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两人一看,认得是蜀山弟子,又摸了顶上头发一把,发现光溜溜一片,顿时十分尴尬。忙从身上取了一玉瓶,倒了点点凝如养脂的液体出来,往头上,眉宇之上搓了几搓,默运玄功,不出片刻,周身上下便被白雾裹住,待白雾消散,烧掉的头发眉毛业已经长出,只是和以前有些不同,但到底还是比刚才怪异摸样好了许多。

    天界全部是空灵仙气,十洲诸岛,灵药奇珍,多不可数,其中也有多数的功效不可思议,不但能增长法力,断肢再生,就是修补元神,也有许多。

    三茅真君采集灵草碧空,白根,等百种灵药,又用天河之水慢慢调和,历经了好几百年工夫,才炼成这续神膏,就是元神耗损到了极点,不被人彻底打散,也可以修补回来,本来两人这点小事,是根本不需要用的,但怕人家笑话,才拿出糟蹋,倒把那一群蜀山弟子心疼得面上肌肉抽动。

    其实两人只是见到魔女惊艳而已,并没有什么非分似的想法,想结交一个好友,以后可以相互往来,是以追得急了一些,却不知道魔女和红孩儿双修之后,先天一点yín根yīn煞被五昧神火化去,改邪归正,对别的男子从来不假于颜sè。

    加上自己以前孽迹甚多,往往就自惭形愧,怕红孩儿厌恶自己以前的所做所为,最近就越发收敛,一举一动,无不是得道女仙模样,见到两人过分追问,哪里有不恼羞成怒的道理,就是红孩儿,虽然修行近乎千年,法力通玄,但最近才通人事,小孩子脾气依然未除,当年就心生不悦,让两人吃了大亏。

    “两位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双方男女,都是异常年轻,男的丰神俊郎,女的貌美如花,但两人看来,哪里比得上魔女,这一比,就是东施与西施。

    两人见事情却是不隐瞒,各自又怀心思,那李炽心想:“刚才那女仙,也未问清楚姓名出处,以后再想见面,只怕就难了,奈何对方却也不肯告之,想必是误会了我的心思,才动起手来,对方法力又高,再要见面去问,也是不好,蜀山一派交游广阔,不如要他们去打听打听。”

    而那吴开龙却是心想:“刚才我也是仰慕对方容貌,一时间失礼了一些,却也不该就被下这样的重手,弄得老大尴尬,就是在天界,我随师长去瑶池赴蟠桃盛会,那些女仙也是客客气气,哪里有这种事情,定要问清楚对方姓名地方,赔礼道歉,我才甘休。不如和这蜀山弟子一同去,就算对方恼火动手,也好抵挡。”

    当下两人都是心中定计,便上去说了刚才的事情。

    蜀山弟子易震笑道:“两师兄,这事情却是你们失礼了一些,不过对方着实过分了,既然法力高深,躲开就是了,何苦伤人?我们去叫对方陪个不是也就算了,毕竟来这净土中的不是邪门歪道。”

    易震自从在南瞻部洲斗了勾陈门人,破了大阵,拿回九天十地辟魔神梭等好些法宝,有可以讨好金角,银角两人,金角的葫芦里面重炼了法宝,越发神妙,功侯也大进,还伤了好几个和蜀山为敌的老魔头,心中就有些骄横起来。

    说罢,一干众人一边净土之中寻找红孩儿魔女,一边游玩。

    且说红孩儿与魔女带了那个青纱女子,来到浮屠之后的桫椤林中,拣一处干净地方坐下,那青纱女子就吵着要桫椤木,红孩儿才运起五味神火,削了好几枝下来。这女子欢喜得直直拍手,一派天真,仿佛灵智未开的小女孩,和那小昆仑,张自然一个模样。

