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掩rì剑一握在手,李蓉全身衣群飘飞,一条粗大如斗的白sè亮光直刺天际,仿佛极光贯穿了天地两界,方圆万里之外都看得清楚,剑上元灵爆涨,侵蚀进元神之中,那来自千百世轮回之前的记忆都隐隐出现在元神之中。

    原来这李蓉千百世的前身乃是妖神昆吾座下的捧剑女童,这把掩rì剑就是他前世所捧之剑,是以正是有缘之人,妖神昆吾应劫身损,八剑早就已经通灵,这掩rì剑察觉到熟悉之人,自然飞了过来。

    这白亮晶芒一闪就消,不过一个呼吸,掩rì神剑光华尽收,宛如一把普通宝剑,也没有刚才那逼人气势,众人也自回过神来,心中啧啧赞叹。

    那妖怪见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奇宝,居然自动落进对头手里,心中大惊,不由愣了半晌,待那剑光华一收,心中jǐng觉,暗道不妙,赶紧身形一晃,化为一条黄影朝地下钻去,次时候天虽然漆黑,但众人的宝光倒是照得方圆几十里通明,哪里容得这妖怪逃走,jīngjīng儿,空空儿运起剑气,嗤!嗤!数声,金光银光先行截住地面,布成网状,自下而上,一兜上来,那妖怪正巧一头撞在剑网之上,又听得锵锵之声,火星翻飞,一条黄影冲宵而上,jīngjīng儿,空空儿两人合力一绞,只见得一片黄毛乱shè。

    原来这妖怪乃是流沙之中最为凶狠的一种jīng怪,名叫黄风怪,极其擅长鼓荡风沙,所刮之风,乃是三昧神风,绞起沙砾,宛如亿万飞剑,力道也大,就是仙人如得风沙之中,也难得脱身,更兼之这黄风怪久居流沙之中,不与人沟通,未受教化,凭照本xìng而为,极其残暴,杀人只如喝水。乃是活生生的妖孽,不象牛魔王,蛟魔王这些妖王,已经被人同化,虽然是妖,但也九成九象人了。

    和众人打斗的这头,乃是这方圆百万里之内黄风怪的大王,不但法力高深,还因为以前杀了不少闯进流沙之中的修士,渐渐学到了一些法术,会祭炼法宝,修行年月一久,实力更是增长飞快。

    且说这黄风怪物来去如电,浑身坚比金刚,刚刚要钻进地下,就被两剑仙截住,要不是把肉身凝练的毫毛shè出,早就丢了xìng命,越发知道这伙人不好惹,也不敢报复,便想远远遁走了事。

    众人只见得黄影往上一窜,知道妖怪往上走了,那李蓉刚刚得了掩rì神剑,明白到前因后果,便想试试神通,仗剑就追了上去,众人也便都跟了上去,黄风怪见穷追不舌,激发了凶xìng,张口连连怪啸,片刻过后,四面八方都是怪啸之声,相互呼应,众人之见得无数黄影连连晃动,腥风大做,知道妖怪在召集了手下。

    红孩儿暗道:“来得正好。”把五昧火发出,使了天道变化的神通,化出无数条火龙,满空飞舞,张牙舞爪,远远飞了出去,只听得连连尖叫,数头黄风怪已经被烧成了灰烬。

    而李蓉已经有神剑在手,速度快到了极点,黄风怪又要召集手下,是以当头赶上,晶芒一绕,疾圈过来,黄风怪大王知道这口宝剑的厉害,连忙尽力鼓荡起三昧神风,催动地面的黄沙,绞成几股,化为方圆一亩大小的利抓,朝掩rì神剑乱抓。

    奈何掩rì神剑太过厉害,黄风怪物大王用本身jīng元,采流沙底层之中的大乙金钢沙,藏在腹中孕养祭炼了五六千的三十六颗风母砂被红孩儿收去,哪里对付得了,斗了几个回合,大手就被神剑绞碎,连忙把身体一抖,几十根黄毛shè了出来。

