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上回说到周青应那如来邀请,去赴法华大会,路遇大鹏明王,来了个鹏过拔毛,之后一路无事,到了娑婆净土,便有八部天龙广力菩萨来迎,刚要随其进入,就听见金光,灵牙,虬首三妖仙打那招呼,周青因与那虬首仙有些恩惠,是以三仙见面,打声招呼,倒也平常。

    三仙上来,分别对那八部天龙广力菩萨,周青都稽首施礼,众人踏上了净土,自然有比丘僧上来侍侯,周青便吩咐红孩儿将那三犀牛与车驾一同停好,交代二十名童子看守,由比丘僧带往旁边寺庙中去了。

    那三犀牛看了三仙,又嗷嗷叫了起来,金光仙不由叹道:“善哉,善哉!”便不言语。

    周青笑道:“此犀牛在东胜神州妄自立那青龙妖国,平白造了无数杀孽,我掌勾陈大教,扫荡三界妖氛,乃是奉元始天尊符诏,来渡这妖,rì后功德圆满,自有脱劫之rì,道兄感叹怎的?”

    金光仙笑道:“无事,无事!上帝请行,我等应多宝师兄邀请,前来谈经,其中有好些老友,还要去招呼一番,就不在此搅扰上帝了。”

    周青因炼那周天星斗大阵,参悟洪荒星空,道行越大jīng进,面观三仙表情语气,虽然平和,其中怨毒已深,早晚必要惹出大事,是以也不好过多亲近,免得祸及自己,见对方出言告辞,也不挽留,同道一声高告辞告辞,便即分道,与那八部天龙广力菩萨,一同向净土zhōngyāng的七宝浮屠行去,红孩儿魔女自跟在后面。

    这一路前行,眼见那净土zhōngyāng浮屠高大庄严,似乎就在眼前,其实相距甚远,怕不在几千里之外。红孩儿在后面远观这净土,只见脚下土地金黄,仿佛黄金铸就,上刻了好些金莲,一朵连接一朵,形成一条宽阔大道,直直通到远处,大道之外,就是平常山石泥土,那娑罗树林茂密,一片清秀,波罗花放,净土生香。

    那娑罗树林,波罗花圆之中,隐藏有许多禅院寺庙,更有佛塔耸立,也有流水潺潺,鸟语相鸣,和偶尔的击钟之声相撞,越发显得清幽,红孩儿运目远眺,居然看不到净土边际,知道这净土广大,乃是如来用天**力开创,虽不如盘古开天,却也真是一方净土。

    再从来时路上观望,只见后面却是白云袅袅,这一片净土,分明是漂浮在海上的半空,还隐隐听得下方海cháo之声澎湃,虽是隆冬时节,但海外并不寒冷,净土之中也是四季如chūn,波罗花常年开放。

    “弟弟,你看!”魔女用手一指,见那净土之外,三三两两有剑光晶芒飞驰而来,停在边缘,徒步踏上净土,之后便入了娑罗林中的各个禅院寺庙,不光有御剑来的,还有那五颜六sè的遁光,更有骑神兽,踏祥云,自天界下来的真仙,一大部分去拜访那些禅师好友,还有一小部分,由比丘僧领路,上了金莲大道,自浮屠而来,身后也有徒弟跟随。

    魔女知道,如来谈法,不是三界每个修士都接了请柬的,只有那地位高的,道行法力深的,才可进谈经,而那些前来的地仙,天仙,一大半是听闻如来开法华大会,便可在外听经,希望能有所领悟,加深自己的道行。

    其中好些仙人,也与净土中的禅师是好友,经常来往,如那蜀山一脉,天仙地仙都有一大披,在人间就与禅门交好。这次法华盛会,自有多数人来,虽然无缘踏上金莲大道,拜见我佛,但如来谈经,传遍净土,都可聆听。

    八部天龙广力菩萨乃是龙公主敖鸾表哥,那敖鸾与周青交情深厚,是以如来派菩萨前来接引,周青知道此意,边既询问:“如来所请,有几方道友?”

