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刑天氏与相柳体型比那山岳还大,威势又猛,把整个太虚星空都掩成了一片漆黑,只听得风雷之声鼓荡不修,突听得相柳呸了一口,随后哗啦哗啦大响,仿佛是那天河从中间断开,一股腥臭到了极点,比鲛鲸粪便还要臭上百倍的气味宛如一个锅盖罩将下来,却是相柳摇晃起九个脑袋,喷出了自己口中的毒液。

    它这毒液,厉害非凡,仙佛皆不能挡,就是上古妖神,都不敢轻涉其锋,认是佛家修成无量金身,道家修成玉骨仙肌,稍微沾染上了相柳之毒水,也要将身化去,稍稍一个不甚,元神都难得幸免。

    且这毒水专门污秽法宝,管它是仙家法器,佛家佛宝,也不用沾染,就得那毒气一冲,便一其失去妙用,就是邪道之中的阿修罗法器,也是一样,可谓是比邪法还邪。

    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照得太虚通明,却是刑天氏轮起了手上的大斧,劈将下来,这一时刻,仿佛rì月崩塌,照耀着满天泼下来的毒水,场面壮观到了极点,外人看来,只见得周青仿佛一个小黄点,立在zhōngyāng,面对两洪荒大巫催动的天地之威,显得异常渺小,没有一点抵挡能力。

    且说周青,运起无上法力,将一小星辰化为一只大手,本想抓住刑天之头,却没有料到那大自在天主事先就奉了冥河教祖法旨,躲藏在头颅之内,摇动修罗旗,托住大手,使周青失去了先机,那大巫刑天氏,相柳便乘机发动了攻势。

    周青见来的凶猛,却自持法力无边,这副身躯又是不死不灭之体,哪里会惧怕,道两声“善哉”之手后,也不变做法天相地的神通,只是把衣袖朝上一挥,一片黄云凭空涌起,滚滚冲将上来,化为一蓬方圆百里大小的华盖,向上shè出万重金光,相柳所喷出的毒水还未落到黄云之上,吃得金光一照,纷纷化为一蓬蓬乌光闪耀的蘑菇大云,每蓬都有千倾大小,反朝上面冲去,竟然有反噬主人的势头。

    那相柳见状,好象有些慌张,九头连连摇晃,长蛇身躯翻滚,再也不敢喷出毒水,十八只眼睛中shè出红光,向下方猛扫,红光过处,蘑菇毒云纷纷消散,散为无形。

    此时,刑天氏一斧劈将下来,破开万道金光,落在黄云之上,再也前进不了分毫,刑天氏连忙收斧,跳起万丈来高,借势轮斧下来,连连猛劈,一连劈了三下,发现软绵绵不着力道,随后又抛起手中的盾牌,从高处落下,狠狠压了下来,也被黄云托住,刑天氏随即用斧头磕在盾牌之上,就犹如用铁锤打桩一般,硬要将黄云打散,然后将周青压成肉饼。

    与此同时,自在天波旬,大焚天,yùsè天,湿婆四大魔神出了刑天氏的头颅,现出各自原型,都是其身大如山岳,高十万之丈,四人远远观看,却也不动手,自天天主波旬早就将修罗旗祭起,护住四人,随后小心翼翼的将刑天氏头颅一推,这头就滴溜溜朝刑天颈项之上飞去,只听喀嚓一声,身头合一,刑天氏已经恢复了全盛时候的摸样。

    相柳见用毒水无功,知道法术法宝无用,便索xìng用肉身搏斗,转过身躯,把尾巴一扫,仿佛大扫帚扫蚂蚁一样,朝周青横扫过来。

    这情形十分诡异,就仿佛两个太古巨人,围这一个蚂蚁般大小的小人猛打,旁边还有四个巨人观看。

    周青用黄云托住刑天氏攻击,见相柳用尾巴扫来,不由笑道:“不了因果,不修道行,就算有天**力,也自是无用。”说罢,把手凌空一抓,小小星辰化所化的大手猛然飞了回来,就地一捞,把相柳尾巴抓住,相柳大慌,连连挣扎,想要把那大手抖碎,脱身出来。

    星辰所化大手,毕竟是法力催动,不甚坚固,相柳身躯乱翻,九头撞击在大手之上,只见得只见得陨石乱飞,四溅而出。周青只得驱使这大手轮了几圈,把个相柳摔的头晕脑涨,口喷毒水,舌头伸出,时不时发出怒吼,这怒吼也颇为特别,极其尖锐,直刺人耳。

    大手用力一甩,相柳便远远的飞去,在星空中翻着斤斗,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刑天氏得了头颅,仿佛兴奋过头,连连轰击,只见顶上大斧划破长空起闪电,敲击盾牌如炸雷,周青心神一动,将大手朝刑天脑后抓来,刑天氏见破不开黄云,相柳又被大手抛走,知道厉害,连忙一个倒飞,避开大手的抓捞,向下一钻,到了周青脚下万丈之处,把斧头猛的掷来。

    刑天是见周青下方没有黄云,便起了心计,先是诱敌,随后乘周青出手,便从下方攻了上来。

    与此同时,大焚天,波旬,yùsè天,湿婆四大魔神微微一动,好象要扑将上来,周青笑道:“你等不过是草木蝼蚁之辈,也敢上来与我争执!”

