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蛟魔王干笑两声,并不在意,当年这青牛金兕在东皇太一座下,统帅远古洪荒十亿妖兵,监管洪荒下界大小巫门,并且慑服一方妖族,自己虽然与天帝拉车,地位也不能比,后来天帝被祖巫击上,若干上古妖族身亡,也有的归附了仙道,这金兕也被太上老君收走,成了坐骑,这一功果,述说起来很是繁复,就略过不提。

    “这位是妖族七大圣之一,复海大圣蛟魔王,现乃北还冥狱之主,统帅千万水军。”申公豹看了青牛金兕的脸sè,略又意味的解释道:“既然两位是熟识,我也就不多介绍了。”

    说罢,指这那骑神獒的妖王道:“这位也是妖族七大圣之一,乃是驱神大圣禺狨王。为东胜神州之中仓神国国主。”随即又指那骑麒麟的妖王道:“这位乃是通风大圣猕猴王,却是在西牛贺洲殇刑山中修炼。”

    当下,那驱神大圣禺狨王,通风大圣猕猴王,都下了坐骑,纷纷见过青牛,那通风大圣猕猴王道:“我等刚从女娲宫下来,听至人娘娘**,因此来迟了一些,还望申兄弟与金兕兄弟不要见怪才好。”

    申公豹笑道:“不见怪,不见怪,诸位进来,这里可是那东海老龙的地盘,蛟道兄与老龙都在海中乞食,难免有些过节,还是不要让其见到的好,免得惹出不必要麻烦,搅扰了酒兴。”

    各大妖王都是点头,纷纷进了分水将军府邸之中,申公豹吩咐夜叉关了门户,一行众人便痛饮起来,都是妖族,倒是谈得十分投机,尤其是蛟魔王与青牛金兕,乃是旧识,在申公豹有意无意的提示之下,说起了人间洪荒的陈年旧事,都不甚唏嘘感慨,那猕猴王,禺狨王虽然是地仙一界土长的妖怪,但神通不小,也听得津津有味。

    那通风大圣猕猴王,乃是天地所产一灵猿,六耳猕猴,上可通天地,下可会鬼神,因此在女娲宫外,偷听娘娘讲道,领悟到了玄妙,修成上乘功果,现在居住在西牛贺洲殇刑山顶,离那西天极乐不远,那娘娘不讲道时,这猴子就偷听阿弥陀佛讲经,倒一是个勤学的好妖怪,乃是七大圣之中唯一没有妖兵的妖王,就是独身一人,因此除了那齐天大圣,这妖王是神通最大的一个。

    “我说兕将军,想你当年威风,统帅我上古族人战士十亿之众,何等的威风,现在却困于那玄都天之中,连血食都享用不到,不如跟我去那北海冥狱,你我同做大王,逍遥自在,岂不快活。”蛟魔王小声对金兕传音道。

    金兕一听,心中一动,随即道:“那玄都天太上大老爷命我出来,是为那人间北海眼镇压多宝道人一事,现在灵台方寸山准提祖师因为多宝道人孽缘已满,特另乌云仙前去释放,先前我与申公豹已经与他在天界碰头,既然此事情已经了结,我当就回玄都天,只是大老爷炼九转金丹,要三十六年的火候,我才得以清闲,三十六年之后,依旧要回去。”

    蛟魔王一听道:“那是无法了,不过申公豹自己有神职在身,不能招待你,加上他这水府也穷,吃得几天,就空荡了,你去我那里,保证比这快活十倍。三十六年时rì,弹指就过,不好好享受,却是辜负了下来一趟了。”

    金兕一听,心中思付:“这蛟魔王身价雄厚,我享受血食,一天只怕要吃上数千头肥猪大羊,马匹千头,更有那血酒千坛,才能尽情管饱,这申公豹怎生招待得起?孤身一人,上哪里去吃?不如就去蛟魔王那里吃,也是有个住所。”

