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轩辕法王合身扑杀了野人老魔,只觉得对方jīng气,法力极其雄浑,宛如那长江大河,一波一波,连绵不断,和平常扑杀那些地仙散人大不相同,这一下之间,仿佛吃了一贴大补之药,怎么消化不了,全身居然有些微微涨痛,元神仿佛都鼓胀起来。

    “此人jīng血,居然如此浑厚,真是不可思议!”轩辕法王顶门之上,血焰鬼光缭绕,冲将起来,有笆斗大一团,极其粘稠,乍一看,仿佛是一团火焰飘飞,看久了,就觉得仿佛一团血肉蠕动,恶心到了极点。

    众老魔见法王如此凶恶摸样,法力又高强,法器威力即是歹毒,且威力弱大,都稍稍收起了轻视的心思,只是其中几个老魔似笑非笑,看法王的眼神好似死人一般。

    法王因为一时间无法炼化野人老魔庞大浑厚的jīng气,只要将未吸纳的一部分逼将出来,化为血焰鬼光悬在头顶,一来是可以防身护法,为好些魔功添加几层威力,二是借助天地灵气滋养,等下无事情之后,再慢慢炼进元神之中。

    “就这一人,足足抵挡我五六千年修养的法力,看穿心和尚意思,好象这野人还有些来历?不过老祖我行事一向如此,莫非还怕他几个魔头不成,正要借此立威,以震慑这群左道中人呢。”

    法王瞬间就回过神来,听见穿心和尚的传音,又看到在场几个妖人的眼神,已经明白了一大半,不过他本就是无法无天之妖孽一流,哪里知道顾忌,也不在意。

    仰天狞笑几声,一面传音问穿心和尚这野人老魔的来历,一面尖声叫道:“诸位道兄,蜀山势大,交友也广,强取毫夺,鹏翼党羽甚多,我左道中人不相互照应,迟早要落个凄惨下场,我在人间的失利,足可以证明这一点了,这头野人,妄自尊大,目空一切,冒犯我且不说,但分化我左道之中势力,实在是理应诛杀。”

    顿了一顿,轩辕法王怪笑两声道:“我乃冥河教祖座下大焚天魔神弟子,修要管这野人是甚来历,就是玉帝仙官,杀便杀了,也无甚麻烦,诸位道兄不必放在心上,当务之急,就是我左道中人,同心一致。我得教祖传授无上阿修罗之法,大焚天师尊又赐我魔宝,要我行道,无非是兴我阿修罗左道一脉,今天我留诸位商量,也是一番好意,要是诸位道兄在夺剑之时同心,神剑岂会落入他人之手?眼下是蜀山越发猖獗,如诸位道兄还不同心,只怕rì后三次苍莽斗剑,恐怕少不了有人要应劫饮恨。”

    听得轩辕法王这一说,众老魔都纷纷沉思,尤其是对方居然是大阿修罗祖师冥河教祖门下,来头还真不是一般大,那野人老魔的来头和其一比,倒是不算什么了,当下,众老魔都彻底收起了轻视了心思,好好考虑起轩辕法王的话语来。

    那食心头陀连忙上前来道:“原来道兄居然是大焚天大人门下,刚才出手的想必就是血目剑了,我曾在鬼母门下学道,听闻大焚天大人有这件魔宝,当真是仙佛辟易。不知道兄能否让我开开眼界。”

    法王笑道:“这有何难!”手有一扬,三条红线满空飞扬,随后交织成血目大网,法王有心卖弄,见到方圆数千里之外直插天际大雪峰,心中一动,又叫一声:“去!”那血目大网铺天盖地,把整个天都遮住了,只剩下通红一片,艳红一放即收,随后又是天地清明,只有轰隆之声远远传来,大地几乎都在震动,众老魔一看,刚才远处那大雪峰上半截已经不知道去向。

    “果然是血目剑!”食心头陀见轩辕法王收了飞剑,点头沉声道。

    食心头陀一证明,那边穿心和尚出了一口大气,方才穿音给法王道:“原来法王已经拜在了大阿修罗道祖师座下,这样一来,我的担心就未免多余了。”

    法王问道:“刚才我斩杀这野人到底是何来头,你且说说,我也好有个防备。”

    穿心和尚道:“这野人乃是极南之地,大巴山常羊魔宫弟子,乃是巫门后裔,只不过应是修仙成道,身兼巫术,仙术两家之长,神通诡异,十分厉害,尤其是宫主巴山老魔巴立名,听传闻乃是人间太古洪荒之中大巫刑天氏后裔,刑天氏散落在洪荒星空之中,不知道死活,但头颅却被这人得到,带到了地仙界中,这老魔自太古洪荒之中就修炼成道,到如今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元会,法力不可思议,不过一直未曾出世,居住在常羊魔宫之中借助邢天氏头颅修炼巫门神通,刚才法王所杀,就是那巴山老魔的徒孙,巴山老魔只有五个徒弟,就这一个徒孙,都是刑天氏后裔,被老魔视为一家之人,除此之外,巴山老魔不收其它任何弟子,法王杀了这野人,就如杀了老魔家人一般,那老魔如何不能找你报仇?不过法王既然拜在冥河教祖门下,那自是无妨了,除非刑天氏自己来找麻烦。”

    法王一听,心里倒是jǐng觉了几分:看来这地仙一界,确实藏龙卧虎,我得分个时间,去幽冥血海一趟,否则对方来寻仇,我只怕不好抵挡。

    当下轩辕法王虽然心中留意,但在面皮只上却丝毫不显露,对众老魔道:“诸位道兄意下如何?”

