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温蓝新正在主持门派事物,这一感应,便知道不好:“大事不妙,万魔幡居然被破,昆仑有危险。”

    “师姐,你要到哪里去?”那红孩儿与魔女在仙府之前的长虹晶桥之上钓鱼,见温蓝新匆匆出来,魔女连忙问道。

    “我那孩儿有危险,连我成道的万魔幡都毁去了,我得赶去看看。”边说边疾飞,等那魔女听明白,温蓝新已经过去了。

    “大师姐留步,掌教大老爷有吩咐,传你进后山,有话说。”几个看山的童子见温蓝新要出山,连忙拦住,温蓝新虽然急噪,却不敢违背,只有怏怏回来,进了后山。

    后山依旧是星光闪烁,只是光华加大了许多,三百六十五面星宿神幡插在几台周围,祭太zhōngyāng,悬浮的rì月星辰大旗下面坐云霞,双眼睁开,衣襟飘飞,睁开的双眼之中,看不到瞳孔,隐隐见得rì月星辰流转,人捏成印诀,一动不动,仿佛泥朔的木偶。

    双眼shè出三百六十五道星光,和那三百六十五杆星宿神幡上附着的星辰元神连接,那些星辰元神各有姿态,大口吞吃星光,再从吐出一丝丝极其细微的星辰元丝,包裹那些上古妖族法器,最后在在幡杆之上缓慢交织成幡面。

    那已经炼了的幡,星辰元神也慢慢吞吐,使幡更加凝炼。

    而周青全身白虹搭成一条桥梁,贴在云霞背后,由rì月星辰转化的星光,全部落到周青身上,再由白虹裹住,缓缓的输送到云霞体内,从云霞眼睛里面shè出,控制星辰元神。

    天上输送下来的天星jīng华虽然巨大,但经周青吸纳,三百六十五头星辰元神猛吸,也剩不了多少,有些供不应求。

    “难怪近些天黑风山又恢复了正常,弟子门也吸纳不到星辰之力。”温蓝新暗想,见周青炼幡,心中虽然焦急,却不敢发声,只有在谷外等候,一边走来走去,一边恰指盘算,但她道行不高,哪里算的出什么来。

    良久,温蓝新突然听到周青发声:“昆仑事情我已经知晓,你不要前去,她自然无事,你要前去,反而增加了变数,有些危险。”

    温蓝新连忙道:“弟子晓得了。”既然周青开口,算准无事,温蓝新自然就放心许多。只是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你去吧,传我的话,门下弟子都不准外出,就在山中修行。”周青吩咐道。

    温蓝新尊了法旨,到仙府传了周青的话,诸位弟子都是紧记,廖小进与七女如胶似漆,自然没有心思出去,那魔女于红孩儿更是巴不得清闲,蓝神,龙天龙地要修炼,jīngjīng儿,空空儿也忙,毒龙要带领妖兵,只有那六瞳蛤蟆心中突然有些不安,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云霞毕竟是法力还浅,虽然先前周青做了准备,炼成星辰元神,但现在炼幡,也十分吃力,庞大星力转化,控制三百六十五头神兽,弄的心力憔悴,还好周青遁出元神,全力帮忙,分出了云霞八成压力,那白虹包裹星力,一起转化,将云霞肉身转化,周青也吸纳星力在体内增强法力。

    温蓝新出去许久,周青双手挽动,身体连连颤抖,好象很是吃力,那rì月星辰发出了嗡嗡鸣叫,其中八道星光越来越盛,竟然把所有的星光都盖了过去,连那太阳星,太yīn星两大至尊主星都暗淡了下去。

    这八道星光,分成两种,四道青sè的,四道金sè的,直直轰击在八面星幡之上,四道青sè星光,shè到四头神兽之上,这四头星辰神兽咆哮起来,声音出山谷,整个黑风山都可以听见,那辟尘儿,辟暑儿,辟寒儿正在牛栏里面,由童子喂草,突然听得咆哮,顿时宛炸雷惊吓了蛤蟆,缩到墙边,身体发抖。

    原来这四头星辰神兽乃是角木蛟,斗木豸,奎木狼,井木犴,正是这三犀牛的天敌客星,三犀牛本来胆子就小,被周青收服之后,个个宛如惊弓之鸟,突然听得四木神兽一吼,吓得差点流出黄白之物。

    四道青气乃是四木星光,那四道金sè星光对应的四头星辰神兽乃是牛金牛,鬼金羊,娄金狗,亢金龙,得周青全力运转法力,白虹从鼻孔之中伸缩,宛如了条白蛇,云霞也颤抖起来,双手挥舞,身上被汗湿透。脸上更是有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

    角木蛟,斗木豸,奎木狼,井木犴,牛金牛,鬼金羊,娄金狗,亢金龙,这四木星辰神兽,四金星辰神兽越涨越大,吞吐的星光也越来越多,渐渐那rì月星辰旗转化的星光有些黯淡,却是速度跟不上了。

