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今天还有一章……不过大家还是不等的好,恐怕要很晚了……

    此地底异常隐蔽,上面又有密林掩盖,不是有心之人,根本不能发现,且轩辕法王的洞府在数千丈地底,出入口径皆小,四面贯通,被禁法炼过,与法王心神相同。

    其中好些岔道,其中夹杂了迷惑心神的魔法,人一但侵入其中,便被迷惑,以为是法王炼宝之地,随后便越通越下,直至进入那凶猛的地肺之中,或是被太毒yīn火炼成虚无,或是被坤煞yīn雷炸成齑粉,就算是入侵之人法力高深,能抵挡地肺毒火yīn雷,但也被轩辕法王立即感应,事先就赶到,猛下毒手,四面一夹,更是难以抵挡,不过法王平时行事隐蔽,倒没有人察觉这个地方,就是有心怀疑,追查到一点蛛丝马迹,刚刚靠近,就被法王杀死,成了妖幡上的yīn神,是以一直都安全得很。

    法王乃是纵横人间的巨孽魔王,心思细腻,并非地仙界一般妖人所能比,加上在百魔山隐藏二三十年,偷学了许多上层魔法,又得血神魔经,更是如虎添翼,洞中的禁法隐蔽歹毒,就算是法力比其高出十倍之人,贸然入侵,也奈何不得。

    只是这几rì炼法到了紧要关头,分神不得,却不想麻烦就找上门来,顿时心中有些焦急,王yīn阳在门外守护,听见响动,早开启了禁法,人也敢了过去,好抵御片刻。

    只听得那爆响之声越来越急,由远到近,速度极快,只怕不出数个呼吸,就要到达石室,轩辕法王心中更加焦急,自己只要一刻时间就大功告成,但偏偏好象是劫数难逃,魔星就找上门来,要是在这紧要关头被人打搅,心神失守,不但功亏一篑,还要被妖幡之上的yīn神反噬,那些yīn神,都是被残杀的地仙元神,与法王仇深似海,不过被邪法控制,不得不听命于仇人,只要一有机会,立马就反噬其主。

    王yīn阳连连怒吼,有夹杂着哎呀的惨叫,轩辕法王应得清楚,知道来人厉害,徒弟就算依仗禁法也抵挡不住,连连败退,要不是就自己实现准备,修成迷宫诱惑,敌人要费点工夫之外,其余的禁法都是不堪一击,仿佛敌人在动手之间,就破了个干净,如此实力,端的是惊人。

    砰!砰!两声巨响,直直震得石室动摇,血池翻滚,妖幡抖动,之上的yīn神越发是面目狰狞,知道轩辕法王大劫到来,心中纷纷想反噬报仇,奈何血雾笼罩在幡上,只要一轻举妄动,必定是被打得形神俱灭,是以都只是蠢蠢yù动,等待时机,暂时还不敢行事。

    又是一声惨叫,到了石室之外,王yīn阳满身是血,猛一跌将进来,栽倒在地,好象元气大伤,手臂也断了一条,头顶之上顶一团笆斗大小的血焰,冲起丈余来高,虽是做火焰形状,却一点不热,反而yīn气深深。

    轩辕法王无法分心,双手连舞,血池中的九头血神子全身乱抖,张牙舞爪,獠牙错动,咯咯直响,满室的血雾尽收,连同血池之中的血水,都一宛如被长鲸吸水,一齐投进了血神子的嘴里,只听得咕咚咕咚之声,仿佛牛马饮水,魔鬼喉结颤动,喝下的血水似乎一起从全身毛孔之中蒸发出来,成了一缕缕血影裹住周身,到了最后,就连本体也渐渐淡化,融进了血光之中。

