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好,妖孽是怎生逃出来的?”

    苦行头陀本是用大檀佛光开路,刚出地面,就闻得剑风呼啸,一张血目大网足足有方圆几十里之大,血光连闪,炫人耳目,荡漾元神,因和轩辕法王拼斗,这血目剑的厉害他也晓得,见其从玄清一气雷罡网中遁出,知道轩辕法王一定是还有厉害法宝护体,自己三人一时间却是忽略。

    但现在事情紧急,也来不及过多盘算,忙用全力,把自己无形剑放出,晶芒闪耀,化成一只透明大手,往上猛冲,另一面一手发道家太乙神雷,一手发佛门降魔梵雷,如连珠一般朝上面猛打,企图震开血目网。

    那朱梅,白谷逸就在苦行头陀旁边,三人几乎是同时jǐng觉,自不是吃惊的时候,都放出自己所炼的仙剑,剑光暴shè,光华乱绞,纷纷朝罩将下来的血目网打出,两人自从人间就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很是修炼了一些法宝,又料定自己的仙剑恐怕不能抵挡血目,同时祭起了五sè锦云罩,乃是天界彩云交织而成,能抵刀兵之灾。

    轩辕法王这回出手,却是小心翼翼了,生怕一个不好,又中了几人的诡计,分出法力,早就把魔罗伞撑起,幻化为一蓬亩余大小的乌金电云,自己全部隐藏在其中,就是驱使手中的血目剑远远对敌,自己不肯轻易冒险。

    砰!砰!砰!只听得连连爆响,苦行头陀的无形剑所化晶芒大手,一接触到血目网,上万只血目一齐眨动,几乎是一个呼吸时间,那晶芒就被绞成了齑粉,与此同时,朱梅的十二口蕉叶仙剑也被吸进血目之中,眼睛一眨,就成了二十四口,残剑断柄随即掉落下来,苦行头陀的两种神雷,轰在网上,更是犹如泥牛入海,血目大网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只接碰到了五sè锦云罩之上,两相纠缠几下,宛如钢矬搓木,最后那五sè锦云罩也化做片片彩云散去。

    三人飞剑全毁,连法宝也毁去了几件,朱梅祭炼蕉叶仙剑很是花费了一些功夫,心中未免有些心疼,嘴离猛喝道:“你们这些小崽子,还不快上来对付这妖孽!”

    话刚落音,齐金蝉,朱文两人就冲了上来,一个祭出天心双环,霹雳鸳鸯剑,一个拿天遁镜shè出神光,裹住宝物,向上撑住,朱梅三人连忙运起玄功,也上去助阵。

    那天遁镜乃是广成子当年在洪荒之中炼制的降魔法宝,那时候广成子乃是元始座下,第一位击钟金仙,法力高强,还没有遭受混元金斗之灾,所炼法宝,自然甚有威力,得五人合力,倒是抵挡住了血目剑。

    轩辕法王见突然冲出一个背葫芦的少年,仔细一看,发现是金蝉,心中大骇,受大焚天告戒,顿时不敢出声,又得知那葫芦的妙用,怕被收了宝贝去,慌忙把血目剑一收,只化做三条极细的红线,人又在魔罗伞幻化的乌金电云之中,来去风快,红线乱刺,不敢正面搏斗。

    在魔罗伞中,不但法宝难以伤害,且争斗之时,神出鬼没,往来如电,最好游斗,就算是一时失手,只要心念一动,就瞬息万里,敌人莫想追上,端的是厉害非常。

    轩辕法王因有了顾忌,也留有五分力气,只要一个不好,就远远遁去,要是对方没有什么手段,再猛下杀手。金蝉因为轩辕法王只在周围盘旋,声东击西,又不发声,难以琢磨,那三条红线也是厉害,分出全力抵挡,哪里还有空闲弄葫芦。

    运剑斗了几个回合,想不出丝毫办法,那苦行头陀便沉声道:“这妖孽有阿修罗至宝,暂时不与他争执,待回山之后,再想克制之法。”

