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哪里来的几个非人类?”

    向辉,谢小宏,刘志华康杰四人对望一眼,又看了看前面那个伸出手来的娃娃,先是以后,随后大惊失sè,认出了几人的来历,这四人乃是人间蜀山弟子,并且地位不低,那蜀山洞天的大殿之中,有历代祖师杰出弟子的画像,这四个叛徒自然认得。

    “不好,这娃娃好似那金蝉祖师,掌教灭了蜀山人间的根基,现在法宝全部都在我们手上,只怕要抓我们的小辫子,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看还是先闪,比较妥当!”向辉几人不动声sè的退到后面,收起了法宝,毕竟是叛徒,碰到自己以前的师门长辈,心里难免有些慌乱。

    “这小娃娃是哪个?”小昆仑拉了向辉问道。

    向辉不敢不回答,小声在小昆仑耳边道:“此乃蜀山剑派二代掌教儿子,名叫齐金蝉,千年前在人间成道,听说是九世童男,成仙以后也是童子之相,想必是乘这灵芝娃娃的借口,来找我们麻烦,要回法宝,眼下师傅,师叔都不在此,吃了亏,也无处告状。”

    那灵芝娃娃见到了齐金蝉,面sè有些焦急,又有点矛盾,不是单纯的害怕了,好象还有点感情。

    小昆仑听了向辉的话语,倒是不在莽撞,只是偷偷打量着九世童男,眼睛骨碌骨碌乱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飞熊,你说该如何?”小狐狸没有主见,便问这头千年北极熊。

    飞熊点头,上前笑道:“原来是蜀山道友,大家都是从人间来,也算是同乡了,这灵芝娃娃乃是从贵派逃出,我等怕他受那妖人的侵害,特地保护,现在道友来讨要,本因归还,但这灵芝娃娃想必在贵派受了磨难,不肯回去,我们自不好强迫不是?”

    齐金蝉听闻,闭口不语,心中想起来时掌教父亲所说的话语:“我派自祖师得那混元一气太清神符成道,开创蜀山一派,积累功德甚多,越发兴盛,只是这一次苍莽山斗剑,不同往rì,那大阿修罗祖师,冥河教祖业已醒来,魔焰滔天,那些左道旁门也随之猖獗,长眉祖师在玄都天听讲,结识了不少前辈,现在天界仙山,聚窟洲中炼宝,分身无术,你弟弟李洪几十年前被张角三妖人打伤,失了断玉钩,这次自有人来降伏妖人,可去助那前辈,也顺便拿回断玉钩。那张角手里,一块奈何圭一定要拿到,此圭与这次斗剑有重大关系。”

    “那灵芝仙童跑出,也是门下弟子看管不严,也要追回,只是带去灵芝仙童乃是勾陈天帝门人,不好正面冲突,那勾陈天帝起自人间,灭杀了我蜀山根基,夺了我蜀山法宝,着实有些过分,不过不好计较,你想办法,追回法宝就是了,这次苍莽斗剑,正好有大用处。”

    “祖师有仙笺传下,说是那勾陈天帝现在是自顾不暇,并不防碍,正是收回本门法宝的最好时候。”

    因为这次任务,非同小可,那齐金蝉旁边的两男三女,都是天仙一流,当年在人间的同门,那两男子一是齐金蝉之弟,被张角打伤的李洪,另一个乃是石生,乃是其母禀灵石之气孕育而生,资质不在那张宇正之下,又修玄门正宗,千年前成就真仙正果,法力高深到了极点。

    那蜀山剑派在人间之时,气势极盛,几乎收罗了人间古仙人所留所有法宝,到了地仙一界,便有雄厚的根基,保持矿脉,光收门徒,几位祖师又在仙界交友广阔,事事都照应,门派也越发兴盛,门徒居然有十几万众,个个都是资质极好的,在南瞻部洲修道门派中正是第一。

    只是上次得罪了牛魔王,老牛不卖帐,带领妖兵围山,用芭蕉扇扇翻了一个山门,虽然有十几万弟子,不过老牛乌合之众,近乎千万妖兵,火拼起来,整个苍莽山就恐怕不在了,那掌教妙一真人只好用混元一气太清神符封锁了苍莽山,牛魔王攻打不进去,占了上风,也就做罢。

    那三女一是齐金蝉姐姐,齐灵云,另两位乃是李英琼,周轻云,紫青双剑,就是这两位女仙没有成道时候的炼魔飞剑,成就仙道之后,留给了晚辈。做为人间蜀山一脉的镇山法宝,哪里知道,出了周青这个猛人,杀光,抢光,弄了断根,那些蜀山祖师自然知道,只是没有办法。

    “芝仙,跟我回去!”那齐灵云见齐金蝉不好开口,也无主意,便对那灵芝娃娃道。

    毕竟对方是勾陈门人,要收回法宝,只有用计,不能硬来。

    灵芝娃娃连连摇头,躲到小昆仑后面。

    “你拿了诸葛师侄的玉剑?”齐灵云突然看到灵芝娃娃手里的寒玉剑,脸sè便冷了下来,吓的娃娃手一松,那剑就掉在地上。

    小昆仑正要开口,齐灵云用手一指,寒玉剑就自动飞起,落入手中。

    “你吓她怎的。”小昆仑大怒,指齐灵云道。

    “先前诸葛师侄被毁了肉身,想必是和道友起了摩擦,这也罢了,不过这寒玉剑乃是我派中法宝,不能落入外人之手。”齐灵云也不恼怒,依旧笑盈盈,说得也是合情合理。

    “师妹,莫吃眼前亏!”向辉悄悄拉了小昆仑。

    小昆仑知道:“打不过,怎么办?”

