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九眼怪物挥舞着八只巨大的触手,每只触手有几十丈长,灰不溜秋的皮肤上面一层油腻,有好似一层角质,胸前椭圆,长有一排短足,仿佛人手,下身乃是一条独腿,全身站立起来,众人这才看得清楚,这怪物倒有几分像人,刚才是蹲在涧底,所以才像章鱼,那灰黑的身体,吃得眼睛粉红邪光一照,全身映照出墨绿的颜sè。

    那黄天波手上子午宙光盘,威力极大,但防身护体,功效就小了许多,和那怪物的眼睛的一对望,就感觉到头晕目眩,自己辛苦祭炼的元神,好似收到一个黑洞的吸引,要挣拖身体的束缚,向那眼睛投去,明明知道危险,想闭上眼睛,但哪里还能动弹半个指头,就仿佛那人在恶梦之中,虽然明明知道自己在做梦,只要醒来就好,但却仍旧生在梦中,清醒不过来。

    李容突然见得黄天波呆立,土木晶砂发出的一青,一黄两条护身光带也黯淡下来,泥宫丸中冲出一道白气,拥着一个**裸的人形,朝那怪物投去,顿时知道不妙,忙一声娇喝,将那龙虎宝印之上的破邪符咒搓了一搓,一龙一虎冲出,发出金霞百道,罩住黄天波元神,拉了回来。

    “大小小心,这怪物眼睛古怪,不要看。”

    黄天波元神归位,全身吓出了冷汗,知道自己一下心神失守,险些丧了xìng命,连忙大叫提醒,其余几人都是玄门正宗的破邪护身法宝,早就知道不对,也不对那眼睛看,已经纷纷催动法宝,朝怪物攻了过去。

    那怪物无嘴,无鼻子,头上所有的器官就是九只眼睛,本来是生长在幽冥地狱中,名叫九眼嗜魂兽,乃是禀那戾气所生,在yīn山周围的草原之上,专门吞噬游荡的孤魂野鬼,平时进食,就是拿那九眼发出粉红光一照,孤魂野鬼就被吸进眼里,成了补品,端的厉害。

    地府yīn山,有方圆三百六十亿里,yīn山之下的草原更是广大,其中生长无数巨兽魔怪,连那些地府yīn神也不敢深入草原之中,地藏王菩萨佛法无边,也不能覆盖整个地狱,草原之中,也有许多天才地宝,乃是阳间,天界都没有的,自然有不少地仙冒险下去采集,这头九眼嗜魂兽,正是张角兄弟三人从那地狱草原带来,乃是草原上排名前二十的凶魔,兄弟三人好不容易抓了四头,一头拿来看门,其余三头拿来修炼魔功。

    那左慈老道所说的一头玄武,倒不是没有,但放在水府之中,三兄弟外面放上了这头凶魔,却比玄武厉害许多了,就算遇到强敌,也可抵挡一阵子,便惊动水府之中的人,出来应敌。

    那九眼嗜魂兽见法宝攻来,连忙把八只触角一杨,放八团绿油油的磷光,敌住几人法宝,斗了起来,黄天波先前吃了大亏,便小心翼翼,放出子午神针,便见得一青一黄两道针刺,似那疾电,刺那怪的眼睛。

    九眼嗜魂兽乃是yīn司魔怪,天生就少那阳气,因此不能化身chéngrén,但神通却是比一般地仙还要厉害,尤其是那八团鬼火,是吞噬孤魂野鬼煞气炼就的磷火,不但巨毒无比,沾之即死,还带有九幽元磁,能吸附法宝,众人法宝虽然厉害,但硬是被鬼火吸住,运转不动。

    斗了片刻,这怪靠近,胸前一派短足乱抓,撕破涧中弱水,凌厉恐怖,众人连连躲闪,一是要运功镇压元神,免得被眼睛勾走,而是法宝被鬼火大力吸住,收不回来,只有一边躲闪,一边指挥自己的法宝挣扎,好脱了鬼火的吸附,抽身上走。

    八人斗一怪,都是手忙脚乱,狼狈万分。到底还是众人未成仙道,力量弱小。

    涧底之下斗了半个时辰,左慈坐在云端,心中却是焦急,又等了一小会,还不见动静,不禁起得身来道:“这八人身怀玄门法宝,对付那头玄武不至于不敌,又有我灵符护身,真要危险,也自是无碍,怎会还无动静?莫非那三人知道我要来,先跑了?”