    “四方揭帝,五方众神,rì夜游神,汝等听吾号令,即上天宫,奏请玉帝,大开四木,四金星辰,为我开方便之门!”周青念动神咒,吩咐众神。

    那四方揭帝,五方众神,rì夜游神不敢怠慢,立马上了天宫,玉帝即传符诏,另二十八宿木金两部全开星辰,助周青炼幡。

    “勾陈心急,也是在情理之中,前rì战那魔王,教祖,连同花果山都落败,正要助他一助。免得魔王,教祖找朕麻烦,又是一场大闹天宫,叫人看了笑话。”玉帝心里暗想。

    轰隆下来,那四木星光,四金星光,陡然增加了几倍,周青运转元神,大巫jīng气宛如cháo水一样奔涌,元神得了四木,四金星力,仿佛皮球一样膨胀起来。

    八头星辰神兽吞吐星辰元丝,也快了许多,包裹住洪荒妖族法器,以其为轴心,幡面渐渐成型。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金之蓐收!木之句芒!”

    “嗨!还不出来!”周青连连暴喝,那庞大的青木星光,jīng金星光流过元神,一时之间引动了自身一点真灵蠢蠢yù动,那与魔王争斗之时候的奇妙感觉又再次展现。

    “妙!妙!妙!正赶上了时候,哈哈,哈哈,哈哈!”

    周青大笑几声,身后突然飞出两杆大旗,一向东,一向西,悬浮在谷顶上空,东方的冥王旗上现一魔神,全身都是青木颜sè,鸟面人身,脚踏两条青龙,正是木之祖巫句芒。

    西方冥王旗上,也现一头魔神,却是一条大汉模样,只是全身长满了金sè鳞片,左耳穿一条金蛇,脚踏了两条金龙,正是西方金之祖巫蓐收。

    蓐收,句芒两魔神在旗中听的周青呼喊,连忙运起七十二般变化之法,句芒变了个青衣中年男子,蓐收变了个金衣男子,造型奇古。从旗中走了出来,两旗依旧回到了周青身后。

    “道兄不慌,我来助你炼幡!”句芒叫道。

    “道兄,我也来助你!”蓐收也道。

    “正要道兄相助!”周青大喜道。

    句芒用手一指,那四木神兽顿时服服帖帖,不再咆哮,吐那星辰元丝,也快了许多,只听得那“娑娑!丝丝!”之声,仿佛chūn蚕吐丝。青sè星辰元丝不出一柱香时间,就交织成薄薄的幡面,洪荒妖族法器也融进了幡中,在幡上化为同样的神兽。幡成之后,那四木神兽自然随丝线钻进了云霞眼里。

    与此同时,四金神兽也回到了云霞眼里,牛金牛,鬼金羊,娄金狗,亢金龙,四金星幡同时炼成,高丈余的幡面宛如水一样流动荡漾,上面的神兽活灵活现。

    见四金,四木星宿神幡成型,句芒,蓐收哈哈大笑。

    “道兄,我去也!”

    “我也去!”

    周青道:“正要去!”

    句芒一闪,借木遁走了,蓐收也借金遁走了。

    云霞眼力继续shè出星光,轻松了许多,手也不捏法诀,取了身旁的黄皮葫芦,连喝几口人参果浸泡的甘露,笑对周青道:“你道行又深了。”

    周青点头:“恐有麻烦,不得不深,却是天助我也。”

    “恩,这星幡已经炼了四十几杆,还有得麻烦呢。”云霞笑道。

    “这个不急,只是中间不能有人sāo扰,唯一的顾忌,就是那阿修罗魔王,却是要想办法牵制。”周青道。

    “你已经有了主意了呢,还来瞒我,要不,那共工,祝融,帝江,句芒,蓐收出去干什么。”云霞微笑。

    “哪里会瞒你,只是先前只有帝江,行事未免势力单薄一些,就算多了共工,祝融,也还有几分弱,现在又多了句芒,蓐收,便有了几分把握,才有些想法呢。”周青道:“总之,在我们没有炼成星幡之前,不要被人打上门来就是了。”

    云霞笑道:“也只有地狱之中那魔王教祖才会这般睚眦必报,行事不好琢磨。”

    “冥河教祖道行高深,我难以算计,但被悟空道人击成重伤,不足为虑,只怕我们炼好了幡,他还未恢复呢,那魔王波旬,法力虽强,道行并不高,我现在斩化出共工,祝融,帝江,句芒,蓐收,真灵清明,只要魔王对我有所举动,我便感应,化身自然提前召回,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但终究是个隐患。”周青叹道。

    “花果山傲来国大圣正要找魔王晦气,你还怕什么。”云霞提醒道。

    周青摇头道:“变数太多,我也估摸不清楚,总之小心就是了!”