    “以后再做计较,飞熊师兄一人照顾不过来,我们仙道未成,更加不堪一击,丢了掌教颜面,那事情就麻烦了。”向辉连忙道。

    小昆仑歪起脑袋想了想,便不发作,只是把灵芝娃娃拉到身后,娃娃感觉安全了许多,从后面悄悄探出脑袋,看齐灵云等人。

    “芝仙,你出来以后,你那同伴很是想你呢!”齐金谗突然开口道。

    原来这灵芝娃娃有一同伴,当年受rì月jīng气,一株九叶灵芝化为男童,一株紫参化为女童,感情深厚,两灵物一起出逃,只有灵芝娃娃逃了出来,现在一听紫参被抓了回去,灵芝娃娃跑了出来,双手比画,急得咿呀咿呀乱叫。

    “那你跟不跟我回去?”齐金蝉也咿呀咿呀的说了几句,众人都听不懂,莫名其妙。

    娃娃听了以后,果然连连点头,不顾小昆仑的叫喊,走到齐金蝉身边。

    小昆仑把脚一跺,最里嘀咕,暗暗发狠。

    “既然这娃娃自愿,我们还有事情,先行告辞了。”小狐狸不yù和这群男女久缠,就要离开。

    向辉几人一听,连忙架起云来。

    “几位留步!”一个眉心有一点红痔的女子道,这女子有些煞气,正是原来紫郢剑的主人李英琼。

    “还有什么事情?”小狐狸问道。

    “几位从人间来,那紫青双剑,元阳尺,宙光盘,辟魔神梭,弥尘幡都是我教中人留与人间炼魔之物,还请道友归还。”

    本来无事,这一番话可就起了火药味道,众人哪里会交出法宝,还好飞熊不软不硬道:“师弟妹这些法宝乃是掌教老爷所赐,我们并不知道来历,这位仙子未免太过唐突了。”

    “你们先归还,我派掌教真人自会与你家掌教老爷分说,你们不用cāo心。”李英琼冷冷道。

    “荒谬,哪里有这个道理。”飞熊也还了冷笑。

    飞熊见这女仙咄咄逼人,心中老大不快,便想试试这女仙的法力。

    小狐狸见情况不对,把五毒神幡拿在手上,小昆仑也拿出万魔幡,那天杀,七杀,黑杀三口星光剑蠢蠢yù动,与向辉等人互为倚角。

    九人在后面散开,方位玄妙,正是那勾陈天术之中的九方天妖阵,一经布起,阵中便是妖云笼罩,聚成若隐若现的天妖形体,来回飘忽,外人莫想看得分明,就算仙道未成之修士,仗此阵也可足足自保,九人虽然未发动,但其气势隐隐流露出来。

    李英琼眉头一皱,自然感觉到了妖气,便见小狐狸于与飞熊在前,身后九人虽然看得清楚,但再仔细一看,却宛如那雾里看花,连人面貌都看不清楚。

    “好个妖阵,看来那勾陈天帝还真是不可小视。”齐金蝉乃是九世童男得道,天生一双灵眼,看得见阵势的运转,便觉得这阵之中杀气妖忿奔腾,不可小视。

    “也罢,就破了他的阵法,收了本门法宝,长眉祖师有仙笺,说是那勾陈天帝自顾不暇,我等还惧他怎的。”那齐灵云心想。

    那陆石生,李洪,周轻云,李英琼,灵云,金蝉两弟妹对望一眼,掌教可是有吩咐,要收回法宝,眼下正是机会。

    “那紫郢,青索两口飞剑,乃是我蜀山祖师炼魔之物,三界都是知道的,我也知道道兄乃是天帝勾陈门下,法力通玄,便有心印证道法,要是我侥幸赢了,还请道兄归还本门法宝如何?要是我输了,这些法宝也就算送给诸位。本门不再讨要。”齐金蝉笑道。

    小狐狸问飞熊:“怎么办?”

    飞熊道:“师叔不要慌张,眼下看来,对方势在必得,如若推迟,反叫人耻笑,对方也必另有手段,不如借助阵法,叫进来破阵。”

    小狐狸为难:“这几人法力不知如何,万一失手,破了我们阵法,师傅那里怎么交代?”