    “哈哈,哈哈,左慈老儿,你那里撮来的一群小辈,要他们来送死,自己在这里想打我们闷棍,百多年不见,居然变的jiān猾了。”

    一阵yīn风吹来,却从外面来了三人,呈三角形状,把左慈隐隐包围,下面百丈之处,却是白雾把整个山涧都笼罩起来,正是左慈布置的禁法,却不知道对手早就知道要自己的行动,放弃了水府,埋伏在周围,专等自己上钩,脱离了禁法的范围,从外面杀来。

    张角头带黄金冠,穿那紫金夹黄袍,手持一口墨玉圭,长有一尺,上面先天就生成了许多符咒,敛成繁复的花纹,正是修罗至宝,奈何圭,那张梁也是批道服,背后背一口宝剑,正是南华老仙炼魔成道的雷音神剑,张宝拿一柄如意勾,jīng光闪烁,乃是前些年伤了蜀山长老李洪,夺到的断玉勾,威力甚大,稍微一催动,就是开山裂石。

    “左慈老儿,你法力jīng深不假,但道行怎么这些年都没有长进,今天却是难逃了。”张角看了看下面的白雾,冷笑两声。

    “这老儿,比猪还蠢,还多管闲事,出来追杀我三兄弟。真是不知死活,先解决算了,那涧下几个小辈,自然手到擒来。”张宝也浅笑。

    左慈提起那拐棍,把棍头一震,那雕刻的仙鹤活了起来,震翅两下,变成几丈来高的大鸟,左慈坐了上去,毫不在意,指张角笑骂道:“老夫我怎会不知你三个小妖人的诡计,正要逼你们现身,自己出来,也懒得费我功夫。”

    张角笑道:“老儿嘴巴倒是不示弱,我兄弟三人刚好修得一门道术,正要拿活人来开荤。”

    说罢,双眼一亮,本来乌黑的眼珠出现三个瞳孔,分别现出诡异的绿光,血光,黑光,和那张自然有些相似。

    “你这小贼,正宗仙道不学,学些旁门左道,对我看怎么的,莫非还能吃我?”左慈见张角就眼里现三光,死死盯住自己,也把眼睛一眨,眼里金芒一闪,反击过去,破去了张角的邪眼。

    张角后退一步,高声叫道:“原来你老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跟南华老东西一个样子,自己本是道士,反去学那西天秃和尚的法术。”

    左慈笑道:“小崽子,要打就打,哪里那么多废话,让老夫看看,你们从地狱学到了什么三爪猫本事?”

    张角顿时大怒,这天魔瞳术乃是上层魔道,乃是取九眼嗜魂兽的眼珠,用邪法祭炼,糅合进自己的眼中,再苦炼九九八十一天,使能成功,只要与人对望一眼,功力比自己低的立马被吸走元神,纵然是法力比自己高深,也要片刻才能清醒,只要左慈愣得一愣,自己祭奈何圭打下,仙佛也是难逃。

    阿修罗道术有四万八千法门,好些法门修行极其容易,威力又大,不似仙术那般要长年修炼,但容易被人克制,左慈道行不深,但法力在海外地仙之中,可排到前十位,又常年在娑婆净土来往,正好学得这佛门密术难陀眼,专门克制天魔瞳。

