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一种奇妙,说不出的感觉,荡漾在周青心头,分化出两个化身以后,自己深藏在元神之中的那一点真灵,突然感觉清晰了许多,那魔王波旬黑sè大到划破空间,猴子如意金箍棒那开天辟地的威势,粉碎无数虚空的神通,都仿佛变的缓慢起来,能让周青清楚的估摸到运行的诡计,十分清晰,通明的感觉,就好象那蒙了厚厚一层草灰的夜明珠,突然用抹布插了一下一样,虽然没有干净,但立马散发出光芒。

    斩杀战斗本能,使其不能左右自己,生灵一点真灵,自后天生成而来,就沾染了诸多念头,从何而来,到哪里去,就好象明珠蒙尘,玄之又玄,共工,祝融两位祖巫,战斗之念实在太强,自周青召唤出来之后,散落于宇宙之间的意识与周青结合,自然就融合在一起,不可分割,使周青那一点真灵蒙上的尘埃越来越多。

    毕竟不是自己辛苦修来的力量,天到运转,有利也有弊,现在一经斩杀,就犹如拨云见rì,明珠洗尘,周青甚至隐隐感觉到了那天道运转的奥妙,但仔细感觉,却是有如雾里看花,朦胧不清楚,好象眼睛前面蒙了一层纱罩,看不见清晰的天道变数,吉凶祸福,这些念头和感觉在周青心里急速运转,但却是电光火石一般,只有亿万分之一刹那的时间。

    心似浮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而后云散则浩月当空,水枯则明珠出现,云水虽好,却是蒙蔽浩月明珠的障碍罢了,云水不散,哪里看的浩月明珠。

    善恶一念,就好象那云水,云不散,水不枯,如何看得见浩月明珠?善恶不斩,又哪里看得清楚自己?不看清自己,又哪里估摸得到天道变化?周青到现在却是明白,悟空道人所说那证混元道果之路:“难,难,真是个难!”就算斩了善恶一念,还有自身,依旧处在天道运转之中,那历经无量量劫之后,依旧化为土灰。

    魔王镰刀劈将过来,周青看得清楚,瞧得明白,不被战斗恶念蒙蔽,真灵当然通明,抱东皇钟一荡,直直撞击在镰刀锋芒之上,手腕虽然被镰刀的巨大力道震的发麻,但魔王的镰刀,却是被周青一举荡开。

    周青力量远远不及魔王,法宝也占不到优势,但魔王镰刀的轨迹,隐隐被周青把握,乘那新力未生,旧力未断之时,一举打击在最薄弱的地方,魔王正面要迎战猴子,对周青本来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只是周青皮厚,一时之间杀不死。只是镰刀招招不离周青头顶,寻觅机会,杀得周青只有招架之功。

    哪里知道周青突然发威,浸染看清楚了自己镰刀的轨迹,把自己荡退,这一惊和是非同小可,魔王赶紧虚晃一枪,跳出圈子,再做打算。

    魔王刚刚跳出圈子,向北上走,突然北方海上出现一个一般摸样的周青,都是蟒头人身,脚踏两条黑龙,手缠青sè大蟒,嘴里还在大吼:“道兄不急,我来助你擒扶魔王。”

    魔王大惊,往西而走,又见一全身火红鳞片,踏两条火龙,兽头人身,两耳穿了两条火蛇的大汉,嘴里咆哮,惊动天地,声音滚滚,也是一般叫喊:“魔王修走,你今天插翅难逃!速速就擒,免得坏了xìng命!”

    魔王大怒:“你有多大本事,敢出此狂言,叫你身化齑粉。”说罢,拿那大刀就劈。

    “我乃祝融是也,叫你知道我的厉害!”祝融也不躲闪,用手抓刀,魔王骂道:“不知死活的畜生!”

    手刀交接,那火星冲天而上,魔王一刀将祝融砍开,再用另一口刀来取,祝融硬拼了一下,知道自己力量不及魔王,只是游斗,手里一抓,居然硬生生在水幕之中抓出了一条火焰大戟,舞动开来,亿万吨海水被蒸发成白气,又化大雨落将下来。

    那一滴滴的雨点,都有磨盘大小,还未落到海中,又被蒸发,上升到几百万丈高空,被冰冷罡风一吹,依旧落了下来,循环不息,壮观到了极点。

    “我的天!”白起抢过蚊道人手里的照妖镜,往下猛照,使自己看的清晰一些,见了祝融的武技,身为大巫的他,也禁不住浑身发抖,一手拿镜,一手拿杀神剑乱舞,冷光深深,剑气纵横,蚊道人一个不防备,被割掉了一截道袍,顿时气得浑身颤抖,但却不敢上去理论,他可是知道,白起这疯子根本不讲什么道理,打又打不死,蚊道人虽然比他厉害,但拼斗起来,难免要挂点彩。

