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杨戬随白鹤童子进了弥罗天,只见得丹台朱阁林立,紫气氤氲,又有玉山琼楼,桃园花开,洒水的力士,锄草的童子,值rì的神将,三三两两游返于山林之间,都是闲散自在,悠然无郁。

    且说那宫中,元始天尊正开讲鸿蒙妙道,这是第九rì,正是止讲的时候,天尊止了讲,吩咐道:“尔等各自回山养真,下月再来听道便是。”

    那清虚道德真君,黄龙真人,玉鼎真人等仙连忙拜道:“尊老师法旨!”说罢,都自退了出去,天尊又吩咐道:“玉鼎留下。”

    玉鼎真人待群仙都走了,方开口问道:“掌教老师有何吩咐?”

    元始道:“你且一旁等候,我自有吩咐。”玉鼎连忙立在一旁,元始吩咐身边的童子道:“去后宫取杏黄旗,打神鞭来。”

    那童子尊了法旨,急急忙忙来到后宫,开了宝库,只见得里面金光闪耀,四面扫shè一下,正看见杏黄旗,与打神鞭供于桌上,四面点了长明香油灯,童子正要取下两件法宝,突然见得地面红光一闪,心神一动,连忙蹲下细看,原来那供桌之下,散落了一颗丹丸,大如龙眼,火红通明。

    童子心想:此地不是丹丸殿,怎就有丹丸,看这丹丸,不是凡品,定是哪个粗心的师兄拉下,却是便宜了我。”童子满心欢喜,赶紧拣起,一口吞了下去,这弥罗天乃是三清道尊元始福地,毒药是万万没有,一草一木,无一不是仙家至宝,更何况是丹丸?有的吃了,足足能抵挡万年的苦修。

    刚一下肚,一股热气冲了上来,童子头一晕,往上一顶,只听得咣当几声,上面的长明油灯跌将下来,成了粉碎,香油洒了一地,童子这一惊,却是清醒过来,骇得面无人sè,不敢回宫,连忙取了两件法宝,悄悄从后宫走了,直下三十三天。

    且说玉鼎见童子久等不来,突然就听得守殿的神将来报:童子打碎了长明灯,取了杏黄旗,打神鞭,畏罪下界去了。

    元始道:“定去拿来。”这神将带了神索,天尊所赐灵符,从后天下界,赶了两天,方才追上,把灵符一抛,拿住童子,在用神索捆了,拿进宫来,那童子直喊老爷饶命。

    元始对神将吩咐道:“将其打入轮回。”

    神将尊了法旨,将其拧出玄都天,童子连连求饶,神将道:“天尊法旨,谁敢违背?你我相识一场,我保你个富贵。”

    说罢到了yīn曹地府,面前阎罗王说了几句,阎罗王连忙把童子投生到大唐国一个怀孕一月的贵妃身中,却不知道,这童子吃的乃是火龙丹,乃是太上老君送与元始,却被一个童子掉了一粒在宝库之中,神妙非凡,童子转世虽然没有保住神智,但法力却没有失去。

    元始把打神鞭,杏黄旗与玉鼎道:“你速速出去,如若杨戬还等在宫前,你就把鞭旗与他,如若走了,也不得追赶。”

    玉鼎尊旨,便出得宫来。

    且说两天之前,杨戬正玩赏弥罗天仙境,突然听得一声玉墼轻响,远处紫气之中,青光大放,显现出一座宫殿来,三三两两的道士道士从宫中退了出来,白鹤童子对杨戬笑道:“师兄却是来得巧,正好是掌教老爷止讲,功课完毕,要不然,师兄还得等呢。”

    杨戬点头不答话,见众仙出来,连忙退在一边,不敢正面迎上,突然有黄龙真人四面观望,见了杨戬抱一小孩,不由奇道:“杨戬,你不在下界享用香火,来弥罗天做甚?”

    杨戬答道:“有事情要见师尊。”又朝后面望了望,不见玉鼎真人,连忙问道:“师叔可曾见得我老师出来?”

    黄龙真人道:“刚刚功课完毕,我等出来,玉鼎师兄却被掌教老爷留下,自有事情交代,你多等片刻就是了。”

    杨戬道:“弟子知道了。”黄龙真人点点头,跨上仙鹤,飞出了弥罗天,径直朝自己下界修行的洞府去了,元始天尊每月讲道一次,每次九天,其余时间,弟子就各自回归洞府,修道养真,揣炼金丹。

    少时片刻,待群仙都自散尽,还不见玉鼎出来,杨戬心中不由着急,坐立不安,白鹤童子道:“师兄好坐,我还有事情有办,不便久陪了。”

    杨戬道:“不必相陪,我一人等候便是。”白鹤童子告了稽首,自去做事不提。

    那张自然酣声微做,显然已经不耐,睡了过去。杨戬坐在一块赤红的大石之上,足足等了数十个时辰,只见得那值rì神将都换了几班,那张自然倒是异常老实,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只是叫饿,杨戬无法,走上前去,向那看桃园的童子讨了枚一大桃,张自然吃了,才不叫喊,当下无事。

