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原来小狐狸等人依照那星笺上的吩咐,在这天正午时分,放开那禁法,果然被路过的张角三人发现,那张角三人记xìng很好,一下就认出是左慈带来,闯自己水府,杀九眼嗜魂兽的几个小辈,拿几杆魔幡乱晃,弄得魔气滔天,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魔宝,分明是不懂得用法,胡乱使用,三人一看,就只几个小辈,顿时起了心思,一是报仇,二是夺宝。

    哪里知道,一冲下去,刚刚狞笑,准备拿人,那几个小辈纷纷冷笑,举幡一摇,便是yīn风阵阵,腥臭之气滚滚而来,其中褐sè粘稠的尸体腐烂味道,另人作呕。

    三人暗叫不好,还妄想这群小辈功力低微,还引诱自己,简直找死,先是祭起法宝护身,随后看那阵眼所在。

    飞熊故意露了个破绽,让张角看得阵眼,果然张角中计,冲了上来,那小昆仑将一颗万毒yīn雷祭出,猛然爆开。

    张角终不愧是魔法高深,只略略受了创伤,还是凶心不减,小昆仑发了三颗yīn雷阻住三人一会,叫众弟子一齐发动了大阵。

    张角哪里知道这大阵的厉害,还要硬闯,就见一头高达丈二的白毛僵尸,两眼通红,指甲如铁勾,张开来有笆斗大小,发出生生乌光,从前面那尸气中见一冲而出,随后天昏地暗,三人已经陷入了阵中。

    张宝发断玉钩,向前一绞,这僵尸竟然也不回避,用指甲硬抓,只见的火星迸出,断玉勾绞断了一根指甲,心中便喜,猛见这僵尸将双手一扬,其余九只指甲全部脱落,化为乌光,一齐shè来,顿时吃了一惊,慌忙收回断玉钩敌住,那张角同时也祭起奈何圭打那讲僵尸,僵尸好似知道厉害,一个闪身,已经消失在褐sè粘稠尸气之中,让张角打在空处,平白做了一场无用功。

    飞熊知道三人魔法厉害,也是不敢怠慢,生怕那僵尸吃奈何打上,堕进轮回,同小狐狸一起发动法宝,幽魂白骨幡可是非同小可,隐藏在尸气之中,那戴景蓉却是发了天师剑,一道jīng芒,从后面绞杀过来,多张梁用法力敌住,就要收取,却不知道,这是诱敌之计,那小狐狸运五毒元神发那毒气攻了过来,张梁识货,连忙放了那天师剑,先护住周身,免得让五毒之气侵蚀,失了肉身。

    与此同时,那飞熊已经催动了幽魂白骨幡,满阵通红,符印乱晃,张角三人却是没有那佛门至宝护身,吃得一晃,头晕目眩,又被向辉发了一颗万毒yīn雷,那张梁肉身被炸伤,尸解元神,跳将起来,就要不惜耗费百年元气,用那六阳裂神解体**,破掉大阵,心中还想:“这群小辈,不是蜀山弟子?怎么所用法器,大多数都是魔门至宝?还如此纯熟,感情那蜀山也是挂羊头,卖狗肉,妄称玄门正宗。”

    正将运功,阵势一缓,就听得向辉呈词:说是无意留难三位,自己几人因为仙道难成,就借那奈何圭一用,用后即还,决不贪图法宝,否则早就发动大阵,yīn雷齐发,天尸一涌,三人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是难逃。

    说罢,便现出了三十六头无上天尸,连同飞熊的幽魂白骨幡,张角三人惜命,又认识得厉害,向辉一面宽其心,又大毒誓,绝不贪图,张角这才勉强相信,只告了驱除业力的用法,向辉几人一一试过,全身通明,束缚全去,欢喜不已,随即放了三人出来。

    张角三人吃了几个小辈的大亏,心中不忿,却又奈何对方不得,一言不发,便即离去。

    小狐狸恐怕rì后前来报复,随后就离了此山,朝远处飞行了十万余里,寻了一个方圆几十里的小山头,风景也算秀丽,灵气也好,尤其是地方小,夹杂在群山之间,毫不起眼,虽然这一带也有修士,但也在万里之外,并不碍事。

