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修道之人,凡是脱去轮回,还有诸多劫数,言不可尽,也不可表,如若能窥过去未来之事,遇事而变,自能够驱吉避凶,转危为安,但各人之修为各有深浅,不能尽知,难免不窥全豹,却亦是不能脱劫数,只有寄托混元,空而不空,就是历那无量量劫,也自无碍。”

    “爹爹所言,道行深浅一说,怎生分别?”周竹问道。

    “道行一说,甚是可贵,乃各仙佛之根本,深浅之别,就如那明镜照人一样,同是一种镜子,有大有小,有极大,有极小。有明有昏,有极明,有极昏。大小之中,分数十百等。明昏之中,也分数十百等。道行到了及至,就仿佛那极大极明的镜子,如rì月悬在天空,凡天以下的万事万物,论极微极细,无不照彻。道行浅薄,就仿佛那镜小,又昏暗,照彻的地方也就小,还是模糊不清。更有那阎浮世人,浑浑怏怏,既不知前世之事,也不明后世之荣辱,世世都在轮回中翻滚,用那名利富贵,膏粱锦绣来伐戮自己,偶尔有那jīng觉一些的,但因不得脱身之法门,还是难免要堕进轮回中去,着实是可悲。”

    法台之上,坐一黄衣少年,面目身材皆无出奇的地方,甚是平凡,下方分了数了蒲团,上坐有数男数女,都听这少年说话。但这黄衣少年声音浑厚平和,不带有丝毫少年的稚气,让人分辨不出真实年龄。

    “掌教老师所言甚事,弟子们当尽力修持,以求脱去诸般劫数。”温蓝新听闻,连忙对周青行礼,今rì周青突然破关而出,召集众弟子前来,也不知道是何事情,只是大谈道行修为。

    这离在极北流沙之中夺取神剑,已经过了七八个年头,自从那天周青抹去东皇元灵,就召集众弟子关闭山门,拒不见客,门下弟子一心修持,不管外界之事,皆都功候大进,法宝也修炼得如意灵通,神妙非凡。

    周青听见温蓝新所言,微笑点点头,便吩咐道:“我因炼宝,与那娑婆净土之中大rì如来结下甚深因果,为免又出麻烦,才命你们封山,闭门见客,只是如今,我道法已成,你便去开了山门,门下弟子,可以随意进出,也可下山行道。”

    那红孩儿,魔女,大小狐狸,等人都是大喜,温蓝新去开了山门,当下无话。

    又过了一rì,天上彩云飘飘,降下四五个神仙,来到黑风山前,那守山童子一看,却是认得,原来是太白金星带了几个仙官,连忙迎了上去,接进仙府。

    “公主安好,不知勾陈高上帝可曾出关?”见仙府之中,只有温蓝新,周竹两人迎了上来,请太白金星坐下,又捧上仙茶,那太白金星仿佛有急事,连忙问周竹道。

    “爹爹已经出关,知道星君带了大天尊旨意前来,只是爹爹怕误了时机,先行前往洪荒星空去阻截刑天氏了。因此不能与星君见面了。”周竹笑道。

    “哎呀!高上帝好生xìng急,小神今天前来,是另有旨意,不过高上帝既然已经去了,却是无法,小神也只好将旨意转呈给公主,待上帝回来之后,公主再交给上帝就是了。”说罢,又掏出一张黄绫符诏,给了周竹,随后匆匆带了仙官,转回天庭了。

    周竹把黄绫符诏展开,温蓝新也凑上来观看,这不看还好,一看却是大惊,周竹连忙持了符诏,匆匆来到后山,只见周青元神坐于其上,双目紧紧闭,一动不动,仿佛失了知觉,头上现出云光,十二尊化身已经变成三尺孩童模样,在尊位之上闭目,也自一动不动。

    周竹知道父亲元神本体在参悟道行,只由十二化身守护,惊扰不得,心中又急,但也无办法,只有在外面等候。

    “爹爹交恶了许多因果,现在第二元神去了洪荒星空,本体又要参妙太虚,是以十二化身左右不离,但照那大天尊旨意,非但是大巫刑天氏,还有诸多妖神大巫一起赶来,只怕爹爹不能抵挡。”周竹心中算计,在山谷之前走来走去。

    “女儿不用心急,此事早就在爹爹预料之中,rì下是大劫将至,那刑天氏既然赶来,诸多妖神,大巫必然要来,爹爹正是要借此机会,威慑巫妖,只是爹爹又要还要防备那冥河教祖,虽然一心二用,麻烦是有,但爹爹另有打算。”

