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竹听了父亲的吩咐,笑着点点了头,又把手里提的黄毛貂鼠呈上,周青一看,却是笑道:“此怪甚是凶残,未通教化,但修炼多年,法力甚高,现在虽被我符法制住,但rì后一解,还是要爆起伤人,你可将其放进周天星斗大阵之中,自然有太阳真炎炼化恶根,此怪能起三昧神风,也是一绝,用处甚大。”

    原来那周天星斗大阵,演化洪荒太虚星空,广阔无边,要是人贸然闯进其中,绝对是出不来,这黄风怪正可以做为镇守大阵一方的灵兽。

    周竹出得后山,匆匆进了仙府后门,从花园之中转到正殿,便见一身白衣白须,手那一柄晶白拂尘的老道,生的是仙风道骨,飘然出尘,真是玉帝座下星神太白金星。

    这太白金星却是玉帝使者,自然被童子请进仙府中来坐定,刚刚童子捧上了仙茶,正待细看,就见后殿转出一青衣女子,手持竹杖,腰悬一个黄皮葫芦,认得乃是周青从不离手的兵器,不由得一惊讶,心中便道:“传闻勾陈上帝有一女转世成草木,修成jīng灵,几年才相认,这位想必就是了。”

    心念一转,连忙站起身来道:“原来是公主法驾。”周竹连忙赔礼,两人分宾主而坐,周竹不等太白金星开口道:“父亲因为坐那死关,不能出来相见星君,还望星君莫怪。”

    太白金星连道不敢,随即心下思付道:“我所来前,不过是传达大天尊法旨,这勾陈大帝不肯相见,想必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我多说也是无益处,不如留下圣旨,然后回天庭复命,不易久留此地。”

    想罢,便道:“我此行前来,乃是传达大天尊法旨,好叫勾陈高上帝得知,既然高上帝坐死关,不便相见,那我还要赶回天宫复命,不能久留,此乃大天尊圣旨,就带公主把与高上帝。”

    随后,从怀里捧起一长半尺的黄绫卷轴,周竹也双手接过,说了两句多谢天颜的话语,才把圣旨小心收好,正要开口,那太白金星却立刻起身告辞,周竹无法,只有一路送到山门之前,见太白金星和几个仙官乘坐祥云上天去了,这才回转后山,把圣旨呈给周青。

    “那星君走得甚急,父亲吩咐我要说的许多的话语,我都没来得及说。”周竹道。

    周青哈哈笑了两声道:“我本教授你话语,也不过是敷衍之话,怕你对应不来,不过那太白金星倒是十分识相,知道我不愿出来,是以匆匆而走,倒是一个妙人,你也不必在意。”说罢,展开那半尺黄绫细看把玩。

    “爹爹,上面都说些什么?”周竹问道。

    周青把黄绫圣旨合递给周竹观看,周竹看完,随后惊讶到:“原来如此,那大巫刑天氏居然还未身损!这大天尊要派天兵天将前去降伏,是以要请爹爹出手,当年女人被巫人所害,那也只不过是一群小巫,女儿还记得厉害,当年刑天氏威镇洪荒,也不知道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周青摇摇头道:“我静坐五rì,运那天眼透视之法,也窥见了未来之事情,不但是邢天氏从洪荒星空花了数千年时间赶来,以后还有当年洪荒大战幸存大巫,妖神也要陆续赶到,事情纷乱,不可理顺,偏偏是父亲借助十二魔神躯壳成道,犯了巫门大忌,就是那白起,也还是心怀不轨?只不过畏惧父亲实力,一直隐忍罢了。那刑天氏,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就是如今,除了三十三天之外的几位圣人,能是其对手的,也不过寥寥数人,但合该是天数,都是应劫之人,几位圣人自不会管,不过单是那刑天氏,虽然难以对付,父亲也并不俱怕,只是父亲要借东皇钟成道,这东皇钟乃是妖族圣物,那大rì如来,就曾打过主意,只是碍与我气数正旺,受天护佑,合该是得钟之人,才不曾下手除我,那洪荒星空之中妖神,皆是其熟识,要是赶来,第一个便要找我讨要,而我要借此钟渡劫,必不肯给,两相冲突,便又多了仇家,巫妖一同上门,就是父亲再大神通,纵能保全xìng命,恐怕门下弟子也多有伤害。父亲既然仗十二祖巫躯壳成道,又得东皇钟作为以后御魔之用,这段却是因果,迟早都要了结,避无可避,因此有些为难。”

    周竹道:“大天尊想必是要同白起那般,收服刑天氏,是以才拉上爹爹?”

