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且说是夏rì炎炎,骄阳似火,但周青的黑风山却是一片清凉,五sè莲花在潭中盛开,金sè鲤鱼,巨龟,大蟹,都浮上头来,远远望这方圆千里的毒龙潭,碧波仿佛接天,潭中也有些方圆几十的小岛,上面景sè更佳,绿树林荫,流水潺潺,灵草生香,白兰盛开,在那rì光的照shè之下,隐隐见得其中有披鳞带角,全身或是通红,或是乌黑的蛟龙盘踞其上,迎着那极其jīng亮的rì光吞吐丹气,丹气之中,涌着一颗斗盆大小的红珠,仿佛要和那烈rì争辉一般。

    其中好几条蛟龙都是周青从蛟魔王那里抓来的太子,本是地位崇高,统帅百万妖兵,现在却成了池中之物,只不过好处也不是没有,想黑风山rì月天星jīng华比外面要浓厚百十来倍,对修炼内丹大有裨益,加上还有机会听勾陈讲道,久而就之,这几条蛟龙,包挂潭中的那条三尾乌鱼也安下了心思。

    且说这天,周竹做完功课出来,独自一人在山中玩耍,见到这几条蛟龙远远的吞吐内丹,和rì光想映,宝光冲霄,十分好看,不由拍手欢呼起来,几条蛟龙听见声音,见是周竹,便放下了心思,也不在意,继续修炼。

    前些rì子张自然在时,十分淘气,闹得不可开交,那头红蛟有次浮上水面,刚吐内丹修炼,就被张自然看见,要不是收得快,险些就被夺了去,把千年苦功付与流水,饶是如此,身上的龙鳞还是被揭下几块,弄得水潭之中的水族都不敢出来,平时也就躲藏在漆黑冰冷的yīn河之中,天rì都见不到。

    自从张自然走后,这些水族才悄悄出来,只是又来一个周竹,同样是招惹不起的人物,只不过xìng情却是大不相同,不但不sāo扰它们,还时常把些丹药,人又可爱,这些水族也十分喜欢她,还时常驮她满山游玩,这两界关西边,三千大山,方圆近乎千万里地,都是周青山门所在,周竹也不缺少地方走动,只是出了两界关,周青就不允许女儿乱跑了,周竹也十分听话。

    其中一条青蛟吐出碧绿内丹,周竹喜欢绿sè,见得好玩,飞身上了那岛屿,只见得这青蛟长达百丈的身体盘成数圈,仿佛那巨蟒一般,就在岛正zhōngyāng的一块粗三尺,高四五丈银sè石头之上,全身在上面扭动摩擦,一块块的鳞片脱落下来,鲜血淋漓,都落到银石之上,却是在蜕皮。

    周竹见得这蛟龙辛苦,便回宫中,取了甘露来,往青蛟身上一洒,顿时皮全蜕尽,新皮也生,这青蛟大喜,连连点头。周竹呵呵直笑道:“你带去万毒山,最近大师姐不知道在哪里修炼什么法宝,我想要去看看。”

    这青蛟点点头,身体铺开,四爪腾云,周竹飞身上了蛟背,只见那鳞片光滑如青玉,背上也宽阔,比先前好了许多,心里也是欢喜,这蛟一声长呤,迎着烈rì上了千丈高空,正要朝就万毒山飞去,突然听得周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乖女,你要到哪里去?”

    周竹一听,方才惊喜道:“爹爹,你前一个就闭关炼法宝,不陪我玩,女儿好闷的。”

    周青哈哈一笑,周竹和那头青蛟只感觉到烟云变幻,四周先是一片朦胧,天上的骄阳,地下的湖泊全部都消失,随后眼前一亮,已经脚踏实地,却在仙府后山的山谷之中了,顶上苍穹星辰密布,仔细一看,仿佛极其遥远,看不到头,和外面所看的天空完全是两个模样,山谷无什么景物点缀,只是四面悬崖光滑如玉,做青蓝之sè,当中一个法坛,十丈方圆,高一丈六尺,周青端坐其上,身边放了一条五尺竹杖,一个黄皮葫芦,再无别的事物。