    张角一个接触,吃了小亏,又听的左慈倚老卖老的讽刺,心中大怒道:“今天定要宰了这老家伙。”说罢,把奈何圭打来,绿光夹杂着黑云,疾如闪电,直奔左慈天灵盖。

    左慈知道这是修罗至宝,哪里肯让其打中,将仙鹤一拍,扑的飞起,同时用手一指,那拐杖飞出,上面一片红光,敌住修罗圭,不叫黑云侵袭过来。

    “老贼,看你还有什么法宝。”张宝祭起断玉勾来取左慈头颅,张梁也取了雷音剑,一道蓝汪汪的勾形,一道金光剑气夹杂霹雳电光,都朝左慈脑后奔来。

    左慈不慌不忙,取下腰间的青皮葫芦,拍仙鹤飞到西面,脱了包围,把葫芦一放,也不见什么东西冲出,但那断玉勾,雷音剑却是遇到了极大的吸力,直直朝葫芦口投去。

    张梁张宝与老家伙打过许多交道,知道这左慈的本事,这葫芦本是海外一磁峰上所产的灵宝,又经法术祭炼,专收金铁法宝,但两人是有备而来,就自然不会让左慈收走,默默念动咒语,那断玉勾,雷音剑上便多了一层绿光,凌空虚斩几下,好似斩断了什么东西,竟然脱了吸力,绕将过来,一个斩头,一个斩妖。

    “两个小兔崽子,倒是学了些本事。”左慈笑骂,朝两人吐一口吐沫,就见葫芦之中冲出两道剑光,堪堪敌住雷音剑,断玉勾。

    这磁葫芦专吸金铁,里面自然有金铁之气,被左慈放将出来,运成剑气,抵挡住两宝。

    地仙散人的法宝,大都是辛苦祭炼,千百年打磨,非同一般,不过也往往只修得一两件,数量不多,左慈的拐杖也是一根生长在天界聚窟洲的神木炼就,经多年祭炼,来时更是受了娑婆净土玄奘**师加持的明王咒,因此能抵挡住业力幻化的黑云。

    张角催动元气指挥那奈何圭,他三人,投身修罗族中,做了那修罗大公主的面首,见这圭神妙,便借了出来,心想有了此圭,便可造就一大批仙人门徒,一方面是帮公主发展魔门徒众,另一方面是左慈也来追杀,也要抵挡,但来到南瞻部洲,就与蜀山结仇,人家势众,三兄弟就算是强龙,也压不了地头蛇,只好躲藏,等修炼几样厉害法术,等苍莽山斗剑,四方混乱,再拣便宜。

    见那拐杖之上现出金尊明王,或是三头六臂,或是四头八臂,或是一首八臂,发出禅唱,檀香,经文,抵挡住自己的奈何圭,张角心中不快:“那些和尚,怎就这般多事。”

    左慈以一敌三,竟然不落下风,兀自嬉笑怒骂。

    “可惜,这三人不知是何人指点,居然避开我是先布置的禁法,现在要击伤这三个小子,却是难了。”

    左慈缠斗片刻,心中盘算,张角三兄弟也想一举轰杀这个祸害,都打起十二分jīng神争斗。

    且说下面八弟子于九眼嗜魂兽争斗,戴锦容功力最深,驱使天师剑,暗暗分出一道剑气,划在了这怪的皮肤之上,只听得扑哧一声,如中败革,那怪浑然不理,更是乘机攻了上来,把天师剑吸走。

    戴锦蓉运功收不回宝剑,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连忙后退,那怪堪堪抓到胸前,却被一青光挡住,乃是周青的护身灵符起了效果。

    “那左慈不是送了灵符?怎么不用?”戴锦蓉突然想起,连忙掏出一道三指宽的黄纸,上绘有一条金龙。

    依照左慈所传的手法,戴锦蓉将符一抖,这符就化为一条金龙,在头顶游走,见怪物攻了上来,便扑了上去,张牙舞爪,斗了起来,怪物那么油滑的皮,吃得金龙一抓,居然脱了一大块,痛得这怪物十分暴躁,九眼越发粉红,竟然shè出几丈来远,打落了金龙几片鳞甲。