    周竹看了玉帝符诏,正值坐rì不安,又怕惊扰周青,不好进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青声音突然从里面传出,周竹一听周青另有打算,顿时放了心。

    周青又道:“爹爹一是要防那冥河教祖,二是本体要主持第二元神,你如今道行也自小成,但恐怕还是不能抵御外魔,须要小心执掌周天星斗大阵。”

    周竹连忙点了点头,退了出来,和温蓝新一商量,又召集了几位法力高强的师兄,一同看守周天星斗大阵,紧密防备冥河教祖来袭。

    有了花果山的前车之鉴,周青可是十分小心,本体要主持第二元神去那洪荒星空拦截刑天氏,但又怕冥河教祖领大焚天,自在天,yùsè天,湿婆等凶神恶煞杀上门来,毁自己本体。

    洪荒宇宙之中,一**到了几乎没有边际的火球挂在空中,散发出无穷的光热,其余虚空,四望茫茫,尽是星辰点点,通到无穷远处,仿佛是那星空尽头,突然有一条流光一划而过,仿佛是流星划破太虚而发。

    与此同时,一条人影自人间上来,飞行了许久,突然见到前面两条流光一闪而过,连忙惊道:“怎么来得如此之快?”

    慌忙取出一个卷轴,迎空一抖,顿时虚空变幻,把身后的星空全部掩盖,显现出了一个广阔无边的世界,山川河流,城郭阔野,汪洋大海,其中金甲晃动,仿佛有无数天神埋伏在其中,不过这世界只是昙花一现,随即消失,后面依旧是莽莽星空。

    此人一黑衣,面容yīn鸠,又隐隐有三sè光华闪现,正是蚊道人,用山河社稷图设了埋伏,随后身边又现出数百条人影,正是白起,雷部众神,瘟部众神,水火两部众神,二十八宿天神,七十二地煞,三十六天罡星神。

    良久良久,那条流光又显现在远处,一闪一闪,每一次闪动,就越来越清晰,又过了片刻,这条流光猛然分成两道,一条漆黑黑,一条金黄,蚊子道连忙尖叫道:“诸位天神,速速进山河社稷图,代我与白将军前来诱敌。”

    众神知道形势紧急,随后身体一钻,陆续进了山河社稷图中,白起,蚊道人两个孤零零的虚空站定。面上肌肉抽动,白起又握了握背后的杀神剑,样子十分紧张。

    两人定了定神,装做无事一般,朝前面慢慢悠悠的飞行,过了片刻,两道光华越来越近,那蚊道人对白起故意道:“道兄,听闻这洪荒星空无穷无尽,其中每一颗星辰都庞大无比,我两来寻古妖神,大巫遗宝,宛如大海捞针?”

    白起突然指前面两道光华猛然惊叫道:“这两光华来的蹊跷,不似流星,莫非是法宝一流?”

    “轰隆!”两声巨响,那一黑一绿两道光华先前好似在很远处,只一眨眼功夫,就出现在面前,白起与蚊道人满脸惊骇,望着虚空之中两尊怪物魔神,一尊魔神乃是龙头人身,全身漆黑,另一尊魔神却是长一美女头,兽身,背生双翅,全身都是虎皮斑纹,全身皆高几十万丈,俯视下来,看蚊道人,白起仿佛看两只蚂蚁一般。

    蚊道人浑身一个哆嗦,惊讶道:“这是什么怪物?”说罢,与白起转身就飞遁。

    “哼!”那龙头人身的巨魔冷哼了一声,太虚震荡,空中波纹连连荡漾,仿佛水波一样四面散开,这波纹瞬间就赶上了那蚊道人与白起,吸住两人遁光。

    “你们两人,不要再演戏,莫非以为我计蒙在太虚之中游荡了几千年,就糊涂了不成?”这龙首人身的巨魔居然口吐人言,身体缩小,渐渐变化成了人的摸样,却是一中年男子,穿一身黑sè甲猬,与此同时,那人头马身的巨魔,也变化成了一穿金sè霞衣的美女,面带微笑,用手一指,对那前面的白起道:“这小家伙,却是九凤部落的后裔。”

    那蚊道人尖叫道:“你们两个是哪方妖神,我们不过是前来寻宝的修士,你们何故难为我等?”

    这金sè霞衣女子盈盈直笑,朝蚊道人道:“我叫英招,难道昊天上帝派你们来时没有告诉你么?”