    “正是如此,奈何这刑天氏早已成就不死之身,就是爹爹现在对上,也未必能胜它,只要不灭,终究要对爹爹不利,就算爹爹帮忙,会合上天众神,将其收服,也不过是为别人做嫁衣,正是因此,爹爹才不出面见那太白金星,还需要时rì盘算,坐窥更深之天机。”周青道。

    “恩,大天尊算到,那刑天氏还要数年时间,才能到达三界缝隙,到那时候。爹爹想必已经炼成第二元神,自不怕他来捣鬼。”周竹皱了皱眉头,又感觉有点不对。

    周青道:“我抹去东皇元灵之后,不出意外,多至五年,少至三年就可修成,与肉身合一,不过却是要借助天星之力,如没有天星之力,却要难上百倍,至少也三百年死关。”

    周竹这才恍然大悟道:“那爹爹是非要答应大天尊旨意不可了。爹爹不去见太白金星,是要拖上几年罢。”

    周青哈哈笑道:“谁说不是?能拖多久,就是多久,我也有时间考虑一二,玉帝也不能过分逼我。”

    周竹见周青无事吩咐了,连忙道:“爹爹若没有什么事情,那女儿就不打搅爹爹了。”

    周青点点头,闭目入定,周竹退了出去,当下无事。

    这边不说,单表那轩辕法王,这天,正上一功行圆满,把大焚天所赐的血目剑,魔罗伞炼化,已经能运用自如,一试之下,果然是威力无穷,破开混沌太虚出来,便见得草木清明,苍穹莽莽,心神激荡,一扫往rì的颓废。

    “我当年统帅天下群妖,何等的威风,却因蜀山狗贼暗害于我,以至于千年不能成道,还受辱于宵小之手,着实可恨。”轩辕法王一想起被天尸老魔嚼吃了手臂,心中就异常愤怒,就想马上要杀上门去。

    刚刚朝尸殃山飞去,行了一刻,轩辕法王突然转念又一想:“这天尸老魔法力雄厚,且是炼有许多魔宝,门下弟子也多,禁法重重,我一人前去,也难以将其斩杀,何况天尸老魔纵然要除,却也是蜀山对头,rì后苍莽斗剑,能削减蜀山不少实力,我现在动手,岂不是自毁长城?罢了罢了,就让老魔多活几年,等剪除蜀山之后,在来对付不迟。”

    摸出穿心和尚送与自己的人顶骨念珠,轩辕法王狞笑两声,猛的一捏,砰然炸开,一团红光闪过,魔云缭绕,这魔云渐渐形成了穿心和尚的摸样,又尖又细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是轩辕法王道友么,怎么一隔就是五六年不见消息?我还以为你遭了蜀山毒手?”穿心和尚仿佛很是惊讶。

    “我因要多炼几件法宝,费了几年功夫,一直未曾出山,也未与你通气,现在法宝已炼成,便来寻你,顺便要见识见识当年旧友,一同商讨剿灭蜀山之事。”轩辕法王冷冷道。

    “原来如此,法王既然炼成了法宝,可速来北极流沙边缘,此地有神剑出世,乃是洪荒妖神之物,先天之物。”声音极其急促,也未说清楚舍命,那魔云就散去,只隐隐透过来穿心和尚的声音,“法王速来,贫僧现无暇于法王细谈,见面再行纷说。”

    轩辕法王一愣:有洪荒遗宝?果真是老天眷我,我刚出世,魔功大成,就遇神物出土。

    也未多想,把身体一纵,只见得哧溜一条血光朝北极边缘去了。

    这轩辕法王也着实凶横,一路之上,遭遇到不少地仙散人,只要看模样是正派中人,轩辕法王立马就狞笑,化为一条血影,合身扑上,对方立刻jīng血,元神全部摄走,只剩下一头空壳,连法宝都归了法王。

    这还只过了两rì,就扑杀了数十人,轩辕法王法力大增,血影速度更快,平常地仙,只望空看得远处一条红线,还未回过神来,就闻得一股浓浓血腥味道,随后便神形俱灭。

    “哪里还的妖孽!”刚刚接近流沙边缘,轩辕法王就看得前面三道光华,有僧有道,皆是法力jīng深,神气十足,道人身上清气裹体,僧人脑后现出佛光,轩辕法王刚刚扑身上来,就被一老僧发觉,猛的一声爆喝,气势如虹,身上佛光大剩,顶现舍利,轩辕法王吃得佛光阻挡住,缓了一缓,又被这老僧一掌劈来,金光乱shè,其中霹雳爆响,却是佛门伏魔神雷,专门克制邪门法术。

    轩辕法王错在事先轻敌,被老僧一雷炸在身上,血影翻滚,倒飞了三丈,刚刚回过神来,前面一僧两道,已经知道有妖孽作怪,纷纷发出玄门神雷,一片霹雳爆响,清气,金光,银电,紫气,把轩辕法王形体打散,成了数缕血云。

    这血云立刻聚拢起来,轩辕法王虽然无大碍,但也气血浮动,元气稍微受损,心头也自火起,却也不敢托大,立马就将九头血神子全部放出,只见得满空鲜红,把天都盖住,条条血影一顿乱扑,不过没有丝毫声音,来去无影,难以防备。

    “好哇,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都是老熟人,我今rì却要报千年之仇,真是畅快。”