    “师傅,来人乃是一男一女,女的拿一面三寸大小的宝镜,还使一口飞剑,好生厉害,男的使一红一紫两口霹雳剑,背后背一个紫金大葫芦,一来就破了师傅的血煞阵,闯到了半路,徒弟正好碰上,就要开启秘魔迷幻禁法,引他们进地肺,但弟子修为浅薄,隐身之发被其发现,那女的拿镜子之照,就破了我的隐身法,弟子拼着断了一条手臂,用化血分身**,葬送一个分身,才逃了xìng命,顺手开启了秘魔迷幻禁法,把他们引叉一条路。”

    王yīn阳大声叫喊,就听得轩辕法王沉声道:“你莫废话,我已经知道,快快进阵,为我主持玄yīn大阵,蜀山小狗已经醒悟破了幻阵,就要杀将进来!”

    王yīn阳知道厉害,猛的一窜,进了妖幡群中,就见一道金光闪过,两片乌云石大门被劈成粉碎,一男一女杀将进来,都十分年轻,二十岁模样。正是齐金蝉与他双修伴侣朱文,齐金蝉本是九世童男,生就一副童子就根骨,但被金角银角在用葫芦转倒肉身,便可以随意大小。

    “轩辕法王,你在人间苟活了千年,恶贯满盈,今rì终究是难逃劫数。”两人一进来,两人见法台血池,那女仙朱文就喝道。

    王yīn阳隐藏在妖幡之中,发雷一阵,八十一杆妖幡一齐转动,顿时乌云涌动,鬼气弥漫,yīn风呼号,厉魄翻滚,把整个石室一齐笼罩,乌漆麻黑,一点亮光全无,接着yīn阳颠倒,空间转换,金蝉于朱文就陷入了阵中,毕竟是人家布置了许久,用来看家,两人法力虽强,却也要着道儿。

    齐金蝉祭起天心双环,红光大盛,裹住方圆十丈空间,那朱文拿天遁镜四面照shè,五彩霞光一冲,那乌云鬼风宛如滚汤泼雪,丝丝消散,两人仗着宝光护身,向前猛冲,猛然一道鬼影扑将上来,金蝉知道是幡上的yīn神,连忙祭出霹雳鸳鸯剑,一红一紫两道雷剑光,轰隆发声,绞杀过去。

    那yīn神连忙鬼爪一扬,一口通红的飞剑shè了出来,敌住两口霹雳鸳鸯剑,正要运功相斗,却被朱文拿天遁镜一照,哧啦一声,全身都冒出烟来,尖叫一声,打出一团笆斗大小的火球,抵住天遁镜发出的霞光,随即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得不见踪影,却是隐藏进了幡中,受伤不轻,不敢出来再斗。

    “刚才这yīn神,所用飞剑法术,好象是烈火祖师一脉,当年烈火祖师在人间虽然与我们不合,但后来却改邪归正,不与我们为难,其实是包藏祸心,见我蜀山势大,不能为敌,这轩辕老妖却是以为对方真的回归正道,反而去猎杀对方门徒祭炼yīn神,来了个狗咬狗,真是可笑。”

    齐金蝉自持有对付轩辕法王的手段,丝毫不在意现这大阵,反而调笑起来。

    “这老妖在祭炼魔法,一但成功,就麻烦了许多,还是速速将其消灭为妙,免得rì后苍莽山斗剑,又是一大麻烦。”朱文连忙道。

    两人点了点头,就听一声狞笑:“无知小狗,当年不过是土鸡瓦狗,还敢大言不惭,今rì就让你知道老祖我的厉害。”

    原来是轩辕法王得这几缓,魔法大成,九头血神子都化了血影,人也恢复过来,jīng神百倍,见是千年仇人,顿时心中怨毒火焰都冲出七窍,连对方怎么得知自己修炼之地都忘记怀疑,就要下杀手,把这对男女摄来,炼成生魂,rì夜折磨,这才心中舒畅。

