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多宝道人见青牛一路下去,连忙叫道:“道兄留步!”

    哪里知道,青牛一听见这话,反而走得更快了,头也不回,手朝后面一扬,无数团晶芒爆开,绚丽到了极点,整个大殿顿时通明,佛光普照下来,梵唱大做,却是青牛将用金刚镯套走的舍利仍旧搁置了上去。待多宝道人再看之时,青牛已经走得不见影踪,只留下声音还响彻在大殿之中。

    “留我做什么,该了的都了了,这些破舍利也不值几个钱。”

    多宝道人见青牛走了,转过身来,便见周青眼神无比的慈爱,直直盯着周竹,时不时用手抚摩周竹的头顶小,哪里有半点勾陈天帝的威严,分明是一慈祥的父亲,而周竹只顾把玩手上两件法宝,一脸天真,嘴里嘟哝道:“爹爹,你我还有娘,现在在哪里啊,快带我去看看。”

    周竹虽然转世为草木,并不知道千百世的前身是什么,也不知道父母是谁,但周青却是不同,道法jīng深,乃至与上窥天机,颠倒的yīn阳都是不为过,早就明白的前身后世,只是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的意思,千百世的轮回,多世也不过是阎浮世界的一蝼蚁,不值得一提,也不放在心上,自从那盘古开天,六道轮回生生不息,运转不停,挣扎在阎浮世界的每个生灵,都前身后世,一劫一劫轮回。

    能在千百世轮回之中刻下深深印记,挥之不去,就算道法大成,斩去执念还记在心里的,周青也就这么一个女儿,而那周竹显然对自己父亲的感觉也是颇深,她以草木之身,历经了无数年月,才得成仙道,不如轮回,当然灵智就渐渐恢复,只要以后修为jīng进,自然明白前身后世。

    加上青牛用那金刚镯照了一照,使得她灵智开了不少,当然对周青感觉十分亲切。

    “历劫转世,倒也平常,只是小师妹投了草木之身,还得成仙道,倒是有些希奇了。”

    魔女在地府之中,也看过不少成就仙道之人因为仇敌拼斗种种原因,导致肉身崩溃,元神大损耗,无力修补,未免魂飞魄散,只好进那六道轮回,希望来世有机缘重新修回来。

    当然,有师门长辈,或是好友护佑那是更好,只要一出生,就将其渡来,成就仙道也是容易的事情,但要是没有人渡化,那就惨了,要转无数劫,自身去碰机缘,运气好的几世就可以了,运气不好的,就像周竹,周青这样,在轮回之中打转转,千百世还不得超脱。至于凡人那是更不用说了。

    且说周青听周竹说起云霞,连忙笑道:“乖女儿,爹爹这就带你回去见你娘。”

    周竹使劲点了点头,拍手道:“我有爹爹和娘了,我再也不是土里长出来的咯,爹爹快带我去,我要看我娘呢。”

    周青连忙对红孩儿与魔女道:“去准备车。”

    魔女问道:“法华大会找还没有散去,师傅怎就走了?”

    周青笑道:“因果都了,法华哪里还有法华?早散迟散并无防碍,我留法体在莲台之上,只是元神出游,何况用这金蝉脱壳的,不只我一个呢。”杨戬那变化之术,哪里瞒得过周青。

    多宝道人早就无声无息的走了,周青并没有注意,一方面是心思都放在女儿心上了,另一方面也是这厮的道行法力深到了极点,不可度测。

    魔女和红孩儿连忙下去了,周青拉了女儿的手慢慢下了出了浮屠,周竹只是感觉到父亲的手好温暖,就仿佛自己初生灵智,被rì光照shè一样,不由得全身放松,眼皮拉下,代上了车时,竟然躺在父亲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一路出了净土,依旧是天风海涛,雪早就停了,太阳真火照shè下来,透过幔帐,照shè在周竹脸上,现出淡淡的金光,周青抱着女儿,轻轻拂去了面上的几丝乱发。

    那红孩儿在前面掏出数十朵波罗花,一一丢给了那些童子,这些童子满心欢喜,过了一会儿,魔女见红孩儿掏出一个鸡蛋大小,碧绿碧绿的圆球,仿佛上好的翡翠,但细细一看,这球身之中,隐隐有红气氤氲,一层一层,知道这便是红孩儿用九百九十九颗坤煞yīn雷和九百九十九颗乾天罡雷祭炼的乾坤子母神雷,还需要三十六天元气的磨合,红孩儿闲了没事,便拿出来祭炼。

    魔女实在是闲得无聊,推了推红孩儿道:“师傅修为那么高深,找到小师妹都禁不住这么高兴,回去以后,师娘却是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子。”

    红孩儿点点头,把手中的乾坤子母神雷使得滴溜溜转动:“刚才那妖王法力真是高深,就只一下就破去了佛门大阵,不知道那圈子是什么法宝?”