    小昆仑,向辉九人去了业力,也无天劫,进展迅速,只要无人搅扰,一年将那元神化婴,足足有余了,更何况小狐狸出来,还带了许多滋补元神的灵丹。

    飞熊因为那万毒yīn雷消耗颇大,特去地底采了毒火,只是那毒虫jīng魂难以寻找,yīn雷灵xìng不足,威力也不好控制,但总归是聊胜于无了。

    凡是什么yīn雷,乾天霹雳子,都是一次xìng法宝,用过就没有了,但威力还大,只是祭炼起来颇耗费手段,对付一般地仙天仙苦炼的法宝,就有些不足了,但祭炼多了,万雷齐发,倒是攻打别人山门的最好东西,象那金蝉几人,用那霹雳子连续炸了九天九夜,连张角辛苦经营的洞府都顶不住,不过也只有蜀山家大业大,那些老前辈在天上几千闲得无聊,才会祭炼这么多霹雳子给后辈使用。

    这几人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且说那数月前,轩辕法王被其师黑沙老道选中,入了那百魔宫中,同行的,还有一百多个妖人,本来百魔道人要重新修炼百魔,用了这么多,但他要看看妖人弟子的资质,先做培养,看哪些进展迅速的。

    轩辕法王本来就是人间的魔头,心计厉害,上次百魔山被袭,就隐隐起了疑心,这次被招入宫中,百魔道人又赐下自己辛苦祭炼的元丹,还传了百魔真经的jīng要,心中就觉得不妥当,自己在人间,当时为了修炼魔功,也干过这样的事情,但他心计深沉,并不流露出来,只是起了逃跑的心思。

    那百魔道人法力极高,轩辕法王也隐藏不住自己的法力。

    “难道我轩辕法王纵横千年,却要命丧在宵小之手?”这天,轩辕法王心中暗叹,却无办法,为了防止百魔道人发现,自己所炼那玄yīn聚兽幡还有好些法宝都收藏在平时的山洞之中,叫那王yīn阳好生看管,要逃跑,就算来个二代弟子,自己也难以对付。

    突然听得一声钟响,接着一个妖童走了进来,对轩辕法王道:“你今天不要随意走动,教祖要招待客人。”

    轩辕法王连忙问道:“教祖要接见的客人是谁?”

    妖童冷笑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轩辕法王连忙取出一粒龙眼大小,碧绿通明,香气逸人的丹药,讨好的笑道:“这是教祖前rì赐我的元丹,还不曾服用,想是仙童在宫中执事,十分辛苦,特地拿来孝敬仙童。”

    仙童一把接过,呵呵笑道:“也罢,告诉你也无妨,今天教祖是招待那东胜神州鬼崎山未冥宫鬼王,因那苍莽山斗剑,教祖听闻那鬼王有一件十分厉害的法宝,准备相借,你是不知,教祖前些rì子被一厉害人物毁去几个魔头,要选三代弟子……”这妖童心喜,不知觉说露了嘴,连忙打住,发现轩辕法王不在意,顿时放松了下来,就要出去。

    “仙童留步,我还有一样东西要孝敬仙童!”轩辕法王连忙道,这宫中的妖童,也是地仙位高手,还有厉害法宝,并且掌握这百魔宫部分禁制,是百魔道人专门来看管进来的三代弟子。

    妖童转过身来,并不怀疑,见轩辕法王又掏出一粒元丹,不由笑骂道:“你这厮不知道好歹,这元丹乃是教祖辛苦祭炼,固元神,可抵挡上百年苦修,你居然不用。”

    说罢,就上前来拿,轩辕法王待其手抓过来,便一张口,一股微微的血气冲了出来,另这妖童头脑一晕,暗叫不好,正要祭法宝护身,却被轩辕法王遁出元神,化为一道血光,钻进妖童泥供丸,缠住元神,猛一包裹,血光侵蚀元神,不出一个时辰,就被轩辕法王使了搜魂**。

    轩辕法王占了妖童肉身,得了几件法宝,连带自己的肉身都收罗了进去,才得那妖童记忆,一路避过不少禁法,匆匆下山,先才换回肉身,到自己洞府取了法宝,带王yīn阳准备离了百魔山。

    那百魔道人正在宫中宴请那鬼王,这鬼王正是五十多年前,在东海龙宫之上,与周青合战白起,得了一个金人的老鬼。

    百魔道人想借那金人,鬼王不肯,这次请来,百魔道人许以重利,鬼王心中盘算得失,那百魔道人等鬼王开口,实在无聊,叫童子送果酒上来,一个时辰时间,便发现少了一个,连忙运法力一查,便发现轩辕法王走脱了,顿时大怒,连忙命黑沙老道擒回。

