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当初共工,祝融,两人传血神经,盘龙剑与王yīn阳之时,并未现出身形来,连声音也是扑朔迷离,是以王yīn阳见大焚天突来传功传宝,又收轩辕法王为徒弟,便以误会了对方是传自己血神经的前辈,而周青也似乎另有打算,只是了断与轩辕法王在人间的因果,假借王yīn阳之手而已,至于大焚天受冥河教祖法旨而来,却是另外一回事情了,与周青并无关系。

    “这十二个人是哪里出来的,好象不怀好意,似乎我这魔神祖师对其顾忌很深,要是双方打斗起来,那威力定然是惊天动地,万一波及到我,我该咋半?岂不是死定了!”

    王yīn阳跟了轩辕法王多年,早就学会了审时度势,见情况不妙,一颗心宛如吊桶,着实有些慌乱,在这些人面前,可不比和蜀山,百魔等派还可以仗着魔法周旋。

    无论是大焚天,还是远处的十二人,只要一吹口气,王yīn阳就得昏飞魄散,一点点疑问都没有。着实想不出办法,王yīn阳也只暗暗求漫天神佛,三青祖师,阿修罗祖师保佑。

    周青这十二尊化身之中,大都不喜言语,木呐非常,只有帝江,玄冥两位言语较多,这几年时间,各位都散居于三界之中,修炼法力,共工居住于海之深处,钻进海眼,集葵水之jīng华,祝融却是在南方天界,采离火jīng英,其余各大化身,都有出去,不过速度自是迅速,但也不可一触而成,恢复当年全盛之时的法力,不说无望,起码也在无量量劫过后了。

    “你莫要废话,我要炼你,虽然费些手段,却也不难,不过大劫将至,你乃是应劫之人,我若逆天而行,岂不应了冥河那老鬼的心愿?你rì后大劫,全仗这孩子rì后所得颛顼氏神剑腾空,或许有一线之生机。”那帝江轻轻笑道。

    大焚天心中思付道:“这勾陈上帝果然是有几人道行,教祖来时,也自对我分说,rì后我恐怕有一场劫数,要那洪荒颛顼氏所炼的腾空剑方能化解,只是此剑散落于洪荒太虚深处,就是教祖也寻找不到,而这王yīn阳,却是神剑有缘之人,rì后得剑,全在此人身上。”

    正是如此,是以大焚天不惜血本,送出了自己得意法宝,血目剑,魔罗伞。

    见大焚天不说话,帝江又道:“我前往洪荒星空之中,寻找宝物数年,却一无所或,直至前些时rì,有昆吾八剑砸地,使才明白,机缘所定,难以强求,我本不yù与冥河老鬼结怨,只是冥河那老鬼名目张胆,干扰天机,夺我有缘之人,本yù将你就地轰杀,杀鸡jǐng猴,但怜你修为多年,得道洪荒,甚是不易,我便放你一次,只是叫冥河那老鬼行事不要太过其甚,我出关之后,将亲去幽冥血海之中,了断因果。”

    说罢,十二人就消失不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王yīn阳听了半天,却是稍微明白了一些,见大焚天朝他望来,连忙道:“师祖,那人是谁,刚才都些的是什么?好象与我有关?”

    大焚天道:“这个你必多问,以后自会明白。”说罢,正要拍蟒前行,面前又现出一庞然巨兽,乃是一头飞虎,全身金黄,不过比三头蟒还是小了一些,虎头之上站一人,狮鼻阔口,两耳垂肩,上面穿了两个金黄的大环,手长过膝,上面也套了数圈金环,碰撞起来,声音倒还悦耳。

