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就在释迦牟尼如来降生zhōngyāng娑婆净土的那一刹那,三界有大神通者自然感应。

    那幽冥血海轮回血池之中,正坐冥河教祖,头上现血云,血云托九朵血莲花,个个都有水缸大小,缓慢流转,其座下阿修罗魔王自在天波旬,yùsè天,大焚天,因陀罗,乌摩,湿婆,毗湿奴,鲁陀罗,鬼母等魔王,全都聚集听教祖讲那大阿修罗无量神通。

    冥河教祖突然止讲,面带喜sè,那波旬妻子天妃乌摩问道:“教祖何故面带喜sè?”

    教祖道:“释迦降生娑婆净土,我因而喜。”

    湿婆疑惑道:“释迦牟尼乃我阿修罗道只大敌,现重新降生,有百害无一利,教祖不忧反喜,实在另弟子费解。”

    教祖笑而不答,湿婆依然不解,那魔王波旬,yùsè天,大焚天,等魔王都是不解,教祖微微摇头,开轮回血眼观下方听讲的众阿修罗,只见大多是茫然疑惑,只有一人,面带微笑,似略有领会,教祖定睛一看,却是魔王波旬的二公主。

    这二公主,当年天妃乌摩生她之时候,怀孕四百八十年,最后临产之时,从天妃头顶钻出,初出之时候,并不是人相,乃是一个碧绿的大西瓜,有四十八斤,待四十八天之后,正是四十九天zhōngyāng,西瓜破裂,跳出公主,因此取名为西瓜。

    教祖见是西瓜,大喜道:“西瓜,你且过来。”

    西瓜出来,来到教祖面前,只见穿云霓彩纱,挽云凤高鬓,赤脚如白玉,十分动人颜sè,竟然与那杨妙妙不分上下。

    教祖道:“我传你上层阿修罗大道,三千法门,你福xìng甚高,正可兴我教派。”说罢,用手摸了一下西瓜头顶,血光裹住周身,一发即收,西瓜已经得了三千修罗神通法门。

    “对谢教祖成全!”西瓜盈盈下拜。

    教祖道:“你自去,杀劫之中便有福缘。”

    西瓜再拜,教祖已经隐去,前来听道的众魔王也被送出了轮回血池。待众人都散去,那天妃乌摩叫住西瓜,依依不舍:“我儿啊!眼下时局混乱,那释迦牟尼如来乃是我族人大敌,偏偏又重新降生,实在不易外出,我本就想招回在海外修行的几个孩子,就在这血海之中,待了形式分明了再出去不迟,哪里知道,这个时候,教祖却要你出去行道。”

    西瓜连忙安慰母亲:“女儿出去,乃是尊教祖法旨,兴我修罗魔道,母后不必如此。”

    天妃道:“你生来异样,与其它姐妹不同,悟xìng也高,也知道洁身,身无半点yín秽,就是如此,母亲才是担心。”

    魔王也过来道:“你母后说得不错,我七十二个女儿之中,你最不一样,我也舍不得你出去历那危险,但教祖法旨,不得不尊,你法力虽高,但无厉害法宝防身,我便给你两件法宝。”

    魔王说罢,拿出两件法宝,一面七寸长的小旗,通体乌黑,上面用极其鲜艳的血光绘了无数赤身**的修罗男女,个个都只有蚕豆大小,但摸样不一,活灵活现,男的丑如魔鬼,女的貌如天仙。

    另外一件法宝,却是一长柄镰刀,灵巧小巧,柄长十寸,刀勾长三寸,也是通体乌黑,柄上光滑,隐隐有符篆流转,却看不分明。

    这两件法宝,正是上次魔王用来抵挡周青的东皇钟,五sè神光的法宝,乃是先天所产,落入幽冥之中,魔王连这两宝都给了西瓜,足足看出了他对西瓜的疼爱,这两件法宝,乃是修罗七宝之中,排一二的法宝,威力无穷,尤其是那面旗子,乃是分宝岩上五面大旗之一,世间无法宝,也无法术可以破之。

    西瓜接了两件法宝,那魔王与天妃再三叮嘱,才放了西瓜出去。

    “二妹,你好受父王宠爱,那修罗旗,冥狱刀,平时连父王都不多用,偏偏就赐了你,我可是求了好几次,父王都没有赐下来呢。”西瓜刚刚出门,就见一女子闪了出来,定睛一看,却是自己那大姐鸿雁。

    “大姐,你不是有奈何圭吗?”西瓜连忙问道。

    鸿雁无语,那奈何圭被她三个面首张角,张梁,张宝拿去,现在也弄出什么名堂来,着实不好讲话。

    “姐姐没有事情,我可就先走了!”西瓜道。

    鸿雁连忙叫住:“你这次去,可要帮我一个忙,拿回奈何圭,本来是借给那三个衰人,总是觉得不安,怕丢了此宝,父王非要怪罪。”

    西瓜点头道:“大姐放心就是了!”说罢,人已经消失不见,连鸿雁都没有看清楚是怎么走的。

    周青元神遁在头顶,却是和真人一般大小,只是身上多了一件星辰点点的道服,按那周天之数排列,经过多天的祭炼,元神容纳转化星辰之力,已经增长到了极限,法力要更进一步,实在是需要漫长的过程。

    而那云霞,法力也增加到了极限,那星辰之力不要本钱的轰击下来,rì夜不停,山谷中一天,就要那些地仙散人修炼聚集十年,二十年的苦功,和玉帝拉好了关系,就是这一样,就抵挡了周青足足数千年的辛苦修炼,要不是如此,周青也不会巴巴的和玉帝搅和在一起。

    释迦牟尼降生,周青在冥河教祖以后就感觉到了,心中大悦:“天助我也!”