    魔女笑道:“亏你还是妖王,怎么连那么厉害的妖怪都不认识?不过我也没有听说过,莫非是从女娲宫中出来的?”

    红孩儿和魔女都不知道青牛的底细,不过这也不奇怪,三界广阔,隐藏的厉害人物多不可数。他们两个也不能尽数得知。

    行了两天一夜,不曾休息,又叫三犀牛加快了速度,饶是三犀牛妖力深厚,也有些吃力,这其间,周竹睡得香甜,周青也没有叫醒她,眼看离黑风山只有半天的路程了,周青见女儿那被太阳光微微映成金sè的小脸,便俯身下去,亲了女儿额头一口,却把周竹惊醒了。

    揉了揉眼睛,周竹问道:“爹爹,到家了吗?”

    周青连忙道:“快了,半天就到了。你都睡了两天一夜了,怎么这么贪睡?”

    周竹道:“人家在岛上的时候几十年几十年的睡觉呢,爹爹不知道么?”

    拍了拍周竹的脸蛋,周青神sè黯然:“都是爹爹的不是,让你吃了那么多的苦。”

    周竹拉着周青的手摇晃道:“爹爹,你能不能说说前世的事情啊,那个大叔拿白圈子朝我晃了一晃以后,我就好象记得爹爹和娘呢。”

    周青道:“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还是在人间洪荒的时候。”

    周竹问道:“人间洪荒是哪里?”

    周青只好解释,说了半天,周竹才点头明白,周青又道:“那个时候,人间洪荒好大好大,比这一界还要大上不知道多少倍,有巫,有妖,有人,有仙,分成许多族,有共工,祝融,有熊,九黎,防风等等无数个部落,人也不知道有亿亿之多,我和你娘还有你乃是居住在青丘山修行的修士,修炼了八百年,我和你娘都成了仙道,惟独你还有最后一次天劫没有渡过,我和你娘出去采招摇神木炼法宝帮你。”

    “爹爹,那后来呢?”周竹迫不及待的问。

    周青顿了顿叹道:“就在我和你娘采招摇神木回来的时候,却见洞府全毁,你也不知道去向,我和你娘巡着你的气味拼命追赶了三十万里,才追上,原来不知道哪里来的一群巫人,抓你去炼生魂,我和你娘当时就上去拼命,哪里知道,这群巫人十分厉害,我和你娘当时就被打散了肉身,你元神又受了重创,正要也被抓去炼魂,却出现一个道士,挥手之间就把那群巫人打了个粉碎,又把我娘和爹爹残留的元神送去了六道轮回。爹爹和你娘在轮回之中转了千百世,到如今才脱去。”

    “爹爹和娘比我还要苦呢。”周竹哭道。

    “乖女莫哭,爹爹这不在这里吗?”周青慌忙道。

    “对了爹爹,我被那大叔用白圈圈一照,就记得很多事情了,告诉我来娑婆净土的那道士,和人间洪荒救爹爹的道士好象是一个人呢。”周竹用手擦了擦眼泪道。

    周青道:“这个我早就知道,那人当年就是威名赫赫的金仙,昆仑山阐教门人云中子,因为那时候巫门部落与天帝妖族开战,人教阐教两位圣人叫门下来守护仙,人两道,那群巫人就是被妖族战败以后,四处流窜,云中子正好路过。就随手救了爹爹。”

    周竹道:“原来是这样,我总觉得那道士有点面熟。”

    周青道:“乖女不要想了,都过去几万年了,其中千百世轮回,也有许多的事情呢,要一一想来,那不知道要多久了,何况我和你娘在三世以前,就已经重逢,不过未脱出来罢了,如今好歹是和我的乖女见面了。其他的就不要再想了。只是好好过活,免得又堕进轮回中去。这就足够了。”

    周竹使劲搂住周青点头道:“我听爹爹话的。”

