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上回说到周青与云霞两人炼好三百六十五杆星宿神幡,周青也化出玄冥后土两身,却是两美若天仙的女子,另云霞大大吃了一惊,周青无法,见得玄冥后土稽首,也连忙还礼,过后便慌忙出了星斗大阵,那谷中的星光全部被吸进黄皮葫芦里面去了,准备做以后祭炼法器之用。

    玄冥,后土,周青本是同体一人,有无须客气,一同出得谷来,转过后面的仙府,从后面进了大殿,上了云床,那玄冥坐与周青之右,后土坐于周青只左,云霞反坐了旁边。

    “这两位是?”

    那jīngjīng儿,空空儿初得周青传授,一年时间都在运气炼剑术,参悟道行,有不问门派中的事物,却是不知道玄冥后土的来历,修说是这两大弟子,就是跟了周青许久的廖小进,温蓝新也不知道两祖巫的来历,只有那红孩儿与魔女,先前就在花果山见了那帝江化身,略的一楞,就醒悟过来,连忙拜下。

    “恭贺老师道行大进!”红孩儿拜下道。

    玄冥后土两巫点了点头,周青还未说话,那玄冥就开口道:“无须多礼。你先起来。”声音冰冷,直撕那万古不化的玄冰,在场众人都打了个寒颤,元神在泥宫丸中紧了一紧,都有一钟错觉,仿佛自己稍微一松懈,就要被眼前这女子撕成粉碎,万劫不复。

    “师尊这化身好大的杀意。”红孩儿将修炼的五昧神火全身转了一圈,才稍稍去了寒意,微微闭了眼睛,就感觉那玄冥不再是漂亮仙女,而是潜伏在黑暗深处的一头绝世凶兽,正时刻注视着自己,顿时又打了个寒颤,这才站起身来,拉魔女到一边。

    众人都十分惊讶,面面相视,直直觉得匪夷所思,只有那张自然挣脱了大狐狸,跳将上来,见了玄冥头上那尖锐狰狞骨角,十分好奇,禁不住便上去摸,却吃得玄冥一把捏住身子,小张自然只感觉一股大力罩住全身,动都动不得,全身骨骼都好象被玄冥捏的粉碎,痛得他号啕大哭起来。

    云霞白了那玄冥一眼,对张自然道:“你怎对师傅无礼,难怪要吃苦头。”

    周青手一招,玄冥就收回了手,张自然也落到了周青面前,那玄冥却不说话,反而闭上了眼睛,头上两只骨角慢慢缩了进去,终于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了,后土自从与周青招呼稽首以后,便一言不发,不过神sè还算柔和,众人看了玄冥再看后土,就有一种如沐chūn风的感觉。

    “修要胡闹!”周青拍打了张自然一下,全身疼痛便既消失,张自然觉得暖意洋洋,不一小会,就睡了过去,周青命温蓝新上来,将其送进摇篮去睡,叫童子伺候了,才开口道:“今rì原本无事,只是看看你们修炼功侯如何,我如炼宝之中,运玄功演未来祸福,竟然窥得一点天道运转,只知rì后将有一场大劫,三界仙妖佛魔,皆要卷入其中,此乃定数,无论多**力,都不能幸免,尔等要勤加修持,增长法力,以备rì后应劫之用。”

    “老师所说大劫,不知何时应验?我等如何才能避过?”

    魔女先听冥河教祖讲道,知道天数运转,三界之中,每隔许久,就有无数劫,不论大小,也自有应劫之人,各人修持仙道,也有无量劫,但那天地大劫,却也只有几回,除非有莫**力与机缘,否则避将不过,听闻周青说那大劫,心中一动,连忙问道。

    “看不清,看不清,哪里看得清楚!”

    周青摇头道。“尔等只要心中紧记就是了,我之功法,虽名天道变化,但也自知,天道无穷,变化亦是无穷,人力岂能窥视得分明?我近来炼周天星斗之阵,演化洪荒星空,参悟了那鸿蒙开辟的一些jīng要,便说与尔等听,尔等各凭资质机缘,自行领悟就是了。”

    温蓝新听闻周青要讲道,顿时大喜,红孩儿道:“老师可要登法坛开讲?”

    周青笑道:“不用,不用,此法不传外耳。”

    说罢,叫十几个童子进来,撤了椅子,换上蒲团,又叫闭了宫门。

    周青见弟子都坐定,开口喧讲起来,外面又下大雪,宛如那鹅毛,还听得掉地之时那“淅淅”的声音,雪下的越紧,生灵寂静,天地空旷,但那仙府之中却是天花乱坠,大放毫光。

    周青这一开讲,就显漏出众弟子的资质悟xìng来了,那魔女,红孩儿,廖小进,三人听得到妙处,忍不住眉开眼笑,古人云:朝闻道,夕可死。这三人听道,情不自禁,也就难怪了。