    黑沙老道法力比轩辕法王高深的许多,又寻得气息,全力追赶,半个时辰在三万里之外赶上了轩辕法王。

    “你这畜生,怎就杀死宫中童子!”黑沙老道把一指,一道乌金剑光朝轩辕法王师徒斩去。

    轩辕法王怪笑道:“百魔老妖要拿我炼宝,你当我是傻子。”也放出一道乌金剑光敌住。

    那王yīn阳也就是化出元神,不值一提,被轩辕法王一拍,送出老远,叫其先行走开,那黑沙老道也不在意,那一个蚂蚁东西,管他做什么。

    “你敢和我动手!”黑沙老道冷笑,剑光一绞,把轩辕法王剑光绞得粉碎,就要斩杀肉身,拿元神回去,轩辕法王早知道自己飞剑不是黑沙老道对手,其余法宝,也是百魔山一脉,不起作用,但还是尽数放出,皆被绞成粉末。

    “你有多大道行,我会不知?”黑沙老道低了戒备,冷不防轩辕法王撒出数十道黑气,漫空飘飞,却是九九八十一杆魔幡,人也隐藏在幡中,滚滚向西而去。

    黑沙老道一摇身闯进方圆十里大小的黑云之中,来拿法王,两头魔神一冲而出,黑沙老到见了这两魔神,顿时吃了一惊道:“原来这两人不是被天尸老魔害了,是被你害了,你却是包藏祸心,哪里炼的这yīn毒法宝。”

    说罢,一掌心雷震开两条魔神,背后却轩辕法王乘机一血箭,打了个两边通,肉身受了重伤,黑沙老到越发恼怒,索xìng祭出一圈黑沙,护住肉身,自己元神跳出,将辛苦修炼的百魔炫光球打出。

    一溜墨绿的鬼火,有鸡蛋大小,略微一旋转,在阵中乱飞,轩辕法王认识到厉害,连忙颠倒阵法,那幡换了位置,却还是被这球打中,把一面小幡震破。

    还好不是主幡,并无大碍,轩辕法王命那魔神补了上去,这两魔神巴不得轩辕法王被黑沙老道擒住,自己便可以脱身,但有不能抗拒命令,只有找机会反噬。

    且说王yīn阳远远遁走,又担心轩辕法王安危,几yù回去,却也知道自己功力低微,去了反而坏事,正落到山中,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猛就听得一人在耳边道:“小娃娃,你那师傅有大危险,还不去帮忙!”

    王yīn阳四处查看,却见不到人影,知道遇上前辈高人,连忙拜在地上道:“前辈救命!前辈既然知道情况,万望救命!”

    那声音道:“你那师傅,与我有缘,奈何我不便现身,此事还要你去救。”说罢,一阵风吹过,地下就插了一把短剑,满身盘龙,分两sè,一边淡蓝,仿佛水波,一边通红,仿佛火焰。另外,那短剑旁边,还有一片玉块,上刻了不少密麻篆文。

    “这小玩意就给你了,你拿将过去,往你师傅阵中一丢,自然无事,虽然暂时脱险,但以后难保不被追杀,我再传你一套功法,你可和你师傅一同修炼,大成之后,便刊物无事了。”

    说罢,声音自消,不见动静,王yīn阳见其走了,也不罗嗦,上前拿了宝剑,猛就觉得一寒一热两道气流在身体里面流转,直之轰进元神,全身骨骼噼里啪啦乱响,那元神膨胀起来,几个呼吸,就已经跨入了返虚境界。

    王yīn阳大喜,又收好了玉块,驾遁光飞了上去,见一片黑云,忙把那盘龙剑朝上一丢,穿进了黑云之中,只听得一声惨叫,接着雷火轰鸣,然后天地清爽,却是轩辕法王狞笑道:“你做了我几十年师傅了,也算过足了瘾,今天让你做我幡上主神。”

    一杆主幡之上,这黑沙老道的元神被摄在上面,轩辕法王连连嘲笑,这黑沙老道却是气昏了过去。

    把黑沙老道肉身jīng血吸干,轩辕法王盯着王yīn阳手里的盘龙剑,眼中现了惊讶的神sè,正要发问,王yīn阳也就说了刚才的事情,轩辕法王奇道:“哪里来的前辈,无故助我?”

    说罢,叫王yīn阳拿出那玉块,细细看了半天,越来越惊讶:“这是魔道无上功法,修炼无相血魔之术,到底是何人如此大方?我有了此功,还怕什么?”

    “师傅,却是要快走,免得百魔老妖又派人来。”

    轩辕法王点头,正待要走,突然听得有人叫喊。

    “道兄留步!”

    轩辕法王心里一惊,赶紧回过头来,就见一片红云到了面前,现出身行来,却是一和尚,轩辕法王道:“你是何人?”

    这和尚也看了轩辕法王,两人看了一小会,那和尚突然跳将起来,指着道:“你是轩辕法王!”

    轩辕法王这一惊和是非同小可,居然有人一口叫出了自己的名号,还是在地仙界中,仔细打量了这和尚,也想起来,惊道:“你是穿心和尚!”