    食心头陀首先道:“法王倒是说得在理,我等既然相逢,却是有缘,不如一同聚集,吃杯水酒,还可商量三次苍莽斗剑之事,相互有个照应,免得rì后应了劫,连轮回都入不得。”

    食心头陀本也是鬼母门下,虽然被驱逐,但也想再捞个靠山,躲避地藏王菩萨座下其他尊者的擒拿,大焚天地位还在鬼母之上,食心头陀巴不得靠上这棵大树,轩辕法王也是孤家寡人,巴不得有个帮手。

    众老魔也纷纷道:“既然有缘分,吃杯水酒也是因该,正好要商量对付蜀山之事,想他们夺了神剑,弟子必定要出山行道,到时候我们在行抢夺不迟。

    穿心和尚随后道:“那赤手神君乃是红莲老魔弟子,现被蜀山小狗所杀,我等便前去报个信,顺便吃酒商量。”

    “红莲老魔么?却也是我当年旧识,只是飞升得早,不曾聚会,今rì也去见识见识。”轩辕法王心中暗道。

    当下一干老魔聚在一起,都要往南边飞去,只有三清山虎力大仙,鹿力大仙,羊力大仙三人起身告辞,不愿去,这三人乃是妖仙,修的是玄门正宗,只因为出身不好,上不得天界,但也不愿和一干邪魔搅在一起。

    轩辕法王听闻三人要告辞,顿时起了杀心:这三人不肯与我共事,不如杀了算了,为我增进法力。

    当下,一面和颜悦sè道:“三位好走,我不送了。”

    那虎力大仙连忙拱手还礼道:“法王邀请,本想去捧个场,奈何我兄弟三人,不喜人多,望法王原谅这个。”

    轩辕法王道:“不必客气。”

    三人刚刚驾妖光向南飞去,轩辕法王连连狞笑,撑来个魔罗伞,三条红线飞出,尖声道:“你当老祖我真让你走么。”话音刚起,人已经到了后面,那虎力大仙先前就看了轩辕法王的手段,心里有些提防,轩辕法王一动手,这三人就祭出了法宝,抵挡住法王的血目剑,同时那鹿力大仙怒道:“法王好生歹毒,你要对付蜀山,我兄弟三人也不与你为难,你怎就生出歹毒心肠,要我兄弟三人xìng命。”

    轩辕法王全力催动血目剑,魔罗伞,同时尖叫道:“现在不与我为难,难免以后不生心思,你三人修的乃是玄门正宗,既然不和老祖合作,也留你们不得。”

    穿心和尚见轩辕法王已经动手,撕破了面皮,却不能放过,否则以就是仇家,当下把念珠一捏,所祭炼的十八头白骨魔神猛然扑上。

    食心头陀自然不甘落后,把玄冥鬼爪祭起,望空乱抓法宝,把虎力,鹿力,羊力三人团团裹在中间。

    “诸位道兄,这三人不识好歹,以后难免要坏我等大事。一起出手,免得叫他们小视我等左道。”轩辕法王对外面的众魔头叫道。

    那鸠老魔合身扑上,也叫道:“法王说的有理,这三人留将不得。”

    众老魔一见四人动手,纷纷怪笑起来:“不知好歹的东西,正要叫其知道厉害。”

    这群老魔几乎都不是善良之辈,只是先前各自为王,不肯服人,现在被轩辕法王说动,法王乃是大焚天弟子,光这一点,就另老魔们不敢小瞧再加上又见法王行事狠辣,都觉得对了胃口。

    虎力大仙三人苦不堪言,怒骂不停,更加激怒了老魔,纷纷祭出法宝,团团裹住,斗了几个回合,哪里抵挡得住数名老魔的联手,宝光便被轰破,见轩辕法王扑将上来,连忙遁出元神,望上逃跑,但怎么逃得掉?法王将那魔罗伞一转,乌金电云把三个元神困住,再抖出玄yīn幡,收了三个强大元神。

    同时,自身血影已经穿过了三具强大的肉身,把jīng血吸得干干净净,现出了原型,却是一头斑斓猛虎,一头羚羊,一头梅花鹿,都全身干枯,成了空客,被众老魔法宝一震,成了齑粉。