    又等了数个时辰,杨戬虽然耐xìng好,但心中思付:老师在宫中听掌教老爷传道,久久不出来,只是怕已经入定,平常入定,少则几个月,多则几百年,难道我一直在这里等?不如先回灌江口,母子见面,再叫表妹去求见神农,伏羲,轩辕三位圣皇,三位圣皇最是慈悲,何况我当年我也曾经去求过药,能够面见。”

    本来是来向玉鼎真人问天机,哪里知道久久不见出来,杨戬无奈,只有来rì再问了。

    又等了片刻,张自然醒了,伸出胖乎乎小手道:“舅舅,我又饿了,要吃桃子。”杨戬又前去讨要,那看园的童子一脸为难道:“师兄,你也知道,这桃圆的果子都有数的呢,每天都由土地点数,我一天只可摘一个来吃,刚才那个已经给了师兄了,要是还摘,我非要受罚不可。”

    杨戬无法,只得转回,张自然见杨戬没有带桃子回来,不由小嘴一瘪,踢腿哭闹起来,杨戬被这一哭,不由心慌意乱起来。

    “莫哭,莫哭,舅舅带你下去吃大桃子,比刚才的还要红,还要大。还要好吃得多。”杨戬连忙道。

    张自然一听,却是止了哭声,对杨戬问道:“比师傅的人参果还好吃么?”杨戬一听,顿时无话可说,抱起张自然就出了弥罗天,下了三十三天,往灌江口而去。

    待杨戬走后片刻,宫中匆匆忙忙走出来一仙人,一手持鞭,一手持三角小旗,那鞭乃是“打神鞭”,那旗乃是“杏黄旗”,这仙人正是杨戬久等不到的玉鼎。

    玉鼎真人匆匆出来,不见杨戬其人,连忙问值rì的神将道:“我那徒儿可曾来过?”

    神将答到:“刚才在这里等了两天,现在走了。”

    玉鼎真人大惊,摇头叹息,最后转身回了宫,来道九龙床前,见元始天尊端坐,连忙拜下道:“弟子那徒儿走了,回宫来缴法旨。”

    说罢,把杏黄旗,打神鞭呈上,元始依旧叫童子收了,才吩咐玉鼎道:“你自回去养真,月后来听讲就是。”

    玉鼎连忙告退,弥罗天中一时无话。

    杨戬下了三十三天,抱张自然来到天界,张自然吵着饿了,杨戬连忙落到银河旁边,便见许多仙山岛屿,大有千里,小也有百十里,岛屿之上多有仙果,虽然不如弥罗天的桃子,却也能打发张自然了。

    杨戬睁开神目观看,只见挨得最近发一座岛屿之上结了好些火枣,个个都有拳头大小,连忙飞了过去,就要摘取,哪里知道,火枣树后却转出一人,轻声喝道:“哪里来的小贼,敢偷我种的火枣。”

    杨戬定睛一看,眼前一亮,却是一个绝sè女仙,一身洁白的沙衣,赤了一双晶莹浑圆的玉足,一头漆黑的秀发飘在脑后,轻轻的用一根火红的丝绦系了,头上也未插什么饰物,更显得清纯,仿佛那银河水一般,杨戬这一看,却是比嫦娥还美上几分。

    “这孩子饿了,我与他摘几个枣子吃吃,却是打搅女仙了。”杨戬因为玉帝的原因,久不来天界,但也知道,天界广大无穷,其中天仙三人多不可数,都在其中修行,自己想必是到了人家修炼的地方。

    这白衣女子见了张自然,眼睛一亮,连忙笑道:“无妨,无妨。”说罢,自己从树上摘了一个火枣,递给杨戬。顺手逗了逗张自然。

    张自然呵呵傻笑,居然不吃火枣,张来双手,要叫这个女仙来抱。

    女仙好象也是十分喜欢张自然,逗了两下,伸出手来,杨戬见这女仙生得异常貌美,简直是三界少有,人也一身仙气,加上人家送了火枣,便未在意,也就松了一松,让孩子挣扎出来,眼看就要让女仙碰到孩子,心中突然一惊:“终究是外人,怎肯让孩子与她?”

    正要将张自然收回来,猛然见这女仙面sè一沉,便知道不好,就见得乌光一闪,一杆镰刀凭空劈将下来,冷气深深,yīn寒刺骨,杨戬身经百战,也不慌乱,自持有九转玄功护身,刀兵不伤,腾出一只手来隔挡,另一手挽过张自然,用力一拉,同时念动咒语,祭出了啸天犬。

    只听得哧啦一响,杨戬大吼一声,左臂中了一镰刀,袖子粉碎,血肉横飞,九转玄功居然被破去,刀都卡进了骨头里面。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西瓜,本在天界晃荡,突然发现杨戬抱一小孩从三十三天下来,就留上了心思,杨戬赫赫有名,西瓜自然认得,曾经还起过较量的心思,杨戬却不认得她。