    周青呵呵直笑,又亲了女儿额头一下道:“等下就见到你娘了,这样哭可是不好。要笑的。”

    周竹又使劲点了点头,当下无话,魔女甩着鞭子,全力朝黑风山赶去。自不不提。

    且说那杨戬,敢了两天夜,才到了两界关以南的地方,离那黑风山还有数百万里之远,不过以他的速度,也只有半的时辰的功夫,金光在云层中飞遁,突然听得嘿嘿两声尖笑:“真君这是要往哪里去哦。”

    杨戬按住金光,猛一抬头,就见一人,古冠奇服,手挽一口宝剑在背后,正是和自己在天庭大战的白起,当下不敢怠慢,沉声道:“白将军为何拦住我去路?”

    白起冷笑道:“上次天宫一战,让你逃了出去,玉帝早就发下圣旨,要拿你问罪,你还赶到处乱跑?”

    “哦!白将军修为又大进了,不过要拿下贫道,那还不够看,大天尊想必还有后招,也不用埋伏了,都叫出来吧,免得我费事情。”

    “真君好大的口气!”虚空中又踏出一人,冷气深深,一身黑衣,群蚊围绕,三sè光华闪动,嗡嗡做响,正是穷凶极恶蚊道人。

    杨戬脸sè不变,亮出三尖两刃刀:“看来大天尊真是铁心要拿我。”

    蚊道人摇头道:“拿你做什么?你要你不去黑风山,我们便不与你为难。”

    杨戬道:“大天尊果然道行高深,居然算出我要到黑风山去做什么。想必那勾陈天帝也算出我要来了,早就做好了安排,我就是去,恐怕也难已成事,你们拦我,不是白费力气?”

    蚊道人尖笑道:“这个大天尊怎会不知?只是如今的勾陈,不同往rì的勾陈,只怕一时心软,就让把孩子与你了,让你带去火云宫,岂不坏了大天尊的事情?”

    杨戬哈哈大笑道:“你这蚊子,还是和千年一个头脑,不知死活呢,吃了西天教主的十二品莲台,要不是躲到女娲娘娘宫中,如今只怕连xìng命都坏了,你不好说还好,这一说,我得非去黑风山不可了。”

    白起道:“那就看真君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话音还未落下,突然眼前一片明晃晃的白光,刺目至极,不可见物,顿时大惊,知道杨戬不打招呼就出手,连忙把杀神剑舞动,向外一圈,洒出亿万点光芒,只听得叮叮当当,相交了千百来下,白起身形即退,被震出了几十里开外。

    蚊道人见状,把身体一抖,双臂猛然一震,群蚊密密麻麻,做铺天盖地之势,把杨戬包裹在其中。

    杨戬猛然发力,虽然逼开了白起,但自己也是力穷,随即就被蚊道人困住,群蚊扑将上来,嘴长腿细,面目狰狞,十分恐怖,身上颜sè又是红红绿绿,三sè交杂,更显诡异。他也知道厉害,但自持有九转玄功护体,浑然不惧,挡开群蚊,直直中了过来,背后那密密麻麻的蚊子连连叮咬,却只听得叮叮做响,宛如叮在铁皮之上。

    蚊道人近身搏斗,论武艺当然不是杨戬的对手,连忙后退,还好白起冲上来拦住,斗在一起,不分胜负。

    三人斗了一rì,蚊道人那三品莲台是西方之物,只能护身,无杀戮之戾气,并不能伤害杨戬,不过自己也无事情。

    都得正酣,突然哗啦一响,凭空出现一只方圆十亩大小的手掌,往中间一切,刚刚把三人分来,白起以为是杨戬的法术,把剑一震,与身合一,朝那手心刺去。

    这大手屈指一弹,正中白起身体,白起顿时如遭雷击,直直下落了千丈来回过神来,顿时大怒,咆哮一声,又冲了上来,那大手见其不知死活,猛然压下,白起躲闪不及,被直直压下了三千丈,落到地面,连同一座方圆十里大小的山峰都齐齐粉碎,被大手压进了地里。

    白起灰头土脸,连连咆哮,猛然压力一轻,见那大手收了回去,顿时怒火中烧,又冲了上去,哪里知道天空一黑,一座大山凭空盖下,白起就被压在山底。

    蚊道人和杨戬看得目瞪口呆,浑然忘了打斗,猛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道:“爹爹有请真君前来黑风山。”

    键盘突然出了问题,有些失灵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