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阿修罗祖师!”

    轩辕法王可真就吃了一惊,那洪荒之中,就有三千左道旁门,祭炼yīn魂,修本命魔神,就连那巫门有些炼生魂的法术,都是脱胎于阿修罗道,俗称魔道,轩辕法王修习魔法几千年,当年隐隐知道这左道旁门中的祖师,传说一直隐藏在幽冥血海深处,极其凶险,就算有再大的神通,也难得入内,在轩辕法王心中,这冥河教祖是宛如仙家中间三清道尊似的存在。

    惊讶刚刚出口,面前一黑,自己两师徒已经处在了一个极其古怪的空间,四面混沌,高空出现一条三头大蟒,似龙非龙,背上生有两张肉翅,却没有爪子,全身皆是黑sè,眼睛有方圆十亩大小,绿光幽幽,照得混沌通明,通体在空中舒展,连绵到远处,不知有几万丈。

    这但三头巨蟒当中一头不动,旁边两头却是时不时的摇晃,仿佛两座黑压压的大山,火红箭信吞吐,獠牙狰狞,腥臭的涎液仿佛瀑布一样落下。

    王yīn阳初见到如此恐怖巨兽,心里便有些畏惧,他自小生活在山中,对巨蟒龙蛇也拼斗过多次,但这一回,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轩辕法王也是动容,不过却是盯着这三头大蟒自中一头的顶上。

    顶上座一尊魔神,高有丈六,全身**,只围绕几条白sè的丝绦,肌肤漆黑,仿佛虬jīng铁干,更有五手,左右两边肋下各生出两只,拿三叉戟,锯齿刀,骷髅杖,狼牙锋,中间胸口也长出一手,捏成印诀,宛如一朵莲花。

    更是古怪,这人头颅乃是一个方形,东南西北,各有一张面孔,顶上也是一张面孔,各做不同的神态。

    “你可看清楚本座?”大焚天声音滚滚下来,宛如炸雷,那三头巨蟒配合的发出“丝丝”之声,左右两脑袋连连晃动,绿光闪动,让人眼花缭乱。

    轩辕法王见这形象,正是魔道各个典籍之中记载的大焚天模样,加上对方神通法力,自己完全不知,就被摄了进来,实是不可度量。

    自在天波旬,大焚天,yùsè天,湿婆,四个魔神,在魔道之中,神通广大,媲美佛陀,轩辕法王一时间有些失神。

    其实法王以前修习的小乘魔道,乃是阿修罗之术,糅合妖法,巫术的杂牌,威力虽然大,但却难成正果,不是上乘之术,对参悟道行,也没有作用。

    “徒弟拜见师傅。”那大焚天冷哼了一声,轩辕法王惊醒过来,对方挑明要收传人,此乃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傻子才会推辞,至于会不会对自己不利,轩辕法王想都没有想,对方一巴掌就能拍死自己,要对自己不利,也没有办法。这是利大于弊的事情,何况是赶鸭子上架?

    见轩辕法王与王yīn阳双双拜下,大焚天点点头,五张面孔连连变幻,有欢喜,有愤怒,有狰狞,有yīn沉,有狡诈,谁也看不出来哪张面孔是心中的真实反映。

    “我自前来,乃是奉教祖法旨,你与我阿修罗道有缘,特来渡你,我将传你阿修罗道上层法门,无量神通,你可自行参悟,教祖在幽冥血海之中时常开讲,你也可前来聆听教诲。”大焚天声音不变,胸前那手朝轩辕法王虚摸,轩辕法王泥宫丸一跳,果然有无数口诀印记打入元神之中。

    法王正值参悟,大焚天又道:“你所炼血神子,乃是教祖成道炼仙的法门,神通大则大以,不过你火候太浅,难成无相血魔,无防身之物,我便赐你法宝炼仙炼佛。”

    法王连连得了奇遇,突然有上古修罗魔王收为弟子,不但赐下功法,现在还要赐下法宝,心中有是惊喜,又是疑惑,不知道自己在何处何地。

    大焚天把座下的三头巨蟒一拍,当中那脑袋巨口一张,吐出两样事物,一红一黑两个小点,朝轩辕法王飞来,法王连忙用手接住,猛然一沉,仿佛是托了千斤重物。

    仔细一看,却是一伞一剑,那剑做血红之sè,有两尺来长,一指来宽,薄如蝉翼,剑身两面之上,各有三条极细的血槽,剑身与剑柄浑然一体,却是一种材料所铸,剑柄之上,纹理做螺纹状旋转下来,相互交叉,细细一看,仿佛镶嵌了无数只血淋淋的眼睛,诡异到了极点,轩辕法王都微微打了寒颤。王yīn阳一看,顿时头晕目眩,元神烦躁,还好两人都炼了血神经,并不被剑上修罗魔法侵袭。

