈,上亿万吨的海水被卷起,成了一道道晶莹的水幕,其中只见金sè闪电四面乱扯,乃是如意金箍棒舞动的光华,魔王波旬两口黑sè大刀,左右挡驾,拼斗的余波,就像盘古幡摇动一般,把无数空间绞的齑乱,光线扭曲,威势简直是开天辟地一般。

    再这其中,次一点的法宝更本一经祭出,就被乱流绞碎,起不到半点作用,周青自付,偷袭无用,先是吩咐了红孩儿,架车远远避开,又取了东皇钟,飞到海上,运起天道变化,把身体一挣,喀嚓乱响,无数水雷盘旋,人已经变化成了共工真身,头上十一头凶神身高千丈,在黑云中翻滚沉浮,身体周围白虹鼓荡,那是大巫jīng气,周青变化了神通,借助大巫jīng气的力量,加上共工真身在水中的力量,变得和魔王,大圣一般来高,也不用兵器,张来两只比山泰山还大的手掌,直抓魔王的头颅。

    “大圣修慌,我来助你!”周青高声叫喊,声如闷雷,滚滚震动九天,下方的拼斗,早就惊动了五方众神,上传天庭,玉帝知晓,连忙下动符诏,召集众神,商量此事。

    真武,紫薇,也是坐将不住,一起来到灵霄大殿,也觉得束手无测。

    “诸位有何办法,使下界争斗平息?免得三界混乱。”玉帝问道。

    真武座于下方,只是摇头,紫薇身后立有三仙姑,都是摇头,过了片刻,紫薇却是开口道:“此等拼斗,我天庭力有不歹,除非混元无极太上教主,才可平息。”

    玉帝点头,遂与太白金星上三十三天去那弥罗天请元始天尊,太白来到弥罗天外,不敢进入,只叫守天的白鹤童子通报。

    童子进来,来见元始,元始正讲道德玉文,广成子,赤jīng子,玉鼎真人,道行天尊,灵宝**师,青虚道德真君,黄龙真人,太乙真人等等,都在门下听讲,元始早知此事,吩咐白鹤童子:“不要着他进来,我开讲大道,哪里有闲暇功夫管那下界之事,,你叫他去见玄都天找大老爷。”

    太白遂到玄都天,早有金银童子等候,吩咐道:“太上道祖昨天闭关炼金丹,早知此事,但不得空闲,你且去灵台方寸山,找那大圣师门。”

    太白无法,又来到灵台方寸山之外,见了看洞童子,那洞子连忙道:“你来得不巧,祖师今天受女娲宫邀请,去见至人娘娘,吩咐任何人都不得打搅。”

    太白跑了半天,累的半死,只好下来,如实禀报玉帝,天庭众神,无一有那良策,只好作罢,反正只要不波及天宫,他们也乐的不管。

    且说周青变化真身,到了海中,从后面朝魔王打来,大圣在前面夹攻,魔王见来人援助,浑然不惧,一刀荡开金箍棒,另一刀反手而下,削向周青双手,周青也不怕,用手臂硬接,另一手拿起东皇钟,祭在上空,朝魔王罩下。

    砰的一声暴响,那魔王一刀砍在周青手臂之上,只见得火星四溅,仿佛那正月的烟花,周青只感觉到巨痛,低头一看,自己那手臂之上缠绕的青蛇已经被砍成两截,黑sè鳞甲爆碎,黑血夹杂皮肉翻出,分外恐怖,顿时大惊,连忙后退,再也不敢用手架刀。

    那东皇钟扩大到几百里大小,直直罩下,里面星光流转,二十四气,十二元辰一起动摇,魔王不管周青,头顶冲出一杆长柄镰刀,镰刀之上发出黑云,稳稳托住东皇钟。

    这镰刀正是修罗七宝之一,先天所产,加上魔王法力要高过周青许多,周青哪里奈何得了,遂把五sè神光一撒,那红光来刷镰刀,魔王波旬认识到厉害,忙又把手一指,一杆绘有许多阿修罗男女的大旗冲出,祭在头顶,摇动之间,黑气之中生出一朵多方圆万倾大小的黑莲花,乌光冲向天际,五sè神光也落不下来。

    周青大惊,这五sè神光三界之中,只有zhōngyāng戊已旗,素sè云界旗,青莲宝sè旗,离地焰光旗,四面防御至宝刷落不了,除此之外,就算是盘古幡,也是无用,本想将那镰刀刷落,就算魔王乘五sè神光运转的间隙收回,那东皇钟早就落下,不死也叫其有伤。

    直接刷魔王,周青却是不敢,刷落魔王,反受其害,就象吞吃一块石头,消化不了,反而要了自己xìng命。

    哪里知道,除此四面大旗,还有一件修罗幽冥旗,与其余四面大旗,凑成五方,连同诛仙四剑,太极图,盘古幡等先天灵宝,都是当年鸿均道人搁置在分宝岩之上,准备开天之后,镇压四方,这修罗幽冥旗开天之后,就落在血海之中,成了修罗七宝之一。

    东皇钟也罩不下来,五sè神光也落不下来,周青见法宝无功,只有硬上头皮上前,苦于没有武器,不好抵挡,那竹杖也经不起猛打猛砸,只怕一样要削断,把多年苦功付于流水。

    躲闪魔王大刀劈砍,周青狼狈万分,魔王的功力,恐怕已经与洪荒之中,后羿夸父不相上下,周青只有将头顶十一头魔神当做兵器,宛如那流星锤猛砸,砸在刀上,便弹了回来,自己只是仗着共工真身,水里灵活,一味躲闪。