    李蓉把掩rì神剑迎空一撩,随后转了一转,把几十根黄毛斩断,失了灵气,一齐掉落下来,这黄毛仿佛是金刚针刺,异常沉重,落地也不飘飞,仿佛石头掉地,直直向下落。原来这妖怪修了许多年,这妖身法体坚炼,黄毛仿佛飞针一般。

    众人一其围了上来,正要下杀手,把这妖孽除去,这黄风怪,未受教化,不通人xìng,凶残暴戾,虽然法力神通都还不错,但实在是一祸害,杀其却是积累功德。

    这黄风怪大王自知无幸存之理,正准备拼命,猛然就听头上一声龙呤,白光闪过,一条九爪白龙之上坐一位青衣仙女,手拿一条竹杖,往下一指,杖上飞出十二条金光闪闪的巨型天蜈,妖气庞大到了极点,压得它都喘不过气来,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金sè天蜈一抓而下,黄风怪大王已经现出原形,原来是一只黄毛貂鼠,有水牛那般大小,浑身金光闪闪,宛如黄金所铸,已经昏迷了过去。

    “诸位师兄,师姐,且慢动手,这妖以后还有用处,是以父亲特地命我前来收了。”原来来人却是周竹,见金蜈抓住黄风怪王,连忙执下一道灵符,打在黄毛貂鼠头上,这鼠变得只有半尺来长,被周竹提在手里。

    “师妹怎生来了?”众人见是周竹,连忙飞身上去,红孩儿问道。

    “父亲用天眼透视之法静坐五rì,窥见未来之天机,是以叫我前来告诉师兄,师姐,八口神剑,除掩rì剑被李蓉师侄所得以外,灭魂剑已经被我依照父亲指点寻得,和戴锦蓉师侄有缘,等会就赐于你,其余六口神剑,现了流沙边缘之中,现被一南瞻部洲之中一左道妖人食心头陀所得,在地肺之中,强行将六剑元灵抹去,妄想炼化,其实不过是竹蓝打水,只不过在炼剑之时,会有蜀山地仙,净土中人,左道妖邪前去抢夺。”

    “这食心头陀本是地藏王座下尊者,和阿修罗争斗之时,被鬼母擒去,后拜在其门下,学了不少上乘魔法,只因为被阿修罗公主勾引,犯了过错,被鬼母逐了出去,便到南瞻部洲之中,父亲知道妖人炼剑不成,一气之下,必要去转去幽冥血海,将六剑上呈给鬼母,那鬼母乃是冥河教祖座下弟子,神通广大,冥河教祖更是在全盛之时的妖神昆吾之上,要抹去剑上元灵,却是轻而易举。你们八人,当年都是妖神昆吾座下童子,只是除了你们,昆吾座下童子还有好些,有几位转世在蜀山一派。你们前去,见机行事,如剑先行被有缘之人得之,也不可强行抢夺。父亲说了,合该是大劫将至,人教大兴,神尊避位,天居其下,人居其上。蜀山一脉有此气运,也是天数。”

    周竹交代完周青的吩咐,小心翼翼的取下腰间的黄皮葫芦,倒出一股星光,星光之中,裹着一口小剑,与那掩rì剑十分相似,只是剑柄咬着的妖兽头上所刻乃是“灭魂”二字。

    整身都用星光镇魔咒捆住,灭魂剑一出葫芦,连连颤动,仿佛要摆脱星光束缚,破空飞去。

    那戴锦蓉一见这灭魂剑,心中一动,灭魂剑也生感应,跳动得愈加激烈。

    周竹用手一抹,转动了葫芦口,把星光尽数收去,灭魂剑化做一条jīng虹,落入了戴锦蓉手里,光芒也自一放一收,随即隐去。

    “你们两个,还要用我天道心法,运于剑上,将剑之元胎于元神合一,就可法力大进,以后大劫来时,便可抵御。”周竹道。

    两女连忙谢过,十分欢喜,向辉六人心中也自羡慕,恨不得马上去流沙边,把剑夺来。

    “红师兄,你收的这黄风怪三十六粒大乙金钢母砂把与我。”周竹转身对红孩儿道。

    红孩儿这才记起,连忙从兜rì罗网之上取下母砂,把与了周竹,周竹尽数装入了黄皮葫芦之中,再摇动一摇,从身上取了一张灵符,用真火化了,投掷进其中,众人只听得葫芦之中哗啦哗啦响动。