    菩萨合十道:“有万寿山五庄观镇元大仙,有花果山大仙悟空道人,有我西方极乐燃灯上古佛,弥勒佛,无量寿佛,金刚不坏佛,玄天真武上帝,中极紫薇上帝,以及诸菩萨,天宫四大天师,以及托塔天王,三坛海会大神,清源妙道真君,等诸天仙神,祥不可说,还请上帝于浮屠之上一观。”

    周青自不多问,行了两个时辰,边到浮屠之前,果然是庄严**,再进浮屠,便是金碧辉煌,梵唱天然,顶于苍穹,莫可明状,来往沙弥,无一不是脑后现那佛光,却是有道僧人。

    上了六层浮屠,门口有丁甲天神金刚守护,广力菩萨红孩儿与魔女道:“七层之上,乃是我佛于众圣谈经之圣地,上帝小徒不便入内,可就在浮屠内游玩,也可去净土娑罗林,波罗花园观赏。”

    红孩儿与魔女便听周青意思,周青笑道:“你们两人自去,也可去游玩,不必拘束。”

    红孩儿与魔女道:“听老师吩咐。”周青点头,随广力菩萨上了七层浮屠,便见头上无顶,乃是无量虚空,所居之地,乃是一平台,前有一巨大宝幢,宝幢之下,有三莲台,中间主莲台却不见释迦牟尼如来,只有阿难,伽叶两尊分立左右。

    两旁莲台,倒是有大rì如来,金鳌不空成就如来,坐定主人位置,正与宾客位置的燃灯上古佛,弥勒佛,无量寿佛,金刚不坏佛四圣谈经。

    下方宾客位置有好些莲台,有的空空,有的坐人,都各自交谈,见周青进来,纷纷招呼。

    周青定盯看得,俱是天仙一流,如那赤脚大仙,四大天师,三十六岛在天宫有职位的仙人,却无一个神人,周青也知,那些神人,在天宫有职责在身,每rì都要点卯,修说没有接到邀请,就是受了邀请,也无空前来。

    广力菩萨带周青到坐前,自有小沙弥奉上菩提子,仙瓜仙果,周青坐定,那大rì如来,金鳌不空成就如来,一齐起身招呼道:“勾陈上帝前来,甚是欣慰。”

    周青也起身稽首:“释迦邀请,自要前来,两位佛祖不用多礼。”

    燃灯上古佛,弥勒佛,无量寿佛,金刚不坏佛也自双手合十,微微朝周青额首,周青也坐下还礼,见那弥勒佛,依然是一脸笑意,好象不认得周青一般,但知道底细的旁人,都知道两人有大仇怨隙,周青曾经吃了大亏,还为未曾讨回场子。但如今两人都是地位崇高,法力也深,又要顾忌主人面子,自然不行发做,周青也是皮笑肉不笑,两人相互招呼以后,便不言语,各做各的。

    那大rì如来乃是陆压道人,与葫芦中被周青借助十二都天神煞大阵轰杀了分身,也与弥勒佛一般,打了招呼不再言语。

    这法华大会,佛坐其右,道居其左,现释迦未身,客人也未到齐,先来诸圣,只有等候了。

    “小仙见过勾陈上帝了。”赤脚大仙见佛门宾客势大,道门这边就周青可以撑一下门面,却也不顶事,曾经还吃过那弥勒尊王佛的小亏,更加不好,面皮无光,心中就有些忿忿,见周青也不言语,是以再打招呼。

    “大仙多礼了!”周青见的这赤脚大仙顺眼,也不摆架子,便既回话,那四大天师其中张天师在人间道统曾被周青所灭,但又无可奈何,径直默坐,另外三大天师自然不和周青搭讪。

    “这勾陈上帝,在人间着实过份,偏偏又奈何不得,不过人家西天极乐弥勒佛祖却不卖帐,叫你灰头土脸,也算是出了我心中恶气。”那张天师心中还想,只顾和另外三天师攀谈,偶尔吃两粒菩提子。

    那赤脚大仙拿出自己所带的火枣,请周青享用,周青自然不拒,才吃一个,就见提婆菩萨引了两仙人进来,其中一人,乃是悟空,旁边一大仙,三缕长须,羽衣星观,手拿一柄拂尘,踏麻鞋,一派仙风,正是地仙之源流,鸿蒙成道之祖师,镇元子。

    见镇元子进来,那大rì如来,金鳌不空成就如来连忙起身,一其唱道:“大仙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镇元子点头道:“哪里的话,客气了!客气了!”燃灯上古佛,弥勒佛,无量寿佛,金刚不坏佛都站起身来合十道:“见得大仙风采,实是欣慰。”

    镇元子自是还礼,说罢,那提婆菩萨有把两道人领上座,更在周青之前,坐了道门首席,悟空居其下,周青反坐了第三。

    那悟空与镇元子坐下,周青先是谢过了当rì镇元子送人参果之礼,又与悟空商谈那冥河教祖的事情。

    过了片刻,那玄天上帝真武由龙树菩萨进来,坐了第四,一样与镇元子,悟空,周青陪话,少时片刻,中极紫薇上帝也由净坛使者菩萨陪进来,坐了第五,身后依旧跟了三仙姑,和众人大不相同。