    穿心和尚大笑道:“果真是法王,听闻你当年被长眉老鬼用微尘阵杀死,我就知法王能逃过一劫,果不其然。”

    轩辕法王不语,见这穿心和尚比自己法力要高上许多,有几分不耐。

    “我因遭了大劫,迟了千年才飞升,远远比不得以前了。”轩辕法王道。

    穿心和尚笑道:“哪里的事,法王不必丧气,当然的老朋友还在呢,和蜀山一直争斗不断。”

    轩辕法王道:“这个我也知道,只是这一界十分广大,我也不知出去,苍莽斗剑,我道中人两次惨败,我只因为法力不深,势力单薄,准备苦修时rì,再报千年之仇。”

    穿心和尚大笑道:“不急不急,当年老友,十有八久都在这南瞻部洲中修行,两次斗剑,虽然落败,却没有伤得xìng命,我这就带法王前去聚会,大家同仇敌忾,一起报仇。”

    轩辕法王心下思付道:“当年我乃是首领,如今落到这般田地,却是不好见人。”

    当下道:“我应要修炼一样法术,还须时间,不便前去,一两年之后,便去寻你们,那苍莽斗剑虽然临近,也有数十年,倒是不急。”

    穿心和尚知道法王脾气,当下把念珠取下一个道:“只要法王来时,把念珠敲击三下,便可叫我知道。”

    轩辕法王接了这个人顶骨念珠,点点头,带王yīn阳化血光走了。穿心和尚也走了。

    那下方山中祝融笑道:“这家伙乃是jīng血所化,也只要一两年时间就将自身修成血神子,不过恐怕也不能压服群魔,我还是要暗中帮上一帮。”

    共工道:“也好!”两人自然隐去了。

    这一去,自然无事,轩辕法王炼血神经,小狐狸等人等小昆仑炼神成婴,只有张角三人,依照穿心和尚指示,要去大唐国中安身,却刚刚才到边界,又被左慈发现,追了上来。

    那蜀山现任掌教有几分道行,算出张角的下落,因为那奈何圭实在重要,又派出了齐金蝉,齐灵云,李洪,齐霞儿,都是兄妹,还有那易震,易静,周青云,李英琼,那易静,易震这两人乃是玄龟岛地仙周易之孙。〈具体人物,详见蜀山剑侠传〉一同飞升,先前那九天十地辟魔神梭就是其家传法宝,应拜在蜀山门下,法宝也就留在人间峨眉山。

    张角三人如何能抵挡?几个照面,张宝断玉勾就被李洪夺去,肉身也被左慈用雷音剑斩了。

    张梁的雷音剑被左慈夺去后,虽然还有几件法宝,但也是无用,才祭出,就被众人剑光绞得粉碎,肉身也被那易静用灭魔弹月弩发太乙散光丸打碎,险些连元神都受了重创。

    张角被齐霞儿用南明离火剑斩成两截,这南明离火剑乃是达摩禅师炼魔之器,在人间就被蜀山收罗,成道之后,也不忍留下,一同带来了天界,那张角如何能够抵挡。

    元神遁出,刚祭那奈何圭,就被齐金蝉祭那天心双环圈住。

    眼看就要被夺了宝贝,西瓜刚好赶到,祭出镰刀,一片黑光,将所有法宝都震开,奈何圭也落到了西瓜手里。

    “你是何人?”金蝉大惊,众人连忙退后。

    西瓜拿了奈何圭,也不回答,只是对张角三个**裸的元神喝道:“还不快滚!”

    张角三人并不认得西瓜,只是见了更狠的,没有办法,先逃了xìng命再说,一溜烟跑了。

    “女娃娃,你到底是何人?”左慈上来道。

    西瓜冷哼一句:“倚老卖老,找死!”将那镰刀一挥,一片乌光,宛如疾电,不光是左慈,连身后的众人都罩了进去。

    左慈连忙放出雷音剑,神木拐杖,哪里知道,这镰刀乃是先天宝物,一绕一斩,就将雷音剑斩成两截,神木拐杖一碰乌光,早就绞成了木渣,左慈大惊,还未反映过来,肉身就被斩成七八块,那元神跳出,也要被乌光所斩,骇得魂飞天外。

    “好狠的妖女!”蜀山众人纷纷怒斥,放出法宝敌住镰刀,左慈才逃了xìng命。

    西瓜正要下杀手,突然心神一动,连忙掐算几下,却收了镰刀,一闪身就不见了。

    蜀山弟子也无从追赶,正要出声,就见一金一银两道光华落到面前,却是金角,银角。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