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如来**的七层浮屠,每一层都有广阔无边的空间,守护金刚,丁甲,天神,金龙,邪魔妖类根本不能进入,那竹女身上自有妖气,不过因为是草木成jīng,没有沾染上杀孽,妖气也是十分平和,加上跟了魔女和红孩儿,浮屠之中舍利的佛光并不能对其造成伤害,那些守护浮屠的神将也自不会前来找麻烦。

    不过这青牛就不一样了,不但一身妖气,还并未得到邀请,直接打了进来,哪里还有客气可将,一层一层的天神,金刚,力士,丁甲,功曹团团围了上来,有的更开启了极其微妙的佛光禁法,想把青牛困在其中,等佛祖**以后,再来处置,能敢直接闯娑婆净土七宝浮屠的妖怪,真是胆大到了极点。

    红孩儿魔女拉着竹女追到了第六层,就见一群金刚照样被打翻在地,广阔的黄金地面,还掉落了许多法器,就在接近浮屠顶端的门口,青牛正和龙树菩萨,提婆菩萨对持。

    龙树菩萨,提婆菩萨乃是佛祖亲随,早年就在人间随如来渡化世人,后如来被封,两菩萨也就不到人间,上了娑婆净土,等待如来重新降生,再渡阎浮众生。

    两菩萨见敌人凶猛,众金刚天神抵挡不住,连忙祭起自己的随身法宝,九环禅杖,灭渡金环,同时也开启了密宗教祖乌巢禅师亲设的梵罗藏胎伏魔大阵。

    那九环禅杖叮当作响,一片金光平地飞起,幻起无数虚影,梵唱大做,一幢幢绚丽的宝光从前后左右,上下六个方向挤压过来,宝光之中藏金光,金光中,现出一尊尊佛陀,或是十手,或是六手,面sè慈祥,唱那大悲伏魔咒语,与此同时,顶上用小金塔悬空吊着的无数舍利光华大做,整个六层浮屠陡然消失不见,仿佛到了一个无穷无尽的空间。

    整个世界一片琉璃,八方俱是高大佛陀,俯视其下,另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跪下顶礼膜拜,两菩萨发动大阵,演化未来光明琉璃净土,连那红孩儿魔女竹女三人都包裹了进去。

    却是三人来得及,两菩萨不注意,一下卷了进去,待到发现,却是晚了,又怕放来阵法,青牛瞄到破绽,跑了出来,是以只有把三人都留下,待法华大会之后一同放出来。

    灭渡金环藏进了琉璃世界中,只见漫天金sè大幻随着无数佛陀的禅唱,一圈一圈掉落下来,红孩儿魔女连忙祭起护身法宝,魔女不敢取修罗镜,她却是知道,那修罗镜乃是邪门至高法宝,和佛光相客,只怕使用出来,反遭受灾害,红孩儿把兜rì罗网向上一抛,一片乌云罩在头顶,随即裹了下来,把三人都罩在其中。

    这乌云泛翻翻滚滚,有几十亩大小,那金环落不下来,只是感觉到压力太大,连向旁边挪移都办不到,只有安心坐下。

    竹女被佛光一罩,一声尖叫,忍受不住,现了原型,却是一株高三丈的竹子,清翠碧绿,不过叶子却是稀稀拉拉,不剩几个,顶端一蓬竹枝,托着一颗碗口大小的明珠,白光盈盈,正是这颗珍珠使竹女得了灵智,只是那叶子因为抵挡邪道妖人的抓捕,幻成化身,损失了一大半。

    “糟糕,我们不要紧,她却是禁受不住,被佛光梵唱一罩,起码少了百年法力。现在元神恐怕都受了损伤。”红孩儿连忙道:“可惜我没有带甘露出来,否则洒了一洒,也就没有事了。”

    “小娃娃,叫你不要跟上来,怎么样,现在吃亏了不?”青牛一身白光,进兜rì罗网所化的黑云如入无人之境。

    红孩儿与魔女都是大惊:“你怎近来了。”

    青牛哈哈大笑道:“三界没有阵法宝贝挡得住我,我见那两个秃和尚洒圈子下来,正好我也有一个圈子,想比比谁的圈子厉害,谁知道连带你们这群小娃娃也裹了进来。”

    魔女连忙道:“前辈果然是神通广大,不知道和释迦佛祖有何冤仇,怎么打上门来?”

    青牛取出那金刚镯,朝竹子晃了一晃,一圈白光shè到了明珠之上,顿时那竹子又变化chéngrén,竹女拍拍胸脯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刚才真难过。”又见到了那青牛,知道是对方救了自己,连忙拍手道:“大叔也是个好人。”

    青牛哈哈笑道:“小丫头倒是蛮讨人喜欢的,我与那释迦光头没有什么仇怨,当年有是旧识,只是这光头放着老朋友不请,反请些当年的仇人,叫我看不惯,来找找麻烦,这也说不清楚,小娃娃还是不要听了。”

    魔女见这妖王懒得说,也不再问,看准了这妖王神通广大,对自己也无恶意,但被困在琉璃净土之中,难得出去,想了一会儿,那竹女问道:“大叔可以带我出去吗?这地方难过死了,一点都不好玩。”

    青牛笑道:“小丫头,出去好办,本大王见你倒是挺投缘的,正想送你两件法宝。”说罢,又看了看四周的乌云,面sè渐渐惊讶起来:“这是后羿那厮的兜rì罗网,好家伙,你们是谁的弟子,居然有这样的法宝?”

