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光yīn如梭,转眼又过了两三年,黑风山天道门平淡无事,周青坐那死关,肉身僵死,运转玄功,与东皇终合一,好修成第二元神,以备将来道行jīng进,寄托执念之用。

    纵然不能斩去执念,这第二元神的威力也是大到了极点,以后渡劫证果,震慑魔头,把握就大了许多,但就算要将先天法宝炼成第二元神,也非要有大定力,大智慧不可,要耗费的时rì,绝非短短数十年就能成,更是别奢望如周天星斗大阵一般,一年两年就完功。

    想那燃灯佛祖,自得二十四颗定海珠,在西天极乐之中,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功夫,才炼化成形,最后斩却执念,成为二十四护法诸天,威力莫大。

    那多宝道人更是艰难,当年如混沌之中听鸿均讲道,分宝岩石之上,得了千数件先天灵宝,后盘古开天,鸿钧止讲,多宝道人拜入通天教主门下,后被老君所擒,带出函谷关点化,才将灵宝炼化成形,以身化佛,才成就多宝如来化身,何等的艰难。

    “我用佛家金身寄托执念,也未尝不可,只是法力甚底,只怕渡不得诸多魔劫,依然要堕进轮回,岂不是多年苦功,毁于一担?借助先天灵宝成道,难则难以,却把握大了几分。”

    周青入定醒来,心中突声杂念,不由得心血来cháo,将元神遁出,跳将出去,到了黑风山半空之中,念力一扫,便见门下弟子各安其份,温蓝新与红孩儿魔女在炼几件魔宝,云霞于仙府之中炼五sè神光,比自己还要艰难,女儿周竹最近勤炼元婴,进步尚快,已经炼得和自己一般大小,颇有几分功侯了。

    廖小进与七女去了南瞻部洲无当山拜访无当圣母,还有几大弟子,也无甚要紧之事,或是炼宝,或是炼法,整山门有周天星斗大阵守护,万邪不侵,自不怕人sāo扰。

    远处那大自在宫中,宫主坐关,要七百年才开关一次,门下弟子各自修持,也自无事。

    周青元神早修成真人,擅长玄功变化,观了观天相,这时候正是半夜时分,太阳星闭,繁星密布,时有运转,围绕三百六十四颗主星运转,漫天星斗自有镇压,玄天斗府安宁,三界并无事情,正待回山谷继续入定,突然心神一动,连忙抬头一看,只见数道光华从天外飞将下来,宛如流星砸地,拖出一条条细长的尾巴,转眼之间,各自落进南瞻部洲之中,随后消失无影。

    “莫非是星君转世?”

    周青看得光华砸地,心中便想,连忙又抬头观看,便见漫天星斗依然,并无丝毫的交错凌乱,显然并非星君下界,而且那光华乃是从天外飞来,并不是从天界下来。

    周青心中奇怪,连忙掐指一算:“哎呀!原来是如此,一来是大劫将至,异宝纷纷出世,二来是此宝与多方有缘,牵连甚广,自有死伤。”

    匆匆回府,入定一夜,待到第二天,周青元神遁出,坐定仙府,唤了各大弟子前来。见周青三年未出关,今天突然用元神显化召见,都觉得惊奇,那温蓝新问道:“老师召见我等,有何事情吩咐?”

    周青道:“我昨夜心血来cháo,以元神夜观天象,见有数道光华从天外飞来,落入南瞻部洲之中,略一推算,却是大劫将至,天心慈悲,异宝纷纷出世,好叫有缘人得之,仗此抵御劫数。”

    温蓝新连忙道:“老师**力,不知道老师所说宝物,来历如何?又于何人有缘?”