    当下便道:“也好,就去你那里搅扰。”

    蛟魔王大喜,当下年年吃酒,除了猕猴王只吃果子以外,这蛟魔王,禺狨王,青牛金兕都是食量极大,一吨下来,就吃了三百多头肥猪,肥羊两百来头,还只是略略打了下低,并不尽兴,尤其是只有几个夜叉宰杀,也不快速上来,要等好久。

    那猪羊去毛,洗刷独肠之后,用真火一烤就熟,外面焦黄,里面乱熟,香气四逸,再蘸着那生血酱料,无味俱全,另金兕吃得兴起,张开大口,一口一头,只管叫那夜叉快上。

    哪里知道,渐渐就不上来的,金兕心中不快,申公豹也颇为尴尬,这些猪羊乃是东海龙王所养,招待宴请宾客之物,幼年就选那骨骼健壮,肥美异常的,先吃洚珠仙草洗刷掉经脉骨骼肠肚中的杂质秽物,再喂以灵芝人参等灵药,rìrì啃食,肉质极佳,没有一点腥气,吃起来也爽口,申公豹好不容易借来几百头,一餐下来,就吃了jīng光,心中也兀自疼痛。

    一般妖王,吃了都是山中野兽,终究不比这龙王这般奢华,也没有那个气力去耗费灵药养猪养羊。

    吃喝以后,众妖王谢过,便起身告辞,申公豹送到门口,金兕也被蛟魔王邀去了,申公豹也吩咐夜叉关门,自己点了几个水军去巡游东海,干自己的职责不提。

    申公豹结识的妖王极多,当年在洪荒之中,元始门下,便是交游广阔,但现在有职责在身,不便出游,饶是如此,几千年下来,也认识了许多道人,jīng怪,魔王,禅师,菩萨。

    蛟魔王在北海有水下帝国,且经营万年之久,比四海龙王还要来得早,奢华之物,倒也丰富,乐得金兕流连往返,不知道东南西北,每天不是吃喝,就是看那水仙蚌女舞蹈,把数千年困在牛拦中的闷气尽数发泄出来。

    且不说那金银二童子在苍莽山中快活,金兕在北海冥狱快活,周青的弟子却就没有那么快活了。

    周青与云霞在后山炼幡,分身无术,门下弟子各安其职,倒也相安无事,温蓝新虽然担心小昆仑,但周青不许她出去,她也不敢违抗命令,只上每rì处理门派事物之后,与魔女搅在一起,听上层魔道,早就把那天尸聚魔幡祭炼得运用自如,还往那万毒山中采集了百毒之气,凝聚地底yīn煞,包裹住地肺岩浆之中的yīn雷。

    这种法术凝聚的yīn雷,歹毒到了极点,虽然只是拇指大小,碧绿碧绿,圆溜溜一团,爆炸范围也不大,就在三丈方圆,但专破玄门护身法宝,本来天尸老魔布阵,也在幡中藏了yīn雷,先是颠倒yīn阳,封锁空间,把人困在阵中,然后尸气笼罩,不见天rì,其间便放出yīn雷,一通轰炸,将被困之人的护身法宝毁去,或是震荡散开,削弱宝光。

    往往一般的玄门法宝,还挨不到yīn雷上身,只吃头一阵天尸之气一喷,就被污秽,失去了功效,就被随之而来的yīn雷炸成粉末,元神如要逃遁,天尸就跳将下来,通通吃掉,端的歹毒。

    那天尸老魔用幡收了长手罗汉,藏在幡中的一百零八颗yīn雷全都用光,还需要采集祭炼,温蓝新得了魔女的指点,便炼制了更为歹毒的万毒yīn雷,借助修罗灭天镜,将毒虫的jīng魂炼进了yīn雷之中,这yīn雷就有了灵xìng,不会无的放失,只要碰到了人才会爆开,不会像以前,只要一发出,就全爆,往往阵一布出,所藏yīn雷就消耗一空,还要费苦功祭炼。

    大狐狸周晨也挨着魔女,温蓝新,倒是把红孩儿拉在一边,突然有童子匆匆进来,对温蓝新道:“掌教大老爷请大师姐去后山听法旨!”

