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且说白起被压在山下,气急败坏,直似那三尸神暴跳,一身九窍之中三昧真火喷出,那经过凝练的大巫之体,不死之身猛一发力,深达百丈的泥土突然炸裂,连上面压着的千丈高峰也给顶了起来,哗啦大响,宛如那宇宙崩塌,乾坤动摇,草木山石漫空飞上,被白起那雄浑无匹的真元激荡起来,仿佛一**风柱四面激shè。

    幸好这地仙一界多是连绵大山,人烟也集中在南方的大唐国中,此处莽莽森林,就连一个猎户都没有,因此没有造成生灵涂炭。

    这山乃是仙家法术移来,虽然浩大,但也是普通平常之物,如何能压住有担山搅海大神通的白起,是以白起变化了大巫真身,通体长满笆斗大小,洁白无暇的鳞片,头生两只弯弯的白角,除此之外,倒还是人身的模样,只是身形有些高大,如山一般,一手托剑,一手把大山举起,往外一丢,足足砸出了千里之外,把另一座大山砸得粉碎,却惊起了数道遁光。

    山中自然有修行之人,正值炼气,这崩塌天地的响动,自然惊动了对方,何况白起砸的乃是他们洞府附近之地,纷纷上来,看看是哪个仇人与之为难,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死兆星罩顶。

    白起看见修道人的剑光,一声狞笑,把身体一摇,瞬间就迎了上去,剑芒一绞,铺天盖地洒将下来,仿佛天上又下起了大雪,冷气深深,直辞骨髓,那几个地仙竟然不是弱者,纷纷喝骂,放出自己一重重的宝光裹住身体,有的还出飞剑反击,青红光华交织,投进了白起抖出的剑光晶芒之中。

    白起被突如其来的大手弄了个灰头土脸,满腔怒火中烧,无处发泄,正巧来的触霉头的,哪管三七二十一,狞笑连连,运劲猛抖,晶芒愈胜,只一照面,就把几个地仙的飞剑绞得粉碎,几个地仙知道不敌,连忙就势逃跑,却哪里还得及,白起剑光四面八方涌上,和其护身法宝绞了几绞,宝光就此粉碎,肉身也高瓦解。遁出几个赤身条条,高不过三尺的身影,正是这几位地仙练就的道家元婴。

    看这几个元婴手足无措,却被晶芒圈去,不能出去,白起嘴里喷出一道白气,朝这几个道家元婴缠绕过去,竟然是要生吞了这些元婴,增加自己的法力。

    白起自在玉帝座下,借助rì月天星jīng华苦修一个甲子,不但功力全部恢复,而且还jīng进不少,足足可以抵得上普通仙人半个元会的修炼,可是非同小可,这几个地仙炼就的元婴虽然不算什么,但每一个好歹也有千年的苦工,既然来触眉头,白起自然不能放过。

    “白起,修要多造杀孽。”刚来那大手又自出现,凭空一挥,白起消失得无影无踪,蚊道人见势头不好,连忙化光朝天上走了。

    杨戬却是不管,听见邀请,心中大喜,径直朝黑风山来。

    那几个元婴见突然来了救心,连忙朝黑风山直拜,他们都曾在黑风山听讲,刚才声音,正是天帝勾陈所发,自然相救之人,也是勾陈了,拜了几拜,见再无声音,连忙飞身下去,隐居洞府,闭门不出,好恢复肉身不提。

    白起身不由己,在那大收一挥动之间,猛然乾坤宇宙的景sè一变,仿佛来到了人间的星空之中,无数颗巨大的星球漂浮在无穷无尽的虚空之中,面对面前的星,隐隐见的山串河流的痕迹,都感觉自身渺小,仿佛须弥山上一粒灰尘。

    连连吃瘪,另白起稍微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被人用天大的法力困在了类似于掌中佛国的大神通之中,他武力虽然强横,但法术并不jīng妙,被困在山河社稷图中就吃了大亏,硬是出不来,但后来也悟了些jīng要,破空出来,心中就想:那山河社稷图何等法宝,我都能出来,这寰宇虚空,不过是法术幻化,我虽然未摸得奥妙,想必也拦不住我。

    想罢,朝前面一颗巨大的星球飞去,落到实地,再查探奥妙。哪里知道,这星球看似就在眼前,自己飞了半天,居然还是那幅模样,仿佛永远也接近不了,知道不妙,连忙用法力绞动虚空,也是没有半点波澜。不论使用了多大的气力,也没有半点用处,不似那山河社稷图,只是山川地理,还有实物可以触摸,也可以摧毁。

    “周小子,你我都是在玉帝座下办事,你为何困我!”白起不敢动弹,静静的立在虚空之中。

    “爹爹说了,本不想困你,但你凶残,怕你滥杀,那些地仙曾经听了爹爹讲道的。只要你马上回天庭,爹爹就叫我放你出去。”