    摇了片刻,周竹再把三十六粒母砂倒出,把与了小狐狸道:“父亲吩咐,璨璨师姐没有法宝防身,这大乙金刚母砂乃黄风妖怪用自身风丹jīng元,在腹中孕育祭炼了六千多年,已经养成了风jīng,能以一化亿万,起三昧神风,我刚才已经用父亲灵符将妖怪气息化去,师姐只要用本门心法祭炼三rì,威力比原来更大。足可防身了。”

    小狐狸已经知道周竹是周青之女,见其处事得体,落落大方,心中也非常欢喜,连忙接了大乙金钢母砂道:“妹妹跟我们一起去不?”

    周竹笑道:“我还要回去见父亲复命,不能跟你们去了。”说罢,朝众人道别一声,上了九爪白龙,一声龙呤,上了高空,瞬间就消失在夜空之中。

    当下是事情纷乱,一言不能说尽,且不说众人往流沙边缘去了,单说周青肉身僵坐,因为弟子原因,元神静坐五rì,用天眼透视之法,窥未来玄机,吩咐周竹前去告诉弟子。

    且说这一rì,周青因为参悟天机,心中甚惊,虽然知道天数已定,难免要卷进其中,只是天心慈悲,还是降下化解之法,自己所得之东皇钟,正是解危难之法器,只要早rì修成,便有许多把握抵御劫魔。

    只是这钟乃是先天灵宝,没有沾染上自鸿蒙开辟的浊气,比那后天之物更容易修成第二元神,但此钟经过天帝东皇太一之手,其中禁法无数,虽然周青得了钟锤,开启禁法,能发挥威力,但要和肉身合一,就要抹去深藏在钟内的所有元灵,培植上自己元灵,这其中凶险,艰难,倒真是难以纷说。

    法台之上,一道道星光从天界之上,尽数shè进了周青肉身之内,炼化了大巫jīng气,又锻炼了多年,周青这具肉身法体着实是强大,虽然不能媲美祖巫之身,但也相差不多,后羿,夸父两大巫,全盛时候法力强大到了极点,但被杀死,炼成jīng气,消散了一大半,不过就算是一小半,一其炼化进体,也可增加百个元会的法力。

    而东黄钟内,却是另一番情景,一座仿佛气势恢弘,比天界南天门还要大上百倍的门户耸立在面前,透过门户,之内仿佛是无尽的星空,但是周青却是知道,这乃是钟内一道隐藏禁法,乃是东皇太一亲手所设,形同远古洪荒天界之门户,只要进了这天界之门,进入其中,抹去东皇太一遗留的元灵,自己将肉身散于其上,化成形体,就成功了一大半,剩下不过是时间问题。

    虚空立定,身后十二尊化身全都聚齐,各自头顶黑云翻滚,一杆本命大旗漂浮其上,shè出千万重血光,幻化成恶鬼夜叉,奇形魔神,在这禁法幻化的天界之门外乱飞。

    周青元神端坐在一朵千叶血莲之上,用手一指,一股粗有万丈,庞大漆黑的魔火涌将过去,但天界之门其中,猛然爆发出一股璀璨星光,死死抵御住魔火,倒是让魔火不能前进半步,东皇太一所设禁法着实是强,虽然被摘了钟锤,破去大部分,法力也消散了许多,但毕竟瘦死骆驼比马大,周青用都天神煞大阵炼了许久,只是破去了一小部分。

    “自己肉身僵坐,聚集星力,已经炼成,自能承受东皇钟法力,也不至于爆碎,只是这钟内禁法难破,不过禁法终究是死物,耗费些时rì,也能破开,但我静坐五rì,窥视天机,着实吃惊。”

