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招摇钺所化惊天长虹,本来势头极其猛烈,几乎贯穿了天地两界,莽莽星空,隐隐和远处那一轮红rì媲美,就是几人脚下的星辰大球,也似乎有所不及,周青在这招摇钺面前,就好似人沐浴在阳光之下,铺天盖地,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英招乃是洪荒妖神,于东皇太一座下,掌管远古天界,法力高强到了极点,这一口招摇钺,乃是随身法宝,不知道祭炼了多少个元会,此时候虽然不是全力出手,但也用了七八层法力,她也知道,面前这人,有些厉害,是以不敢怠慢。

    周青见光华从四方八殛狂涌而来,晶芒耀目,声势浩大,但他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将掌心向前,五指如钩,微微朝内塌陷,隐隐就有一团黑白夹杂的元气旋转不修,浑圆溜溜,仿佛太极。

    嗤啦!好象撕裂棉絮锦缎一般的声响,周青用手招了一招,铺天盖地的晶芒全部消散,星空还是星空,好似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离周青身体千丈远处,一把似斧非斧,两边刃口半圆,通体碧绿,只有三尺来长,造型奇古的兵器。

    英招面sè大变,用手连指,这招摇钺连连颤动,直似要挣脱什么束缚,破空飞了回来,但那股无形的束缚力量仿佛大到了不可思议,任是英招一张俏脸涨的通红,眉头皱成了一条,也是无济于事。

    周青干笑道:“法宝倒是好,可杀气大了一些,因果业障繁多,不似先天,难以抵御诸般劫数。”说罢,用手又招了一招,这口招摇就钺便直直朝手心飞来。

    英招大惊讶,做梦也没有料到对方法力居然到了这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这招摇钺本与自己元神相同,收发一心,但现在却好似失了感应,任凭自己怎么运转法力,都起不到半点效果。

    “这人厉害,你还在旁边看什么。”

    英招把身一顿,脑后腾起九条绿油油的妖影,皆有方圆亩与大小,圆溜溜似数个碧绿大球,英招披头散发,一边嘴里怪叫,声音凄惨凌厉,如丧姥妣,摄人心魂,另一面用手指,那九个碧绿大球仿佛一团绿云,猛一拉长,变成了高有数十丈的魔怪,长有一颗人头,身体好似龙蛇悠长,但偏偏手足俱全,就好似一个正常人,被人猛然把身体拉得老长一般,实在是诡异到了极点。

    九个赤身条条,碧绿油油的上古妖魂在英招的尖叫声中,晃将一晃,就朝周青扑了过来。

    “上古妖道,果然有些门路!”

    周青对上古妖术的理解,全部来自勾陈天书,但勾陈天数记载,或是不全,或是不详,或是没有,上古妖道,也是鸿蒙未辟流传下来的法门,和阿修罗一道,仙术,佛法,巫术,皆有不同,随洪荒大战,失传不少,现在妖王,哪里还会。只有这些个洪荒妖神,才会使用。

    招摇钺已经飞到了面前,周青笑声:“落!”这口威力不下先天灵宝的妖神法器就宛如石沉大海,落进黄衣袖子里面去。

    九头上古妖魂这时候已经扑了过来,还夹杂有怪啸之声,另人元神都要脱体飞出,奈何周青乃是东皇钟附上肉身,成就的第二元神,万邪不侵,诸魔不迷,法力浩大,无边无际,那妖魂夺魄之术,对他没有丝毫效果。

    只是微微称赞了一句上古妖法的厉害,周青五指张开,也未念什么咒语,那妖魂本来是从四面八方扑将过来,但随周青手势,不知怎么就聚集在一起,手掌微微朝前面的太虚星空一压。