    周竹巨大的虚影出现在高空之上,看着白起,咯咯直笑,白起见周请不出面,派了个小丫头来打发自己,心中越发恼怒,嘴巴哪里肯服软,狞笑道:“原来是个rǔ臭未干的小丫头,速速叫周小子前来与我说话,否则修怪我手狠。”

    周竹皱了皱眉头,撅起嘴巴道:“你怎么骂人,也不是好人,我不和你说了,爹爹叫我了,我得回去了,你说你马上回天庭,我就放你,不然我走了,你可要在这周天星斗大阵中待很久很久的,爹爹说了,你出不去的。”

    顿了一下,周竹又连连催促:“你快说呀,不说我真走了,爹爹都叫我了。”

    “周天星斗大阵!”白起心中大惊,又对这天真的女孩儿也无可奈何,不晓得说什么,不知怎么的,火气也消了一大半,无奈的道:“我自然回天庭,你回去跟那周小子说,今天事情,来rì我再与他分说!”

    周竹笑道:“你可不要骗我,我爹爹说你喜欢骗人。”

    白起气得面sè发黄,暴跳如雷道:“我堂堂大巫,岂会哄骗你个小丫头!”

    周竹点头道:“好了,就相信你,不和你说了。”说罢,手招了一招,一片星光疾涌,顷刻之间就消失不见,整个星空也消失不见,白起依然在原地,心还有余悸,不敢逗留,往天庭上走了。

    且说杨戬行了小半个时辰,到了黑风山下,只见大雪封山,此时乃是雪后初晴,阳光落将下来,使洁白积雪染上了一层金光,分外妖娆,仔细一听,还有融化的雪水落下山崖,发出清脆的丁冬之声,仿佛碎玉相碰,好几处山谷之中,开遍了梅花,兰花,颜sè各异常,花朵居然有碗口大小,不似平常模样,清香随风传得老远,偶尔还有些耐寒的生灵在雪地悠闲行走。

    “听说这两界关附近以前乃是穷山恶水,淤泥沼泽,现在一看,却是仙家圣地,勾陈天帝却是浪费了许多工夫,好象是连观世音菩萨的瓶子都抢了过来,这大帝,有些手段,又与我那大天尊舅舅走的近,请我见面,只怕没有什么好事情。”

    杨戬落到山前,不敢飞行,沿台阶一步一步上来,心中又想:“我这九转玄功虽然高深,但也在天数变化之中,碰到道行高深的,略一推算,就算出了,相必那法华大会众人,都知道我金蝉脱壳的事情,要不然,这勾陈上帝也不会巴巴敢再前面,那玉帝更是派两人前来拦截我,不知道是打算的什么,看来只怕天数有变,我得去弥罗天见见师傅好生问问。”

    杨戬到了山门,字有两童子接引进去,见得晶桥长虹,也自赞叹,童子送到桥边道:“掌教大老爷请真君上桥一见。”说罢,回头就走,让杨戬独自上桥去了。

    “掌教大老爷,好大口气。”杨戬心中不悦:“我自肉身成圣,封清源妙道真君,不受天庭节制,都是受元始符诏,地位一般,怎就这般托大?”

    上了晶桥,突然听得咯咯笑声,便见周青批一件锦衣服,手持一钓竿,端坐水面一斗盆大小的金莲之上,背后爬着一个女孩,莫约十七八岁左右,穿青sè裙子,正在周青耳边笑说。

    周青见的杨戬到来,便把钓竿给了周竹,高声道:“真君下来一见!”

    杨戬飞身下桥,凌空而走,也踏上了旁边一朵金莲,周青点头道:“真君请坐!”杨戬也不客气,径直坐下,周竹坐在周青膝上,正那钓竿逗水中的金鲤玩,还好奇的打量了杨戬一下,见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随后又逗鱼玩去了。

    “上帝自己得享天伦,却让别人骨肉分离,恐怕不是修道之人所为吧。”杨戬先前听这女孩叫爹爹,知道是周青的女儿,正巧借这个机会开口。

    周青笑道:“你的心意,我自然知道,六公主一家,乃是应劫之人,本就有此一报,你封神之时,肉身成圣,岂不知道天数难逃的道理?”

    杨戬笑道:“此天数非彼天数,乃是大天尊自定之天数,天非一人之天,上帝不用糊弄于我。”

    周青连连摇头:“真君既然如此想,我也无话可说,可见真君也是应劫之人,也罢,我就叫张自然来见你,你也是他舅舅,并不为过。”

    “乖女,去把你张师弟唤来见他舅舅。”周青对周竹道。

    “爹爹,我知道了!”周竹放下钓竿,从周青身上下来,飘然往岸上去了。

    杨戬大喜道:“上帝心存是一点善念,功德无边,只是可否让我带这孩子去见他娘?”

    周青道:“我若让你带去,大天尊那里不好交代,若不让你带,我又显得无了人情,真君可叫我如何?”