    那温蓝新眉头微皱,似乎略有所悟,jīngjīng儿,空空儿,盘丝洞府七女,蓝神,也是如此,显然那悟xìng,资质要比那三人差了一点,但根xìng还重。

    而那大狐狸,龙天,龙地三人却是听得有些茫然,只是隐隐觉得十分高深,只是听懂了十分之一,后面的毒龙更差,宛如坠进了云里雾里,全然不懂,听了半个时辰,居然迷迷糊糊,只觉得全身放松,周青口里所吐的字句仿佛一个个瞌睡虫儿钻过来,毒龙呼呼昏睡过去,脑袋耷拉,嘴里一条水线伸缩,鼻孔里面也发出酣声。倒是那六瞳,本来没有资格听讲,但占了温蓝新的便宜,听得也有几分领悟。

    周青头上也现了云光,这云光有一亩田大小,清亮如水。云光之上,现出十二道黑光,俱有一抱粗细,上冲到三寸来高,就即停住,一阵旋转,分化成两组,每六道黑光一组,上下交错,恰似两个乾卦之相重合在一起,合为乾上乾下六六相交之景。

    乾上乾下六六两卦一错,便成了十二个尊位,或高或低,在云光之中沉浮不定。

    后土看了那云光中尊位一眼,身体一缩,变为两尺来高的婴孩身材,面目衣着却是依旧,仿佛那刚将元神练成道家婴儿的地仙,跳进云光之中,盘膝座上尊位,两手平放,闭起双目,也再不言语,那玄冥也如后土一般,进了周青头顶云光,刚坐上尊位,就见那毒龙睡得呼呼,酣声响起,不由冷哼一声,屈指一弹。

    轰隆!毒龙只感觉到冥冥之中一股巨大力道轰击在自己身上,刚起反抗,人就已经被打飞,眼看就要撞在大门之上,那大门无故就敞开,毒龙身体象炮弹一样shè了出去,跌落进仙府前面广场的雪地里面,爬不起来,全身骨骼都断了几十根。

    “你有此机缘,居然不听玄妙!”廖小进匆匆出来,对毒龙喝道:“自己去蛇盘山养伤,cāo练妖兵,以后不准再入黑风山。”

    毒龙心中大悔,却是无法,廖小进唤了弟子,把毒龙带出去了。

    玄冥闭上双目,也不言语。

    过了许久,天昏下来,雪也稍停,众人浑然不觉,只是听得如痴如醉,云霞由童子服侍下去安歇了,待到第二天,天sè微亮,周青正讲到jīng妙之处,突然止了口,后土,玄冥也都睁开眼睛。

    众人都是不解,周晨仗着周青崇她,鼓起勇气问道:“师傅怎么不讲了?”

    周青笑道:“有客人到了山门,来rì再讲,你等且起来,小进,你去山门带人进来吧。”

    众弟子起来,落列两边,廖小进自是出去了。

    且说黑风山前,正于周青讲道之时,天还有些朦胧,守山两童子从早课做完,方开了门户,便见天地苍莽,宇宙洁白,冷气深深,好一片雪景,不由呆了。一道金光从远处shè来,落到山前,现出身形,却是一身材高大的老僧,穿衲黄禅衣,踏麻鞋,头上点了九个戒疤,面sè红润,眼睛jīng亮,双手持一七尺寸书简,黄金颜sè。

    “噫!来人止步!此乃勾陈上帝讲道之处,闲人不得入内。”

    其中一童子看了分明,见那老僧落到山下,一步一步沿台阶上来,也不用轻身一之法行走,身体就陷进了五尺深的雪中,咯吱!咯吱!的响。

    这童子知道来人是表示尊敬,便也不为难,只是远远喝道。

    这老僧上来,片刻就到了山门之前,朝那童子喧句佛号道:“贫僧奉娑婆净土教主释迦牟尼如来法旨,来送请柬与勾陈上帝,还望仙童通报。”

    “娑婆净土教主释迦牟尼如来?”两童子对望一眼,连忙道:“禅师稍等!且容我进去禀报。”

    老僧道:“仙童不忙,有劳了!”

    其中一个童子匆忙进了山门,便见那晶桥之上来了廖小进。

    “山前可来有外人?”廖小进叫住这童子道。

    “好叫师叔得之,刚刚来了一老僧,说是奉了娑婆净土教主释迦牟尼如来送请柬与掌教大老爷,弟子便来通报。”

    廖小进道:“你不必进去了,我刚奉老师法旨,前来接人进去。”

    这童子连忙把廖小进带到了山门,就见了老僧。

    “禅师有理了!我奉掌教老师法旨,前来带禅师进去。”廖小进对这老僧稽首,倒是十分有理。

    老僧对廖小进态度微微惊讶了一下,随后喧了佛号,也还了一礼:“多谢道兄了。”

    廖小进只道:“禅师不必多礼,请了!”