    随后用手一指,四大魔神只听得顶门和脚下哗啦大响,却是又有两一颗方圆万里大小的陨石化为了一只巨大手掌,一个从空降下,另一只大手从下方逼上。

    两颗陨石都在星空之中漂浮撞击了许多时rì,全是暗红的石质,凝成一块,比jīng钢还硬,现在被周青法力催动,变成手掌,其上微微有黄光shè出,把四方八殛全部封死,避无可避,哪里逃得出去。

    两只手掌上下一合,一股无可抗衡的大力逼的四魔神行动都非常困难,幸亏大自在天波旬,抖出了修罗旗,上下涌出黑莲,把两只手掌撑住,四魔神虽然移动不得,却也不至于被压成肉饼。

    周青把袖子一抖,刑天氏那斧头也落进去了,不见踪影,刑天连连咆哮,也收不回来,不由一个转身,把盾牌砸出,却不是砸周青,而是砸向那压住四魔神的两只大手,想放出四魔神,再与周青争持。

    相柳好不容易停住了身形,知道对方厉害,再斗也不是对手,不由得把身体一摇,反掉头向后不要命的猛窜。

    周青回头一看,不由笑道:“你又回去怎的?”用手招了一招,那只星辰所化大手一条流光,赶了上去,一把抓住其中一个头颅,提起倒飞回来。

    那相柳被拧住一头,更加慌忙,另外八头连连朝那大手撞击,同时把尾巴翻转过来,仿佛巨鞭一样,狠狠抽打那大手,这只大手哪里抵挡得住,几下之后,轰然碎开,化为漫空陨石碎屑。

    相柳见挣脱了束缚,心中大喜,以为周青法力消耗甚大,支持不住,便穿过陨石,九张大口张开,吐出九股漆黑的水箭,飙shè过来,他却是非常小心,还是先用毒水投石问路,要是对方抵挡不住,再猛扑过来,要是对方能够抵挡,自己便立刻远遁。

    周青道:“正要你来!”又把手一指,那些陨石碎削聚拢起来,一分为九,化为了九只手掌,纷纷捏住相柳九个脑袋,捏的大嘴张开,其中漆黑一片,乌黑毒水仿佛喷泉一样奔涌出来,此时那毒水箭已经shè到面前,周青虚抓了一把,就纷纷停留在空中,流转不已,渐渐成了九个漆黑的水球。

    相柳被捏得生疼,终于恼怒起来,起了拼命的心思,脑袋忙一膨胀,尾巴连连抽打,把九只手掌抽得粉碎,胍哇九声大叫,吐出了九颗乌光闪耀的元丹,朝周青轰击过来,这元丹正是生成毒水的器物,乃是鸿蒙之中,最为yín秽的浊气所凝结,天生就长在相柳口中,所以相柳能吐毒水。

    周青见元丹轰过来,微微见喜,把面前的九团巨大毒水鼓荡起来,叫声“去!”。这九团毒水刹那间就撞上了元丹,却没有爆开,反而把元丹包裹在其中,再一回头,朝周青这边飞了过来,也落进周青袖子里面去了。

    那边刑天氏连连轰击两只陨石所化的大手,不过上面有周青法术加持,只是裂成了几块,但却不分散,还是死死逼住四大魔神,那大自在天波旬四人,连连发出法宝,轰击顶上大手,与刑天氏相互配合,在周青收了相柳元丹同时,已经轰破了上面手掌,跳身出来,却不敢再上前和周青争斗了,与刑天氏招呼一声,赶紧往人间就跑。

    那相柳见元丹被收,骇的魂飞天外,再也不敢争执,往反方向就跑,周青也不去追赶,只是催动剩下的一只陨石大手,从后面飞过,拦在刑天氏与四大魔神前面,随后大手连捞,向水里摸鱼一样,赶得四魔神到处乱跑。

    刑天氏因没有修罗旗的防护,只有用盾牌四面抵挡,一个不留神,被大手抓到了盾牌,刑天氏失了大斧,如何肯在失去盾牌?连忙争抢,那自在天波旬上来,举起镰刀,祭出自己的双刀,猛然劈将下来,把这大手击碎。

    周青皱了皱眉头,也知道自己法力虽然强大,但这陨石只是凡品,抵挡不住修罗法宝,不由得笑道:“这盾也是杀戮之器,留将不得,不如交我化去,你也可免去一劫。”