    “因陀罗,你来此做甚?”大焚天见是波旬座下大将,不由奇道。

    “因是自在天大人,sèyù天大人,湿婆大人尊教祖法旨,已经起身,叫我先行前来接应大人。”因陀罗连忙道。

    “这因陀罗和大焚天一比,倒是象人一些了。”王yīn阳见来人是一伙的,便放下了心思,胡思乱想起来。

    “哦,教祖法旨如何吩咐的?”大焚天又问道。

    因陀罗道:“教祖吩咐,只要勾陈与大人动手,就叫自在天大人,sèyù天大人,湿婆大人前来援手,里应外合,也可平安,既然现在大焚天大人无事,还请大焚天大人与我回去一同前去,三位大人正在黄泉道上等着呢。”

    大焚天点头道:“原来如此,我却说是勾陈来势汹汹,却无故退去,原来是教祖早有安排。”说罢,两人拍蟒,拍虎,转进了幽冥界中不提。

    且说当rì周青吩咐大狐狸,蓝神,魔女,红孩儿,jīngjīng儿,空空儿六人去南瞻部洲之中先寻到小狐狸等人,再一同去八亿里地流沙寻剑,六人飞遁又快,只两天时间,就寻到了小狐狸,飞熊,向辉这八人,因为那修罗奈何圭照去了业力,短短几年时间,向辉八人就修成了地仙,元神炼婴,只是火侯还浅,就是如此,也亏得靠了小狐狸身上带了许多灵丹的结果。

    地仙界中,能增加几十年法力,百年法力的灵药仙草也自不缺乏,虽然有人争夺,但在飞熊的幽魂百骨幡,小狐狸的五毒神幡,小昆仑向辉九人的天尸聚魔幡之下,连元神出逃都来不及,哪里还抢得到仙草灵芝等东西。

    争夺灵药,天材地宝动手的事情,却是时常发生,简直比喝水还频繁,地仙散人,除了自太古洪荒之中就修炼起来的以外,其余的仙人,不用灵丹裨益元神,增强法力,一味自己修炼,那就是巴巴修炼数万年,也自不管事情,想一想,你辛苦修炼一甲子,也不过是增加一甲子法力,人家吃一株千年灵芝,不到几年时间,炼成丹药,服了下去,也就是一个甲子的法力,哪个慢哪个快,一眼可辨。

    闲话修提,且说六人找到小狐狸等人,那魔女把乌灵冥yīn刀,乾坤子母神雷,百毒神芒都与了小昆仑,小昆仑正愁没有法宝,心中大喜。连忙对魔女道谢。

    魔女见小昆仑去了业力,炼化天鬼之身,元神又修成婴儿,便长大chéngrén,亭亭玉立,面容娇艳,如花似玉,看样子就和小狐狸一般大小,心中也是欢喜,十数人进了开辟的洞府坐下,一顿寒暄,便说出了来意。

    小狐狸等人开辟的洞府自然没有黑风山那般大气,就是寻了一座方圆百里大小,灵气还算充足的地脉,用禁法把全山笼罩,然后在山腰之中开凿了数个石室,就算成事了,倒是有些简陋,毕竟又要修炼,又只有短短几年时间,还要防备一些妖魔jīng怪的sāo扰,哪里有时间经营起来。几个月前才将元神炼婴,正待巩固了火候,再出去按周青的交代,收罗门人,好以后应劫。

    “几位师叔来得正好,李蓉师妹前些天在巨木山红云岭附近采那千年黄jīng,不知道怎么的,却遭遇了一妖人,想必是看见了师妹独身一人,便起了歹心,上来无故生事,却不知道师妹有天尸聚魔幡护身,不但没有得逞,反而吃一头天尸扭断了手臂,双腿也让师妹所斩,但师妹一时不甚,让妖人元神逃走,遭至了后患,妖人走后,邀了好些帮手,寻到此就地,前来生事,却被飞熊师兄杀了一大半,只是飞熊师兄抓了几个元神,略微一拷问,原来是青埂山化音宫弟子,非正非邪,来次寻仇的,乃是门中低辈弟子,我见门中低辈弟子,也有此能耐,要是寻得门中高手前来,万一对付不了,丢了脸面,那就是天大的罪果,正值烦恼,师叔就来了。这下却是不怕了呢。”

    那黄天波连忙把一件麻烦事情说给了众人听。

    “哦!有这回事情?”jīngjīng儿一听道:“那青埂山化音宫倒是曾经听说过,宫主化音仙娘七八千年前就自成道,也是自人间洪荒来,只是她门规甚严,无论正邪两道,都不冲突,门下弟子也自安分,因该不会与你们起冲突,莫非是误会?”