    另一把宝伞,通体漆黑,合拢起来,也只有两尺五寸来长,伞面非丝非麻,流畅自然,用手一摸,十分柔软,如入水中,轩辕法王不敢撑开,连忙回忆刚才大焚天所传的诸多口诀,里面正有祭炼之法,越发心喜。

    “此宝乃是我炼佛成道之宝,曾于洪荒之时就祭炼多年,剑名血目,伞名魔罗,现传将与你,只怕你法力低微,难以使用,不过你已是血神之身,最好掠夺法力,我便不赐你法力了,须你自己好生修持。你如来血海听讲,持这两宝,自然畅通无阻。”大焚天道。

    轩辕法王不是白痴,对方传宝传法,定有目的,不会无故所发,连忙谢了大焚天,又问道:“老师有甚吩咐要弟子做的?”

    大焚天哈哈大笑道:“我要你做甚事?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与我何干?”

    还未等轩辕法王开口,大焚天扫了扫王yīn阳,心中想道:“这徒孙资质甚好,只不过未渡天劫,法力低微到了极点,正好教祖新收了个徒弟,还缺个玩伴。”

    想罢,便对轩辕法王道:“你且就地祭炼法宝,我要回转血海,徒孙也与我一起,你rì后也可常去听道,不得怠慢,可是知道?”

    说罢,大手一挥,王yīn阳飘飘荡荡,飞上了左边的蟒头,王yīn阳听见这大焚天说了半天,已经不似初始那般畏惧,渐渐胆大起来,只见蟒头漆黑油亮,每个鳞片都有几亩大小,光塌塌一片,头顶一望过去,十分宽广,不由乱摸起来,那蟒头也自不动,任由乱摸。

    轩辕法王不敢违背,只有低头道:“恭送老师法驾。”

    话一说玩,再抬头起来,大焚天已经消失不见,轩辕法王叹了一口气,就在混沌之中坐了下来,细细思索着一连窜的事情,自从得血神经开始,就好象落进了别人的算计,身不由己,看了看手中的两件法宝,轩辕法王手不由得紧紧握住,面目狰狞,好一会才恢复平静,双目一闭,丝丝血光从身上冒出,包裹住两件至宝。

    此混沌虚空,乃是大焚天用神通封锁,能出不能进,外面虽然有蜀山弟子追杀,轩辕法王也不怕他们找到,更不用说是进来了。

    且说大焚天骑三头蟒,在虚空之中穿形,进了三界缝隙,正要破开太虚,好到达幽冥黄泉之中,突然心神一动,停下身形,三头巨蟒长达万丈的尾巴连连摆动,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那虚空之中,隐隐荡漾起了一圈圈的波纹。

    见大焚天突然停下,王yīn阳暗自奇怪,却不敢发问,只有心里暗暗疑惑。

    “我此行出来,教祖曾有吩咐,说是会有勾陈上帝前来搅扰,果然上帝就来了。”大焚天自言自语道。

    “啊哟!”“啧啧!”“哼!”……十数个不相同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有的洪亮,有的尖锐,有的细小,有男也有女,每个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却又荡漾不定,透漏出几丝诡异。

    大焚天座的三头蟒一听声音,全身紧张,宛如遇到了天敌一般,刚刚还摇动的尾巴,突然便得僵硬,保持了一个滑稽的姿势,一动不动,三个大脑袋也耷拉下去,六只眼睛紧闭。坐在头上的王yīn阳甚至都感觉到这洪荒凶兽在微微发抖。

    “是什么东西?这蟒都害怕?”王yīn阳心中齐道。

    “我知道冥河老鬼道行高深,你莫要在我面前卖弄,否则惹得我火起,一不小心把你炼了,冥河老鬼也难得帮你讨公道。”一个yīnyīn的声音传了出来,随后就在远处现出身形来,却是一黑衣道人。

    “这家伙好歹也修炼几百个元会了,法力倒还可以,正好炼了补身子。”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发自一白衣女子口里。

    随后,三三两两的从太虚之中出现十二人,两女十男,面貌各异,正是周青执念寄托祖巫之身而成的帝江,玄冥,共工,祝融等人。

    这十二人,把大焚天上下左右,全都隐隐包围,只是身体极小,在三头巨蟒面前仿佛一只蚂蚁,仿佛只要这巨蟒尾巴一刷,这些人仿佛向扫苍蝇一般,不堪一击,但巨蟒却丝毫不敢动弹,怕到了极点。

    大焚天听闻,连忙道:“上帝却是说笑了,我这一身法力,稀松平常,哪里入得上帝法眼。”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