    那元神转化星辰之力的速度又快了几倍,只见一道道璀璨的光华,绚丽到了极点,三十六面天罡星幡迎风飘飞,聚成稀薄的形状。

    “一年,一年时间就成了。”周青暗暗想道:“那释迦牟尼如来降临,虽是好事,但和我门下弟子恐有冲突,却要小心行事。乌巢禅师,陆压道人,太古金乌,大rì如来,有意思,很有意思啊。”

    周青元神嘿嘿直笑,十分得意。

    且不说冥河教祖大喜,周青得意,却是要回到十数天之前,那小昆仑就不怎么得意了,万魔幡被七修剑斩破,另她心疼的如割了一块肉,立刻大怒,把身体一摇,变成高大的天鬼,扑向那陆石生,却被飞熊卷了回来。

    小昆仑恢复原形道:“你拉我怎的!”

    “师妹不要胡来,这些人法力都在我之上,又有厉害法宝,你怎是对手?反而受制,可惜可惜,向辉师弟他们法力太低,要是修成地仙,这天妖大阵也不是那么容易被破的。”

    此时,虽然有幽魂白骨幡的镇压,天妖之形,魔云黑气奔涌,但金蝉,石生,齐灵云的霹雳鸳鸯剑,太虚神镜,七修剑都是仙家法器,其中霹雳鸳鸯剑与七修剑,乃是长眉真人在人间炼制,交与小辈炼魔,后来小辈相继成道,也带上了地仙界,更是经过千年时间,用仙法苦心祭炼,人剑一体,藏于元神之中,威力自然不可小势。

    这倒还罢了,那太虚神镜却是上古洪荒公孙轩辕氏所炼,威力无穷,只有那幽魂白骨幡可以一拼。

    上古黄帝公孙轩辕,乃是人道,幼年曾受广成子指点,成仙道之后,更拜在人教圣人老君座下,后为人皇,斩杀蚩尤大巫,功果盖世,成道后所练法宝,当然是威力无穷。

    蜀山一脉,当年在人间之中称霸修道界,巧取豪夺,收罗了无数厉害法宝,一起带到地仙界来,当然快速发展壮大。

    这三人在九方天妖大阵之中,一面发太乙神雷,扫荡妖气,一面祭起法宝,乱斩天妖,形式渐渐分明,向辉几人毕竟法力低微,不能抵挡,向辉祭起紫郢剑,紫光缭绕,穿行于天妖之中,准备只要对方一有破绽,就偷袭一剑,哪里知道,金蝉发雷,震散了天妖,连带紫郢剑光都荡漾了一下,正好让其看见,霹雳鸳鸯剑飞出,一红一紫两道光华,就势一绞,那紫郢剑瞬间被破,向辉心头巨震,连连催动剑诀,却也受不回来。

    金蝉收了紫郢剑,心中更是大喜,连连催动剑光,霹雳之声愈加巨大。

    飞熊见金蝉收了向辉法宝,顿时心中也不舒服,那自从跟了周青以后,虽然是坐骑,但也只见过周青门下抢别人的东西,没有见过被别人抢。

    将天杀,黑杀,七杀三剑绞成一股三sè星光,飞熊猛一放手,这道三sè星光带着无边的杀气,直直朝那齐金蝉击去。

    却不知道金蝉一双灵眼,看得清楚,知道来者不善,先就退后,那灵云,石生,也感觉到了杀气,忙把七修剑迎了上去,同时那太虚神镜后发先至,光华一照,破开云雾,便见了星光现成三尊杀神。

    “好家伙!是采集星力淬炼的仙剑,须先破之,不要上它缠绕上来爆开。”金蝉护住两人,同时祭出一样法宝,两圈彩光,套了上去,裹住谢晓宏轰击过来的青索剑,黄天波那宙光盘上的子午神针,李杰的九天十地辟魔神梭,康杰的九天元阳尺,刘志华的弥尘幡,又放出霹雳双剑抵住龙虎印,天师剑。

    那两圈彩光,现了真形,却是两个小环,三寸方圆,宛如人心,一yīn一阳,乃是前古至宝,天心双环,金蝉一运劲,叫声:“收!”黄天波等人只觉得手里的法器通通离手,也收不回来,顿时骇得魂飞天外。