    西瓜有心要与杨戬为难,便装做女仙,算了一算,知道杨戬要采火枣,事先就埋伏在树后,杨戬道行不如西瓜,事先哪里发现得了。

    见了张自然,发觉这孩子简直根骨即好,尤其是仿佛身上有修罗气息,自己一试之下,果然如此,便想抢夺,却被杨戬发现。

    杨戬中了一刀,心中大惊,连忙一震,忍住疼痛,喀嚓一声,抽出收来,西瓜一绞,杨戬手骨断了几根,又闷哼一声,另一手松了一松,被西瓜劈手抢过张自然,用一挥,张自然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杨戬全身近乎金刚不坏,奈何西瓜的镰刀乃是先天灵宝,一交之下,马上受伤,幸好骨头坚硬,西瓜要砍断其手,也要大费功夫。

    且说是西瓜一招得手,心中得意,娇声喝道:“久闻清源妙道真君威名,今rì一见,看来是言过其实啊……啊!!”

    话还没有落音,西瓜就一声惨叫,却是啸天犬从后面出现,上来就是一口,把西瓜白sè纱衣撕去了一大半,耷拉下来,随风飘荡,两层纱衣皆都被咬破,露出了后背滑如凝脂的肌肤。

    啸天犬又是夹肩膀一口,连皮带肉扯了一大块下来,鲜血淋漓,痛得西瓜惨叫起来,把手一挥,镰刀反劈过来,哮天犬见主人都受了伤,哪里敢硬接,连忙散开,杨戬忍了疼痛,一手持三尖两刃刀横扫,来抢张自然。

    西瓜上半身只有一个肚兜,背后更无衣物,肩上又疼,肉都少了一块,才知道杨戬厉害,本有心拼斗,但终究是不甚雅观,看见自己的凄惨的模样,不由满脸通红,咬牙切齿,把镰刀祭起,一片乌光鬼啸,杨戬用三尖两刃刀拼斗,瞄到了破绽,嗑开镰刀,抢身进来,照头就劈。

    西瓜无心恋战,抵挡了两三个回合,取出修罗旗,晃了一晃,朵朵黑莲花显现在头顶,杨戬一刀砍在黑莲之上,却被阻住,劈不下来,得这一缓,西瓜飞速朝下界逃去。杨戬哪里容得她跑,随即化金光赶了上去。

    两人一追一逃,半个时辰之后,进了地府,便见到远处连绵的yīn山,辽阔草原,无边血海,西瓜一纵身,投进了血海之中,杨戬见状,不敢下去,只有做罢,心中十分不快。想了想,实在没有办法,只有往那娑婆净土中去,既然是幽血海中人抢了去,便只有去请如来对付冥河教祖。

    过了一月,周青都在山门之中教授女儿功课,其乐融融,万事不管,法华大会已经结束,众圣也回归洞府。

    杨戬请如来帮忙,如来却道:“此事还有诸多变数,天数该有这一劫,我不好出手,那冥河颇有神通,如今我也奈何不得。”

    杨戬知道如来推脱,心中不悦,正要离开,另想办法,那大rì如来连忙叫住杨戬道:“南瞻部洲之中有苍莽山斗剑,乃是正邪决斗,其中有许多不出世的厉害人物,你可与几位公主小心留意,说不定能觅得机会。”

    杨戬点头离去,当下无事。

    “爹爹,今天你要给我什么法宝?”周竹用手指挥着天空三件法宝飞来飞去,卷起金绿sè光幢,绿sè乃是碧电刀,金sè乃九环禅杖,灭渡金环,相比起来,碧电刀乃是乙木jīng气混合大衍金jīng炼成,周竹使来,就得心应手。

    那九环禅杖,灭渡金环威力虽然大,却是佛门法器,周竹难以发挥,被周青用**力重炼,再给周竹,妙用比原来的还要大,只是颇为消耗法力。

    运转了几十来下,周竹就感觉到法力不足,有些气喘,连忙收了法宝,跳到父亲面前,笑呵呵的问道。

    周青刮了女儿鼻子一下道:“你法力还浅,一些法术法宝也使用不来的。”

    周竹点头道:“恩,我听爹爹的,反正女儿要一辈子跟着爹爹和娘的,也不出去,不要法宝的。”

    周青笑道:“爹爹先前准备了法宝给你,只是没有炼成。等你法力深了,我再给你。”

    周竹道:“爹爹,我这一个月可是努力修炼了的,不信你看!”说罢,轻轻一顿,一股青气从泥宫丸冒出,落到地面,变化成一个不足三尺高的女婴,五官和周竹一般模样,边跳边拍手道:“爹爹,我昨天把元神炼成元婴了,再过几年,就和我一般大小了。”

    周青连忙道:“你元婴昨天才凝炼,功候还不稳,不能久吹天风,还不快回去。”

    地上的小周竹咿呀咿呀的走了两圈,朝周青吐了吐舌头呵呵直笑,最后才不情愿的进了肉身。

    转眼是冬去chūn来,chūn起夏至,太阳真火熊熊,直直晒得江河干枯,草木枯萎,周青肉身早从法华大会上回来,十二大化身无影无踪,不知道哪里去了,杨戬也没有送张自然回来,周青好象并不在意,玉帝也没有停下rì月星光,依旧供应充足。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