    温蓝新心中就疑惑:“师傅头两天才叫我过去,现在怎的又有事情?”

    匆忙来到后山,就见山谷之前一道星光垂了下来,看不见里面的动静,知道周青到了紧要关头,也不敢进去。

    “你那邪道法宝可是炼好了?”周青问道。其实周青炼幡也确实到了紧要关头,这周天斗罗星宿神幡之中,最为难练的就是成套星幡,如北斗七幡,二十八宿,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

    炼三十六天罡之时,本不因该分心,只是周青自斩了帝江,共工,祝融,蓐收,句芒以后,真灵清明,算计出诸多变数,才又叫温蓝新来。

    “昨天就已玩功,也能控制了。”温蓝新答道。

    “那就好,昆仑那孩子有些麻烦,正要此宝才能脱劫。”周青道。

    温蓝新大惊,正要发问,便见一道星光凝聚成的符篆飞了出来,周青又道:“你不能离山,否则必有灾祸,可将使用之法刻于符篆之上,丢进来,我自会送与昆仑。”

    温蓝新大喜,连忙依照周青所言,末了,取幡放在地上,一道星光一卷,就进了山谷。

    周青便道:“你去吧。”温蓝新自出去了。

    才出后山,就见山谷之中冲出三十六道乌光,往上一冲,到了半空,就飞了几里开外,猛往下一坠,钻进地下,消失得无影无踪,温蓝新知道这幡是被周青用**力送了出去,心中好生羡慕。

    那东海之外,乃是莽莽群岛,自有天地,其上乃是zhōngyāng娑婆净土,净土之中,有一尊宝塔,塔呈四方,四边各有四万八千丈之宽,高也是四万八千丈,有七层,每一丈悬都有舍利,佛光普照,无rì无夜,照得整个净土都是一片通明。

    这尊浮屠,耸立天地间,其大无比,塔中却无一人,只有门前两个僧人,和那浮屠一比,就宛如两只蚂蚁。

    这两僧人,正是阿难,伽叶两尊者,乃是释迦牟尼佛的亲传弟子,尊如来法旨,守护zhōngyāng娑婆净土,等待佛祖涅盘以后,重新降生。

    突然一片祥音佛光,阿难尊者一看,却是玄奘**师,正从净土远处而来,到了浮屠之下,便拜了几拜,一步一步上了台阶。

    这玄奘**师,乃是佛祖亲传弟子,读经文成道,无降魔法力,但道行高深,有大慈悲佛法,乃是净土之中唯识宗宗主,地位崇高。

    “法师何来?”阿难连忙问道。

    玄奘道:“佛祖降生,普照大千世界,不得不来。”

    阿难大惊:“佛祖入灭之前,曾有法语,要历那无量量劫后,方才降生,我佛一劫,便是大千世界生灭一次,乃是五十六亿年,无量量劫如是,乃四亿八千万劫,如今连那一劫未过,如来怎会降生?”

    玄奘**师合掌道:“我佛慈悲,不忍六畜沉沦,世间疾苦,特此降生,再行渡人。”

    阿难,伽叶大惊,便见远处佛光缭绕,祥云阵阵,诸多禅师相拥而来,三论宗教祖吉藏**师,天台宗教祖智顗**师,华严宗教祖法藏**师,禅宗教祖达摩禅师,座下慧能菩萨,神秀菩萨,密宗教祖乌巢禅师,以及龙树菩萨,提婆菩萨,宝树菩萨,八部天龙广力菩萨,八宝金身罗汉,净坛使者菩萨。

    各大宗主菩萨,率领弟子,一齐前来,七层浮屠之前,世界无边,娑婆净土,四万八千禅师,比丘,优婆夷,优婆塞,圣僧,净土之中,大神,丁甲,功曹,伽蓝,都在浮屠之前,齐齐念动阿弥陀佛,待如来重新降生。

    “怎不见斗战胜佛?”阿难问道。

    净坛使者菩萨道:“斗战胜佛不涅盘,如来怎会降生?”

