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上回说到周青经法化大会,上了七宝浮屠,佛道两门明是恭贺如来坐莲台,暗地里却是斗起法来,幸亏得道门这边有镇元子出手,那如来生为主人,也没有干预,才落了个平手。

    否则那弥勒佛,无量寿佛,金刚不坏佛都是西方极乐之中,证了甚深般若波罗蜜正果的无量佛陀,法力不可思议,更别说是那大rì如来,燃灯上古佛都是在鸿蒙就成道,后转修佛道,法力道行更是要甚一筹,道门中人如何能占丝毫便宜?

    释迦牟尼如来降临,佛道众人都一触既收,不进一步做那计较,本来无事,但那三仙竟然发难,尸解了元神,跳将出来,一面把多年苦修的肉身jīng血聚集成一点,猛的打来,然后爆开,另一面却是元神运那玄功变化,施展极其厉害的法术,手一扬,无数雷火直直轰向那三菩萨。

    三仙肉身经过多年苦修,虽然身为坐骑几千年,但也不曾懈怠,只是受人所制,进展不大,但今rì一用解体**,把jīng血真元一混,只见得漫空血雨,血箭,把三菩萨周围三十丈虚空全部裹住,旁边那托塔天王因为挨得进,居然也受了波及。

    那虬首仙扬手一连串雷火,红绿交加,相互一碰,就猛的爆开,却无声音,端的是古怪,而且那范围也不大,离那三十丈之外,一点波动都没有,但三十丈内,竟然隐隐有地火水风叫夹杂,隐隐还闻得雷声,但俱被血箭血雨包裹,看不分明,只觉得里面仿佛大锅煮粥,一片糨糊。

    “多宝师兄,今rì乃是师弟三人报千年冤仇,不死不修,你若阻拦,我们师兄弟情分就次断绝,他rì见面,也是仇敌!”那金光仙一边动手,一边大叫。

    这事情说来繁复,其实不过是一念之间,拖塔天王法力虽然不弱,但离三仙就差了一大截,突见变故,心中一惊,猛见血箭血雨打到,那势头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凌厉,躲闪已经是不及。

    幸好是征战多年,心神jǐng觉,一个刹那,手上那三十三天黄金玲珑宝塔已经祭出,举在头顶,一片佛光,塔上现舍利,流光点点,宛如天花洒下,把周身都裹在其中。

    人在光雨之中,托塔头顶,穿锁子金刚甲,上又有大威天龙符咒加持,隐隐见得金龙,这幅形状,当真是威风凛凛,如天神一般,哪里知道,这看似威风,其实不过是软豆腐,阁窗纸,一捅就破,血箭打来,比电还疾,佛光竟然抵挡不住,一穿而过,仿佛无遇阻碍,那胸前的铠甲,护心镜被上的金龙被血箭一shè,化为点点流光。

    托塔天王一声惨叫,被无数血箭打了两边通,身体向筛子一般,尽是孔洞,连那尊玲珑宝塔也光华黯淡,天王一个脱将不住,掉将下来,竟然打到腿上,只听得喀嚓几声,腿骨都被打断了好几根,再也支持不住,肉身瘫软下来,元神也从泥宫丸中跳出,眼看得血雨还未消散,遗留源源打来,顿时骇了个魂飞天外。

    幸好这时候,那燃灯上古佛先行出手,念一句佛号,头上二十四诸天化为二十四定海珠连成一串,五sè毫光闪耀,分开漫空血雨,那天王元神连同那玲珑宝塔一起护住,拉了出来,才免了神形惧灭的惨祸。

    这三仙立志报仇,采乾雷yīn煞尽炼些威力巨大的雷球,尤其是尸解元神,连多年辛苦打磨的肉身都一同舍弃,威力之大,岂是那玲珑宝塔能够抵挡的。还好二十四四定海珠都是先天法宝,燃灯法力又大,才解救了出来。

    且不说天王元气大伤,肉身也毁,哪吒心里暗自高兴,却装模做样上前去扶持,那三仙姑见燃灯卖弄定海珠,心中越发有气,只是不好处。

    再说那三菩萨,似乎早就有准备,见的三仙一动,就用手一指,顶上现了一亩田大小的庆云,云上现五盏金灯,金灯之上托舍利,璎珞垂将下来,宛如珠帘,法力也是玉虚一脉,只不过多了自己转世涅盘的本命舍利。

