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鸠摩罗什,本是西天教主阿弥陀佛座下第二十六尊者,应听佛陀讲大乘佛法,生了歧意,辩解失利,被佛陀训斥犯了嗔戒,于千数年前贬下凡间,渡阎浮世人,以去西天,鸠摩罗什不服,一气之下,破教而出,前往女娲宫听讲。

    因为当年西天教主贬其下凡,也并未剥夺其法力,鸠摩罗什居然另辟奇境,破舍利,出元神,练成一身上乘妖法,法力更为深厚,只是最近数百年,要斩三尸,却苦于无先天灵宝寄托执念,本想重修佛家金身,但人终究是破教而出,所修佛法不全,只有找了几件强**宝,用妖法将肉身僵坐,企图合一,以图所斩执念之化身法力通玄,能渡诸般劫数。

    这行功之法,与周青僵坐肉身,也是差不多道理,上层大道,总是相同,其理乃一。

    “我两门徒,看来已经遭难,不知道是何方人物下此毒手?居然连本命舍利都炸了干净。”鸠摩罗什元神在四周观看一阵,见无所发现,随后默运玄功推算。

    此时候,那魔女,红孩儿一干人等,已经去了千万之里,魔女心中突然心神有些不宁。“怎的心神不宁,莫非有事要发生?”连忙掏出三片金钱,皆是指甲盖大小,停下身子,望面前一撒,却是显现出了卦相。

    “哎呀!原来是有人在运玄功推算我等动静,定是刚才小昆仑杀的那两蛮僧师门长辈。”魔女一看卦相,恰指细细一算,却是惊讶道。

    “掌教老师吩咐,我等只助八位师侄取剑,要小心行事,如今剑未取到,还是不要节外生枝,待我用老师所传秘法,颠倒yīn阳就是了,只要对方道行不高出我太多,也难以察觉到我等。”红孩儿连忙道,众人都是点头,皆无异意。

    几人落下一个山头,削石为坛,立了一个法台,排上金钱,红孩儿仗剑披发,踏罡斗,击雷门,连连呼斥三声,便算是颠倒了众人yīn阳。

    “红师叔还真厉害!”小昆仑持刀轻笑道。

    魔女依旧帮红孩儿系好头发,听闻也是笑道:“你现在都长大了,怎么还是这么顽皮,杀了对方,现在人家师门要来找麻烦呢。”小昆仑吐吐舌头道:“红师叔,快快教我这法术,叫别人算不到,那不干什么都没有事了?”

    那边蓝神笑道:“你学了这法术,以后不知道要惹多少麻烦,还是不学的好。”小昆仑一听,白了蓝神一眼,便上来拉红孩儿。

    红孩儿道:“这法术难以言传,掌教老师传大道的事情,我也是突然才领悟,怎么教你?你以后回山,好好听讲,说不定领悟的比师叔还要多。”

    小昆仑鼻子里面哼哼两句,随后又笑道:“我回去问母亲,要是红师叔骗我,我可就不理你了。”

    大狐狸,小狐狸上来道:“好了,我们还是快快动身,万一剑被它人夺走,又是一场麻烦。”

    且说鸠摩罗什连运玄功推算,刚刚算得一些就头绪,随后似乎是天机一变,纷纷乱乱,再也摸索不到因果,心中已经明白,对方必然是用秘术搅乱了yīn阳。

    想了片刻,鸠摩罗什把手一扬,一片金光浮动,凝聚成一面方圆五尺的金镜,再用手一指,这金镜之中就显现出不久前两蛮僧与人争斗的场景。

    此乃佛门秘术,潜影回光之法,能照见过去之事情,只见金镜之中,尸气弥漫,晶芒乱飞,那化音宫秦天与青乔两夫妇,以及一干弟子都显现出来,正和人争斗,只是金镜之中,对头却看不清楚,就见一团团黑影,不要说面目,就是衣着也看不出来,但鸠摩罗什早就知道这样的结果,只是想看看对方是什么法宝,凭次判断,也就足够了。

