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上回说到周青招回自己斩出的七大化身,共工,祝融,句芒,蓐收,玄冥,后土,帝江,一同落进头顶云光之中去了,周青云光一收,几大化身也自然隐进去了,顶上空空,再无一物。

    那释迦牟尼如来开法华盛会,既然下了请柬,周青又亲口答应那送信的僧人李宁,却是不得不去了,堂堂道门天帝,自然不好返口。

    还进了仙府,周青对坐下弟子道:“我赴那法华大会,教中事务便有你们师娘做主便是。”

    那温蓝新,廖小进等人都道:“记了,老师放心就是。”

    云霞道:“眼下也算是无事,我执掌周天星斗大阵,又有那金蛟剪,芭蕉扇,捆仙索,就算有那强敌上门,也管叫其有来无回,反倒是璨璨在那南瞻部洲之中,一年未归,也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

    那大狐狸周晨连忙道:“还请师傅用**力推算一二,我妹妹现在可是安好?”

    周青笑道:“我与他们出去,乃是因为他们根基浅薄,一味在山中闭门造车,难以修成上乘功果,是以不如外出碰些机缘。”

    云霞道:“我也听闻,南展部洲之中,如今风雨不平,那苍莽斗剑就将临近,璨璨,飞熊那几人,功候还浅,也就几杆魔幡,无其它法宝护身,碰到一般修士还好,要是碰上那些个巨孽魔头,岂不遭了毒手?”

    周青沉思片刻,才道:“眼下情况不曾分明,待我从法华会上回来,再做打算。”

    云霞点头,不再说话,周青起身吩咐红孩儿魔女道:“你去准备车驾,随我去娑婆净土。”

    魔女大惊道:“老师,我与那娑婆净土诸多禅师都有些仇怨,此去只怕要给老师惹些麻烦。”

    周青喝道:“此去正是要解释仇怨,冤冤相报,就是过那无量劫也扯不清楚,以后必然应劫,你修得多言,我自有主张。”

    红孩儿对魔女道:“老师说的及是,弟子听吩咐就是了。”说罢,不由分说,拉魔女准备车了。

    这一年雪分外多,连下了三天,兀自不停,红孩儿与魔女拉犀牛出来,套上车辕,再侍侯周青登上车驾,又选了二十名童子,左右各八,前后两个,掌那香炉金灯,龙须扇,随后一响藤鞭,华盖芸香车腾空而起,毫光大放,幽幽向东而去了。

    那娑婆净土在东海之外,极远之地,普通地仙驾那遁光飞行,怕不要好几个月,就算是帝江,也要好几个时辰才能到达,以三犀牛拉车的速度,也要行那几天,是以周青乘早上路了。

    外面大雪飘飘,寒风呼啸,四外茫茫,天宽地广,但车上香炉,金灯都点起,仙香幽幽,温暖如chūn,人通体舒畅,外面大雪冷风,俱被毫光挡在离车身十丈之外,红孩儿与魔女架车,童子掌灯,虽然吃大雪阻住,遍不了方向,但众人都是修炼有成的有道之事,区区风雪哪里挡得住眼光,往下看去,山川河流,皆是雪白,分外壮丽,几个童子都看得呆了。

    那三犀牛本是妖王,修为自是高深,加上受车庇护,也并未吃得苦处,魔女只顾与红孩儿朝下方指指点点,欣赏景sè,也不去为难这三犀牛,周青在幔帐之中沉思,也不见动静,那红孩儿知道自己这师傅道行高深,也不去打搅。

    行了一天,便到了晚上,大雪稍稍停了下来,天上依旧yīn郁不散,周青便吩咐把车向上,直直到了九天,在那罡风层与雷火层交接之处休息。

    这九天罡风层,直直向上,有十万余里,再向上去,便是雷火层,比罡风更加宽阔,足足有百万余里,过了雷火层,向上升三千里地,就是那空灵仙云,乃是天界根基,就如下界的山石土壤一般。

    九天罡风,冻石成粉,绞钢成渣,不是地仙,更本难得抵挡,那乾天雷火更是猛烈,一yīn一阳,其交接处却上yīn阳中和,空出十里地的断层,也无罡风,也无雷火,只是上方听得巨大的轰炸之声,下方听得呼啦呼啦的罡风搅动,巨大震动响个不停,直似那两边都挤压过来,另人十分不安。

    周青在车中休息不提,二十个童子都在仙府之中修行了四五十年的时间,虽然未成就仙道,但也渡了几次大天劫,停在这片空间,上下一看,不由啧啧称奇,上方头顶,火云缭绕,隐隐看得其中无数鸡蛋大小红球飞动,杂乱无章,往往两相一碰,就发出巨大的爆炸,震耳yù聋,卷起千万丈火纯阳真火,宛如那浪头,一波接上一波,看得众童子触目惊心。