    “大家快走,下面老魔纷纷发难,要抢夺神剑,弟子们不好抵御!”正要想主意脱身,就见齐灵云带着玉雯,玉华,玉珍三姐妹上来,后来还跟着茅真真等一行数十人,宝光纷飞,喝骂之声不绝,时不时有神雷撞击的轰隆之声。

    这事情也在情理之中,下方有一干老魔无一不是威名显赫,颇有神通之辈,都曾在苍莽山斗剑,想要神剑不说,还有几就是万万不能让蜀山得去,否则三次苍莽斗剑,那还得了,于是纷纷爆起伤人,能夺到神剑自然是好,夺不到杀几个蜀山弟子也是好的。

    食心头陀首先动手,把身体一摇,运起鬼母传授的玄功玄冥摄魄爪,头上冒出一只漆黑大手,地穴之中,顿时一片鬼叫,磷火点点,无常乱飞,摄人心魄,直直朝得剑的玉家三姐妹抓去。

    穿心和尚人最狡猾,把人顶骨念珠取下,望空一抛,喀嚓乱响,化做十几个白骨魔神,满空飞扑,而自己却缩小了身体,附在一头白骨魔神的背后,伺机夺剑,心里也好生埋怨这食心头陀。

    “你这贪心的头陀,非要自己一人独吞,要是听我主意,分几把出去,也不至于弄得现在这个境地。”

    原来食心头陀一早就得了六口神剑,想在地肺之中炼化,哪里知道神剑通灵,只要是当年的捧剑童子,一招就来,如是外人,非要用**力将里面剑灵抹去,才能收服,炼进元神,一把还罢了,六把神剑,食心头陀哪里降伏得了。

    倚仗鬼母秘术,借助地肺之中的yīn煞,好不容易才压制住神剑的躁动,就被几个厉害魔头找上门来,都要分一杯羹,食心头陀自然不肯分出到口的肥肉,差点就动起手来,后来人是越来越多,左道中人,地仙,正派中人,事情不好收拾,穿心和尚提议分出几把,刚刚要商议此事情,就被蜀山,天道,两门闯了进来,几乎是一个照面,就把剑收去,众魔头畏惧勾陈高上帝,不敢动手,才压制下来,这现在天道门人一走,自然打斗起来。

    见穿心和尚,食心头陀动手,那些老魔自然不甘寂寞,一时之间,场面纷乱,群魔乱舞,不可开交,太极门几个弟子,一个回合下来,就被鸠神山鸠老魔爪死几个,连元神也被收走,倒是其中有三清山虎力大仙,鹿力大仙,羊力大仙三人非正非邪,虽是妖怪,却也修的是玄门正宗道术,没有动手,只是冷冷旁观。

    蜀山弟子因为已经得剑,不yù争斗,是以聚集在一起,用剑光法宝护住,冲了出来。

    且说齐灵云一上来,便见金蝉,朱文,连带苦行头陀三人都被杀得汗流浃背,事来先前,就已经受了玄奘**师指点,知道是轩辕法王这头妖孽,但却未料到有这般厉害,前有妖孽拦路,后有邪魔追击,形势紧张,当下一面运起飞剑,上去帮忙,一面叫门下弟子小心。

    齐灵云祭起飞英剑,妹妹齐霞儿祭起达摩禅师的南明离火剑,一金一红两道光芒,敌住轩辕法王红线,才斗了一个回合,茅真真娇喝一声,运起了却邪神剑,一条游龙晶虹,惊天夭夭,都杀向轩辕法王的血目剑。

    却邪神剑一出,轩辕法王顿时有些吃力,又怕金蝉的葫芦发威,顿时远远遁开,得了这一缓,蜀山众弟子连同正派诸人,都冲上了半空,茅真真拉了几个同门,道声:“诸位同道!告辞了!”随即光华一闪,就上天界去了。

    这时候,众邪魔一其赶了上来,各施展手段,顿时漫空魔气弥漫,鬼影横空,怪叫连天,法宝乱飞,惨叫连连,有几个地仙被斩了肉身,元婴刚刚跳将出来,还准备放法宝争斗,就被食心头陀的玄冥摄魄鬼爪抓去,禁锢在上面,被魔气一冲,迷失了真灵,也化做厉鬼,给其凭添了许多凶威,各大凶魔斗得兴起,敌我不分,倒是误伤了不少。