    “好家伙,你们快放符。”戴锦容乘机收回天师剑。

    众人一听,连忙放符,一起八条金龙,围绕怪物乱抓,众人脱身出来,收了法宝。观看金龙与怪物争斗。

    “还待在这里怎的?那老家伙哄骗我们,碰到这怪物,险些丢了xìng命,要是那三魔头出来,岂不更糟,我们暂且上去,叫那老东西另想办法。”

    黄天波吃了小亏,现在还心有余悸,哪里还肯引什么魔头。

    众人自然和他的想法一样,那李杰将九天十地辟魔神梭一抖,众人早就轻车熟路,钻进其中,一片五sè彩光,就往上冲。

    众人冲离水面,那金龙居然也跟了上来,九眼嗜魂兽刚才吃了大亏,追了上来,九眼幽幽直shè,十分愤怒。

    众人见状,也顾不了那么多,继续上冲,进了云中,那左慈多赐的灵符,可以穿越禁法,众人瞬间就冲上云端。

    那九眼嗜魂兽不知好歹,也进云中,顿时金霞万道,四面雷响,风火奔涌湍急,四面一挤,那兽就成了齑粉,只剩下九只粉红,笆斗大小的圆球。

    “噫?这倒是好宝贝!”众人连忙收了眼珠,只是太大,又不知道什么用途,不好装在梭中,便塞进介子空间里面去了,李杰cāo控神梭,收了两个,其余一人一个。

    冲上云层,出了禁法,便见左慈与人打斗,众人知道趋吉避凶,连忙躲进云层之中,隐了宝光。

    左慈,张角四人何等法力,自然知道,但都忙打斗,再说这几人多他们不成威胁,也不在乎,便由得他们做看客。

    “师叔在唤我们!”众人出了山涧,突然感应到小狐狸在找他们,这感应秘术,乃是勾陈天书的记载,灵通无比,刚才是受了左慈禁法的压制,现在出了禁法,便可以感觉到了。

    众人看拣不到什么便宜,便驾神梭走了,左慈本想叫住,但被张角三人缠住,一时不好脱身,张角三人见其走了,心下着急,以为对方是去叫人。

    心一急,张角三人对望一眼,披头散发,咬破中指,连喷几口元气,顿时磷火点点,血影飘摇,yīn风呼号,颇有冥河教祖出现时候的威风。

    这yīn风血影阵乃是大公主得教祖传授,被张角三人学了来,威力自然远远不如教祖的四亿八千万无相血魔,但左慈却不好应付。

    左慈本来抵挡三人的法宝,却是游刃有余,但现在见这左道魔法,变了脸sè,连忙捏了手印,坐在仙鹤之上,后脑现了佛光,佛光之中,涌出一尊金刚相,发出亿万毫光,不叫血影yīn风进来。

    倒不是左慈不济,而是这血影yīn风厉害,非是正宗玄门法术不可抵挡,左慈修习的不是正宗,只有用着金刚禅坐之法抵御。

    这样一来,三人完全占了上风,四面yīn雷连法,震得佛光齑乱,但左慈法力jīng深,一时也不好攻破。

    “什么?那老东西在和人打斗,那感情好,上打他一闷棍,叫他神形俱灭,也好出口气。”八人与小昆仑,飞熊,小狐狸,碰了头,说了情况,小昆仑把灵芝娃娃抓出来,狠狠的道。

    见了飞熊,这八人大喜:“有了师兄,那奈何圭可就到手了。”

    飞熊笑道:“居然有这种逆天的宝贝,正要抢来。”

    众人朝峡谷赶来,不想半途却被人拦住了去路。

    一小孩,比红孩儿还要小上几岁,戴银项圈,旁边还有三女,两男,年纪都不大,男的丰神俊郎,女的宛如天仙。

    “小娃娃,还我灵芝仙童吧!”那小孩倒是老气横秋,对小昆仑伸出胖乎乎白嫩嫩的小手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