    一头头白毛僵尸在尸气之中,神出鬼没,指甲之上的天尸煞气纵横翻飞,对头使用的无一不是魔门歹毒法器,鸠摩罗什见两门徒被一魔刀绞杀,舍利也炸成齑粉,形神俱灭,心中却是老大不快。

    “这天尸聚魔幡却是天尸老魔镇山法宝,果然是这魔头,我本一心修行,你们什么正邪决战,苍莽斗剑,都与我无关,只是杀我弟子,这着实过分,我且上化音宫问个究竟,要是我门徒的不是,那也罢了,如若不然,定要上尸殃山讨个公道。”鸠摩罗什心中暗道,元神一晃,朝青埂山化音宫去了。

    红孩儿,魔女,蓝神,大小狐狸,jīngjīng儿,空空儿,小昆仑,飞熊,向辉八人,一路飞遁,rì夜兼程,五天一次停下来休息,足足行了半个多月时间,终于穿过南瞻部洲北面莽莽大山,无数湖泊江河,草原雪地,到了极北之边缘,又行得半个时辰,过了一刺天而上的大山,眼前突然一亮,视野开阔,便见得面前戈壁瀚海,尽是黄沙,直到天边,连小草小树都见不到。

    这极北之地流沙,有八亿里地,过了八亿里地流沙,就是北卢俱洲边缘,全部都被凶猛神兽,巨猛魔怪盘踞,一般地仙,连靠近都修想。

    众人飞遁了半个多月,除那红孩儿,魔女,jīngjīng儿,空空儿,蓝神,飞熊法力jīng深,能够支持,其余众人,就算是大小狐狸,都十分疲劳,更别说小昆仑向辉等弟子了。

    “你们先在此地打坐调息,明天之后,我们再进其中搜寻。”红孩儿见状,连忙吩咐,那向辉八人早就落在山腰,寻了一处山洞,一屁股坐了下来,听得此言,都是大喜,各自调息不提。

    留下几人守护,魔女拉了红孩儿出来,在山顶远望流沙中的情景,先是烈rì高照,一片金黄,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变了天气,先是一阵yīn风吹起,随后便见得悲风怒号,黄尘高涌,沙漠里的浮沙被狂风卷起,满空旋舞,天空至地面全被卷起的浮沙尘雾笼罩,一片昏茫愁惨。

    到了后来,那恶风越来越大,卷起黄沙,宛如那黄云,都连接到天上去,把烈rì完全掩盖住,抬头一看,天低得来快要压到头上,想来是经常起风,这山朝流沙一面,半点绿sè都没有,到处都是风穴,发出刺耳的怪啸,还有那沙砾被风激荡,打击在山上,发出噼里啪啦的暴响,宛如冰雹砸敌,委实是凶猛到了极点。

    红孩儿魔女站在山顶,那么厉害的目力,都只能看到方圆百里之内的景象。

    “好生厉害的恶风。”魔女手一扬,发出一片彩光,把两人裹在中间,沙砾击打在彩光之上,居然荡漾起涟漪。

    “可能是流沙之中的jīng怪弄风。”红孩儿运足了眼力观看。

    魔女把手伸出彩光,抓了一把,拿到手里闻了闻,连忙点头道:“好重的妖气。”顿了又顿道:“这流沙广大,就是你我全力飞行,也要几天时rì,更别说是四面寻找了,况且里面jīng怪繁多,法力又强,你我虽然不惧,但老师就说那八口神剑落在其中,也无指明出处,这样寻早,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红孩儿道:“老师说了,八位师侄乃是神剑的有缘之人,此乃前缘所定,倒是不用担心。”

    话音刚落,突然就听得一声极其尖锐,伶俐的怪啸,仿佛钢挫在元神之中挫动,另人真灵齑乱,魔女与红孩儿心神一紧,就见得漫天风沙之中,一条黄影扑将过来,快如疾电,红孩儿刚刚才在百里之外见得黄影一闪,随后就见一双黄毛狰狞利爪,有簸箕大小,已经到了身前。