    而正道中人,倒是整齐,都聚集在一起,法宝交织,无误伤的情况,尤其是三口神剑,光华大做,在魔云之中来回穿插,许多成名魔头都连连躲闪,生怕被斩到,躲闪时候,又险些被另外一个魔头的邪法误伤。

    轩辕法王已经找到了穿心和尚,看着前面的乱斗,连连摇头道:“我左道中人却是相互不服,不能聚在一起,各自为战,当然不敌。”

    穿心和尚笑道:“法王是否动了当年的心思?只是如今却不比人间之时,法王虽然修成魔法,恐怕也不能技压同道,重现人间的荣光呢?”轩辕法王点了点头,知道穿心和尚说的是大实话,自己实力虽然强横,却终究是孤身一人,势单力薄,连个跑腿的都没有,要如人间一般,真是个困难。

    “蜀山弟子得了三口神剑,天界三茅真君门下得了一口,天道门下得了四口,我左道中人一口未得,只怕来rì,麻烦甚大。”穿心和尚又道。

    “天道门!?哪里来的门派,有些耳熟。”

    轩辕法王正要对食心就头陀细问,突然见得南边又有数道光华飞来,不是佛门金光,就是玄门青云,仙剑光华,知道恐怕是蜀山来了帮手,不过也不希奇,蜀山一派,在人间就是擅长叫那帮手,佛门高手,仙家散人,层出不穷,轩辕法王也想看看是不是当年老熟人,便自按兵不动。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未见其动作,就凭空飞来三个老和尚,皆是慈眉善目,轩辕法王一看大惊讶,认得这两和尚正是自己当年的死对头,一乃是白眉禅师,一乃是天蒙禅师,一乃是大智禅师,尤其是那大智禅师,乃是我佛如来座下第四十七尊者阿阇修利罗,法力jīng深到了极点,这一见面,轩辕法王心里有些慌忙,但又一想,自己修得盖世魔功,又有上层阿修罗法器,胆气一壮,不由冷笑起来。

    那三个老禅师念佛号之后,双手一合掌,柔和的佛光自天际洒下,切进了魔气之中,诸老魔见来了帮手,心中大惊,又要防备其他魔头,哪里还有心思打斗,纷纷停了下来,退出老远。

    三个老和尚后面几位,轩辕法王也是认得,都是当年人间的仇敌,只是法王隐藏在魔罗伞中,众人只见到乌金电云,任是几位高僧法力同玄,但比那大焚天还是大大不如,自然看不穿魔罗伞之中的情况。

    “诸位道兄,离那苍莽斗剑之rì也没有几十年,诸位何必xìng急一时,这神剑出世,有缘人得之,本是天数,不应在诸位道兄身上,强求不来。”三老僧之后上来一道人,那轩辕法王,穿心和尚都认得,却是长眉道人的大弟子,蜀山长老玄真子。

    众老魔都冷哼数声,收了法宝,其中一老魔,全身jīng瘦,头大身小,提一杆比自己还长一半的铁矛,围一张兽皮,额头刺了一个魔神头颅,活脱脱宛如一化外野人,听见玄真子出声,却是叫道:“你修要妄言,今rì你占了便宜,来rì门下弟子如遇见我,定叫他们小心。”

    这老魔一说话,那玄真子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回答,也不朝这老魔望,反对门下几个得剑的弟子招呼:“尔等与神剑有缘,当勤加用功,来rì除魔卫道正好所用。”

    说完,三老僧把僧衣一挥,佛光裹住数十名弟子,一起朝南方去了,众老魔因为各有念头,独自一人去追,又是敌不过,反坏了xìng命,当下也只好做罢。

    轩辕法王见蜀山众人一走,也自收了魔罗伞,现出身形来,依旧是白衣翩翩的少年,众老魔不知道这是何方神圣,纷纷心中疑惑,远来北极之地一趟,半跟毛都没有捞到,有几位老魔还受了伤,自然没有好气,其中有几位之间还有冤仇,相互怒目对视,气氛不好,眼看又要打起来。