    红孩儿道:“我们两个是勾陈天帝的弟子。”

    青牛一愣,随后暗暗道:“勾陈么……”

    红孩儿与魔女都没有发觉,倒是竹女拍手欢喜道:“又有法宝,你们怎么有那么多法宝?刚刚这姐姐给了我一件,要是我前些rì子有法宝,肯定要打跑妖人,也不用把叶子都用光了,现在全身没有几片了,好难看的。”

    青牛出了黑云,望了望漫天佛陀,金圈下来,哈哈大笑:“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也使圈子的,本来想多玩玩,等多宝那厮出来,不过现在本大王告便主意了。”

    说罢,把手中的金刚镯抛了出来。

    与此同时,如来正在浮屠之顶**,正值讲到: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出。即八不偈,八不缘起,八不中道……

    周青闭目聆听,心中突然一动,掐指一算,顿时大惊,转即又大欢喜,就听得耳边有声音道:下方之人,与上帝有缘,还请上帝随我下去一趟。

    周青一惊,开目前望,发现如来正对自己微笑,随即又说法不停,便看了看头上那尊多宝如来,也对自己微笑,嘴皮微微动弹,顿时心领神会,又闭目静坐,头上的云光墨云却收了回去。

    在场众人,大多都在听如来**,并未注意,只有那燃灯,悟空,镇元子,大rì如来稍稍注意了一下,但也就望一眼,随后不闻不问。

    且说青牛祭起金刚镯,只听得哧啦一声,明晃晃的白光一闪,漫天佛陀光雨,金环,金光,琉璃sè泽全都消失,又显示出了六层浮屠的空间,顶上的舍利也无光华,仔细一看,却是只剩下金塔,舍利都被金刚镯套去,落进了青牛的囊中。

    那龙树菩萨,提婆菩萨两手空空,九环禅杖,灭渡金环虽然是佛门至宝,但哪里挡得住人教圣人的化胡之器,连佛都是老子所化,更别说是佛门法术了。

    青牛也不顾两菩萨,将那九环禅杖与灭渡金环一抛,给了竹女:“你叫我大叔,我也没有什么东西送你,身上就一个白圈圈,现在我给你个金圈圈,怎么样?”

    竹女满脸惊讶,看了看那九环禅杖,通体呈紫金之sè,顶上有一颗七彩舍利子,鸽卵大小,下面有九个铁环,整杖只有二尺来长,入手轻盈,杖身颗有无数经文,密密麻麻,不过握在手里十分舒服。

    那灭渡金环也是一样刻经文,晚口大小,环上镶嵌了一圈舍利,竟然是黄金颜sè,除此之外,倒是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

    龙树菩萨,提婆菩萨见自己的随身法宝被套走,连带阵法都被破去,顿时心中大急,慌了手脚,连忙云那玄功,收回法宝,哪里知道,自己的贴身法宝居然毫无感应。

    “什么鸟菩萨,不是看在多宝那厮的面子上,找就奏你们一顿了。”青牛嘿嘿冷笑道。

    “金兕道兄还是这幅牛脾气,我因有事,不好邀请道兄,怎就打上门来?”一个浑厚的声音重虚空中响起,显现出一尊千臂佛陀,千手各持法器,宝光闪闪,多不胜数,且是各有颜sè,形状各异,不愧是多宝如来。

    “拜见佛祖!”那龙树菩萨,提婆菩萨,知道这多宝如来就是我佛化身,见面等于见释迦,赶紧参拜。

    “你们两个退下吧!”多宝如来道。

    两菩萨不敢违旨,退了下去,那些金刚,天神,丁甲也退下六层,整个大殿之中,就剩下空中的多宝如来,地面站立的青牛,红孩儿,魔女,竹女。

    “你变这么大干什么,想吓我不是?”青牛冷冷道:“果然多宝,身上法宝多得惊人。”

    多宝如来笑了一笑,一个变化,佛光收敛,化为一青衣道人,飘飘下来。

    青牛道:“我也知你的难处,本不想来,但蛟魔王那车夫时常胍躁,我又在他府邸享受血食,不好给他看恶脸,再说了,自从当年函谷关一别,至如今也有几千年不见了,听说你遭了劫难,如今才脱劫,便来看看。”

    多宝道人笑道:“你不用,我也知你心意。”

    青牛道:“看来你虽然受了劫难,道行却越发jīng进了,眼下不出千年,便是天地大劫之轮回,不知你可能证混元,以脱劫数?”

    多宝道人轻叹:“天命所系,非人力能够逆转,我岂会知道?”