    喀嚓一声,这九头妖魂连连尖叫,身体变幻,想要脱身出去,但好似被一透明的玻璃皿儿罩住的苍蝇,任是怎么左冲右突,都出将不去。

    计蒙再也定身不住,他与英招同为上古妖神,本就是一对夫妻,流落于太虚星空之中,却碰到了共工之臣大巫相柳与刑天氏的追杀,在太虚星空之中,被追杀了数千年。

    太虚星空,本是远古天界所化,里面蕴涵了远古星辰,但几乎是九成九的星辰都是被打碎的洪荒山石,许多山石依附于这些远古星辰,取得灵气,但因六道轮回在rì月附近的人间,因此无生灵演化,居住的尽是远古遗留下来的大巫,妖神,太古修士。

    因为不是一体,这些妖神,太古修士,如被杀死,杀伤,那真灵也不能达到六道轮回,只能消散,神形俱灭,因此都想寻到三界缝隙,只不过星辰之间,相隔往往是兆亿里地,其中也无灵气,飞行之间,少要几年,多要几十年,百年,千年,因此很少有人能寻到三界缝隙,而三界修士,因为太虚星空之中遗留了许多法宝,也有前来寻宝的。只不过要是没有太强的法力,不能深到远处,收获也小。

    招摇钺要是被收,越发难以抵挡刑天氏于相柳的追杀,计蒙见英招的妖魂被周青困住,越发心急,遂即把沧阳刀于自己修炼的天妖元神合一,全身爆涨,化为一道樱红如血的匹练,朝周青拦腰绕去。

    他见周青收了招摇钺,以为对方有什么专收法器的厉害至宝,是以元神与刀合一,任是什么法宝,都难以收走。

    英招驱使九头上古妖魂无功,还被对方困住,一时间失去了两件法宝,顿时心中宛如猫抓,要是这时刑天相柳敢来,恐怕连逃都没有机会,又急又怒,不由把心一横,身体转了一转,金黄的衣衫全都化为了灰灰,整个赤身**,皮肤晶莹,妙相分呈,随后手舞足蹈,几个呼吸,全身变成了通红,血气浮上表面,面目狰狞,直直把一个天仙美女变成了巫婆恶魔。

    张口一呼,刚才那厉啸之声又大了数百倍,一**声浪涌动起来,在太虚之中,排山倒海一般,直直朝周青压了过去,九头上古妖魂仿佛得了一记大补之妖,猛烈挣扎起来,宛如冻蝇钻窗,上下飞舞,猛烈的撞击虚空。

    刚才被两妖神杀死的天兵天将,巨灵神将,残肢断骸还漂浮在空中,哪吒,白起等人退得急,也没有收尸,现在听得英招哭嚎,一个个都诡异的飞起,断掉的头颅,手臂,身体,都连接了上去,一个仿佛在牵线的木偶,随啸声漂浮过来,齐齐聚集在英招头顶,英招遁出元神,高有万丈,吐出一团妖光,裹住近乎几万天兵天将尸体,绞了一绞,绿光罩中,先是嫣红一闪,随后消失,绿光越发粘稠,在顶上盘旋,大如星辰。

    英招元神吐起开声,这碧绿妖光从天而降,笼罩住周青顶上苍穹。

    这天妖裂神术被英招使出,又得了数万天兵的滋补,威力庞大,就是佛陀碰到,也只有乖乖逃命,不做它想。

    周青不由得又感叹了一句:“好妖法!”反过手来,只见掌心黑白光华一闪,轻轻一推,那卷将过来的计蒙猛一停顿,不由自主倒飞回去,周青再屈下五指,做抓物摸样,一口红光闪烁,长五尺的沧阳刀从计蒙体内被飞去,也飞向了周青掌心。