    李蓉连忙道:“我在巨木山红云岭采千年黄jīng,不过突然看见山后有霞光shè出,以为是什么宝贝,就上前去看,那妖人突然现出身来,说我偷窥他的法宝,言语不和,就放飞剑刺我,却不是误会。”

    魔女听了,挥挥手道:“这些乃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提起做甚,掌教老师交代我们的事情,才是重要,我们赶快动身就是了。”

    说罢,十数人出的洞来,定准方向,正要朝极北之地飞去,就突然见得南方数十道晶亮光华,正朝这边而来。

    小昆仑一声欢呼:“又是那伙人,不知道邀了些什么厉害人物,我好似似宝贝呢。”

    说话之间,已经祭出乌灵冥yīn刀,只见得一片乌光夹杂着鬼啸,朝来人席卷过去,飞熊哈哈大笑,把白骨幽魂幡祭出,几乎是同时夹杂有万道寒烟,千条黑气,把方圆几十里的天都遮住。

    小昆仑天鬼之身,驾御乌灵冥yīn刀,越发得心应手,与飞熊夹功,倒是配合得十分好,显然是斗过多次。

    来人见这边出手,连连怒吼,纷纷放出法宝,迎了上来,与两人斗在一起。

    向辉几人也飞了上去,纷纷扬起天尸聚魔幡,各放出四头无上天尸,咆哮震天,利抓翻飞,shè出天尸毒气凝聚成的飞刃,上前助功,一时间宝光刺天,魔气翻滚,真劲爆shè,斗得异常激烈。

    魔女与红孩儿见这几位弟子并没有危险,也不出手,只远远站在山前观看,只见来人甚多,男女皆有,共二十三四位,其中带头的四个乃是一个中年美道姑,挽一口青光盈盈的宝剑,旁边还有一中年男子,拿一珊瑚杖,挥手之间,shè出十八道晶红光芒,敌住小昆仑的乌灵冥yīn刀。倒是显得挥洒自如,只是乌灵冥yīn刀威力太大,这男子法力虽然高,有要应付周围的无上天尸体,也拿不下来。

    还有两人,却是两光头蛮僧,穿大红袈裟,扬手就放出一片金sè云光,联手敌住飞熊的幽魂白骨幡。

    其余之人,俱都是清一sè的道装,显然是弟子一辈,法力也没有那对中年男女,两蛮僧深厚,被三十六头无上天尸追杀,纷纷放出法宝,围成一圈,各自抵挡。

    “大胆妖人,杀我化音宫弟子,还做势偷袭,今天定要将你们斩杀。”

    那中年美道姑娇声喝道,出剑连绞,青幽幽的剑光洒将出来,把小昆仑身边的尸气逼开,拦腰朝小昆仑斩去。

    那中年男子圈住乌灵冥yīn刀连同四头天尸,小昆仑毕竟法力还浅,虽然有异宝,斗起来也很是吃力,见魔幡的护体尸气被逼开,就知道不好,扬手就打出两粒乾坤子母神雷。

    “啊,不好,青妹小心。”那中年男子见两颗碧绿雷球飞了出来,连忙叫喊。

    那中年美道姑却是不慌忙,心意一动,剑光就停住,飞shè而回,同时想起一片清音,抖手祭出了化音宫专收各种神雷的至宝化音天幕,一片彩云,有十亩大小,其中清音阵阵,异香飘飘,两粒乾坤子母神雷落入其中,宛如泥牛入海,不见动静。