    砰砰两声,彩光罩被利爪抓了粉碎,魔女与红孩儿吃了一惊,意念一动,红孩儿身上爆出一团火焰,冲天而上,熊熊滚滚,把魔女一起包裹在其中。

    这条黄影速度快到了急点,红孩儿已经来不及祭出法宝,只有引动自身五昧神火,几乎无物不焚,不过魔女与其双修,体脉相通,却是无碍。

    果然,那黄影一见火光腾起,知晓厉害,赶紧向后一飘,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饶是如此,魔女还是闻得了一股糊臭味道,知道那黄影被红孩儿的五昧神火燎到。

    “这厮也不知道是什么jīng怪,来去如电,倒是不好防备,不过被我真火炙到,也是活不成了。”红孩儿一接触之下,就知道刚才这条黄影看似凶猛,法力倒还不强,被五昧神火烧中,如没有三界几种有数之物防身解救,连元神都烧得一干二净。

    这条黄影jīng怪,显然没有解救的灵宝,红孩儿话还没有落音,就听得远处沙尘之中,一声惨叫,随后火光一燃,冲天而上,砰的一声轻响,漫天怪风尽消,黄沙飘飘,沉淀下来,片刻过后,又是烈rì高悬,四望无际,一眼望去,便可以看到数千里之外。

    “师弟,刚才是什么事情?”一条蓝影闪过,出现在红孩儿不远处,却是蓝神,在后面山腰之中听得动静,赶了上来。

    “流沙之中一条jīng怪爆起伤人,中了我一记五昧火,已经形神俱灭了。”红孩儿道。

    “恩,掌教老师就曾说过,这流沙之中,伏藏无数jīng怪。”蓝神皱了皱眉头道,“我等深入其中,只怕还有麻烦。”

    “今天休息一rì,明天再进其中寻找。”魔女道,心中思付:刚才这jīng怪,确实凶猛,要是流沙之中,尽是这样的jīng怪,倒还真是个麻烦。

    想是归想,三人一同下得顶峰,到了山腰之中,正要进洞,就见得南方极高的天上,隐隐有数道剑光闪过,经过这山,也不停留,直接往闯进了流沙之中。

    这剑光刚刚过去不久,就见得天空之上,遁光,剑光,狂风,彩云,时不时飘过,仿佛是赶集一般,实在是热闹非凡,都落进流沙之中去了。

    “神剑出世,看来知道的人不在少数,只怕来就算寻到了,也不是那么容易到手。”蓝神暗道。

    当下各自默座,向辉八人运功夫调息,直到半夜,已经恢复了九成,这时候,突然听得外面狂风大做,猛烈呼啸,连洞中的石头都微微颤抖,仿佛外面狂风要连整个山一起刮起,比白天的怪风,几乎是大了百倍。

    “莫非又来了jīng怪?”红孩儿睁来眼睛,心中暗想。就听的“噫?!”的一声,连忙一看,原来是那李蓉所发,众人都自惊醒,便见李蓉满脸惊讶,于是都纷纷问出了什么状况。

    “山后有我熟悉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只是有些熟悉,又想不起来。”李蓉使劲皱起了眉头。

    “掌教老师说这八人与神剑有缘,莫非是神剑出世。”红孩儿心中一惊,连忙道:“出去看看。”

    众人出了山洞,架起遁光,一冲上了山顶,天地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狂风吹起的沙砾仿佛弩箭打来,力道奇大,仿佛山一样挤压过来,叫人的遁光迟缓,李蓉叫道:“那东西好象就在前面风中。”