    都天神煞大阵果然是太古凶阵,熊熊魔火,完全把禁法包裹,rì夜不停,炼了三天三夜,最后一刻,轰隆一声巨响,太虚震荡,这禁法所化的天界之门轰然碎裂,化为齑粉,四面散去,显露出一座宏伟的天宫,直直有三十三层,每层有数万里,中间一条巨大天梯,直上三十三层天。

    “远古天宫就是如此模样?也和玉帝天宫三十层天一般模样嘛,只是大了一些。”那帝江在身后笑道。

    “远古天宫早就被打碎了,此乃法力幻化,不要多说废话,直上三十三层天,抹去东皇遗留元灵再做打算。”玄冥仿佛十分兴奋,不过也是难怪,这幅躯壳,当年洪荒大战,就是生生弑杀天帝,那来自血脉之中的躁动,隐隐趋使了几大化身。

    只有共工,祝融在以前就身损,倒是没有其他化身那般兴奋。

    看着玄冥,帝江,奢比尸,蓐收,句芒,帝江,后土,烛九yīn,良强,天吴,弇兹纷纷狂吼,变化了真身,共工,祝融也跟在后面,十二个巨魔大神一涌而上,转眼就上了三十三层天,周青元神法力没有这般强大,却是飞了半晌,才上了三十三层天最后一重,也相当于天宫的灵霄宝殿。

    “何人敢闯进此地。”十二大魔神化身,已经轰破了大殿禁法,仿佛一群土匪,咆哮入内,只见大殿之中,耸立有几头身高万丈的金甲天神,仿佛黄金所铸,见到人进来,居然活动起来,还大声贺斥,声音如雷,滚滚荡荡,气势庞大。

    玄冥一马当先,猛一咆哮,身上骨刺迸出,宛如陀螺般旋转过去,帝江六爪爆张,两人一合力,扫了一圈,一头金甲天神刚刚说完,就撕成了粉碎,化为丝丝金云散去。

    这些天神都是禁法之力幻化,在凶神恶煞的魔神化身面前,当然不堪一击。

    待周青进得大殿,所有的天神都消失不见,台阶被打得稀烂,柱子倒塌,连那帝王坐椅连同高台都被打得粉碎,十二尊大魔神化身正团团围住一个身穿帝服的高大男子轰击。

    这男子正是东皇钟之上雕刻的东皇太一模样,只是神sè木呐,面无表情,依旧坐在被打碎的龙椅之上,也没有用什么武器,兀自空手四面遮挡。

    却是东皇太一修炼此东皇钟,用来主钟的一丝元灵,和真身合一,就可以发挥此钟的奥妙,不过东皇太一身损,这元灵也就失去了意识,只是处于本能,抵挡外来攻击,不像留在那黄皮葫芦里面的陆压分身元灵,和真人一般,能用道法,也能与人沟通,并且还能自行修炼,炼化其中的大巫jīng气。

    斗了几个时辰,这东皇太一元灵身体挨了无数下,却是丝毫不损,只是一味抵挡,也没有机会还手。

    “这元灵几乎养成了不死之身,亏得先前钟锤已失,去了无数妙用,否则养成不死之身,以后之人休想再炼化此宝。”周青心中暗道。

    此时,十二魔神见打斗无用,往上一圈,祭出了本命灵旗,引动都天神煞魔火,魔云滚滚,血光翻腾,把整个大殿都包裹在其中。

    十二大魔神化身,全力布置下了大阵,把这元灵裹在其中,只等三十六天之后,这元灵就尽数抹去,把此钟后天之因果了断,回归先天模样。

    周青元神出得钟来,便见悬空在头顶的铜钟,那内壁之上的万妖众神朝太一的画像已经渐渐隐去,显现出了模糊的混沌。

    静坐几rì,那周竹也已经回转,向周青说了情况,突然有童子来报:“长庚星君来访,正在山门之外。”

    周青暗暗盘算了片刻,对周竹道:“你去见那星君,就说我坐死关,不能相见。”随后,又如此这般的吩咐了几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