    原来小昆仑和化音宫弟子打斗,用了万毒yīn雷,炸伤了好几个,那些弟子回去讨救兵,便说了情况,这两人乃是一对夫妇,乃是化音仙娘座下弟子,中年男子的名叫秦天,美道姑名叫青乔,因见弟子死了好几个,对方用的又是天尸老魔拿手法器,那天尸老魔穷凶极恶,不光是正道,就是邪道中人都十分痛恨,只是那仙娘在闭关,门规又严,不准争斗,是以瞒着一些师兄弟,夫妇两个私自出来,又邀了两个好友,就是与飞熊斗的两个蛮僧,乃是西牛贺洲妖僧鸠摩罗什的门徒,颇有神通。

    那妖僧鸠摩罗什法力无边,媲美菩萨,以前乃是西天佛陀座下尊者,后因犯了嗔戒,被贬入人间,后来重修功德之后,不愿意再待西天,跑到南瞻部洲之中,还修了妖道。门徒倒也多,和一些邪道众人勾搭不清,但也不和正道中人为敌。

    且说小昆仑见被对方收去了两粒乾坤子母神雷,心中大怒,但又奈何不得,飞熊被蛮僧用华严金光敌住,虽然占了上风,却脱不开身,其余几人,都在与人争斗,一时之间,也聚不起来,布不成天尸大阵,眼见那美道姑的剑光又绞杀过来,护身尸气不能抵挡,自己法力还浅,只是仗着法宝厉害。否则早就落败了。百忙之中,只有把乌灵冥yīn刀分出一道乌光,两方抵挡,这一分神,更是不敌,连连败退。

    “这是哪里来的肉头,大师姐交与我照顾小昆仑,这贱人居然敢收了乾坤子母雷,实在是可恶。”魔女见小昆仑不敌。自要解救,远远拿修罗镜一照,只见九sè光华一冲,把那中年男子秦天的十八道晶红光芒冲得支离破碎,同时候敌住了那美道姑的剑光。

    小昆仑大喜,运劲一绞,把美道姑的飞剑绞成了粉末,到了这时候,才发现对方还有帮手,而且还厉害到了极点,不由心中起了几退意,秦天青乔两夫妇立刻后退,朝两蛮僧打了招呼,把化音天幕尽数放出,一片彩云,裹住了两人,在其中猛冲,转眼之间,就冲开了一条出路,向辉等人见其凶猛,纷纷退开,一群弟子跟在后面,风驰电掣,朝远处而逃。

    两蛮僧却是慢了一步,被小昆仑赶到,把乌灵冥yīn刀反地扫来,拦腰一斩,两妖僧哪里能够抵挡,一声惨叫,肉身学肉横飞,两颗鸡蛋大小的舍利飞了出来,沿着去路飞遁,发出一溜白光,奈何小昆仑刚才失了两颗神雷,心中憋闷,一发狠,在祭刀的同时打出了一颗乾坤子母神雷,溜溜旋转,还未到面前,就被小昆仑催动,猛然爆开,震得地动山摇,连响了九下,等烟云散去,两蛮僧神形俱灭。

    “好了,师叔,这群讨厌的苍蝇解决了,我们去寻剑吧。”小昆仑过来道。

    在场众人,也不在意,杀了就杀了,自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魔女,红孩儿,蓝神,都不是善良之辈,大狐狸没有话说,两剑仙也不好开口。

    魔女点头道:“你们虽然有不错的法宝护身,不过终究还是法力浅薄,对敌起来,还是不要大意。”

    几人点了点头,一齐往极北之地飞去。

    就在众人离去后不久,一道金光在遥远天际一闪一闪,闪了三下,就来到山前,却是妖僧鸠摩罗什正值坐关,感应到门徒遭难,元神出游,赶了过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