    白起一听,一声狂吼,现了大巫真身,高达百丈,头生白角,双眼通红,獠牙生出,利爪也现,身体摇晃了几下,才摆脱了波纹束缚,腾起身来,看着面前这对叫计蒙,英招的男女,随后对蚊道人吼:“人家早就知道了,却是我两还蒙在鼓里。”

    蚊道人无奈的嘿嘿干笑两声,身上三sè光华一闪,也摆脱了束缚:“妖神计蒙,妖神英招,那洪荒天界已毁,你们帝王东皇太一也自身损,既然你们从太虚深处归来,何不投身于昊天上帝麾下,重拾昔rì荣光?”

    嘻嘻!嘻嘻!英招饶有兴趣了看着高大的白起,又看了看蚊道人,轻轻笑了几声,才开口道:“原来那昊天上帝弄出这么大的阵势,连至人娘娘的山河社稷图都请了出来,就是这点事情?”

    蚊道人一听,一面是摸不到头脑,不知道这两妖神是什么意思,另一面却是心惊,自己什么布置,怎么别人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小蚊子,你是娘娘宫中的人,我不与你为难,这九凤部落的小家伙,我就收下了,回去告诉那昊天上帝,他是仙皇,我乃妖神,怎可投入他的麾下?何况我们在太虚之中逍遥惯了,听说地仙一界风景甚好,好不容易找到了三界缝隙,正要去游玩游玩,你莫要扫我的兴致,否则我可要打你屁股了。”

    英招依旧笑容嘻嘻,伸出芊芊玉手指蚊道人调笑道。

    “大天尊旨意,要我等布下山河社稷图,困住这两妖神,这事情却是由太白金星唤了勾陈前来助阵,这两妖神怎会知道?莫非是勾陈叛了大天尊?”蚊道人看了看面前的两妖神,心中拿不定主意。

    白起见这两妖神如此小视于他,心中怒火中烧,自持有大巫不死之身,一手持剑,另一手暴张,朝英招,计蒙两人攻来。同时通知了隐藏在山河社稷图中的众神星君。

    众神星君见事情已经败露,纷纷显露出来,各自指挥山河社稷图中隐藏的三百万天兵,哪吒也领了十万金甲巨灵天神,布成天罗地网,把四面八方围了水泻不通。

    见众天神出来,英招,计蒙也不慌忙,依旧是满脸笑容,这时候白起已经杀到,英招一看,不由笑道:“小家伙,要是九凤那家伙还能和我一拼,你嘛,还真是太弱了啊!”

    只要没有进入山河社稷图中,两妖神也就不慌,计蒙浑然不动,只有英招轻轻用手一弹,正好弹在杀神剑锋之上,就听得嗡嗡乱响,白起若大一个身体,连同杀神剑被弹出了数十里开外,好不容易止住身形,翻身起来,身体还在颤抖不停,如一个普通人中了电击。

    英招也不收手,用手指头勾了勾,白起立身不稳,不由自主的朝英招飞了过去。

    嗷!白起奋然怒吼一声,控制身形往后挣扎,一个倒飞,把杀神剑舞动,星芒乱shè,朝前面虚斩,又是一声巨响,仿佛斩断了一根铁链,虚空中迸出火星来,白起身体脱离了英招的吸引,朝后倒窜。

    “噫!?这是共工的武技,这小家伙怎么学到了手里?看来皇子所说,却是真的。”计蒙见了白起斩断了英招的牵引,微微惊讶了一下,嘴里轻声自言自语,和英招对望了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

    原来白起在周青化出共工真身,和阿修罗魔王争斗之时,偷学了武技,而那计蒙英招都是洪荒妖神,自然认得,心中难免惊讶。

    蚊道人无奈,把身体一晃,三条粗大如斗的光华凝成屏障,挡在了就白起前面,尖声叫道:“白将军,修要动手,待众神布阵擒拿。”

    英招正要另使手段,运那太古妖法,拿住白起,却被三sè莲台的光华阻住,让白起脱身退进了天兵天将之中。

    “小蚊子,你还真敢动手!”英招微怒道,单手虚空一抓,那三sè莲台光华疾涌,都朝英招手中飞去,蚊道人大惊,连忙把体内的三sè莲台一旋转,不惜耗费元气,把三sè光华收了回来,纵身后退,进入了哪吒布置的天罗地网之中。