    刚开始,王yīn阳法力低微,只是布阵,那些yīn神都是阳奉yīn违,巴不得轩辕法王被杀,是以都消极怠工,忍禁法,只有几头法力浅薄的,迫不住催动,扑了上来,都险些被打散,现在见轩辕法王出来,都争先恐后出来对敌,免得惹怒了这魔头,以后百般折磨。

    九九八十一头yīn神一齐现出,四面乱飞,乌云之中,晶芒闪耀,一其出动手中的法宝yīn雷,宛如连珠般的打来,声势威猛到了极点,那大阵经得轩辕法王催动,乌云转眼就化成了熊熊yīn火,绿光油油,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

    两人只觉得压力一紧,仿佛山岳压将过来一般,宝光都发出了喀嚓喀嚓的声音,被yīn火一炼,外围就有些稀薄,再被那些穿梭在yīn火之中的yīn神连连祭出法宝攻打,更加吃力。

    “想不到这老妖居然如此厉害,虽然是借助大阵,也不简单了,以后苍莽斗剑,还真是一个仇敌,不知道有多少弟子要受其荼毒。”

    齐金蝉扬手就打出一张金符,几声龙呤,一片金光闪现,在天心双环,天遁镜构筑的宝光之外,多了八种佛门守护圣物,正是八部天龙,个个又高又大,佛光发放,抵御住yīn火,与yīn神争斗起来。

    “你用法宝助阵,迷惑老妖,免得他看出破绽,我取金角前辈的葫芦,务必要杀死这老妖。”齐金蝉打出金符,唤出八部天龙,抵御住轩辕法王大阵,悄悄对朱文道。

    轩辕法王见对方有佛门圣符护身,暂时奈何不得,正要试试自己血神子的威力,吩咐王yīn阳在法台上控制大阵,自己一声厉吼,全身化了一条浓浓的血影,连带九头血神子,一其扑进阵中,要亲自出手,擒杀千年仇敌。

    这一出手,声势立马不同,本来是绿光油油的yīn火,得血神子一扑,隐隐出现了一抹抹艳红,血焰鬼光夹杂玄yīn冥火,威力更是大增,一波一波宛如山压了过来。

    轩辕法王攻了上来,血光连扑,都被佛光阻住势头,那朱文连发太乙神雷,配合八部天龙降魔佛光,炸得几头血神子连连翻滚,虽然没有受伤,却扑不上来,轩辕法王想一立即就残杀两人,一时心急,猛见一头yīn神飘过,却是那黑沙老道,本在阵中穿梭,装装样子,不愿意出力。

    法王狞笑两声,猛扑上来,吓的黑沙老道尖叫起来。

    “你这废物,不给老祖好好办事,要你何用!”话音刚落,轩辕法王已经透体而过,黑沙老道立马就消失不见,融进了血光之中,只留下几件法宝。

    轩辕法王得了黑沙老道法力,血光凶威大盛,就势连连搅动,合身体几个环绕,数十头yīn神一样融进了血光,本来就没有肉身,是以渣都没有留下来,一身法力,被吸得干干净净。

    本来炼这些yīn神,就是用做炼法的守护,现在炼成了魔法,轩辕法王自然是过河拆桥,全部吸了增进法力。

    这些事情,述来繁复,其实不过是一个呼吸时间,九头血神子连同轩辕法王自己,就把九九八十一头yīn神全部吸收,血焰鬼光照得通亮,轩辕法王将九头血神子化为一只大手,猛的抓下,佛光被血焰捏碎,那头天神刚举起金刚神斧抵挡,突然觉得血腥气一飘,随后便失去了意识,只剩下一个空壳,被yīn火瞬间炼成了灰烬。

    其余诸部天龙,见天神惨死,知道不好,连忙吼叫几声,往外冲去,想要逃跑,却哪里跑得掉,被九头血神一扑,尽数死绝。

    “且慢,轩辕老妖,听我一言。”齐金蝉见状,连忙叫道。

    轩辕法王一听,顿时又要狞笑,却猛的听见一个声音在元神中响起:“千万不要开口,对方有道德至宝,你一开口,就被吸入其中,任是天大神通,也要化为脓血。”

    轩辕法王突然闻声,吓了一跳,险些叫出声来,待到那声音说完,心中才自惊醒,似信非信,那个声音又冷哼道:“你不相信是么,我是见你资质颇好,又修习教祖秘传,才好心指点你,对方是受玄奘那个老秃头指点而来,要不是教祖以神通干扰天机,早就算出你来路,你还能活到今天?”