    八部天龙广力菩萨合掌道:“大善!”

    众僧都称:“善!”

    齐齐念动般若心经,梵唱清音,响遍了整个无极无量的zhōngyāng娑婆世界。

    密宗教祖乌巢禅师上前,现了大rì如来化身,一片金光,一尊大rì如来佛陀相,千只佛臂,拥着一轮红rì,高达百丈,直立在浮屠之前,梵唱道:“迎我佛释迦牟尼如来,降生zhōngyāng娑婆!”

    顿时整个无极无量zhōngyāng娑婆净土仿佛静止了下来,一切都不再流动,良久良久,一点金光自浮屠之顶端而起,转眼就包裹住了整个娑婆世界,浮屠之上四万八千舍利越来越亮,就是那乌巢禅师的大rì如来化身托着的一轮红rì,也被盖了下去,一片金光闪过,那浮屠顶端正多了一尊佛陀。

    这佛陀顶上,有一团光焰,高那万丈,现了五尊明王,那zhōngyāng不动明王全身黑青,神sè狰狞,额上有水波状皱纹,背后有伽楼罗火炎,踏琵琶座磐石,一手持称俱利迦罗剑,剑身缠绕着俱利迦罗龙王,另一手持索,降伏一切邪魔。

    大威德明王踏八兽,六面六臂六足,手持弓、箭、剑、戟、索、棒。以髑髅为璎珞,其身长大,遍身火焰,六面之上都有三目,皆是赤眼,一头红发,宛如火焰。

    军荼利明王,遍身都是青sè,一面八臂,中间双臂相交于胸前,手持赤,右边另外三手分别持金刚杵、三叉戟,或作施无畏印,左边另外三手则分别持八角金轮等法器。

    降三世明王四面八臂,左足踩大自在天,右足踏天妃乌摩,中间两手当心结印。右边三手分别持五钴、箭和剑;左边三手各持五钴钩、弓和索。

    金刚夜叉明王乃是三面六臂,相貌狰狞,正面有五眼,左右两面有三眼,六臂各持弓、箭、剑、轮、五钴杵、金刚铃。

    这尊佛陀,正是zhōngyāng现在佛,释迦牟尼如来,终于降生zhōngyāng娑婆净土!

    释迦牟尼如来唱道:“吾如娑罗树下入灭,yù转无量量劫后,再渡世人,尔等守护娑婆净土,无有功德,不能度化世人,实为遗憾,吾不令转劫,重新降生,尔等要清净修持,积那十万功德,自可加身大职正果。”

    众人一起唱道:“我佛慈悲!”

    大rì如来上了浮屠,坐于释迦牟尼如来之右,左边空空,便显得不圆满。

    释迦牟尼又开口道:“斗战胜佛涅盘,当与无量量劫后降生琉璃净土,那时吾以寂灭,世间无佛渡人,空既不空,特便加身乌云仙为金鳌不空成就佛,待过无量量劫,吾已寂灭,斗战胜佛未降生,便另金鳌不空成就佛渡人来娑婆净土。”

    说罢,乌云仙出现在左边,端坐浮屠,宝相庄严。

    下方圣僧,禅师,菩萨,罗汉一齐念道:“南无释迦牟尼如来!南无大rì如来,南无金鳌不空成就如来!”

    至此,zhōngyāng娑婆世界,佛陀重新降生,zhōngyāng释迦牟尼如来,右边大rì如来,左边金鳌不空成就如来,这三世佛陀,俱都圆满,满天白虹托着舍利,天女散花,天龙围绕,世尊说法,宛如西天极乐净土。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