    “以后某家也要弄几件上好法宝过来。免得和强手争斗吃亏。”白起见蚊道人全身而退,心中好生羡慕,却知道这两位洪荒妖神,实力深不可测,自己还真不是对手。

    此时,诸天星神,雷部众神,瘟部众神,已经布成了无数大阵,九宫八卦,天雷罗网,层层相接,环环相扣,哪吒的十万巨灵神将,架成天罗地网,把外围虚空照顶,其中雷电狂涌,暴雨倾盆,神火乱飞,瘟部天神大帝吕岳摆起了瘟癀大阵,雷部十天君摆了红水阵,天绝阵,地烈阵,寒冰阵,化血阵,金光阵,落魂阵,烈陷阵,风吼阵,红砂阵。

    “好生厉害,当时这雷部天君对付我之时,却没有拿出这样看家本领,看来是要引诱我抛出山河社稷图,用落宝金钱落之,二来是我有不死之身,不知道现在这两妖神却是如何?”白起指挥天兵,搅动乾坤,运转阵法,一时十分混乱,也看不清楚。

    英招,计蒙两妖神纷纷祭出了自己法宝招摇钺,沧阳刀,那计蒙哈哈大笑两声,合身冲上,现了真身,宝光裹体,与英招一同冲上,瞬间就斩杀了无数天兵,冲破阵势,把手上的沧阳刀一划,一道晶芒仿佛贯穿了宇宙虚空,破开天罗地网,直直斩到了哪吒面前。

    哪吒大惊,哪里知道这两妖神不想和天兵纠缠,法力贯通一气,联手一击,轰将出来,正要祭起法宝抵挡,身体却猛然一紧,仿佛被人拧起,横移了三千丈,就听得惨叫连连,血肉横飞,刀光范围之内,巨灵神将纷纷绞成了肉末,血雨横飞。

    “这一刀甚是厉害,你不好抵挡。”哪吒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被人所救,连忙四面观看,却是无人,下面的天兵也死伤不少,已经布不成阵势,哪吒连忙下令,退到山河社稷图中。

    英招见其躲进了山河社稷图中,却是不好追赶,收刀浅笑道:“小家伙,你们不要送死了。我总会找昊天上帝论理的,那家伙,自己不出手,尽要些人来送死,倒是不当人子!”

    哪吒哪里敢多说,英招,计蒙两人也不罗嗦,变化为人形,朝远处那巨大火球奔去,在太阳之下的人间,就是三界缝隙的入口。

    “两位妖神造了如此之大的杀孽,就想一走了之?不当人子!不当人子!”英招,计蒙听见声音,突然停下,定眼一看,空中立一黄衣少年,满面微笑,两手空空,正对两人。

    计蒙眯起眼睛,两眼shè出妖光,粗使只是三寸来粗一条直线,越往前越大,最后罩定四方八殛,这黄衣少年来的蹊跷,计蒙想看看其来历如何。

    哪里知道,这妖光到了黄衣少年身体千丈开外,就不能前进分毫,计蒙后退一部,两眼一眨,收了妖光,英招上前问道:“你是哪方神圣?莫非要阻拦我两去路?”

    黄衣少年笑道:“我是何人,难道你们皇子没有对你们讲么?”

    英招猛然一惊,用手指这黄衣少年尖叫起来,完全没有刚才面对诸方天神,天兵天将的气定神闲:“原来你就是勾陈,我皇镇压万妖之法器东皇钟就在你手?”

    原来这人正是周青,赶到这星空之中,等了许久,刑天氏一直未出现,连忙一算,也算不出因果,知道被人颠倒了yīn阳,也不细想,正准备回去,那玉帝就送符诏来了黑风山,原来是那刑天氏与另一大巫相柳,追杀计蒙,英招两妖神,是以两妖神来先行逃到此地。

    玉帝先就命蚊道人,白起布下山河社稷图,想把两妖神连同两大巫一起困住,却被人点破,失了先机,天兵天将一下就吃了惨败。

    “正在我手!”周青笑道。

    英招见壮,换了一幅脸sè,细细笑道:“你这小子,年纪不大,也不是我妖族,哪里能掌管如此重要的法器,却不惹人窥视,一不小心,坏了xìng命,岂不遭殃?不如我来替你保管如何?”

    “这话甚好,妖族圣物,确实惹人窥视,我本想交与人手,但都担当不起这责,我看你们两个法力也浅,只怕保管不住。”周青依旧笑道。

    “试一下就不知道了!”英招话音一落,招摇钺化为惊天长虹,直奔周青心口而来。计蒙只在旁边观战,自持身份,也不出手。

    周青干笑,伸出一只手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