    这一瞬间,那边齐金蝉又连连叫道:“轩辕老妖,你怎成了缩头乌龟,莫非炼什么狗屁邪法成了哑巴?”

    轩辕法王依旧不出声,只是把催动一团团的血焰鬼光把两人宝光罩住,一顿猛炼,金蝉已经打开了葫芦盖子,悄悄对着外面,口里大叫,奈何轩辕法王就是不出声。

    “莫非这老妖知道这葫芦的秘密?”齐金蝉于朱文对望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疑惑。

    “此法不行,再来一法,你守护好了。”齐金蝉又叫了几声,还是不见动静,不由得又念动咒语,轻轻拍打葫芦底部。

    “还不快收了法宝,对方法力不足,要片刻才能使出神通,你若不走,等对方使了神通,就算能逃得xìng命,所炼血神子也必然保不住。”那声音又冷冷道。

    轩辕法王这才盯眼一瞧,便见对方果然拿了一个大葫芦,口中念念有词,顿时心想:这般蜀山小辈,当年就狡猾到了极点,如今不会白白来送死。

    心思一动,当机立断,连丢几十粒yīn雷,却不炸宝光,乃是炸向了自己的洞府,同时引动了地肺毒火岩浆,一齐猛冲上来,只听得轰隆一声,宛如火山喷发,一股火柱夹杂浓烟,从地底冲出,森林方圆千里之内,寸草不留,炸雷连响,任何事物,都成了齑粉,从远处看,只是火柱接天,猛烈至极,轩辕法王用妖幡护住身体,从火柱之中脱身出来,夹杂着王yīn阳向远处去了。

    过了片刻,这火柱才停了下来,森林之中也燃起了大火,燎天而上,映得一天通红,齐金蝉朱文两人从地穴之中冲了出来,四面观望,见空无一人,轩辕法王不知道去了哪里,顿时又急又怒。

    把葫芦朝下一放,只见漫天火势尽数被吸进其中,不出半个时辰,那火就被吸得一干二净,留下方圆千里漆黑冒烟的地面。

    “你还不去追,管这火做什么?”朱文喝道。

    “这火势大,一路烧将过去,却是使生灵涂炭,造孽不少,因我而起,自然要尽力补救,轩辕老妖跑不了的,玄奘**师前rì推算不错,这老妖果然未死,还炼了一身魔功,要将其伏法,着实要费些功夫,我爹爹已经通知正道好友,拦截在这老妖必经之地。”

    齐金蝉顿了一顿又道:“何况玄奘**师也说过,如果诛杀老妖不成,也不要追赶,先去北边极地流沙之中,有异宝出世,现好些师兄弟都赶去了,连同有许多邪道老魔妖人,我们快点赶去,却是不内外能让异宝落入邪魔之手,否则苍莽斗剑,恐怕要损失许多同道。”

    且说轩辕法王逃了出去,化血光飞遁,瞬息千里,速度极快,飞了一个时辰,才停住,落到一山头,把王yīn阳放下,心中疑问重重。

    “刚才那人,到底是谁?怎么对我的事情了如指掌?”法王心中想道,“莫非是送我血神经的前辈?到底是哪位神圣?”

    “不用想了,我乃是大阿修罗祖师冥河教祖座下魔神大焚天,你有缘分修我大阿修罗道无上宝典,教祖特命我前来,收你做传人,你可愿意?”大焚天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