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见冥河教祖离去,顿时松了一口大气,恢复元身,上了花果山颠,虽然与就天罡风交接,只不过对功力浅薄的地仙有些作用罢了,哪里奈何得了他这种神通广大的人物,那共工祝融分立两旁,都看着闭目不语的悟空道人,猴子也恢复了元身,在一块块大石头上跳来跳去,龇牙咧嘴,手上拿棒子乱捶,把一块块被罡风吹得尽是孔洞的山石打得粉碎。

    整个花果山的灰雾虽然已经驱散,太阳光也照shè下来,但那冰层血水斑斑,胜境全毁,实在是不堪如目,一切一切,都显示了冥河教祖那通天的手段,另周青心惊胆寒。

    红孩儿已经架车下来,到了山顶,叫声七叔,那猴子才停了下来,一斤斗打到傲来妖国中去了,悟空便对周青道:“道兄,你也来了。”

    周青点头:“来迟了!”

    “我毁了那人化身,把就叫我斗战胜佛涅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呢!还要讨点利息回去。”悟空笑道。

    那魔女从红孩儿身后出来,依旧是战战兢兢,生怕会拉到她身上,一边是她的父亲师傅,一边是她爱郎的师门,叫她不好做人。

    “七叔,那教祖怎么样了?”魔女鼓起勇气问道。

    “他自然也要静修一段时rì。”悟空站起身来,和众人飘然下山,来到水帘洞前,周青见血水流下,溅得满地通红,心中不快,命红孩儿:“回去拿琉璃净瓶。”

    红孩儿正要化火光而去,周青又道:“那jīngjīng儿,空空儿想必已经到了山门,你叫你大师姐好生安排,待我回来之后,再行拜师之礼,暂时就寄居在门下,一同修习,可传天道一卷。”

    魔女要跟去,周青道:“你不必去,恐你父亲要拿你回去。”魔女一听,没有办法,只有望红孩儿去了。

    “道兄可有伤势?”周青扫开血水,众人坐在山前石凳之旁。

    “我无伤势,只是推敲变化,也不是掌握,这次却是失算了。”悟空苦笑道。

    周青自然无语,那共工,祝融会七十二变,变化成一个黑道人,一个红道人,坐了小会,跟那猴子一样,坐不住,便在山前走来走去,祝融放了一把火,烧得那水苦石头烂,血水炼化,整个花果山一片焦黑,那些果树都成了焦碳,由原来血树变成碳树,但周青看得分明,那些树的根茎都完好,一点都烧到,如此控火技巧,红孩儿是望尘莫及。

    共工手一招,远隔千里的东海之上,冲出四十九条长达千丈的水龙,飞了上来,在花果山顶盘旋,太阳一照,晶莹剔透,炫耀出彩虹,给遭了劫难的花果山凭添几分生机。

    四十九条水龙交缠一阵,突然化为倾盆大雨下来,不出一个时辰,满山被洗刷了个干净,露出点点翠绿,不过那些被血水污秽了仙桃树,却只有那清净琉璃瓶中的甘露才能恢复了,但经过共工,祝融这一折腾,自然比原先好了许多。

    四十九条水龙倾泄完毕,天空之中依旧还有晶莹的龙身,不过小了许多,只有十丈大小,却是海水中的杂质盐份,被共工剥离了出来,下的雨水真是个纯净无比。

    “多谢道兄了。”悟空对共工祝融道。

    “不敢,不敢!这里没有意思,我到别处耍耍。”

    共工道,那祝融也点头,祝融张开嘴巴,一口白sè火焰冲上天空,把那四十九条小龙烧得通红,渐渐变小,落将下来,条条只有三寸来长,共工一把抓在手里,搓了一搓,这四十九条小龙就相互缠绕在一起,结成一口长一尺的断剑模样兵器,剑尖剑身剑柄都是盘龙,十分jīng致。

    悟空看得都点头,这两化身,一水一火,一个瞬间,就把海水之中的盐份杂质都凝练成法宝,几乎比得上一般地仙的飞剑了。

    “找帝江去耍耍!”周青道。

    共工祝融都是点头:“人间还有一个小家伙,要遭难了,正好救他一救,也要了当时的偌言。”说罢,一红一黑两影子朝南去了。

    花果山一战之后,倒是风平浪静,红孩儿拿来琉璃瓶,与魔女忙活了几天,把花果山上下又重新洗刷一遍,这甘露果然厉害,那仙桃树一沾,不出半rì功夫,就抽出枝叶,竟然开了桃花,那山顶的万丈冰雪层也洗了个干净,花果山好不容易恢复了原来的摸样,周青与云霞每天就游山玩水,待到半个月之后,一切恢复正常,才告辞而去,冥河受伤,起码要静修个几十年,百来年,至于魔王,想必也会安静一段rì子。

    两人都没有了游玩的意思,架车转回山门,准备全力炼那周天星幡,早rì布置成周天星斗大阵,万一魔王来灭门,周青便仗此阵防守。

    “可惜,那都天神煞大阵失了威力,不然对付魔王,也可自保,实在可恨,那魔王怎么那么多法宝,连五sè神光都奈何不得。”