    诸人却都知道,这紫薇大帝当年三教封神,乃是一异数,自身无高深法力,成帝之后,便是三位仙姑护佑,寸步不离,是以例外,何况如来也邀请了三仙姑。

    为那廖小进婚礼,三仙姑,紫薇,真武,都是去过了的,因此和周青也颇为熟悉,几人都是相互赔话,紫薇手持龙虎如意,穿帝服,虽然法力不高,就和一般地仙没有什么两样,但论气度,却是超过了周青,真武,悟空,镇元子。

    三仙姑站于紫薇身后,云霄托混元金斗,依旧不去坐别的莲台,众人也不在意,只是见了那大rì如来,燃灯道人,怒目相视,直似都冒出火来,那边佛门诸圣却是浑然不觉,视而不见,不与理会。

    周青传声对三仙姑道:“避劫的避劫,应劫的应劫,天道循环,每轮回一次,自有应劫中人,上次能躲的,这次未必能躲,三仙姑何必执着于一时,我若证得混元,必来助三仙姑脱劫。”

    那金蛟剪年是碧游宫所传,乃是分宝岩上搁置的先天灵宝,威力无穷,周青因为感激三仙姑赠剪之德,是以出言安慰道。

    听得周青话语,那三仙姑才收回目光有传声道:“多谢帝君了,不过就算帝君证得混元,也是无用,当年我师尊那么大的神通,还不是落了惨淡下场。可见是劫数使然,非人力所能弥补。”说罢,便不言语,周青亦是无言以对。

    当下无事,如来所请佛道众圣,都已经入座,那托塔天王进来,因是燃灯弟子,便坐了右边,哪吒坐左边,乃是第七位,六位却是清源妙道真君杨戬,以下各仙分列其下,也不足百位。金光仙,灵牙仙,虬首仙三人倒是座了末席,脸sè极其难看,直直盯着陆续上来的佛门众圣。

    “想必这三人刚才是去找观音,文殊,普闲三菩萨了,却是没有找到,到最后才进来,这如来到底要干什么?”周青心中暗暗思付道。

    这净土之中,被如来用**力颠倒了yīn阳,除非三清,准提,阿弥陀佛,女娲至圣娘娘,否则无人能算出功果天机,就算出了净土,要算与净土有关的事情,也是白费功夫,周青在黑风山试过,便不再试。

    突然见得三菩萨进来,那虬首仙眼睛喷出了三昧真火,就要动手,却吃金光仙拿住,摇了摇头,才忍耐下去,依旧是浑身微微颤抖,周青暗叹道:“今rì只怕不得善果,我何苦前来趟这浑水?”

    那清源妙道真君杨戬对周青传音道:“敢问上帝一句话语?”

    “真君请问?”周青见杨戬传音,不明说出来,心里已经明白了仈jiǔ分。

    杨戬道:“上帝也曾知道,我那六表妹自从被大天尊赶下凡间,天天在我那里以泪洗面,我因可怜六表妹,稍稍打听,却知那妹夫被大天尊派蚊道人灭杀,我怕六表妹听后,更加痛不yù生,至尽还瞒着她。”

    周青皱了皱眉头,不等杨戬说完,便即问道:“真君到底要说什么,直说便是,莫要拐弯抹角。”

    杨戬笑道:“我听闻大天尊将六表妹的孩子把与上帝抚养,不知可是真的?”

    周青道:“有这一事。”

    杨戬道:“既然如此,还请上帝通融一下,将那孩子与我表妹,我六表妹才不至于伤心yù绝。”

    “不可不可,我尊玉皇大天尊圣旨,抚养孩子,大天尊曾特有圣意,叫我不与公主见面,我怎能违旨?”周青连忙推辞道。

    杨戬听见周青推辞,脸sè微微变了一下,又道:“上帝也有妻室,怎就如此不通人情,这事情说来,真是大天尊过了一些,上帝难道就忍人间母子分离,何况我并不是要上帝将那孩子把与我表妹,就是见上一面,看孩子安好,上帝稍微通融,也就是了,何苦做得这么绝?”

    “不是我忍心他们母女骨肉分离,而是大天尊有圣旨,真君乃大天尊外甥,上去求得圣旨,也不是难事。”周青嘴上推辞,心中却是思付道:“玉帝将张自然把与我,这事情行的隐蔽,杨戬倒是手段不小,从哪里知道的?”