    这几样法宝,材质极好,经过周青的祭炼,更加厉害,赐给他们之后,都用自身元神祭炼多rì,几乎已经人宝合一,却就这么被收了去。

    石生用七修剑抵挡住三杀星剑,齐灵云连连发雷,夹杂太虚神镜一照,那三杀星剑就化为点点星光,四散化去。

    飞熊见毁了他的三杀星剑,心中大怒,把幽魂白骨幡祭起,四面乱摇,咬破中指,披了头发,念念有词,顿时阵中寒烟四起,冷风刮骨,朱红印记乱晃。

    那石生吃这一晃,顿时头晕目眩,连忙把七修剑收回,祭起一串念珠,黄光澄澄,有菩提子大小,名叫金菩提,乃是与蜀山交好的一位佛门高僧炼制,加持大威德金刚神咒,驱除一切邪魔,佛光一起,照住三人,便对那寒烟朱红印记视而不见。

    金蝉,灵云因飞熊祭幡无功,阵势反露出破绽,顿时运剑朝阵眼出一绞,飞熊连忙避开,却被太虚神镜破了阵眼,顿时满天妖云尽散,一片清明,破了天妖大阵。

    戴锦蓉,李蓉两女的法宝乃是张天师一脉,不是蜀山之物,因此金蝉并没有收去。

    “承让了!”金蝉三人破阵出来,收了法宝,心中大悦。

    小狐狸在旁边看得分明,心中有气,却是事先说好,也不好反悔,以这群未成仙道的弟子,要抵挡苦修千年的真仙,有这样的成绩,也不容易了,飞熊虽然厉害,但人家厉害法宝层出不穷,法力又高,毕竟是双拳难敌四手。

    “我们走!”小狐狸没有办法,面上无光,把众弟子叫起,先行走了,那小昆仑见小狐狸发火,也不敢胡闹,乖乖跟在身后。

    “师叔,我们法宝也被收走了,难道就咽了这口闷气?”向辉几人对小狐狸道。

    “这事情只有回山再做计较。”小狐狸道。

    飞熊道:“师叔不必回山,那几人法力虽然高,法宝也多,但也顾忌掌教大老爷的面皮,不敢胡来,我与师叔前去,帮左慈夺了那奈何圭,回山之后,献给大老爷,功还大于过呢。”

    小狐狸道:“这事情正好,免得姐姐说我无用,受师傅宠爱,却没有立下半分功劳。”

    当下小狐狸吩咐道:“你们几人,就找一处地方休息,我与飞熊前去。”

    几人都尊命,飞向了远处山中。

    轰隆!一声惊雷下来,顿时漫天大雨倾盆,会聚成一条条的白线,天地之间都是白蒙蒙一片,就在这关头,突然下起大雨来,那极高的天上,乌云密布,金蛇狂舞,却是九天应元雷神谱化天尊带了雷神,水德星君点龙王,风神,一应天神,下界降雨。

    发雷不停,那电也越来越密集,直直要把乾坤都撕成粉碎,大风吹起,蚕豆大小的雨点打将过来,如那劲弩发箭。

    上方下他的雨,打他的雷,下方却是打斗不停,张角三人本来用yīn风血影阵困住左慈,但却来了那李洪,李英琼,周轻云三位真仙,从阵外袭击,那李洪见了张宝,两眼通红,大喝道:“老贼,你夺我法宝,伤我肉身,定不与你甘休!”说罢,祭起一口飞剑劈来。

    张宝见那飞剑全身金黄,隐隐透明,疾飞而来,还有数圈佛光中间夹杂雷霆,这雷霆也是金sè,显然是佛门降魔神雷。顿时大惊,不敢硬接,向后退去,三兄弟放开阵势,倒让左慈脱身出来。

    原来李洪因为失了断玉勾,便去从其师天蒙禅师,谢山禅师那里拿来一口佛音心剑,专门克制阿修罗法术,苦心祭炼,准备报仇。

    这李洪乃是蜀山掌教之子,在人间就拜入禅门,一同飞升,也不分佛道,既是释门中人,也是道门中人。

    那李英琼看住张角,也祭飞剑,同时祭出三朵紫焰,巴掌大小,放出万丈火光,正是三朵兜率火炼成第二元神,当年太上老君化胡为佛,留下许多宝物,连带兜率火也留了几朵,长眉真人得了混元一气太清神符,也算是老君一脉,那释迦牟尼佛也是老君渡化,在人间传开,当然相交甚深,也算是同门。

    周轻云祭出赤阳火龙神杖,乃是赤杖真人采天界神木所炼,化为一条火龙,口吐乾天雷罡,与李英琼合斗张角,左慈战张梁,那李洪战张宝。

    斗了一会,雨越下越大,四面惊雷,李英琼与周轻云将赤火龙,兜率火逼成一股,凝而不发,zìyóu在雨中穿梭,敌住奈何圭。

    左慈战张梁,几个照面,就被收去了雷音剑,料不能抵挡,连忙叫声:“小贼太多,来rì再来报仇。”

    张宝对李洪,占了上风,但拿他不下,僵持住,听得张梁叫喊,连忙收了法宝,喷出血光,借血遁先走了,张角收了奈何圭,也借血遁走了,张梁早就走了,这血光遁法,瞬息千里,众人连忙追赶。

    小狐狸与飞熊刚刚敢到,就见空无一人,连那蜀山弟子也走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