    魔女也喜欢这女子,又看这女子一身青气,似正不正,似邪又不邪,长了这么大,灵智却还是小孩,料定是草木jīng灵一类,便问其来历。

    这一问方才知道,原来这青纱女子是长在海外一个小岛之上的一株青竹,因为一次海啸,甩了上来一个大蚌,大蚌被摔死,一粒珍珠刚好滚落在脚下,能聚集rì月jīng华,天星之力,那竹子竹子被滋润了千年,终于化出灵智,而后又rìrì夜夜凭本能rì身修行,居然躲过了四九天劫,成就妖仙,才能脱离本土,游走四方。

    “前几个月我碰见了一个很坏很坏妖人,要来抓我,我跑啊跑,跑了好远,险些被追上,刚好碰见一个老道士帮我赶走了妖人,说我一个人很危险,叫我来娑婆净土采这桫椤木,还可以在这里修炼,可以碰到什么机缘,也没有坏人来抓我。”这竹女道。

    原来这桫椤木是佛门圣木,里面乙木jīng气对这种草木成jīng的妖怪大有裨益,只是这竹女弄不下来,便去抢别人的。

    说了半天,红孩儿与魔女都很是喜欢这竹女,红孩儿笑道:“这里有什么好修行的,都是群光头和尚,又木又呆,我带你去我修行的地方,比这里要好十倍呢。”

    竹女对红孩儿和魔女看了又看问道:“你们是好人,刚才那几个是坏人,连一根树枝都舍不得。”

    魔女第一次听见被人家说是好人,心中就有些欢喜,连忙叫红孩儿掏出刚才的那口碧电刀道:“你喜欢不喜欢这刀?”

    竹女刚才看了这刀的威势,加上里面蕴涵庞大的乙木jīng华,连忙把头点得象小鸡啄米。

    三犀牛专找宝贝,辛苦祭炼的兵器当然不是凡品,贪污的几件法宝,周青也不怪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红孩儿现在却是放心使用,不过红孩儿还是自己修炼的五昧神火枪比较拿手。

    “你喜欢,我就送你了。”魔女晃了晃道。

    “真的?!”竹女先是有些不相信,直到魔女把刀送到了手里,才一把接过,欢喜得跳了起来。

    “原来你们真是好人。”竹女道,红孩儿又叫竹女重新炼过,运用自如,才发现这竹女真是一块璞玉,内秀其中,一点修炼功法都没有学,就是凭自身万年的积累,成了仙道,把自身的竹叶修成飞剑,但在逃跑的时候,被妖人毁去了许多。

    魔女道:“你一个人确实危险,这海外就有不少妖人,修炼邪门法术,要是看见你单身一人,就抓去元神炼法宝了。”

    竹女打了一冷颤道:“我碰见的那妖人,就是这样,又臭又烂,都差点把我熏晕过去了。”

    魔女知道是邪门毒烟,还好这竹女乃是草木妖仙,不是血肉,才逃了一难。

    “哼!那两个不知道死活的东西,又寻来了。”红孩儿哼了一声,他法力高深,发现刚才被自己烧的那三茅真君门下带了一帮人在寻找,显然是找自己,已经接近了这里,红孩儿现在是法力高深,方圆数千里的与举一动都明察秋毫。

    魔女掐指算了一算,随后就道:“何必于他们一般见识,打死他们不难免要遭若一些小麻烦,不打死更是麻烦,我们进浮屠中去玩玩,他们却是进不来的。”

    红孩儿也算了一算点头,拉魔女身形一晃,就到了浮屠之前,竹女也自在其中,东瞧瞧,西看看,十分好奇,门口有守护金刚,高达丈六,持降魔金锏,金光闪闪,十分威严,竹女看见有些害怕,不敢进去,随后又咬了咬牙,直起身来。

    魔女笑道:“不用害怕,姐姐带你进去。”说罢,拉了竹女,进了大门。

    那守护金刚见是勾陈天帝的弟子,自然不敢阻拦,也让竹女进去了。

    竹女拍手叫道:“姐姐好厉害,我前几天想进来看看,就被门两个大个子看了一眼,都差点现原型出来了。”

    红孩儿笑道:“那大个子叫怒目金刚,法力高强,和我打的话都要一时半刻才能分出胜负来的。”

    这话音刚落,就听得砰!砰!两声巨响,两团巨大的金光狠狠摔在面前,红孩儿,魔女连忙拉了竹女后退,随后定睛一看,这两团金光显现出来,不是门口的怒目金刚又是谁?