    青牛道:“我听闻那勾陈乃是应劫而生,你带我上去见上一见。”

    “何必上去。”多宝道人刚要拍手,后面便又出现一人,正是周青。

    周青轻步上前,青牛正要稽手,却发现周青并不理会,而是直直盯着那竹女,心中便有些不快,多宝道人道:“金兕道兄,你先且不忙,此女与周道兄有大缘,是以周道兄一时间失礼了。

    竹女玩着那九环禅杖,灭渡金环,就听得旁边的魔女和红孩儿出声拜见,连忙抬头,就见了周青,发现周青双眼炯炯,正直直盯着自己,眼中仿佛有一种异样的东西,仿佛是自己熟悉的东西,但仔细一想,却毫无头绪。

    红孩儿和魔女看得莫名其妙,自从入得天道门,还重来没有见过自己师傅如此失态,心中哪里还不惊讶。

    竹女并不害怕,也和周青对视,努力的想起那熟悉的东西,但总是模模糊糊,这感觉,就好象自己自生长以来,对脚下扎根的土壤山石的感觉,无比的亲切。

    周青渐渐上前,伸出手,朝竹女头顶摸去,竹女也不躲闪,任其抚摩,多宝道人合掌道:“周道兄,令爱转劫多世,这一世更为草木,哪里还记得起千百世之前的事情。”

    周青摸了摸手里的竹杖,对竹女道:“我自成道,明悟千百世前生,便想找你,只不过天机因缘好似被人颠倒,以我道行,居然计算不出,还以为你已经神形俱灭了,就连你母亲也是这般认为,才早早冷了心,也不曾提起,免得伤心,直到昨天,我斩掉执念,心中明悟,方才想静心推算几rì,那颠倒天机之人好似察觉,就把你引到我面前。其实那人我心中隐隐知晓,就是当年,他也是赫赫有名的金仙前辈,我不过是一小小修士,与你母亲被迫转世,直到如今,才应劫而生,与你母亲相见。我想从古至今,应劫转世的修士如过江之鲫,为何那前辈进仙就偏偏为难于我,使我骨肉难逢?”

    多宝道人笑:“周道兄不必多言,反事都有定数,那金仙虽然使你骨肉难逢,但毕竟也曾点化道兄,何况既然已经相见,恩怨也就了了,那千百轮回,前尘往事都已经过去,自是风吹浮云,都散尽了。”

    周青道:“这个我自是明白,要不是那前辈点化,我至尽还在六道轮回中挣扎,沉沦阎浮世界了。”

    红孩儿和魔女开始都听得莫名其妙,摸不到头脑,直到后来,才稍微听懂了一些,竹女也有些疑惑,对周青道:“奇怪了,我明明没有见过你,但又好象哪里见过似的,想不起来了。”

    周青道:“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你愿意跟着我不?”

    竹女使劲点了点头道:“我看的出来,你也是好人,我反正不知道往哪里去,就跟着你了。”

    魔女连忙上前道:“不要你你你的叫,要叫爹爹,知道吗?”

    竹女嘴里念道:“可我是土里长出来的,没有爹爹呀!不过爹爹就爹爹吧。”

    周青这才笑道:“你轮回为草木之身,之前又转了许多世,当年不记得了,这个也无妨,随爹爹修道,等道行深了,自会明白的。”

    魔女连忙道:“师傅,小师妹还没有名字呢。”

    周青道:“既然转为竹身,那也是天数,就以竹为名吧。”

    魔女连忙告诉了竹女,大凡草木之jīng,最为不幸,就算有了灵智,也是一味凭本能修行,抵御天劫,除非有人渡化指点那是例外,否则亿万万中有一才能得成仙道,但也灵智甚低,如那孩童往往被邪门修士捉了元神去炼药,炼法宝,就是仙道中人,也斥为妖怪,非除掉而后快。

    周青突然见周竹把玩手上的两件法宝,连忙道:“此乃佛门圣器,你不宜使用,快快还给人家,爹爹回头给你好的。”

    周竹很是舍不得,脸上失望,但却很听周青的话,向四周看了看道:“那两个和尚下去了,我记得是他们的,这位大叔抢了来,就给我了,爹爹是要还给大叔,还是还给两个和尚?”

    周青道:“当年还给原来的主人了。”

    周竹道:“那我下去找他们了。”

    青牛翻了翻眼睛,拦住周竹道,对周青道:“道兄,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多宝道兄的弟子冒犯我,我叫他们受点惩罚,也自是因该,我与令爱投缘,便送了她,你阻拦的怎的?”

    周青笑道:“怕多宝道兄不悦。”

    多宝道人道:“无妨无妨,道兄今rì得以和令爱团圆,自是欢喜,就送与令爱了。”

    周青赶紧叫周竹谢了青牛多宝,青牛捏了捏周竹的脸蛋笑道:“小丫头,你爹爹如果不疼你,你便找我,看我不教训他。”

    说罢,回头就走,边走边道:“今rì一见,却是有缘,两位道兄如来rì证混元,可要助我脱劫,如未证得,一切修提,大劫到时,也莫怪我手辣。”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