    而那下方,却是狂飙猛啸,其中夹杂有磨盘大小的黑sè冰块,也是在风中碰撞,宛如刀剑声鸣,仿佛那黑sè冰块是jīng钢铸就,一层一层,看不到底,只见得大黑旋涡流转。

    众童子战战兢兢,不敢下车,虽然明明知道这交接之处十里之地,无一点伤害,但也十分惧怕。

    猛然,顶上雷火层中上百小球碰撞到一起,连环爆炸起来,就如凭空打了个大霹雳,比刚才声音又大了十倍,震得边缘的空间都扭曲起来。

    其中一掌香炉的女童打了个寒颤,禁不住问红孩儿道:“红师叔,听说一些地仙就拿这雷火炼那乾天雷罡霹雳子,威力很大的,弟子虽然知道怎生炼制,却修为低,上不来,今天见了这雷火,才知道真是有大威力,比那些五行法术发出了雷不知道要强上多少了。”

    红孩儿正与魔女说笑,听这女童一说,便即浅笑道:“我知你心意,是想让我抓几团雷火于你们不是?也罢,你们以后也要外出行道,多点法宝防身那也是好的。”

    这女童大喜,连忙拜谢,红孩儿本是先天火灵孕育,自不怕火,身体一串,就进了雷火层中,一圈五昧神火卷成匹练,包裹在周围,四面乾天雷罡凝结成的红球乱飞,被五昧神火一燎,就化为无形,自是打不上来。

    祭出兜rì罗网,往上一扬,一片乌光,冷气深深,占了几十倾方圆,红孩儿指挥这兜rì罗网四面乱转,那乾天雷罡凝结成的红球一碰到乌光,就沾了上来,也不爆开,就贴在上面,滴溜溜旋转,几个照面下来,已经网住了数百颗红球。

    “想不到这兜rì罗网还有这般功效!”红孩儿心里喜欢,一般地仙要收这乾天雷罡,还要好生应付,一边祭法宝护体,一边一颗一颗小心收取,生怕一个不小心,收的时候爆开,便伤到了自己。

    飞身下来,红孩儿将罗网还原,小心翼翼的运转玄功,一颗颗摘了下来,用法力禁锢住,再叫那女童来拿。

    “噫,何必这么耗费力气。”魔女盈盈笑道,随即取了修罗灭天镜出来,朝沾在网上的红球一照,只见得那数百红球都飞了起来,相互碰撞,也不爆开。却被魔女借修罗镜之力,一起禁锢了。

    “有这等好事!”红孩儿再次大喜,把这数百粒红珠分发了给二十个童子,一人得了十几粒,都是欢喜。

    “你们拿了之后,还要用本身jīng气祭炼一下,威力更大,也好控制。”魔女笑着吩咐这些童子。

    “多谢师叔,这个我们知道,都学了的。”二十个童子齐齐回答。

    红孩儿又上去网了千余粒下来,叫魔女一样用修罗镜照了,魔女道:“你啊,要这么多干什么,炸了就没了,还浪费了祭炼的工夫。”

    红孩儿笑道:“老师所传练器之法,有一种乾坤子母神雷,乃是用九百九十九粒乾天雷罡,九百九十九粒地底坤yīn雷煞,相互交合祭炼三十六rì,威力极大,就是一些上乘的仙家防护法宝,也吃不起一下轰炸,我因懒惰,加上都是用了一次就没有了的,又有老师赐下的法宝,也就没有炼一些无用的法宝,这次借了机会,便想炼上几颗,只是上次去百魔山救两位师弟,倒是也收集了不少yīn雷,材料倒是够了。以后说不定用得着。”

    当下无事,待到休息数个时辰,依旧架车往东方而去,到了罡风层下方,天sè已经大亮,大雪也停了下来,一望无际,yīn云全散,那rì光也闪露出来,又是一番景sè。

    突然,一阵狂风奔袭过来,转眼就过,由于那速度太快,众人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只有车中的周青微微张开了眼睛,随后就听见风中一声惊讶:“噫?”

    这下众人可是听得清楚了,但四处一望,却还是无人,天地都是空荡荡的,魔女抓风闻了一把,想了下道:“好快的遁术,人已走了,那声音却是留在这里,这风有点佛门檀香味道,却还有丝丝妖气,只怕是那大鹏明王路过了。”

    红孩儿见魔女就抓风闻了一把,居然分析出许多来,还认定了对方了身份,不由得又是佩服,又是不服气,刚要说话,就听得又是一声惊讶道:“阿修罗魔女?”

    话还未完,远处就现了一人,仿佛是从虚空中走出来似的,这人两手空空,穿金sè衣服,似佛似道,一双云履,头带紫金冠,尤其是两眼炯炯发金芒,眼皮眨动之间,金光shè出几尺来远。

    那三犀牛看见此人,顿时嗷嗷叫唤起来,像是叫救命一般。

    “还真是大鹏明王!”魔女丝毫不在意,拉红孩儿道。

    红孩儿也知道这大鹏明王,与那混天大圣鹏魔王同是金翅大鹏鸟得道,不过这大鹏明王比混天大圣早了许多,天皇年间就已经得道,如今那混天大圣在女娲宫中执事,得了正果,千年不见。

    这大鹏明王在西天极乐燃灯上古佛座下护法,和地仙之祖镇元子有些交情。

    见了犀牛嗷嗷叫,大鹏明王用眼神止住,看了这车銮一眼,转身就要走,突然听得周青道:“道兄留步!留步!”