    “爹爹炼的什么法宝?是给我的吗?”周竹丝毫没有顾忌,跳上台来,搂住周青的脖子摇晃道。

    那青蛟见到周青这个煞星,心里惶惶,不敢抬头,索xìng把身体卷成一团,一颗大头埋进里面,远远望去,仿佛一个青sè的肉球,极其滑稽。

    周青见到青蛟的模样,点头喝道:“好个畜生,今天见我,也是福缘。”说罢,手一挥,一团白气从手上打出,鸡蛋大小,直直朝这青蛟飞来,青蛟听见声音,就抬起头来,猛见白球飘来,已经到了头顶三丈高空,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又听得砰的一声轻响,白球爆裂开来,化为一大蓬烟云,把青蛟全身包裹在其中。

    这青蛟被烟云一罩,全身涨痛,宛如充足了气的皮球,要从里面爆开,十分难受,偏偏半个爪子都动弹不得,不由大骇,猛就听得周竹道:“小青蛟,这是爹爹给你好处呢。”

    青蛟本来就修成了妖仙,只是被符法禁住元神,不能脱体,因此化形不得,突然听得周竹声音,一时间福至心灵,连忙运转自己所炼的内丹,吐将出来,在白sè烟云中沉浮吞吐,果然,这一运转,那白烟丝丝附着在内丹之上,每一次吞吐,都流进了血脉里面,渐渐这青蛟身体透明起来,时大时小,在烟云中飞腾。

    “这是爹爹今来闭关,炼化了大巫jīng气,就剩这一小团,今天刚好出关,要寻你前来,授你法宝,见你带了这长虫进来,也就索xìng成全它,你以后正好拿此物代步,也节省了许多力气。”

    周青不管那条青蛟,多女儿解释道。

    周竹松开父亲的脖子,依然靠在身上,倒是向一个十分粘着父母的小孩子。周青本来就极爱这个女儿,心中自然是大欢喜,不管什么事情,只要周竹提出,周青什么都依她。不过周竹也是十分听话,惹人喜欢。

    “爹爹,我在海岛上的时候,是怕有妖人抓我,才想要法宝,现在有爹爹,娘亲,师兄都在身边保护我,要法宝就没有了用处了,爹爹还浪费时间给我修炼做什么?”周竹问道。

    周青哈哈笑道:“傻丫头,法宝不但是用来渡劫的。”

    “可是爹爹,我都成仙了,天劫都过了啊,还有什么劫啊?”周竹不解。

    “谁说就成仙了就没有劫了,象你前次,险些多妖人抓去,这不就是一劫吗?你如果当时有厉害法宝,就可以打跑妖人,这也是渡劫,成仙以后,未斩三尸,不证混元,不得元始,也有很多劫数的,而且比九天雷劫要凶险得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防不胜防,就连爹爹,以后也不知道有多少劫数。”

    周青不厌其烦的给女儿解释,周竹似懂非懂,就见周青拿起竹杖,抚摩两下,才道:“这跟竹杖,经过我辛苦祭炼多年,虽然不如先天灵宝,却也威力不凡,尤其是里面蕴涵了一个十分厉害的妖仙的元神金身,连同爹爹当年修的金身舍利,只是因为那妖仙的元神金身十分强大,一直无法炼化,最近爹爹法力大进,才用周天星力伙同大巫jīng气重炼,耗费了一月功夫,才算成功,才把与你这傻丫头炼魔渡劫。”

    把竹杖一震,杖头现出十二条金sè蜈蚣,都是七八寸长,敦厚混重,仿佛黄金所铸,托着一颗漆黑得发亮的舍利。

    “这是爹爹当年成道凝练的舍利,拿这舍利一照,只要是生灵,就要堕进轮回,十二条蜈蚣乃是爹爹元神寄托,培养了数十年,又得了那妖仙金身元神,被爹爹用大巫jīng气炼体,比阿修罗道之中的身外化身要厉害许多,还有诸多妙用,收发就在一念之间,爹爹已经收了附着在上面的元神,乖女可用爹爹传你的心法祭炼,以后如斩三尸,也可作为寄托执念之用。”