    白起上次被杨戬击败,心里就十分不舒服,因为被困了两千年,功力消耗到了极点,最近才修了回来,并比两千年前,还有进展,但要找杨戬报仇,他却是没有把握,而周青分化出来的共工祝融,乃是盘古血脉,禀战斗而生,虽然力量没有全盛时候的万分之一,但单打独斗,就算杨戬手段通天,也难逃一败,白起当然要学着点了。

    无声的战斗,一个刹那,火焰大戟被魔王大刀砍碎了上千次,但依旧凝聚成型,在别人眼里,不过是兵器交接而已,但周青却看的清楚,这手段,换了自己是使用不出来的,祝融虽然力量没有魔王强大,但手法jīng妙,武艺高强,一瞬间,两人交锋千百来次,魔王居然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但毕竟力量不济,瞬间过后,魔王再一次震碎了火焰大戟,一刀砍在祝融胸膛之上,把祝融砍倒在水中,魔王又要下狠手,全力运刀,来割首级,后面共工赶了上来,大叫道:“修伤我道兄!”一股粗大的水柱被他凝结成大戟,两人一水一火,但兵器倒是一样,狠狠朝魔王后颈窝刺来。

    魔王大惊,突然不知道哪里出来两个猛人,力量倒还罢了,但那肉搏武斗,连自己都不是对手,自己的后颈窝,没有铠甲,却是难以抵挡对方的武器,尤其是这海水大戟,在魔王的感觉之中,远远比刚才的火焰大戢厉害得多,在水中,本来就是共工的地盘。

    这边魔王转过身体来战共工,那边祝融也爬了起来,在海中,他的确要比共工差上一点,但影响不大,刚才魔王一刀,并没有给他造成伤害,只是那股巨大的力道,另他很不舒服,就差点晕了过去,魔王全力出手,可不是盖的。

    两大祖巫分身把魔王拖住,这说来话长,其实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那猴子与周青也围了上来,把魔王团团包裹在zhōngyāng,一顿乱打,魔王上天无路,如地无门,渐渐的乏力,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共工与祝融被斩了出来,战斗里何止增加十倍,再也不是那糟糟懂懂的魔神,而是那纵横三界洪荒的祖巫,威镇一方的天帝勾陈。

    魔王连连怒吼,终于气急败坏了,现了自己真身,足足有一千只手,各拿兵器,都是漆黑的兵器,这不是幻化,乃是实实在在的打磨的亿万年之久的血海冥铁,魔王可不同周青,他在幽冥血海之中居住了不知道几千,几亿年,一件普通的法器,经过这般长的年头打磨,也是厉害到了极点了。

    脑那那只大手拿镰刀,其余足足有三百只手战周青,共工,祝融,而前面都七百只手战猴子,身体乱转,无数空间被绞乱,五人包裹在中间,这下,就连照妖镜都看不见了。

    周青暗道:“哪里有这么多肉头!”魔王手虽然多,都是肉头,虽然拖延了时间,但依旧免不了失败的命运,只是迟和早的事情。

    蚊道人和白起暗暗叹息,现在的战斗,都在拼命了,他们错过最好的机会,先前下去打闷棍,说不定还可以拣到便宜,现在下去,可就是炮灰了,不过两人却是一脸轻松,现在胜负恐怕就在几个时辰之内就要分出,到时候再下去不迟,魔王身上,可是宝物多到了极点,蚊道人甚至暗暗吞了一口口水,全身三sè光华闪动,穿过厚厚的云层,下到雷火层中,白起自然也跟了上来。

    东海之宾的战斗动静实在太大,也实在是太过激烈,以至与大家都忽略了花果山主峰的血茧,恶斗了近乎三天,那血茧鼓胀之间,到达了极点,好似只要再撑大一点,这血茧就会爆裂。

    周青抱钟架住镰刀,狠狠一砸,那魔王反勾,漫空飞舞的手乱打,刀剑,叉锤,等等各种奇怪的兵器砸了下来,都被共工与祝融挡住,或是用身体硬借,魔王分化出千只手,力量也就随之分散,要分出大部分力量对付猴子,共工祝融当然不怕,只是那镰刀锋利,便由周青抱钟抵挡,镰刀乃是先天灵宝,魔王功力又高,共工祝融虽然很想用身体似一下,看自己身体硬,乃是镰刀硬,但现在却不是冒险的时候,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魔王心里暗安叫苦,本来是冥河教祖从那血海轮回池中醒来,一算知道那红孩儿与魔女有渊源,便起了心思,要招上门女婿,哪里知道被悟空暗算了一把,猴子还打杀了他一个化身,他有四亿八千万化身,少一个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加上只要幽冥血海还在,再孕育一个,也不是困难的事情。

    但他平生只被释迦牟尼佛击败过,这猴子还是他的晚辈,哪里咽的下这口恶气,一算计,知道这悟空道人与他不相上下,单个人来,讨不了好,便把魔王也带了过来,魔王拖住猴子,他自己运用神通,带领四亿八千万血神子,将悟空连同斗战胜佛一起困住,亲自动手,不怕杀不了悟空道人。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花果山虽然厉害,但毕竟厉害的只有悟空,就那些妖兵打打天庭可以,要对付阿修罗魔王,简直就是拿蚂蚁去踩大象,再多都是枉然。

    “教祖怎么还没有轰杀那悟空,我可就要跑了!”