    周青引以为傲的就是法宝,先前和别人拼斗,都是仗着法宝优势,现在突然没了优势,自然不快活,但也没有办法,只有回去炼幡,那魔王行事不好估摸,说不定几时就来找场子。

    都天大阵借助十二头魔神力量行那灭杀之事,但现在分化出了三个,周青本身固然是实力大增,但也和其余魔神不惯通,布起阵来,便不圆满,除非周青能一举将其余的九头魔神斩成化身,否则休想再现当时轰杀葫芦中金乌的威力。

    两山相夹,当中一条长有两千来里,宽十里的峡谷,峡谷之中,有紫sè的晶芒闪耀,宝光直冲天际,在万丈高空,被一层水纹符咒挡了回来,丝毫不外泄。

    这条峡谷之中,正是紫晶矿脉,乃是炼制飞剑的一种材料,峡谷地下,全都是一块块紫sè石头,隐隐透明,其中有各种纹理,一个个妖兵,手持铁镐在石头上小心的敲打,力道均匀,把一块块镶嵌在峡谷地底的巨石头敲成拳头大小,再放进自己的介子空间,这些妖兵,修为不高,介子空间不大,只能堆上几十方的矿石,堆满了矿石之后,便在峡谷之上的妖兵指挥,将矿石送到方圆万里之外的冶炼场中。

    几山环抱,当中空出一块平原,摆了几百座高炉,地火被符法勾了上来,在炉下熊熊燃烧,那处于几百万里的高空乾天真火,也被引成一道道火柱冲击下来,进入每座高炉之上,天地之火相交,空气中起了一道道的波纹,仿佛那空间都被烧的扭曲了。

    幸好那高炉,地面,都是符法禁住,没有烧成岩浆,但那些来送矿石的妖兵,还在山外,就感觉到了恐怖了高温,一个个战战兢兢,上了山,忍住火焰,将矿石往下倒,也不敢踏进冶炼场地。

    地肺yīn火与乾天真火交接,又是如此庞大,比那一般地仙的三昧真火还要厉害得多,这些小妖,当然受不了。

    冶炼场中,一些道人飞来飞去,把山旁倒下的矿石收集起来,一并堆放在高炉旁边,再由守炉火的弟子投进去。

    这是周青的冶炼场,那开采出来的铁,铜,紫晶,墨晶等矿石,都是不纯,要用火jīng炼,再分类储存起来,门下弟子修出三昧真火,就去领材料,根据自己修炼的特点,先炼制适合的飞剑。

    周青全门上下,那百万妖兵不算,连同大自在宫,共有四万弟子,天道宗三万,大自在宫一万,人手一口飞剑,那要多大的消耗?幸好这两界山中,有不少矿脉,够得周青开采。

    每一座高炉,都是高三千丈,占地十余里,仿佛一座小山,高炉顶部旁边,有几个道人轮流接过矿石,投了下去,落到高炉腹部,被天火地火一烧,便成了液体流将出来,再由中间的道人打动符决,分开杂质,取其jīng华,再运转腹中寒气喷出,叫其冷却,自然有道人送到各个储存仓库。

    这冶炼场只有返虚修士,才不怕天地之火的高温,周青门下三万弟子之中,现在大半都是,毕竟在地仙界修炼了五十来年,却是不缺乏人手,只是矿石冶炼出来,去了杂质,便大大缩水,三四万弟子,要造一口飞剑,那是有了,但有的道法,往往要修炼几百口飞剑,哪里有这许多的材料,更别说是修炼别的法宝了。

    尽管周青大力开采,但那材料还是不够,毕竟时rì还短,只有区区几十年,比不得四海龙王,蜀山剑派数动不动就是千年万年的积蓄发展。

    不过周青从蛟魔王那里得来的两万妖兵,都是修成妖仙,比自己的弟子好多了。不过只有拿来守山,地方大了,也守护不过来,只有守护主要的矿脉。

    周青不当家,不晓得难处,温蓝新却是清楚的得很,不过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和天尸老魔争斗,又闻得那苍莽山斗剑,早就蠢蠢yù动,不甘寂寞,想插手一把,只是不好在周青面前讲。

    jīngjīng儿,空空儿,此时就在一座高炉之上,温蓝新派他们就在冶炼场中炼剑,这两个绝代剑仙,一生修剑,正好拿来做肉头。

    此时温蓝新,在仙府大殿之上,把玩了一下金蛟剪,爱不释手。

    “这法宝真是个好,要是师傅能赐我就好了。”天尸老魔法力远比她强,但在这金蛟剪之下,居然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要不是我手下留情,这僵尸早被我杀了。”