    两怒目金刚在地上一动不动,偶尔抽搐两下,手上武器也没有了,红孩儿大惊,连忙朝门口望去,就见一高大的人影,身穿青sè软甲,带黄金冲天冠,踏七星龙皮靴子,还批了一件大红披挂,威风凛凛,扬手一丢,两条长五尺的金锏就砸在了两金刚的身上,然后滚落地面,发出了咣当的声音。

    “这是哪路妖王?敢来娑婆净土打金刚?”红孩儿做过妖王,一看这人就是妖怪。

    “多宝那小子够威风的,开什么捞子法华大会也不邀请老熟人,连看门狗都敢拦我,成佛做祖,长出息了啊!”这妖怪胳膊之上套了一个白深深的圈子,正是老子的青牛,兕大王。

    这金兕在蛟魔王哪里天天享受血食,看玩歌舞,享受得不亦乐乎,一年多下来,早就恢复了当年凶暴的xìng情,加上那蛟魔王又投其所好,极尽了奢华之物,明珠美女,锦衣华服,比那住牛栏,吃草喝清水的玄都天不知道好了无数倍,青牛乐此不疲,把蛟魔王信任到了极点。

    听闻这次法华大会,邀请了三界众圣,蛟魔王听闻周青也在邀请之列,便起了心思,想要夺回那东皇钟,便起心思,跟青牛一说,大意是这样:如来开法华大会,邀请三界众圣,那镇元子,悟空道人,燃灯上古佛,天帝勾陈,真武,紫薇都在其中,就连四大天师,天庭各仙官也在邀请之列,却纬惟独没有送请柬过来,分明是不把青牛放在眼里。

    青牛早就中了蛟魔王的**汤,蛟魔王一挑拨,心中就有些不快,便想:当年老君化胡为佛,带你出函谷关,我也在其中,虽然交情不深,但好歹也有个情面不是,现在成佛做祖了,就不认人了,实在是要不得。

    蛟魔王又挑拨煽动,青牛便要来向如来问罪,蛟魔王又道:那法华大会之中的客人基本是老熟人,并不打紧,惟独那天帝勾陈,好管闲事,不是好人,手上也有一件厉害法宝,乃是当年东皇太一的御用法器,威力无穷,叫青牛要小心。

    青牛本是洪荒妖族将军,统帅十亿妖兵,自然晓得那法宝的厉害,但经不起蛟魔王的挑拨,加上自己带了金刚镯出来,乃老君亲炼,套尽三界法宝,也未必就输于那东皇钟,便赶了来,主要却是质问如来。

    青牛打了金刚,看见红孩儿,魔女,竹女,哈哈笑道:“三个小娃娃,不用害怕,本大王今天是来找如来问理的。”

    红孩儿与魔女对望一眼,刚要说话,那竹女反挺起胸膛道:“我才不害怕呢。”

    青牛见竹女一派天真摸样,仔细一看,便看出原型:“原来是竹子成jīng。”自己是妖族,知道自古以来,草木成道,十分不容易,便有几分好感,随后哈哈大笑了一下,身形一闪,就消失不见,就是红孩儿魔女都没有看清楚这妖王是怎么走的。

    “好厉害的妖王,到底是哪里来的?”红孩儿疑惑道。

    “此人是来找如来麻烦的,我们上去看看。”魔女好奇道,当年就连冥河教祖那么厉害的人物,都被如来击败,魔女可不相信这妖王能找如来什么麻烦。

    红孩儿不认得青牛,也自好奇,连忙拉竹女上去,一层一层,只见那护法金刚都在地上抽搐,似乎是一个照面就被打翻在地,还好那青牛没有下毒手,否则这些金刚哪里还有命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