    那观世音,文殊,普闲各持一朵千叶莲花,片片颜sè不同,真有千种颜sè,祥光亿万,连同顶上的庆云一起护住周身,气定神闲,无论多么猛烈的雷火,血箭,以及那三仙粉碎肉身绞乱空间成混沌所演的地水火风,也奈何不了分毫。

    观世音菩萨道:“你们三人,怎就如此不知好歹,那是天地大劫,你们自是应劫之人,幸好我等大慈悲,救你们脱难,不至于上那封神台,哪里知道你们至今还是左道凶心不息,以德报冤,可想以后必要遭难。”

    文殊菩萨道:“我们手上所持,乃是西方极乐教主,阿弥陀佛亲赐,有炼魔护身**力,修说你等,就是法力再高十倍,也是动本菩萨不得。”

    “速速退去,选一清净之地参玄悟妙,永不出世,说不定能免劫,否则那天地大劫一到,你等可就再也避不过去了。”

    普闲菩萨微笑道,依旧盘膝轻轻坐了下来,挽了个手印,把千叶莲花托在中间,念动经文,神sè安详,那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也坐下,任由三仙施为。

    原来三菩萨自从金光仙等人脱难以后,便到了西天极乐之中,那阿弥陀佛摘了几朵千叶莲花与她们护身,有**力,大愿力,金光仙三人却是奈何不得了,先前报仇,也无从找起,总不可能跑到西方极乐世界中去寻,是以一见面就下狠手,要不然对方到了西天,就是那通天教主,也不好上门,何况是三仙?

    那虬首仙听闻三菩萨言语,气得破口大骂道:“你们这些个叛教忘典的畜生,还有脸说些不知廉耻的大话,今rì就是拼了xìng命,也要取你狗命。”

    说罢,三仙发雷,似那连珠,一波连上一波,齐齐在千叶莲花与庆云所化祥光之外爆开,又将元神运玄功变化,不惜消耗元气,又把那肉身jīng血聚集催动,那血箭发了又生,源源不绝,生生不息,比电还疾,只听得啪啪连响,宛如那雨打芭蕉,奈何那庆云璎珞与千叶莲花相交,哪里冲得进去。

    那阿弥陀佛慈悲,本就想化解这一场恩怨,免得引发那天地大劫,再起封神,是以用**力赐了护身莲花,又叫那几位道行深湛的佛陀上来化解。

    谁知道,虬首仙骂三菩萨乃是叛教忘典的畜生,那燃灯上古佛就有些面皮挂不住,燃灯本是元始天尊坐下,玉虚门人,后破教而出,证了甚深般若波罗蜜正果,成就燃灯上古佛,但终究也是判叫忘典,心中思付道:“这三仙,老大不知事,本等气消,无了力气,再行化解,看来却是不行,免得又骂出什么难听的话语。”

    果然,那虬首仙,金光仙咬牙切齿,越骂越难听,一面不惜耗费元气,猛烈攻打,那三菩萨也面有忿sè,只是尽力克制。

    大低是不证混元,无论多**力,总被执念左右,就是燃灯,如来那么大的法力,也免不了被心劫蒙蔽,便又喧了一句佛号,随后道:“三仙根基甚深,是有机缘证那混元大道之人,何苦如此执着,一念即起,只怕rì后又要生出无量魔障,不得善终,又是何苦!”说罢,把那定海珠一连,化为五条珠带,佛光普照,宛如一只大手,向那片雷光血箭抓来,做上提之势,显然是要分开六人,再形劝解。

    金鳌不空成就如来也面皮发红,他也是通天座下,如今成佛,也算是判教忘典,越听越刺耳,但终究是师兄弟,一脉相承,只是羞怒,倒没有别的想法。

    而如来面sè不变,端坐莲台只是合掌道:“善哉!善哉!种善因,得善果,种恶因,得恶果。”

    云霄仙姑见燃灯再次拿定海珠卖弄,心中便忍不住,厉声喝道:“燃灯道人,你拿别人法宝买弄神通,羞也不羞?”说罢,把混元金斗一晃,祭了上去,金光一闪,就要落定海珠。

    旁边弥勒佛道:“此是劫前之事,三仙姑何必再提,徒增劫数?燃灯佛祖是为解释怨隙,仙姑却是动了嗔念,未免不智!”