    魔王自然有逃生的手段,就凭眼前几人,要击败他可以,但要杀死他,恐怕除了三清道尊,准提,佛祖,能轻易办到以外,这四个人,就算包刮猴子,也没有这个本事,要是这么容易就杀了他,那大阿修罗魔王早被佛门抓去当奴隶了,还抡不到现在出来耀武扬威。

    猴子与悟空,斗战胜佛同体一人,自然感觉到不妙,双手持棍子,越舞越急,奈何魔王守得紧,奈何不得,周青一钟砸碎了魔王的后心铠甲,魔王大怒,所有兵器避开共工祝融,一齐朝周青打来,周青招架不住,虽然荡开大半,但还是被几样山大小的铁锤砸在面门之上,扑的倒在海中,待爬将起来,却是已经鼻青脸肿,还好是蟒头,看不怎么不出来,但也感觉到火辣辣的痛,眼泪都痛了出来。

    这下不光魔王大怒,周青也大怒,把五sè神光撒来,就要硬拿魔王。

    “哪怕你能脱身出来,把自己反制住,但出来之时,总要露出破绽,猴子照头一棒,还不将你打死?”周青心想。

    魔王果然不上当,反正只要周青撒五sè神光,他就祭修罗旗,乌光之中,涌出黑莲,不叫神光下来,周青还是没有办法,前面猴子终于得手,一帮打断了魔王几十只手,魔王痛得大呼,手与兵器都缩了回去,依旧恢复原来模样,抵挡住猴子。

    远处山峰之上,血茧之中,突然shè出一道金光,直直冲向斗府,随后一片佛音梵唱,又有无数金光从血茧中透漏出来,整个血茧突然炸裂,然后就是亿万金光,天女散花,天龙围绕,好似阿弥陀佛在极乐讲经,无量的光明,将整个灰蒙蒙,鲜血淋漓的世界照得通明。

    花果山之颠峰,百里大小,南北两边各座一人,南边的正是悟空道人,本来一身道袍,现在已经破烂不堪,连勒袍的带子都段成几截,神sè也不似原来那么好,但依旧微笑,细看之尖,好象又没有表情,头上现半亩大小鱼鳞金云,金云之上现莲花,莲花上托金灯,金灯火光之中,现出一尊佛陀,耸立在天地之间,无量的光明,驱散了一切。

    北边坐一老人,穿纯白sè道衣,眉毛,胡子却是雪白,拖到地下,和悟空一般,这老人头上现血云,血云之上,坐一血神,和佛陀一般大小,四万八千只手臂显现在背后,捏成古怪摸样。

    和血神,佛陀一比,就算共工,魔王,祝融,猴子,周青的法相天地神通,也感觉到渺小。

    魔王一楞,突然乘机把修罗旗一指,包裹住自己,冲出圈子,逃跑了,周青猴子也不追赶,心思早就被山峰上的情况吸引了。相对来说,魔王倒是次要的了。

    周青也是第一次看见了冥河教祖的模样,除了胡子眉毛稍微长了一点,却是相貌十分平凡的一个老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雪白的头发扎成道稽,用一根玉簪插住,并没有什么希奇。

    那尊血神的血光完全被佛光驱散,只有本体不动,冥河教祖哈哈大笑两声,连连咳嗽,嘴巴鼻子都咳出了鲜血,溅到雪白的道袍上面,染成了点点桃花。

    猴子不喜反怒,仰天一声悲啸,把棍子往上一举,戳进了云端,白起与蚊道人大惊,连忙躲闪,却被猴子一扫,成了滚地葫芦,幸好没有受伤,连忙跑回天界去了。

    猴子扫了白起蚊道人,一个跟斗打上山峰,举棒就打教祖,却被那血神轻轻抓住,打不下来。冥河教祖又是咳嗽,越来越急,好象一口气回不过来,马上就要挂了一般。

    善哉!善哉!

    我历无量量劫。

    过十万亿佛土。

    我历无量量劫。

    照十方国无所障碍。

    我历无量量劫。

    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

    我历无量量劫。

    如是未来降生琉璃净土。

    善哉!善哉!

    无上甚深圆满正等觉!

    善哉!善哉!……

    斗战胜佛慢慢念动些话语,起初周青听得清楚,最后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玄,细不可闻,随着声音的细小,佛陀的身形渐渐黯淡,最后消失,化为了九颗舍利,落将下来,出现在悟空头顶金灯火光之中。

    冥河教祖又笑,那尊血神一散,化了漫天血影,把教祖包裹。

    冥河教祖也消失不见,那大笑和咳嗽之声还隐隐可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