    周青道:“此宝甚多,尤其是其中八口神剑,与你那八个弟子有些机缘,非仗此宝,不能抵御劫数。”

    众人静听周青吩咐,不敢多言,周青又道:“此八口神剑乃是东皇太一座下,洪荒妖神昆吾之物,采先天jīng金,祭炼十万余年,炼成元胎,分别号掩rì,断水,转魄,悬翦,惊鲵,灭魂,却邪,真刚。只要将其炼化入元神之中,就可凭空增加一个元会的法力,更可抵御劫难。”

    “此八口神剑曾经在人间出现,为越王以白牛白马祀昆吾所得,后受昆吾元灵感召,飞进人间太虚星空深处,从古至今,无数仙妖佛魔前往人间太虚星空寻找,或是深进宇宙之中,不得出来,或是被其间洪荒大战散落的巫人所杀。想那洪荒星空,乃是盘古所开,广大无边,又过无数次大战,其中好些天星,多是洪荒大地被打裂所化,无丝毫灵气,就是我进去寻找,持仗天道变化,帝江真身,要穿梭于天星之间,也要许多时rì,麻烦众多。”

    “这八口神剑,现落于南瞻部洲极北之处,有八亿里地流沙,甚是广大,其中又靠近北卢俱洲,流沙之中多有魔怪盘踞,尤其擅隐藏气息,不靠近细看,神念半点都查探不到,一个不留心,魔怪爆起伤人,便难以防备,因为此事情,全是依仗机缘,我虽有化身,却不便出手,才叫你们前来。”

    众人一听,连忙道:“任凭老师吩咐就是了。”

    周青便叫魔女,红孩儿,大狐狸,jīngjīng儿,空空儿,蓝神,出来:“你们三人可去南瞻部洲之中,找到向辉诸人,一同去寻剑,向辉八人,虽说是与剑有缘,但有缘之人,除却他们,还有好些位,更有多人不讲缘分,强行抢夺,想要得剑,绝非容易之事。”

    随后,又吩咐温蓝新道:“去宝库之中,把芭蕉扇,捆仙绳拿来。”

    温蓝新随后拿了过来,周青因为大狐狸法力最浅,是以赐给了她防身。

    交代事情之后,周青也自回转后山,继续入定。

    六人正要出山门,温蓝新突然赶了上来,叫住大狐狸道:“昆仑那孩子修为还浅,也没有什么法宝,我与她祭炼了几件,你带过去,也好给她防身。”

    说罢,拿出一口长一尺,乌黑发亮的短刀,刀身上刻有阿修罗秘咒,却是杨妙妙的法宝乌灵冥yīn刀,用血海中的冥铁铸就,在轮回池中浸泡,随后又被魔王波旬用上乘修罗之法祭炼一千三百年。

    杨妙妙给了温蓝新重新炼过,威力至大。除此之外,还有一百零八粒乾坤子母神雷,三千六百根百毒神芒,乃是采巨毒龙蟒的牙齿磨制成细如毛发的小刺,又用yīn火混杂煞气炼了两年,专破玄门护身之法,只要打中肉身,瞬间就流进心脉,在其中爆碎,肉身jīng血瞬间枯竭,如若不及时跳出元神,必定坏了xìng命,十分歹毒。

    大狐狸接过几样法宝道:“大师姐放心就是了。”

    魔女过来笑盈盈的道:“大师姐多虑了,我与红孩儿自回照顾他们周全的。”

    温蓝新道:“此事掌教老师说得慎重,还是小心为好。”

    说罢,温蓝新见六人出了山门,一溜光朝南瞻部洲中去了,瞬间就不见了身影。

    这边不说,那东胜神州与南瞻部洲交接之处,除了百魔山一脉,占据方圆万里地,其外就是茫茫的原始森林,一直通到五六千万里之外,地域广大,就是地仙散人从高空飞越过去,也要一天功夫,才能到东胜神州。

    这一片原始森林,贯穿两洲,自鸿蒙开辟以来就不曾有人烟,环境也恶劣,多处都是瘴气蒸腾而上,光烟彩霞,金圈点点,乃是瘴气之中最厉害的金钱瘴,发出一股股宛如人吃多了酒肉,反胃呕吐出来的食物残渣的味道,极其污秽,那些仙人要经过这片地域,也要高高飞起,入到几万丈的云中,远远避开,更别说是落下来了。