    温蓝新又拿出三十六面天尸聚魔幡翻来覆去细看,虽然知道是阿修罗道至宝,但她却是不晓得怎么使用。

    “大师姐,掌教老爷回来了。”突然有童子来报,温蓝新赶紧收了法宝,来到山前,便见到周青车驾,连忙上前拜见。

    红孩儿把三犀牛连车都安顿好,才和魔女一同来了仙府,听周青吩咐。

    温蓝新自然把那两剑仙唤来,两人拜倒在地,周青道:“你两人甚有根基,可受我道术。”两人大喜,连忙行了拜师大礼,先前周青叫温蓝新传了天道一卷,现在拜在门下,自然传了三卷,两剑仙再拜以后,方才起来,立到最下方。

    温蓝新交还了金蛟剪,又说了天尸老魔来盗地龙的情况,并把魔幡连同那老魔的手脚也一并呈上。

    周青道:“我没赐你护身法器,这魔幡你可拿去,自行祭炼。”

    温蓝新连忙道:“弟子法力浅薄,无法祭炼。”

    “大师姐,此乃我阿修罗道法术,何必麻烦师傅,小妹也会。”魔女忙开口。

    周青也不语只是吩咐要闭关炼幡,仙府之中的事物,都温蓝新打理,众弟子自然不敢违抗,廖小进与七个老婆,龙天,龙地,六瞳,蓝神,毒龙也炼幡出来,向周青禀报。

    原先四火星幡由红孩儿凝聚,四水星幡由龙天龙地炼成,北斗星幡由廖小进七老婆炼成,其余弟子各炼了几杆,但三百六十五杆星幡不过炼了二三十杆,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周青没有办法,只有亲自动手了。

    和云霞两人进了后山,周青和云霞坐于rì月星辰旗下,云霞放出三百六十五头星宿元神,这些希奇古怪的动物,各自飞到自己的位置,大口大口吞噬着星力,带动法器,不是一杆一杆的炼,而是一起炼。

    云霞自然是受不了这么庞大的消耗,幸好周青遁出元神,白虹鼓荡,做了后盾,自是无碍。

    且不说两人在全力炼幡,几大弟子凑在一起,仙府之中,倒是十分热闹,廖小进和七个老婆在一旁喝茶,逗那张自然玩,温蓝新和魔女谈得十分投机,红孩儿自然在旁边,jīngjīng儿空空儿去修炼,蓝神,龙天龙地。六瞳去了山中,跟毒龙巡视妖兵。各有各事。

    魔女取了修罗镜,往那三十六面天尸聚魔幡一照,就听得三十六声轻微的响动,远在尸殃山的天尸老魔一跳三丈来高,象是死蛤蟆趴在地上,大口大口踹粗气,这修罗镜十分霸道,将老魔的感应全部破去,老魔也是无法,只有打落牙齿,往肚子里面吞。

    “大师姐,我们阿修罗道上层法术,有四万八千种,各有厉害。”魔女笑道。

    “哦,说来听听。”温蓝新十分感兴趣。

    “师傅所传的法术,也不在阿修罗道之下,更有那天道变化,微妙jīng深,大师姐你学旁门左道怎的?”红孩儿连忙道。

    “听听也是无妨,我以小乘魔道修习入门,想听听大乘魔道的功果。”温蓝新道。

    红孩儿只是随口问问,他也不怎么在意。

    且不说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那温蓝新的八个弟子被左慈带去,勾引张角出来,却是吃了不小的亏。

    众人有法宝护身,水里面的巨蟒大蛟,恶乌龟自然奈何不了他们,一涧奔涌咆哮的弱水也奈何不了他们,只是都小心翼翼,向下而去,向辉与谢晓宏紫青双剑合壁,光华大盛,一道剑气砍翻了一头水蟒,渐渐向下,越来越深,那水也平静下来,黑幽幽的一片,众人的宝光分外显眼,那黄天波拿子午宙光盘,土木晶砂却不敢发出,只是躲在宝光之中,全身打了寒颤道:“这地方不是好路,那老东西把我们当炮灰,只怕真有危险。”

    康杰拿持元阳尺,尺上现九朵金花,受那纯阳正气,倒是不冷,听闻黄天波埋怨,心里也是不舒服道:“废话少说,下都下来了,那修罗奈何圭倒是好东西,渡凡人成仙,我的天,可不能给那老东西了。”

    李蓉奇道:“有什么办法?左慈道行远在我们之上,偷袭都是无用。”

    康杰yīn笑:“等这老头帮我们消了业力,就暗暗通知小师叔,叫小师叔去叫师伯他们。小进师伯,红师伯一来,这老东西有天大本事,也不顶用啊。”

    “这办法好,等老东西得圭之后,再缠他几天,也是拖延时间。”

    几人为了保险,先前就取了周青炼制的灵符,那左慈的灵符,几人可是信不过,但一起带在身上,却是无妨碍。

    “该死!这老东西不说是玄武吗?这是什么怪物?”

    几人落到下面,远远看见漆黑的水中,有九个笆斗大小,通红的宝石,宝光一照,才依稀看见是一头章鱼似的怪物,有小山包大小,头上九只眼睛,看见众人,那九眼的光芒幽幽,四周一片粉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