    众人一听,聚在一起,朝前面飞去,魔女手那修罗镜开路,光华蒙蒙,一照过去,形成一条方圆十丈的甬道,却也只能通到百里开外。

    jīngjīng儿,空空儿祭出一金一银两道剑气,当空一绞,只见是火星纷飞,宛如放烟花,把四面奔涌挤压过来的沙砾绞断。

    几人迎狂风砂暴,前进了数百里,李蓉心里砰砰跳,宛如打鼓,红孩儿骤然见得左边远处仿佛有剑光一闪,随即就是一声惨叫,极其凄厉,只一下,就被呼啸的狂风卷得不见踪影。

    随后,又是几声惨叫消失在风中,红孩儿皱了皱眉头,知道是白天前往流沙之中的仙人,恐怕是被jīng怪杀死,也不去管,一味前冲,又前进了数百里,突然魔女修罗镜照shè之处,一条庞大的黄影一闪,李蓉随即大叫道:“就是这东西了。”

    红孩儿与魔女见得是白天那种jīng怪,连忙叫众人小心,同时双手一拉,五昧神火枪便到了手上,火光一燎,朝那黄影烧去。

    “嘎嘎!嘎嘎!”几声怪叫,黄影身体一摇,面前方圆十里的沙砾一紧,凝聚成一堵墙,把火一卷,猛一摩擦,五昧火尽数扑灭,众人这才看清楚,这条黄影却是一鼠头人身的妖怪,全身黄毛,獠牙伸出。

    红孩儿见其扑灭了自己的五昧火,把五口星光剑放出,直刺这妖怪,妖怪嘎嘎乱笑,放出一大蓬金光闪闪的沙砾,化成一条大手,来抓五口星光剑。

    jīngjīng儿,空空儿放出剑光,也来助阵,但那沙砾是妖怪凝练了无数个年月的法宝,威力无穷,一时之间,也奈何不得,魔女冷哼一声,把修罗镜一晃,照在沙砾之上,三人一夹,妖怪就是再大的神通,也抵挡不住,那沙砾凝聚的大手猛然崩溃,散落下来,妖怪急得连忙鼓起嘴巴,仿佛要吹气。

    “这厮怕是要弄风。”红孩儿连忙抛出兜rì罗网,一片乌光,当头罩下,那妖怪吓得一声尖叫,猛的向后一窜,红孩儿急忙收网,只见得网上沾了三十六粒鸽卵大小,金光闪闪的弹丸,知道这是妖怪刚才祭出的法宝,被自己收来。

    怕被妖怪运心法收走,红孩儿不从网上取下来,连网一起收了,正待定睛细看,又听得连连怪叫,却是妖怪被红孩儿收了法宝,顿时暴跳如雷,定要杀死敌人,抢回法宝,逃出去以后,便尽力用起神通,顿时狂风滚滚,把黄砂绞成了一口口的利刀,四面八方一齐涌来。

    大狐狸心道:“你有风,难道我就没有风么?”随即把芭蕉扇拿在手上,朝四面乱扇,两风相交,猛然数声爆响,四面黄沙被倒飞过去。

    一道剑光大放光明,宛如惊天游龙,这声势简直是前所未有,晶亮光芒,照得方圆千里之内纤豪毕现。

    那妖怪一声惯弄风沙,纵横于流沙之中,今rì不但法宝被收,还被大狐狸用芭蕉扇弄了灰头土脸,一时发急,把自己前些天得到一件还没有祭炼好的宝物用了出来。

    “这是什么法宝?莫非是老师所说的神剑?”众人大惊,魔女拿镜shè出光华,却和那剑光斗在一起,却十分吃力,红孩儿连忙上前助阵,众人都使用法宝,一齐压住剑光,那妖怪连连暴跳。

    正斗得不亦乐乎,那剑猛然发力,竟然争脱了众人的宝光,朝李蓉shè来,李蓉本能的出手一招,剑自然落下,光华尽收,只见得造型奇古,长三尺,宛如一泓秋水,柄头上咬一古怪妖兽头颅,头颅之上刻有两个上古妖文,却是“掩rì”二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