    周青把袖子朝上一抖,先是沧阳刀落进去,随后顶上那片妖光也掉了下来,缩成一小球,鸡蛋大小,一样落进袖子里面去了。

    盘古幡劈破混沌,太极图定地水火风,东皇钟镇鸿蒙世界,此三**器,远非一般的先天灵宝可比,先前钟内有东皇元灵,周青难以主持,不能发挥其诸多妙用,但十二大化身各自消耗一个元会法力,聚成盘古真身,抹去东皇元灵,周青又将肉身附上,修成第二元神,法力比真身何止高出百倍?只要真身不被人轰杀,这第二元神就是不死不灭之躯体,就算是两大妖神,也如土鸡瓦狗。

    向前走了两步,周青破去英招的天妖裂神术,收了招摇钺,沧阳刀,见那英招赤身**,兀自鼓动妖法,还要拼命,连忙把手一扬,一道黄光当头落下,化为一身霞衣,将英招全身裹住,那计蒙以为周青要下毒手,不由拼了xìng命,合身扑将上来,全身妖光大放,一会漆黑,一会鲜红,变幻不定。

    周青却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妖法,但也晓得对方心存拼命,自己这副躯壳,却是造不得杀孽,否则rì后又要了段因果,才能寄托善念,甚是麻烦,于证道果没有益处。

    当下猛喝一声,宛如洪钟大吕,仿佛诸多星辰都被这钟声惊得震动起来,吃得这一喝,计蒙仿佛断了线的风筝,元神与肉身都似乎分开了,法力不能运转,连在太虚中停留都办不到,收得下面一颗星辰的吸引,直直掉落。

    周青衣袖一甩,一条红光直刺而下,托住计蒙身体,计蒙得这助力,一个翻身,踩定红光,飞了上来,略一运转法力,却是毫无阻滞,再一看,脚下红光正是沧阳刀。

    这一来,计蒙却是摸不到头脑,连忙看英招,套了一件黄sè霞衣,一样恢复了正常,正对周青发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周青用手一指,困在空中的九头上古妖魂便脱身出来,纷纷飞回,落到英招脑后,隐了进去,周青甩出一道碧绿光华,正是那招摇钺,英招便接在了手上,越发迷惑不解,却不敢动手,还要发问。

    一扬手,止住了英招的发问,周青笑道:“我受元始符诏,执掌勾陈大教,拂顾三界妖族,此行前来,正是要为你们解释怨隙,你两人被大巫追杀,就算逃进三界之中,也不得安宁,打斗起来,生灵涂炭,岂不作孽?当时是东皇身损,祖巫也亡,妖巫两类,再做争斗,也是无益。”

    英招眯起眼睛,先是一愣,随后笑道:“你今天出手击败我两,就是为这事情?我们两人也是无心争斗,只是那刑天氏,向柳等大巫一味追杀,你既然有心拂顾三界妖族,那就先把大巫诛杀,三界自然清净。”

    周青摇了摇头道:“天心都是慈悲,我又怎能再造杀孽?你两乃是洪荒妖神,此去三界,必要会见大rì如来,望你两人也学得佛家的慈悲之心,渡人渡己,自然能历无量量劫数而不灭。”

    计蒙一听,不可思议的望着周青,看了许久,最后嘿嘿怪笑两声道:“你这话不实在,我不爱听,还是讲给后面两位吧,你若真是无事,我们两人就可去地仙一界了,你若要对付我两,我两自知不敌,也无办法。只有死力一拼。”

    周青点头道:“你们两人去地仙一界也好,天界也好,留在人间也好,我都不管,如再造杀孽,rì后自然应劫。”

    那英招突然心神一动,焦急的忘了忘后面,计蒙也自神sè不安,哪里还有心思听周青讲话,猛然见得,极远之处,又有两道流星划过长空,一闪即消,顿时叫道:“你有话对后面的刑天氏讲,我先走了。”