    周青把竹杖和葫芦全部给了女儿,又传了心法,那葫芦里面是用人参果炼的灵丹,内藏天星之力,甘露神水。

    周竹把两件法宝拿起,看了看,摸摸那十二条蜈蚣,才对周青道:“我以后斩三尸,也要像爹爹的化身那般厉害。”

    周青摸了摸女儿的头,笑道:“爹爹是那是机缘巧合,在人间破碎化血神刀,凝聚成十二祖巫魔神之体,用来寄托执念,才有那般**力,否则就算是斩了执念,道行大进,法力却是低微呢。

    “佛家用千辛万苦凝聚金身,以寄托执念,仙家寻先天灵宝寄托执念,斩出化身,才能有**力,正好用来未证道果之前渡劫之用,否则空有道行,无降魔法力,只是一味躲避劫数,也不是正理,要知道有些劫数躲是躲不过去的。象那悟空道人,虽然道行高深,但那斗战胜佛金身却是不如冥河教祖孕育的血神,遭遇劫数,只有被逼涅盘,才脱了这大劫,可惜那时,爹爹法力还浅,有心无力,让魔王波旬拖住了齐天大圣,否则以那补天之石,亿万年受rì月jīng华炼成的不坏妖身,足足可以抵御血神了。”

    “这蜈蚣被爹爹炼成了金身,你若以后悟道,斩却执念,正好寄托,也有**力。”周青细心的教导女儿。

    周竹使劲点头,又问道:“爹爹用十二魔神寄托执念,却还没有证道果,这蜈蚣金身本来是爹爹所用,现在给了我,那以后在要寄托执念,岂不是没有了?”

    说罢,连忙把手中的竹杖塞了回来,周青哈哈大笑道:“爹爹福缘不浅,得了几件先天灵宝,正好用来证道,乖女不用担心。”

    说罢,头上一片云光,云光之中,现出一口大钟,正是东皇钟,黄光澄澄,威严无匹,仿佛三界帝王。

    “这是当年妖族天帝东皇太一证道之宝,机缘巧合,让爹爹得到手里,一直以来,爹爹因为法力道行尚浅,不能参悟出其中奥妙,但前不久与你娘同炼周天星斗大阵,心中有所参悟,尔后寄托执念于魔神之体,法力道行更是大进,才悟通的星辰变数之道,爹爹是要将此钟炼成第二元神,再寄托执念,如若成功,此化身更是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远在十二魔神躯壳之上,就是燃灯佛祖二十四定海珠所化诸天化身,释迦牟尼千种先天灵宝所化的就多宝如来化身,也远不及爹爹此身了,以后爹爹还有诸多大劫数,都要依仗于此呢。”

    “爹爹能证道果么?”周竹问道。

    周青摇了摇头道:“这个爹爹却是不知,执念好斩,也有寄托之处,但自身难斩,不知如何寄托混元,但爹爹只要修成此化身,rì后虽然劫难无数,也可以抵御了,到时候,劫数一过,时rì无穷,却是总有证道之rì。”

    又是一声长呤,却是受了大巫jīng气的青蛟,变化了一个模样,全身青sè鳞片变得洁白无暇,头上两角也是洁白,通体仿佛白玉雕琢,胡须银sè,闪闪发光,原来四爪,现在却成了九爪,在空中翻腾,踏云驾雾,一身仙气,落将下来,在法坛之下,朝周青直直叩首。

    “这长虫却是成就了九爪白龙,原型同那蛟魔王一般,以后就做是乖女的坐骑了。”周青对周竹道:“爹爹要坐死关,肉身僵坐,不能动弹,你自己早晚做功课,莫要耽误了,有事情可以找你大师姐,必要时候,爹爹会出元神来陪你的。”

    “哼,我才不要爹爹陪我呢,我去找我娘了。”周竹撅了撅嘴巴,明显是言不由衷道。

    周青拍拍女儿头道:“乖女莫要生气,你娘祭炼先天五sè神光,准备寄托执念之用,异rì渡劫,全靠这场功果,乖女千万不要打搅。”

    周竹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最近在考虑文章如何布局,因为场面实在太大,不好驾御,又怕写不满意,最后草草收手,烂了尾巴,这书才到中局,我要好好考虑,所以更新有些缓慢,国庆期间,我会稍微提速,争取一天7000到8000左右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