    这老僧自然随廖小进入了山门,就见另有天地,晶桥长虹凌空而起,浑然不似刚才看到的景sè,知道自己看到那山门之后的漫山古木,琼枝冰玉,乃是用**力幻化,自己一双慧眼,居然没有看得出来。

    “琼儿前些rì子说这勾陈上帝自人间成道,门下个个凶残暴戾,视人命如草芥,乃是一派妖人邪魔作风,今rì一见,怎的大不相同?琼儿那孩子一向不曾说谎,我也听说好些道友在人间的道统都被这勾陈上帝所灭,莫非是误传?”

    这老僧与廖小进上了晶桥,便见远处梅花点点,桥下金鲤浮头,却是一片仙家气派,没有半点邪魔妖气,心中甚是疑惑。

    原来这老僧却是颇有些来历,却是蜀山长老立英琼的老父李宁,千年拜进白眉禅师座下,成就了罗汉正果,都飞升地仙一界,到了娑婆净土之中。

    那白眉禅师修的乃是禅宗,自然是达摩禅师座下,这李宁自然也在禅宗,自佛祖降生,便经常讲经,近rì无事,那如来却是乘这隆冬,邀三界道友于娑婆净土谈经说法,开一场法华大会。

    那蜀山当年有不少佛门好友,如今娑婆净土之中,自是经常往来,关系也好,前两次苍莽斗剑,也是出了大力的,所以左道,妖人,魔头纷纷遭了惨败,那李英琼经常去娑婆净土看望老父,说起勾陈上帝如何如何,门人如何如何,李宁便借送信机会,前来看看。

    行了片刻,两人到了仙府前面,廖小进便把李宁引进去了,径直来到大殿。

    李宁抬头,就见大殿之上,坐一人,头现云光,正是勾陈上帝,连忙施了一礼,只是并不下拜,这也难怪,周青乃道门天帝,他却是佛门净土禅师,只尊佛陀,拜如来,连三清都不拜。

    “贫僧奉娑婆净土教主释迦牟尼如来法旨,来送请柬与勾陈上帝!”

    李宁说罢,呈上了手里的金书简,早有温蓝新接了,上来送于周青。

    周青看了书简,随后放到云床旁边道:“如来有心了,我定当赴会就是了。”

    李宁就要告辞,周青也不阻拦,依然让廖小进送到了山门,那李宁就化佛光走了。

    “老师,这是怎的?”魔女顾不得其它,连忙问道。她父亲自在天主波旬,母亲天妃乌摩,包括冥河教祖,以及座下弟子yùsè天,大焚天,因陀罗,乌摩,湿婆,毗湿奴,鲁陀罗,鬼母曾经都被释迦牟尼如来击败。

    那波旬,天妃乌摩更是被如来化身五大明王围住,虽然逃了xìng命,但也十分狼狈,所以至今就有那降三世明王踏自在天波旬,天妃乌摩的形状。

    就因如此,魔女才贸然发问。

    周青也不怪罪,开口道:“释迦牟尼如来于娑婆净土之中开那法华大会,是以邀请我前去谈经说法。”

    魔女还要说什么,却被红孩儿拉了一把,便没有说出来,周青也不在意,手指点动,运玄功算那凶吉祸福,那乌巢禅师化身大rì如来,乃是娑婆净土二教主,周青曾经轰杀了他的分身,无形中间有些过节,虽然不至于明下手报复,但暗中只怕使些拌子,有些不美,周青自然要好生算计一下。

    默算了半天,只是模模糊糊一些功果,并不清明,也理不出头绪,玄冥于头上道:“天机被人颠倒搅乱了yīn阳,再算也是枉费功夫。”

    周青道:“这个自然知道!”便不再算,心中考虑去还是不去。

    “当年老子化胡,这释迦牟尼如来降生,虽然是佛门一脉,其实根基还是我道门,不比那西天极乐净土,那乌巢禅师把葫芦送于我身边,说明白了也是不安好心,我是为了自保,消除隐患,才将那分身轰杀,说将起来也是那陆压道人自做自受,索xìng就去看看,也见识一下那位击败冥河教主的人物,说不定有所领悟,斩去另外祖巫为化身,也算去了一尸,便是一场功果。”

    周青心中盘算,随即出了仙府,登上平rì里讲道的法台,默坐不语。

    一干弟子都是莫名其妙,却也不敢发声,也站于法台之下。

    云霞也闻讯赶了出来,见周青默坐,便招了弟子回宫。

    “师娘,老师在干什么?”红孩儿问道。

    云霞笑道:“无事,无事,你老师在换那几大化身前来。”

    话音刚落,仙府之外突然响起了yīn恻恻的笑声,众人又出仙府一看,就见那法台高空,出现一人面鸟身的魔神,六爪四翅,yīn笑不停,正是帝江。

    帝江变化了人形,也落进了周青头顶云光之中,选了一尊位置,就在那后土旁边。

    又过了一rì,那共工,祝融,句芒,蓐收一同出现在黑风山。

    周青道:“道兄来了!”共工笑道:“不得不来!”也落进云光中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