    穿心和尚连忙道:“诸位道兄,修要争斗,眼下是玄门猖獗,我左道势微,前两次苍莽斗剑,皆是不合的缘故,否则也不至于惨败,诸位有甚仇怨,还请暂时压下,待到三次斗剑之后,再行了断不迟,否则人家还没有斩妖除魔,我们自己就内斗死了,却是叫人笑话。”

    众老魔见穿心和尚说得有道理,便也稍稍平息了一些,鸠神山鸠老魔问穿心和尚旁边的轩辕法王道:“这位道兄怎的面生得很?”

    轩辕法王不出声,那穿心和尚倒是好生解释了一番,众老魔一听,心中嘿嘿冷笑:“原来是人间肉头,吃了蜀山大亏,做了千年的缩头乌龟,还号称统帅天下妖族左道,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口气好大。”

    众老魔一听,也没有了兴趣,看都不看轩辕法王,准备要各自离去,轩辕法王蓝众老魔的神态,心中暗想:这些老魔个个桀骜不逊,我得稍微显一下手段,免得叫他们小看了,以后说不起话来。”

    轩辕法王当下道:“诸位道兄留步,且听我一言。”

    那青竹山教主,天沟居士,麻衣道人,火冠散人,清净魔神,欢喜魔神,三清山羊力大仙,虎力大仙,鹿力大仙,青光神君,鸠神山鸠老魔等等魔头闻言都停下,看着轩辕法王,刚才那化外野人似的老魔眼睛一鼓,很不耐烦的尖叫道:“小子,你有什么事情。”

    轩辕法王一听,心中不悦,但却还不好发作,心中思付道:这野人,等下就叫你知道老祖我的手段。

    “诸位道兄都是我左道一脉,多多少少与蜀山有甚过节,我看诸位道兄都聚在此地,却是有缘,不如一同商量合作,老祖我做个东,何不联手起来,一同对付蜀山门人如何?”轩辕法王笑道。

    穿心和尚一听,暗叫道:苦也,这却不是在人间,这老魔怎肯卖你的帐。

    果然,轩辕法王一出口,众老魔纷纷大笑起来,分明是讥讽的神sè,刚才那老魔怪笑两声道:“小子,你以为是你何人?就是那天尸老魔,百魔道人,也没有资格做东邀请我等,你在人间有手段,但在我眼里,却不过是蚂蚱蹦达,哪里有资格邀请我等,莫非是得了失心疯不成?”

    说罢,又嘿嘿尖笑起来,众魔头大笑,轩辕法王也笑,不过是嘿嘿狞笑,面目狰狞,也不分说,把身体一摇,九头血神飞将出来,猛朝这野人老魔扑去。

    野人老魔早知道轩辕法王要动手,见其一动,就把手中的长矛一戳,额头之上刺的魔神头颅飞出,迎空一个变幻,就有一亩大小,张口猛吸,黄牙交错,臭气冲出,周围的老魔都变了颜sè,纷纷掩起了鼻子。

    九头血神子仿佛被什么东西吸住,直直朝魔神口里投去,野人老魔哈哈笑道:“小子,你功候浅薄,不如拜我为师,我教你上层功果。”

    轩辕法王见血神子被吸住,便怕对方真有什么玄机,一不小心丢了面皮,以后不好,连忙祭出血目剑,撑开魔罗伞,转了一转,乌金电云狂涌,血网罩下,野人老魔刚刚说完,血目网就罩了下来,网住魔神头颅,喀嚓一绞,骨肉纷飞,随后尽数化进了网中。

    野人老魔大惊,随后暴跳如雷:“小子,你毁我法宝,定叫你……”

    话未说玩,乌金电云涌来,血神一扑,血目网反罩,几声雷响,野人老魔被轩辕法王合身扑来,透体而过,法力jīng血被吸了个干净,随后被魔罗伞震成了粉末。

    穿心和尚一看,顿时大惊,连连叹息道:“法王,你却是闯了大祸!”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