    三头元神法力强大,轩辕法王因为还未将那野人老魔的jīng气炼化,自不好再吸了,只有困在玄yīn幡上,准备炼成yīn神,以后再炼上层阿修罗法宝。

    大焚天传了他诸多上层魔法,其中有许多威力浩大的魔宝,只是一来没有时间祭炼,二是没有材料,现在法王见树起了威望,心中便蠢蠢yù动,回忆起了当年的威风。

    几位老魔见法王击杀了三妖仙肉身,又收了元神,纷纷上来说话,经过刚才共同出手,相互也熟悉了许多,轩辕法王乘机把三妖仙的法宝拿出,送给众老魔,这三妖仙倒是修炼了不少法宝,虽然有十几个老魔,但一人还是分了一件,都嘿嘿怪笑,心中欢喜。

    待到事情做完,轩辕法王俨然已经是头领了,无人不服,在穿心和尚的带领之下,纷纷朝红莲魔宫飞去。

    东皇钟之内,帝江,玄冥等十二个化身各占方位,本命大旗每一飞舞,就shè出万丈魔火,整个法力幻化的远古天界已经被炼得烟消云散,那东皇太一元灵,神sè依旧木呐,没有任何表情,座下的黄金九龙椅也被炼化,就剩下一个光人,坐定在虚空之中,全身**,衣服自然被魔火炙成灰烬,十二大化身只顾摇旗,玄冥连连冷笑,神sè狰狞。

    东皇太一元灵也不知道反抗,任凭魔火猛炼,帝江突然道:“这元灵魔火难以炼化,还是要耗费元气,聚成盘古真身,放混沌都天神雷。”

    其余十一大化身纷纷点头,用手一指,身下开了一朵万倾大小,血光艳艳的千叶莲花,众人端坐其上,捏动印诀,喃喃念动了咒语,过了片刻,各自从身上冒出大蓬大蓬黑气,把全身裹在其中,随后这黑气冲上苍穹,那千叶血莲之上,已经空无一物,十二道黑气在大阵上空盘旋交接,渐渐凝聚成了一个高大无边的巨汉。

    这巨汉全身肌肉虬结,面目平和,俯视下方,随后缓缓伸出了一只大手,五指张开,朝下方做抓物模样,掌心渐渐有一团大如rì月的混沌气流旋转,越转越快,最后脱手飞去,直直落进阵中,朝东皇元灵当头砸下。

    东皇元灵好似感觉到了危险,本能举起手掌,向上一托,猛然一声巨响,那盘古都天神雷与手掌接触,随后爆开,冲得都天阵熊熊魔火倒飞,再虚空之中不知道向外冲出了几百万里。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雷声消去,东皇元灵那双臂齐齐炸断,炸断的一截,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两只光秃秃的手臂露出了直似黄铜一般的血肉,这元灵因为没了灵智,只是一味抵挡,也不还手,那巨汉放了一雷,过了片刻,掌心之中又凝聚有一团混沌气流旋转,渐渐凝结。

    黑风山后山谷地之中,周青肉身端座法台,东皇钟已经不在是黄澄澄的颜sè,完全是一团钟型的混沌,大有一亩,悬浮在头顶丈六高处,微微颤动不停。

    周青元神端座对面,离肉身有三十丈,神sè肃穆,两手掐动印诀,谷顶上空,一**星光照shè下来,被印诀牵引,一其进了肉身之中,这肉身全身晶亮,仿佛水晶,但内腹之中,却好似用白气裹住无数星辰,流转不息,着实神奇到了极点。

    那玄冥,帝江,等化身,都不息耗费一个元会的法力,散化魔神之体,合十二为一,聚成盘古真身!

    盘古真身放出混沌都天神雷,朝下猛砸,东黄太一元灵便不能抵挡,连吃了两雷,便炸去了半边身体。

    又是一雷砸下,这元灵只剩下一颗头颅转动,依旧是神sè木呐,浑然不知道自己就将身损,连最后一点印记都要消散。

    那盘古真身手中一团混沌又慢慢凝聚成型,周青法诀连打,只等元灵一散,就把这口混沌钟与自己辛苦打磨的肉身合一。

    猛然间,周青双目之前,一片通红,出现了一只庞大无匹的三爪金乌,翅膀一扇,万丈金sè流火朝自己烧来,换了别人,在这紧要关头,非要走火入魔不可,但周青却是早有准备,不为所动,手里的印诀兀自不停,直把诸般幻相,都做虚无,心神丝毫不动。

    钟内那盘古真身终于凝聚成了神雷,缓缓落将下来,随后太虚震荡,虚空齑乱,元灵终于消散,几乎是同时,十二条黑气裹着都天旗冲将出来,纷纷现出原型,盘膝坐在地下,猛然之间,消耗了一个元会法力,任是祖巫之身,都是难以吃得消。

    周青也不去管,那钟已经不在是东皇钟,了断了后天因果,返本还原,正是分宝岩上先天一口混沌钟。

    随着周青的法诀,那钟一面旋转,一面缓缓落下,最后完全将肉身盖在其中,在法台之上越转越快,到了最后,已经完全不成钟的形状,仿佛一团人形的混沌,其中又透漏出点点晨星光华,好似鸿蒙初开,清气上生成星辰的模样,外面星光shè来,这人形混沌渐渐演化出了周青的模样。

    至此时候,周青才送了一口,猛一挥手,打散了面前的金乌幻相,知道这一刻,却是和大rì如来真正种下了不死不修的因果。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