    轩辕法王放出九头血神子,一样被对方用大檀佛光阻住,只在佛光之外乱飞,冲不进去,那两老道锵锵两声,晶虹爆shè,两口仙剑祭出,飞将出来,朝那九头血神子乱斩,但却随斩随合,宛如抽刀断水,轩辕法王也不把血神子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就这么几个敌人,多了反而分散法力。

    “原来是你这妖孽!”一僧两道听见叫喊,又见血影,随后纷纷笑道。

    “早就算到你要出世,只不过你甘愿缩头,被几个小辈搅扰,就吓得不敢出来,等你多时都等不到,想不到却是自投罗网。”有一道士连忙几哦讥笑道。

    原来这一僧却是人间蜀山长老,老僧名为苦行头陀,两道也是其好友追云叟白谷逸,矮叟朱梅,因为期金蝉截杀轩辕法王未果,这三人是半路等着剪除法王,谁知道轩辕法王被大焚天带走,修习魔功,久等不到,又听闻神剑出世,不好久等,也来到极北寻剑,而先前几个弟子已经去了,正邪两派,在边缘斗了好些场。都想夺剑。

    且说那白谷逸与朱梅放出飞剑,绞杀血神子,这血神子虽然不怕仙剑,但毕竟受了苦行头陀佛门神雷连炸,元气略微有所耗损,轩辕法王见对方修为jīng深,便想吸了对方元神jīng血,又见对方嘲笑,心中怒火中烧,,表面却不显露一点,只是一边狞笑,一边把手一扬,一条红线shè出,祭起了血目剑。

    这血目剑一出手,立刻分化为三条,红线交叉,螺纹下来,聚成一大网,网眼仿佛无数鲜血淋漓的眼睛,闪现之间,猛裂眨动,另人头晕目眩,此乃大焚天随身法宝,祭炼无数年月的魔剑,一经出手,果然不同凡响,只听得喀嚓,喀嚓两声,白谷逸与朱梅的两口仙剑就被圈进血目大网之中,先是成了四截,随后那无数血目一眨,任是仙剑,也难逃厄运,一个照面,成了齑粉。

    两人被血目魔眼所迷惑,心神恍惚,对被绞碎了飞剑,也未在意,苦行头陀修的乃是佛法,终究有舍利护身,克制邪魔,猛一大吼,神雷连发,把两人惊醒。

    这苦行头陀把袈裟望空抛起,金云红光幢幢重重,挡住了照下来的血目大网,猛然喝到:“妖孽哪里弄来的修罗至宝。”

    白谷逸朱梅两人也自暗运道门凝神之法,压住元神,又各放出数口仙剑助阵。那朱梅采天界仙洲之中的芭蕉叶,炼成十二口蕉叶仙剑,法器也多,祭将出来,光华碧绿,生势凌厉。

    苦行头陀的木棉袈裟乃是达摩禅师所赐,得释迦真传,用上乘禅法祭炼,这一出手,便撑起了罩将下来的血目大网,白谷逸朱梅两人乘机祭出飞剑,朝轩辕法王刺去,苦行头陀也用手一指,苦修的无形剑shè出,直取轩辕法王心窝,没有丝毫征兆,也无风声,端的难以察觉。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轩辕法王冷冷笑道,把九头血神子化成一只大血手,望空乱抓,同时把血目剑一阵,一片血光照shè下来,苍穹通红,魔气滔天,破去了苦行头陀的无形剑,显现了真形出来,却是一口长不过二尺,晶莹透明,仿佛水波的仙剑,“此剑怎生暗算得到我。”

    说罢催动血手,与三人斗了起来,三人也是法力浑厚,仙剑又附着玄门正宗罡气与佛光,不怕血手污秽,轩辕法王斗了几个回合,见取胜不易,连忙把血手微微后退,减了法力,全部加持在血目剑之上,大网猛然一压,只听得哧啦一声,木棉袈裟被撕破了一个小口子,金光红云锐减,苦行头陀大惊,连忙道:“这妖孽却是厉害。”

    白谷逸朱梅两人都听出了意思,把仙剑收回,一同撑住血目网,苦行头陀运一口真气,取出一金符,望空一抛,八部天龙应符法而出,加持在木棉袈裟之上,把血目网撑起,三人得这一丝机会,祭起遁光,哧溜一声,消失在远方。

    轩辕法王见三人跑了,正要去追,但血目剑网却被八部天龙,木棉袈裟阻住,心中一急,用了全部力气,猛压下来,木棉袈裟首先碎裂,仿佛棉絮,飘飞而下,八部天龙被轩辕法王合身扑上,瞬间就成了空壳。

    这八部天龙,不过是佛兵佛将一流,大凡是俘虏过来的阿修罗,皈依的jīng怪成了天神,有那蛟龙蟒蛇,在佛门化龙池中打上一滚,就成了守护天龙,都充当佛门护法,拿了佛陀,菩萨,罗汉的灵符就可唤出来,法力也自然有高有低,这苦行头陀唤出来的护法在轩辕法王面前,却成了增进法力的东西。

    “这和尚,我看你能拿多少八部天龙来于我进补。”轩辕法王将足一顿,收了血目剑,化血光追赶上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