    周青却是不知,那八太子不忍自己姐姐rìrì哭泣,上去求那王母,王母一时心软,便告知了去向,却是叫周青为难了。

    杨戬法力自是强横,还胜其师,不过道行就差远了,见周青明明可以举手就成的事情,反推山阻四,心中不悦,却又发作不得,便不言语,暗暗打主意。

    突然,阿难,伽叶合掌道:“恭迎我佛圣架!”随即,天龙围绕,花雨缤纷,大rì如来头现火云,托一轮红rì,红rì之中隐隐有巨大三爪金乌之相。

    金鳌不空成就如来头上现佛光,托着一尊二十四头,十八臂的金身,放出亿万毫光。

    那燃灯上古佛喧一句:“阿弥陀佛!”头上现了一亩大小庆云,上面有五盏金灯,火光之中,托着舍利,舍利旁边,隐隐有二十四高大金甲天神若隐若现,却是二十四颗定海珠所化。

    弥勒佛,无量寿佛,金刚不坏佛三尊佛陀顶上现佛光,佛光之中,各有九颗晚口大小的舍利沉浮,三尊佛陀宝相庄严,梵唱之声更加巨大。

    这几大佛祖纷纷现了自己的法力道行,把整个浮屠顶上照得通明,延展了出去,整个娑婆净土也在佛光的笼罩之中。

    那些在净土之中的禅师,修士,道人,仙人,见这景象,知道法华盛会开始,如来降临,纷纷合掌念道:“我佛慈悲!”

    见佛门这边如此威势,道门这边也不示弱,镇元子哈哈大笑,头顶上现了一片黄云,黄云之上,托一株参天大树,正是那人参果树,一片绿光,照得天地皆碧,只不过那佛门众佛陀势大,一人难以抗衡,绿光初显之时,还使整个娑婆净土一绿,但过后就被佛光压了下起。

    悟空道人也现鱼鳞金云,金云之上,托金灯,金灯火光之中现舍利,中间站立一头暴猿,拿金箍棒,其光与镇元子一交接,连成一片,人参果树绿光大盛,隐隐占了娑婆净半壁江山。

    真武大帝道一声:“无量天尊!”顶上现了三朵青sè莲花,凑起来也有一亩田大小,莲花之上,附着一头神龟,一条腾蛇,青光幽幽,也融进了镇元紫的绿光之中。

    眼下如来降临之时,佛道两圣纷纷显露法力,一其恭贺如来,虽然是无心,却也微微斗上了。

    周青这个勾陈上帝自然不能不出手,也道了一声:“无量天尊!”

    头上亦现了云光,清亮如水,顶上现了共工,祝融,蓐收,句芒,帝江,玄冥,后土,七大化身,都不是人形,而是原来祖巫真身,煞气横贯虚空,那玄冥十分兴奋,仰天就是一声咆哮,和那佛音梵唱相交,撞击出一片刺耳的怪啸声,在整个娑婆净土,显得十分不协调。

    周青那云光之中,祖纷险神通,顿时黑云,一片乌光,从浮屠顶上冲起,也和镇元子绿光相交一起,成了墨绿颜sè,照得半个娑颇净土一片碧油油的一片。

    只是那佛光坚韧,仍旧占据了半壁江山,死死不动,仍由那绿光侵袭,也不退半步,悟空头上的猴子不由暴跳如雷,周青头顶的共工,祝融,玄冥,也大声咆哮,声音震动了天地,整个娑婆净土都仿佛颤抖起来。

    紫薇无这几人的法力,由三仙姑护住,面带微笑,坐定不动。

    杨戬,哪吒也只有干望,哪里参合的进去?

    突然一声佛号,顿时漫天又洒下光雨,释迦牟尼如来即座莲台,天龙呤唱,五大明王,围绕一尊佛陀,这佛陀头千手,盘在背手,万种宝光,绚丽无比,莫可名状,俱都出现在如来头顶。

    众人认得,那释迦牟尼如来头顶的佛陀,正是其化身,多宝如来,旁边护身的正是其忿念所化的五大明王了。

    如来一现,一片金芒,把那佛光,绿光全都冲散,娑婆净土之天,又现苍穹,众人都赞如来**力。

    “文殊广法天尊,你今rì死期到了!”突听一声爆喝,原来是虬首仙突然发难,朝那文殊菩萨合身扑去。

    与之一同的,还有那金光仙扑观世音菩萨,灵牙仙扑普闲菩萨,三仙在空中就尸解了元神,把肉身jīng血催动,随后爆开,直直打来,威力简直不可思议。

    周青一惊,随后就听得那燃灯上古佛喧佛号道:“阿弥陀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