    说罢,用手一指,头上九颗舍利发出千重氤氲,万道佛光,托住那混元斤斗,落不下来,同时手上取了一褡包,正是东来至宝,后天袋,又名人种袋,往上一抛,张开来,来收混元金斗。

    那弥勒佛因为上次与周青打赌,被三仙姑阻拦,落了一场无用功,和周青双双都丢了面子,没有一个得到好处,是以心中不快,便一样生出了执念,便想给云霄仙姑一个难看,何况自己也是出师有名。

    这双方动手,都是互有甚深的因果,绝非一时偶然,心血来cháo所至,可见任是法力通天,也脱不出天道变化,圣人算计,硬要弄出事来,就连如来那么大的法力,也无可奈何。

    弥勒佛知道混元金斗厉害,半点都不敢怠慢,一面不惜耗费元气,用本命舍利托住,一面取自己的至宝,仗法力高深,要拿住金斗。

    那本命舍利与金斗交接,佛光立刻被金斗削去不少,一个瞬间,就少了百年法力,还好那弥勒佛成道已久,能支持得住,而那云霄自上了封神榜,法力不进反退,早就不如当年,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吸力吸住了金斗,自己连连催动,修说是落那定海珠,就是收回也困难,不由脸sè微变。

    周青见弥勒取了后天袋子,便不得不出手救美了,当下道:“东来佛祖何必欺负孤弱女子?未免叫道友们笑话。就是要解释怨隙,也不必动手,岂不知道,越忙越乱?这一动手,又添许多因果,只怕来rì来不得完事呢?何况你我也有一番因果还要了断,免得rì后越积越深,双双都遭大劫,那不就迟了?”

    边说之间,提那竹杖一摇,上面东皇钟铃声一响,一片蒙蒙的星芒流转,后天袋子刚刚祭起,就被震得一晃,云霄仙姑乘机削了几削,就把弥勒佛削去了千年法力,弥勒佛见周青插手,便知道收不了混元金斗,也不yù拉住金斗,耗费法力,便放了舍利,云霄连忙收了混元金斗。

    这一打杈,燃灯上古佛已经用定海珠挡住了三妖仙的攻势,从中一分,生生破开,珠上祥光一照,血雨血箭,俱都消失,三仙被一股**力推到一边,刚来冲上来,又吃祥光阻挡。

    燃灯道人本来就法力jīng深,自得二十四科定海珠,入了佛门,将其修成二十四诸天,法力越发广大,不然怎能临架于诸佛之上?本来见云霄祭混元金斗,也是不怕。

    云霄已经不是当年的云霄,他也不是当年的燃灯道人,以他如今的法力,自有应付之法,只是那弥勒佛出手,他也就乐得旁观,为免再结过多的因果,rì后越积越深,不可了段。

    三妖仙吃得燃灯道人阻挡,不能前进分毫,又见三菩萨坐定不动,更是看得眼睛滴出血来,这一报仇没有占到便宜,反失了肉身,虽然无大碍,却也耗损了数百年的功夫,三菩萨又分毫未伤,更是三尸神暴跳,又要破口大骂。

    且不说三仙未能把三菩萨怎么样,弥勒佛见周青架梁,以至于自己被削掉了千年法力,虽然不打紧,却也是失了手段,心中越发不快,面上依旧笑道:“上帝要与我了断因果,那自是好,只是……”

    话未说玩,周青头上云光之中的玄冥早就不耐,猛的窜出,摇身一变,依旧化为美女形状,只是双手白骨深深,张开来有簸箕大小,一把抓去,罩定弥勒佛:“哪里那么多废话!”

    共工,祝融,蓐收,句芒,帝江。后土,周青元神一同出来笑道:“自要了断,不说废话。”

    弥勒佛慌忙把手一挥,周青七大化身连同元神都被收进掌中佛国去了。弥勒佛宣一句佛号,随即跌座莲台,再不言语。

    周青早就闭目坐了莲台,手上的竹杖铜钟都消失不见。

    众人都知道两人在暗中斗法,了断因果,自不好插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