    两人歇息了一阵,也乘机调匀了气息,将存留在体内的大巫jīng气,星宿之力,融进元神之中,这炼幡虽然劳累,却是最好的修行之法。只是到了周青这个程度,法力进展要万年亿年的积累,看不出效果,但对于云霞来说,却是进展迅速。

    两人动手炼那三六十天罡星幡,乃是诸星幡之中耗费时rì,心力最多的几套之一,起码要三个多月,不好生调息一下,周青是勉强可以支持,但云霞可是支持不住。

    变数太多,周青估摸不清楚,但自然有人估摸得清楚,那远在三十三天之外的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之内,准提祖师**完毕,各大小仙人都散去,就留下水火童子在台下伺候。

    祖师开口吩咐水火童子道:“取那六根清净竹子,去八德池中将金鳌钓上来,我有话说。”

    水火童子尊了法旨,去竹林中采了一根竹子,径直来到八德池上,只见方圆不知道几千万里,仿佛那汪洋大海,波涛汹涌,仙岛林立,这水不是凡水,乃是天地功德水。

    水火童子将六根清净竹垂下,伸到水中,大声喝道:“乌云仙还不上钩,更待何时?”

    少时片刻,六根清净竹一沉,水火童子拉将上来,只见竹端下方放出亿万光华,彩云璎珞,下垂三千丈,一条巨大金须鳌鱼咬住璎珞,被水火童子钓了上来。

    水火童子提了金鳌,来到岸边,踏金莲来见祖师。

    祖师用手一弹,金鳌从六根清净竹上落下,璎珞光华也收。

    金鳌趴在法台之前,尾巴不停的拍打着那七彩琉璃地面。祖师再用手一指,金鳌就变成了一道士。

    “乌云仙!你于天地功德水中听我说法近五千年,可有心得。”祖师问道。

    乌云仙跪在地上道:“蒙祖师点化,我已经略略悟得天地玄机,道德真言。”

    祖师道:“那好,你起来罢!”

    乌云仙起来。祖师又道:“你去人间北海之眼一趟,和你师兄见上一面。而今他孽缘已到,正要你去解释。”

    乌云仙道:“祖师封印,我怎进得去?”

    准提道:“我叫你去,自然要赐你解开封印。”

    “水火童子,取一片菩提叶来。”

    水火童子又到菩提树林之中,取了一片叶子把与祖师。

    祖师在树叶之上画了几个符篆,用手一抖,自然飞到乌云仙头顶。

    “赐你这灵符,念我咒语,其封自解,快去!快去,莫耽误了功夫。”祖师挥手道。

    乌云仙拿了符,才出洞府,那准提祖师就吩咐水火童子道:“从明rì起,闭了三星洞罢。”

    水火童子问道:“祖师要止讲?”

    祖师道:“快去,快去。”水火童子只得去了,关洞门不提。

    乌云仙下了三十三天,正到天界三十六岛,十大仙洲之zhōngyāng,云海翻滚,仙山,岛屿,绿洲在其中时沉时浮,甚是壮观,乌云仙四面观望,贪看风景,他在八德池中待了近五千年,从未离开,现在见到天界美景,便有些贪看。

    片了一小会,正要破开三界缝隙,到那人间界,就听人叫喊:“这位道友,还请留步。”

    乌云仙转过身来,见远处一仙山一个道人,跨黑虎而来,长须飘飘,瞬间就到了面前,乌云仙细细一看,方才认出,不禁失声叫道:“申公豹,原来是你?”

    申公豹下了黑虎,稽首道:“我觉得道兄眼熟,原来是乌云道友。”

    乌云仙道:“你昔rì上了封神台,被点为分水将军,执掌东海,乃是有职责在身,怎么如此清闲?”

    申公豹笑道:“偶尔出来闲游,倒是无妨,不过道兄归附灵台方寸山,数千年不见,今rì怎出来的?”

    乌云仙也不隐瞒,就把事情说了,申公豹一听,顿时哈哈大笑道:“当年多宝师兄如今也成了一方佛祖,道行jīng进,今rì又要脱困出来,真是可喜可贺。”

    乌云仙道:“哪里有什么喜,死的死,散的散,道兄也上了封神台,我侥幸留得xìng命。”

    申公豹道:“凡事都是天数注定,道兄倒是不必如此,正好我有一杯水酒,你我五千年未见,先吃上一杯。”

    说罢,也不等乌云仙回答,拉了就往仙山上去,那黑虎先跑回去了。

    乌云仙也不好拂了面子,只好跟着去了。

    “我有几个莫逆之交的道友,正好给你认识。”两人上了仙山,便见一大石桌,旁边坐一人,这人一身青sè软甲,仿佛那妖王,撩起袖子,胳膊之上还带了一个白深深的圈子,正抱起桌上酒坛,大口大口猛灌,见得申公豹与乌云仙,慌忙放下酒坛,对乌云仙道:“原来是乌云道兄。”

    乌云仙不认得,眼中疑惑不定,问道:“这位是?”

    申公豹连忙道:“乌云道兄,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怎么连玄都天兕道友都不认识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