    “师叔不答应,只怕对方万一用强!这几人都是天仙一流,飞升已久,掌教灭杀蜀山人间根基,这几人想必有怨气很深,万一撕破面皮,我们难以抵挡,反而不美。”飞熊道,“我入阵中主持,压住阵眼,这阵管教他难破,何况就是破了,以后回山,叫小进师叔,红师叔在来找场子不迟,那苍莽山斗剑rì子以近,不怕找不到对方的纰漏。”

    “师叔不必动手,我们都是三代弟子,输了也不算丢人,更何况我有幽魂白骨幡,乃是封神法器,镇压九方天妖大阵,也是那么容易破的。”

    小狐狸觉得有道理,盘算一下便对齐金蝉道:“就依你,我几个师侄摆了个小阵势,你若能破开,便好商量。”

    “如此正好!”金蝉鼓掌道,“就算是印证道法,用法宝为彩头,又不伤两派和气。”

    飞熊入阵中去了,站于阵眼之中,一声发雷,震开一道门户,同时也祭出幽魂白骨幡压住阵眼,金蝉灵眼瞧见里面白骨狰狞,黑气妖云笼罩,一片鬼哭之声,比刚才又要凶险十倍,心中不安,闻得小狐狸又道:“这就小辈也就这点本事,叫诸位长老见笑了,诸位长老一起进阵吧。”

    这话却是先扣上帽子,定了对方以大欺小的恶名。

    “天帝勾陈,乃是三界至尊,就算我教祖师也不能比拟,仙姑说他们是小辈,在我等眼里,却还是我们前辈呢。”金蝉笑道。

    “李洪,轻云,英琼,你们去助左慈老前辈,我与金蝉,石生破阵。”齐灵云吩咐,要是单打独斗,也只有飞熊棘手一点,其余都是土鸡瓦狗,但入阵破阵,难度就高了百倍。

    李洪被张角击伤,失了断玉钩,早就要找回场子,拉周轻云,李英琼去了。

    金蝉,灵云,石生不敢大意,来到阵前,用手一指,头上现了三朵青莲,拼起来,有水缸大小,发出祥光,裹住周身,脚下现了两片祥光,似那荷叶。灵云,石生也是一般模样,三人用玄门法术护住周身,堪堪进了阵中。

    “好家伙,这哪里还是剑修。”飞熊看得分明,见阵中黑云不能侵袭身,心中惊讶,分明是正宗的太清仙法。

    原来那长眉真人,得了太清神符,创立剑修一派,但飞身之后,便感到不足,后在玄都天听老君讲道,便悟出了上层功果,才传下来,要不然,单单凭那剑修,早被天尸,百魔这些人灭了。

    小狐狸在阵外细看,心试那吊桶,七上八下。

    金蝉三人进阵,又是一翻景象,只见那黑云翻滚之中,涌现出好些虚影,还那朱红妖异的符咒,一起扑了上来,却被头顶青莲所阻,这些都是法力幻化的天妖,被幽魂白骨幡一催,介乎于虚实之间,十分厉害。

    四面发声,幽幽呼唤,中间夹杂尖叫,心惊动魄,金蝉来回几圈,看不见人,便祭出鸳鸯霹雳剑,只见一红一紫两道剑光,夹杂雷霆霹雳之声,轰轰飞出,斩向一头天妖。

    那天妖吃剑一绞,便成了烟云,少时又凝聚起来,金蝉见得多了,扬手就是太乙神雷打出,百丈金霞一晃,便猛的爆开,只听得一声巨响震得小昆仑等人气血翻涌,头脑嗡嗡作响,几头天妖被炸得烟消云散,再也聚合不起来。

    除了飞熊以外,其余九人都是仙道未成,虽然结成大阵,但哪里抵挡得住这修行上层功果千年之久的真仙,飞熊成道也就三四十年,虽然进步神速,又仗星力修炼,能抵挡普通修士十倍的苦功,但人家也不普通修士,更是资质根骨一流,也不缺乏灵药。

    不算法宝,就论法力,周青的二代弟子,只有廖小进这大巫,龙天龙地两头太古龙鲸能和三人比肩,其余就连温蓝新也要差了许多。

    飞熊连忙运起天道变化,全力把那幽魂白骨幡一摇,顿时大阵之中,天妖又凝聚,比先前多了十倍,鬼风呼啸,一起涌了上来,小昆仑暗暗放出万魔幡上的魔神,持镰刀下来,隐藏在天妖之中。

    向辉等人都祭出法宝,也隐藏在其中,飞熊转动阵法,叫小昆仑:“师妹,将那三口星光剑与我,我破开这三人的护身法术。”

    小昆仑点头,把七杀,黑杀,天杀三剑给了飞熊,飞熊一面摇动幡,暗暗念动咒语,就见阵中四面雷响,法宝光华shè目,那法力幻化的天妖,几个呼吸,就散了大半,却是金蝉三人都发太乙神雷。

    齐灵云持太虚神镜,和那修罗灭天镜一般大小,乃是前古至宝,人间洪荒之中的古仙人所炼,四面一照,那天妖立刻消散,石生放出七口宝剑,乃是七修剑,分金鼍、青蛇、水母、玄龟、金鸡、玉兔、蜈蚣七把,这一施为,九方天妖大阵就隐隐有破裂的趋势。

    小昆仑那魔神吃七修剑围住,一缠一绕就斩成十几断,那魔神一死,万魔幡幡面哧啦一声破裂,远在黑风山的温蓝新立马就生出感应。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