    “这个好办,大天尊哪里,自有我一力承担,与上帝没有半点关系!”杨戬望了望头上的天空,依稀见得星辰之光,会聚成一条星柱,从天上下,远远的落到后山,心中也自明白。“上帝如今法力通玄,自不借助于外力,何况还成就了一对可怜母子。”

    周青笑道:“我那执念之化身如今还在娑婆净土之中,亏得你伺得机会前来,否则xìng命都难得保全,更别说是见你外甥了,我话可说了,你带你外甥去见六公主,本是违背大天尊旨意,但我也不自计较,往开一面,你可将孩子带去,见了一面,当即时送回。你可答应?否则,我也难以做这好人。”

    杨戬连忙道:“自然不会叫上帝为难。”

    周青也不细问,点点头道,不再言语,只是拿起钓竿拨弄水里的鱼儿,杨戬也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周竹进了仙府,转过后殿,就是一个方圆百里的大花园,云霞,大狐狸,还有几个大自在宫的姐妹在其中赏花饮茶,悠然自在。

    “娘!”周竹叫了一声,走了过去,云霞连忙起身笑道:“乖女,你不是跟你父亲去见客人吗?”

    周竹扑进云霞怀里,扭动两下,便看见大狐狸抱着张自然,那大自在宫七彩仙子正逗着他玩,张自然乐得呵呵笑。

    云霞亲了女儿几口,欢喜不已,什么烦恼都没了,就听见周竹道:“爹爹叫我来叫小弟,说是让小弟去见他舅舅。”

    “我舅舅?”张自然跳下身来,眼中三sè瞳孔一现即隐,摇摇两步,猛一跳,周竹怕他跌倒,便一伸手,抱了起来,张自然乘机在周竹腰间抓了两下,痒得周竹咯咯笑了两声,打掉张自然胖呼呼的小手道:“不要胡闹,爹爹叫你赶紧去呢。”

    “我要竹姐姐抱我去。”张自然呵呵笑道。

    周竹捏了捏张自然的脸蛋道:“我要和娘聊天,你自己去,又不是不会飞,昨天刚见我的时候,还漫天飞得起劲呢。”

    张自然不依,扭来扭去,依旧来捞周竹的痒痒,周竹连忙躲闪,跳将开去,张自然呵呵追赶,却被大狐狸一把拧住,钳住耳朵道:“师傅叫你,你胡闹什么。”

    张自然不敢和大狐狸闹,老实下来,被大狐狸一把抱起,出了仙府,飞到周青面前。

    “这就是我舅舅?”张自然从大狐狸身上挣扎下来,踩在水面之上,围绕杨戬转了一圈,嘴巴嘟哝道。

    “你舅舅接你去看你母亲。”周青多张自然道。

    杨戬皱了皱眉头,神sè一变,眉心张来一条缝隙,仿佛一只竖起的眼睛,发出淡淡的青光,盯住张自然扫了半天,张自然见杨戬看他,还变出奇怪的模样,也不示弱,把眼睛一瞪,三sè瞳孔发出绿油油的光华,朝青光反击过去。

    杨戬大惊,赶紧收功,眉心的竖眼合拢,消失得无影无踪,再定睛看张自然,那绿光也消失干净,什么都看不出来,仿佛刚才是幻觉一般。

    “你真是我舅舅。”张自然眼睛骨碌转了两下,漆黑明亮,硬是让杨戬看不半点端倪,杨戬心中疑惑多多,但周青在场,却不好多问,只有站起身来,身手一抓,把张自然抱起,对周青道了一声:“告辞!”径直朝山下走了,周青也不阻拦。

    见杨戬下了山,张自然还远远对大狐狸招手,大狐狸也招收,直到看不见了,才对周青道:“师傅,你让这人把张师弟带走了,那玉帝哪里怎么交代。”

    周青笑道:“不用交代,杨戬自说会即时送来,我也乐得chéngrén之美。”

    “那万一杨戬不送过来怎么办?”大狐狸问道。

    周青失笑道:“你张师弟又不是一物件,既然结了这个善缘,以后说不定你还能仗此脱去一劫,相比起来,玉帝大天尊的怪罪,却是小事情了。何况大天尊也未必会降旨怪罪。”

    大狐狸见周青并不在意,也不多问,突然想起小狐狸的事情,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连忙问周青,也想去南瞻部洲看看。

    周青不许:“你安心在山上修道,璨璨的事情自有机缘,法华大会之后,我以化身遨游太虚宇宙,自会前去护佑。”

    大狐狸不敢多说,当下无话,随周青进了仙府,在后花园里面,周青一家三口,齐乐融融,哪管它chūn夏秋冬。

    且说杨戬抱了张自然出来,不会灌江口,直接架金光上了三十三天,来到弥罗天外。不敢进去,等候了半天,突然见得南极仙翁出来,慌忙行礼。

    “杨戬,你在此地留连做什么?”南极仙翁奇道。

    杨戬道:“我有事情见师尊,等白鹤童子出来通报,想不到却碰到了师伯。”

    南极仙翁看了张自然两眼,吩咐身边的童子道:“带你师兄去见玉鼎。”白鹤童子尊了法旨,把杨戬带进弥罗天去了,南极仙翁朝火云宫见三皇圣人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