    大鹏明王转身停了下来,就见车上幔帐掀开,周青从中出来,鼓掌轻笑道:““羽翼仙,见了本帝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

    大鹏明王连忙道:“我于今以皈依佛门,不是羽翼仙了,怎如此称呼?因见上帝在车中休息,怕上来打搅,才不打招呼。”

    周青笑道:“哪里来的话,不打搅,不打搅,明王准备往哪里去?”

    大鹏明王脸sè一抽搐,心中悔道:“路过就是了,偏偏好什么奇,要看个究竟,现在可好,怎就遇到了这个难缠的角sè?只怕要小心应付才好,莫着了道儿。”

    “我应如来邀请,去那娑婆净土赴法华大会!”

    “巧得很,我也是赴那法华大会,这法华大会还要数天才开,明王这般急去,却是枉费力气,到了那净土之中,还要在等呢。”周青笑得欢:“明王上车,远了不好说话。红孩儿,你去请你明王上来。”

    还未等大鹏明王回过神来,红孩儿出了车銮,径直来到面前,对大鹏明王行了一礼道:“叔叔有理了,老师叫我请叔父上去。”

    大鹏明王一愣:“你叫我什么?”

    红孩儿恭敬道:“我父亲于七叔齐天大圣乃是结拜兄弟,小侄曾听得七叔说过,同您一起开了人参果会,理当是我长辈,小侄不能失了礼数,回去叫老师怪罪。再说了,我三叔混天大圣与您也是一脉。当然要叫您叔叔。”

    大鹏明王自发愣,红孩儿又道:“老师请叔叔上车谈话呢。”

    大鹏明王思付道:“好家伙,真是亲戚,我若推辞,岂不叫小辈小看了?”说罢,随红孩儿上了车。周青又鼓掌笑道:“这就是了,按法华大会时rì还远,何必心急,明王不如与本帝同去。”

    大鹏明王连忙道:“那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普闲菩萨先就到了娑婆净土,却是邀我有事商谈,不能逗留,不能逗留。”

    那红孩儿早拉了魔女上来道:“叔叔,这是你侄媳妇,本是阿修罗魔女,后皈依我老师,而今成了正果,本yù去大雪山见叔叔,却因那观世音菩萨要强收侄子为那善财童子,才不曾前去。”

    大鹏明王听得不舒服,不好开口,想了半天才开口道:“原来如此,那观世音菩萨我去说说就是了,不用害怕。”

    红孩儿道:“小侄并非害怕,老师赐了我几样法宝护身,也遇事了也可自保,只是那菩萨不依不饶,定要拿我,我想叔叔也是佛门中人,怕难为了叔叔,因此一直未前去拜见。”

    周青道:“我乃道门,亦不想与菩萨结那怨系,既然道兄有事在身,我自不挽留,道兄先去既可。”

    大鹏明王松了一口气,连忙道:“如此,我先告辞了,法华大会之上,再来请教道兄的玄妙。”

    红孩儿拉魔女自去相送,大鹏明王两手空空,见了新人,便是不好意思,拿出两根长一尺,金光闪闪的翎羽道:“我平生不修法宝,有没有什么好送你们的,此乃是我成道之时元身所带,遇到大劫难时候,可将其祭出,化为我身,抵挡灾祸,就送与你们两个,用本身jīng气祭炼三rì就可用了。”

    红孩儿与魔女两人一人得了一根,自是欢喜,大鹏明王急着走了。

    “师傅,那几位菩萨也去娑婆净土!”红孩儿道。

    “这个我已知道了,正是如此,才留了这大鹏明王一留。”说罢,周青依旧进了幔帐,红孩儿与魔女抽了犀牛一鞭子,驾车仍然朝东去,只是三犀牛越发无jīng打采,慢慢吞吞,魔女恼了火,连连用鞭子抽,三犀牛才猛奔起来,一路风驰电掣。

    一路再也无事,上了东海,行将三天,就出现了连绵的群岛,多是方圆数千里,最大也不过十万,许多修士见了车驾,自是避开,让其前去,又行了一天,眼前一片金光,佛光沉浮,天空之中,出现了一片净土,不知道几千万里,广阔无边,净土zhōngyāng,耸立一尊浮屠,浮屠上现舍利,照得净土一片通明。

    红孩儿赶紧架车过去,就见一僧人迎了上来。

    “可是勾陈上帝?”这僧人十分年轻,相貌俊朗,红孩儿道:“正是上帝车驾,你待如何?”

    “贫僧乃我西天极乐八部天龙广力菩萨,现奉我佛如来法旨,来接上帝。”原来这八部天龙广力菩萨乃是阿弥陀佛加升,因如来降临,特来护法。

    周青在车中道:“有劳菩萨了!”随即出得车来,正要进去,就听得后面喊:“原来是帝君!”

    周青回头一看,却是金光仙,灵牙仙,虬首仙三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