    十一头魔神乃是正宗的盘古血脉,不怕魔王大刀劈砍,撞击起来,当当做响,每一火星,都宛如一个小太阳,远在千万之外的龙宫,都慢慢摇晃,东海龙王早就带了家眷,逃到南海去了,哪里还敢留在东海。

    被魔王看伤的手臂,有那大巫jīng气的滋补,也慢慢痊愈,五sè神光,周青也是收回,本来刷动就吃力,又凑不了效果,还不收回,那就让魔王砍了,魔王也收了修罗幽冥旗,周青抱起几百里大小的东皇钟,猛砸魔王。

    猴子在前面作战,分出了魔王大部分攻击,才让周青这般舒服,没有遭那毒手,又斗了一天一夜,魔王因为两人夹攻,那十一头魔神仿佛流星坨子,不好防备,被猴子一声长啸,荡开双刀,一棍打在魔王肩头,把魔王扑的跌了一跤,十万丈之高,庞大的身体猛的倒在海水之中,涌起巨浪,海啸奔腾。

    周青大喜,猛叫一声:“好!”抱东皇钟赶将上去,来砸魔王头颅。

    魔王哪里那么容易死,猴子一棍,只是打碎了肩头的铠甲,身体却未受伤害,见周青来砸,连忙爬将起来,用双刀架钟,又闻得脑后棍风呼号,金芒闪动,知道是猴子金箍棒打了下来,不禁怒吼一声,脑后现出一只大手,抓那修罗冥狱镰刀,架住金箍棒,这才缓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用双刀战猴子,镰刀战周青。

    镰刀砍在东皇钟之上,一样暴响,周青抱钟胡乱抵挡,那镰刀凶猛,难以抵挡,周青又没有趁手的兵器,还好有十一魔神做流星锤乱打,多少使魔王有点顾忌,又战了七八个时辰,猴子连连暴跳,拿棍猛砸,也没有时间与周青说话,魔王本领和猴子不相上下,加上周青,魔王抵挡就有些勉强,但一时半会,猴子与周青也奈何不得魔王。周青估摸,只怕还要打上几天,才能分出胜负。

    猴子连连暴跳,花果山那边被血茧包裹,周青估摸着,那悟空道人只怕处了下风,不妙的很,心下比猴子还急,要是让冥河教祖轰杀了悟空道人,那周青与猴子一个都别想跑掉,但又没有办法,周青自然可以脱身而走,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人家可以杀上花果山,一样就可以灭掉黑风山天道门。

    来花果山,要魔王与冥河教祖一起来,才能占得上风,但去黑风山,不消冥河教祖,只要大阿修罗魔王一人,周青就难以抵挡。看那花果山主峰的威势,冥河教祖一来,只怕不出一个时辰,周青满门上上下下,都要被杀个干净。

    不过打杀冥河教祖化身,乃是猴子与周青一起,冥河教祖要去黑风山报复的话,周青算不出来,悟空道人可不一样,自然要去阻拦,不如索xìng先灭了悟空,再杀周青。

    “不就是打杀你一个化身,有必要这么拼命吗?真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周青心里大骂,越战越急,但真是奈何不得,大阿修罗魔王不是缺少法宝的穷光蛋,周青靠法宝奈何不得对方,只有硬来。

    修罗七宝,虽然都是先天所产,但威力自有强弱,也各有用途,魔王波旬那修罗冥狱镰刀,修罗幽冥旗,乃是妙用最大的两件,魔女手中的修罗灭天镜,在七宝之中,排到第六,修罗奈何圭虽然可吸纳业力,但对于成就大阿修罗魔道的魔头,却是没有什么用。

    至于魔王手中的两口大刀,乃是亿万年中血海凝聚的冥铁所铸,也不亚于修罗七宝。

    “白将军,玉帝可是叫我们下去暗中助阵,帮勾陈一把。我们是不是要下去?”天界云端,蚊道人持了一面照妖镜,朝下方照shè,便依稀见得下方的争斗,天界与地仙一界相隔甚远,又有百万里的罡风层,百万余里的乾天雷火层,下界的争斗,却是波及不到上面来。

    “那你下去吧,你有三sè莲台护体,修为也比我高,可以帮得上忙呢。”白起拿着杀神剑,弹了弹冷光闪闪的锋芒。

    “我这三sè莲台不过是小物,怎比得上白将军的不死之身。大巫之体。”蚊道人干笑道。

    两人不冷不热的说些没有营养的话语,但就是没有一个动身下去,十分滑稽。

    两人下去,助战魔王波旬,倒不是帮不上忙,但一时之间,也击杀不了魔王,悟空与教祖在血茧之中,谁也看不清楚,不知道如何,两人自然不想下去。

    红孩儿与魔女架车,也直直上了天界,停在无穷无尽的银河旁边,只见银河之中,水阑涌动,虽然有波涛,但不凶猛,脚下不是山石泥土,乃是白云,银河之边缘,乃是浅水,水底点点星光,却是稀疏的有一些星砂,河水也是由白云托着,奇异到了极点,但云霞哪里有心思观看。

    嗷!嗷!嗷!在连番恶斗之中,那共工,祝融元身终于分化出来,共工,祝融xìng好斗,当年就在洪荒不周山上拼命,双双身损。

    周青恶斗之中,正符合了他们的本能,周青不经意将其战斗恶念斩杀,成就两个化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