    说罢,两人把足一顿,化了妖光,朝rì光笼罩的人间地界奔去,周青也不阻拦,看见两道妖光远去,消失在rì光之中,又自干笑两下,便转了身躯,依旧盯住远处无殛星空,便见流星一隐一现,渐渐靠近,以他的目力,自然看得清楚,在那数千亿里开外,一无头巨人,全身暗红,一手提一面漆黑大斧,一手提一面兽纹青sè古盾,正是大巫刑天氏,另一道光华,却是一九头魔怪,长蛇之身,在虚空中游荡,也不知道有多长,但那大焚天坐骑三头蟒和这一比,也自小了许多,这九头魔怪,正是共工部落之大巫相柳,神通无边,佛陀不及。

    两位大巫全身飘飞起火焰,飞遁之时,冲起数万丈之高,一刻也不停留。那相柳九头连动,神sè十分狰狞,比山还大的眼睛通红通红,眨也不眨,仿佛数十个血池。

    半天之后,两大巫已经穿过了几颗星辰,渐渐接近了周青,那相柳好似发现了异样,身体一停,对刑天氏吼叫两声,刑天氏也自停留下来,身体一正,虽然没有头颅,但周青还是感觉这大巫真望着自己。

    虽然双方都可以看到,但此地却是相隔甚远,刑天跳了两下,拿斧头猛裂的敲击了盾牌,最后斧头一举,仿佛战阵冲杀的将军,朝周青这边杀来,相柳九个脑袋交缠了一下,随后连连摇晃,轨迹杂乱无章,仿佛天魔乱舞,跟在刑天后面,也朝周青冲来。

    周青也自站定不动,静静等待两大巫杀来。

    足足又等了一个时辰,太虚塌陷,星辰晃动,轰隆两道巨响,那刑天氏,相柳出现在数百里开外,两位大巫停下身来,直直面对周青,仿佛是两头大象,在观看地面的一只黄sè蚂蚁。

    刑天氏愣了好半天,才猛的跳将起来,用斧头连连敲击盾牌,又似在舞蹈,又似在发疯,那相柳却是一动不动,九个脑袋也不摇晃,拿那十八双血池一样是眼睛,死死盯住周青,仿佛要把周青看穿一样。

    这一静一动,十分诡异,那刑天氏敲得山响,却也不见发起攻击,只是声音大了一点,似乎没有什么危害。

    过了片刻,刑天氏还在舞个不停,那相柳依然是纹丝不动,不知道两大巫在干什么。

    周青干笑两声,微微摇头,任是刑天敲击的声音仿佛天地崩塌,但话语还是清楚了传了出来:“两位煞气之重,几乎是无可化解,还是要静养一些时rì,我替两位慢慢化解的好。”

    话音刚落,身后极远之处,一座大山从阳光之中疾飞出来,几个呼吸,就看的分明,也自让周青发觉,微微惊讶,转过身来,哪里是一座山,分明是一个头颅,面目狰狞,头上绿毛纷飞,仿佛长着许多大树,乍一看,确实象山。

    身后又是几声鼓响,这头颅大口一张,天地一黑,星光全无,朝周青咬来。

    周青笑道:“此是小术,怎敢在我面前卖弄!”一样伸手,微微一压,哗啦一声响动,顶上一颗小星辰落将下来,喀嚓乱响,化为一只大手,猛拍下来,就仿佛拍蚂蚁一般。

    就在星辰所化的大手压下之时,那头颅口中猛然冲出一道黑气,结成了一朵朵方圆万倾大小的黑sè莲花,托住大手,落不下来。

    “噫!?”周青微微疑惑了一声,背后刑天氏,相柳已经出手,黑压压一片。

    “我不去血海找你,你却先来算计于我。”周青见那头颅之中出现数人,却是大自在天波旬,手拿修罗旗,大焚天,后面还有两魔神,正是湿婆,yùsè天。

    刚才正是波旬用修罗旗托住了周青大手。

    那冥河教祖是怎么和刑天氏绞和在一起的呢?此事情要从轩辕法王与巴山老魔巴立明说起,后文自有交代。

    周青见刑天氏与相柳压来,还是干笑道:“善哉!善哉!”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