    这片地域又广大,又恶劣,地面黑压压的全部被大树盖住,黑咕哝咚,终年不见天光,叶子落将下来,迂腐成烂泥,越发乱臭,就连鸟兽都不愿栖息,但蜂,蚁,蚊,蝇,蚂蝗,等各种希奇古怪的虫豸倒是多不可数,且比常见要大十倍,各具奇毒,齿爪犀利,厉害无比,也不畏惧瘴气,平常都是密密麻麻附着在树上,如若有动静,便一起扑来,甚难抵挡,其中有些古怪虫豸,还有污秽法宝,破护身法术的神通。

    此时,一片yīn暗的山中,阳光从高达几十丈的大树叶子之间洒落下来,倒是另地面稍微看清楚了一些,只见cháo湿非常,病气蒸腾,几棵大树交杂,中间隐隐有一个斗盆大小的地穴,冷气深深,隐隐有暗红sè的血气骨朵朵的冒将上来,升到三丈,就停住不动,也不散开,化为一蓬伞盖,罩在地穴之上,乍一看,仿佛一个巨大的红蘑菇。

    突然,哗啦,哗啦!几声响动,那地面有几丈厚的枯枝败叶仿佛水波一样涌起,惊得树上的蚂蝗,蚂蚁,毒蝇宛如雨点一样落下,过了几个呼吸,那地面突然冒出一人脑袋,一头乱发,狮鼻阔口,丑陋到了极点,正是轩辕法王那徒弟王yīn阳,两师徒得了血神经,正躲在次地闭关炼法。

    王yīn阳摇摇脑袋,一冲而出,手提了两条乌头蟒,平时深藏在腐叶淤泥之中,jīng血浑厚,尤其是腹中吞吐瘴气,炼成一颗毒丹,一有动静,就躲藏进淤泥潭中,深有几千丈,就是仙人都抓捕不到。

    一出地面,就听得噼里啪啦,那些长有几尺,身体乌黑,宛如小蛇一样的蚂蝗纷纷弹跳起来,粘在王yīn阳身上,不一小会,就黑压压一大片,连人带头都包裹住,不停的蠕动。

    那些几乎有拳头大小的毒蝇嗡嗡在外面围绕,两条乌头蟒身体不停的挣扎,但被王yīn阳制住,使不出神通,也只有让蚂蝗粘满,索xìng是皮厚,咬不进去。

    王yīn阳嘿嘿一笑,一条血光凭空祭出,围绕周身一绞,方圆三十丈之类的虫豸皆都绞了个粉碎,融进血光之中,凭填了几分威力,那血光也粘稠了几分。

    收了血光,王yīn阳突然惊讶了一声,从背后衣服里面捏出一条蚂蝗,全身晶亮,仿佛水晶雕琢,只有三寸来长。被人捏起,挣扎几下,猛的一弹,电shè而起,直奔王yīn阳两眼shè来。

    王yīn阳慌忙用手一抹,一条血光圈出,将这蚂蝗死死的圈在其中。

    “乖乖,要不我炼成了血焰鬼光,岂不被你一下咬死了,这土木晶蝗,就是师傅寻了三年,才寻到数百来只,我怎就有这么好的运气?”

    自言自语一阵,王yīn阳提两条乌头蟒行到了血蘑菇面前,把身体一摇,全身画为一条血影,融进了蘑菇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乃轩辕法王布下的禁法,外面是一点气息都没有,但其中凶险,却是厉害到了极点,只有同修血神经之人,才能进去。而这密林之中,人迹罕至,仙妖不来。轩辕法王倒是可以安心修法。

    这地穴弯弯曲曲,只有一丈方圆,四周用禁法加持,坚如金钢,其中还有分叉,宛如迷宫,王yīn阳化血影四面穿行,拐了几千道弯,终于眼前一亮,来到一个方圆有百亩的石室之中。

    这石室四面光华,通体漆黑,直似一块大黑铁镂空而成,却是轩辕法王练成血神经之后,在这森林地底,寻到一块乌云石,费了许多力气,开凿出来,做为自己修炼之地。

    石室中间,立有一高丈六法台,法台之下,乃是三亩大小一个血池,里面咕咚咕咚直冒拳头大小的血泡,腥臭难闻,血池之中,浸泡有九头又高又大的魔鬼,全身鲜血淋漓,獠牙生出,狰狞恐怖,横躺在血水之上,随着血泡沉浮不定。

    血池周围放了火盆,其中点起大蓬大蓬绿油油的yīn火,外围插满了大大小小的妖幡,黑气弥漫,每杆妖幡之上,都有一头面目狰狞的yīn神,或是持剑,或是持叉,或是持矛,都是被轩辕法王残杀的地仙元神,用地yīn煞气炼成yīn神,不但神智全在,能用生前的法宝,而且元神擅长玄功变化,聚散无常,寻常仙兵,根本奈何不得,比肉身在时,更有威力。

    轩辕法王正坐zhōngyāng,闭目静坐,全身却换了一件洁白无暇的衣衫,面如观玉,神sè温和,没有一点yīn冷的气息,宛如一个白衣秀士,乍一看,又仿佛一个俊朗少年,绝对想不到是巨孽魔头。

    王yīn阳进来,轩辕法王早就知道,睁开眼睛,微微点了一下头问道:“你进来之时,可曾被人发现?”

    “师傅放心,徒弟小心得紧,绝对不会让人发现的。”王yīn阳进来,避过妖幡,径直来到血池旁边,把两条乌头大蟒使劲一捏,那蟒胍哇一声,吐出两颗乌黑的毒丹,小心把毒丹收好,随后一抛,两条蟒蛇就落进了血池之中,随即被化成脓血。

    轩辕法王道:“我三年前就炼成血神经,本想找当年人间旧友,却怕实力不济,丢了当年的名头,反叫人笑话,是已准备炼几件法宝,再行出世,只是今年为炼yīn神,暗杀了百魔山,断火山烈火宫数百有根基的修士,反正却是正邪两道,两者相咬,也察觉不到我,那百魔道人与烈火祖师双双闭关练宝,一时也无暇顾及于我,但也怕那二代弟子察觉真相,一齐寻来,人数众多,不好应付,我如今法宝就要祭炼成功,万万打搅不得。”

    王yīn阳点点头道:“我外出却抓了一只土木晶蝗,正要与师傅炼宝。”

    轩辕法王手一挥,王yīn阳手中的那只土木晶蝗就飞进了袖子里面,随后开口道:“我这九头血神子,原型乃是九只天鬼,还过三天就要炼成,到时候我便去寻那穿心和尚,联络人间旧友,你天劫未过,不得外出,就在此地修行。那土木晶蝗,乃是我炼与你抵挡天劫的法宝,待我炼成血神子以后,便将他与你。”

    轩辕法王也确实是凶横之辈,仗着炼成了血神经,变化无穷,倒也杀死了不少地仙,尤其是血神经,每杀一人,法力就jīng进一分,比平常苦修强了许多倍,只是现在双方都有所察觉,不好行事了。轩辕法王才收敛了许多。

    一连五天无事,这天正是行法的紧要关头,血池之中的血水乃是轩辕法王引自幽冥血海,正好是孕育血神子,血气蒸腾,整个石室一片红雾朦胧,连妖幡之上都抹了一层厚厚的血光。

    法王用手一指,池中浸泡的血神子猛然立将起来,身形随意扭曲变幻,只要再过一刻,血神就始凝炼,正在这时,猛听得一声巨响,石室震动,上面噼里啪啦的暴响不停,却是有人入侵。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