    说罢,手一挥,一片黄云奔涌出来,照样化为一只黄光澄澄的手掌,朝刑天氏抓去,此乃周青元气所化,比刚才那手掌简直厉害了百倍,刑天氏连躲都躲不及,就被抓了个正着,连同那四大魔神一其包裹在其中。

    那盾从黄光之中飞去,也落进周青袖子里面去了,刑天氏,四大魔神四面相看,只觉得是黄蒙蒙一片,怎么冲也自移动不了,过了片刻,黄光之中又丢进一物,正是相柳,被黄光挤压,猛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最后索xìng身体盘绕起来,九头埋了进去,也不动弹。两大巫虽然没有修罗旗这样的法宝,但自持不死之身,只要死死守住,自无伤害。

    周青先困住了刑天氏与四大魔神,再抓了相柳,只是两大巫有不死之身,四大魔神有修罗旗,周青也不愿意伤人,造杀孽,是以只是困住,没有其他打算。

    周青用元气照定六人,往人间飞去,那哪吒等天神都从山河社稷图中出来,纷纷称赞周青法力。

    “上帝神通无边,只怕那释迦牟尼佛祖都是不及,不知上帝有和打算?可跟我上天庭见大天尊?”哪吒心中佩服,问问周青是什么意思。

    周青摇头道:“这六大魔头,厉害非常,加上有不死之身,先天之旗,我也只能困住,难以奈何,稍有不甚,魔头就会脱身出来,又是一场天大的杀孽,更别说是收服为己用了。我正要去见大天尊,借此山河社稷图困住六人,再施法镇压在人间海眼之中,叫其永世不能为恶,方是正数。”

    周青这话却是实情,哪吒点点头,见周青小心翼翼,手提一蓬斗大黄光,丝毫没有大意的神sè,众天神也知道周青所言不虚,当下哪吒收起了山河社稷图,率领天兵天将,直奔三界缝隙而来。

    进了三界缝隙,正要到达地仙一界之时,突然一蒙血光从下面而来,一瞬之间,四面八方,全都是鲜红一片,那片鲜红,却是波涛汹涌,层层叠叠,仿佛血海波涛,还有哗啦哗啦的海cháo之声响动。

    周青见状,先一张口,喷出一抹黄云,四面铺开,把哪吒等天神都包裹在其中,还好周青施法快速,刚刚护住众天神,数百万天并,就血海波涛之中,就冲出无数赤身条条的血影,扑身上来,却吃得黄云阻住,一个个扑不进去,只在外面乱飞,要是晚了片刻,这数百万天兵不说死得一个不剩,也要死去八成。

    周青得这一分神,手里那蓬黄云微微颤抖起来,一鼓一鼓,却是刑天氏,相柳,四大魔神感觉到压力稍减,纷纷用起神通,胡乱冲撞,想脱身出来。

    周青也不去管,因为见得高空突然出现一位白衣老人,端坐在一朵血sè莲花之上,正是周青在花果山看到的冥河教祖,这次不得不亲自出手,半路截杀周青,否则要是真让周青向玉帝借了山河社稷图,把四大魔神镇压在人间海眼,那可真就是永世不得翻身。

    黑风山有十二大化身主持周天星斗大阵守护,冥河教祖一时半也难得取胜,要是让第二元神赶了回来,两面一夹,这位鸿蒙初开的血海教主只怕也步斗战胜佛的后尘了。

    冥河教祖这一现身,也不说话,立刻将手一扬,无数血魔飞到一起,凝聚成了一头血神,吐气开声,一团血雷,滚滚压来,冥河教祖同时身形也自消失,下一瞬出现在周青身前,一手朝周青那蓬黄光抓去,另一手猛挥,白sè袖袍一拂,朝周青面门拂来。

    周青不敢怠慢,头上涌出黄云,正和血雷碰撞,就一缠绕,血雷被削成了两片,也不爆开,黄云凝成几条黄线,绞了几绞,血雷立刻消散,黄线兀自不停,朝那血神绞去,血神大慌,连连摇晃躲闪。

    砰然一声,周青见冥河教祖用袖袍拂来,也把衣袖一甩,迎了上去,把冥河教祖袖袍打了粉碎,只见片片白布飘飞。露出一只光秃秃的手杆儿。

    冥河教祖已经抓到了那蓬黄光,用力一捏,里面六大魔头知道有人来救,心中大喜,连忙合力一震,里外夹击,终于震破黄光,脱身出来。

    周青见状,心中不悦,欺身上来,手上光芒闪耀,星辰点点,劈面朝教祖抓来,教祖用手抵挡,斗了几个回合,觉得抵挡困难,连忙后退,收回了血神。

    那刑天氏把身体一缩,变成常人大小,相柳也变chéngrén样,乃是一中年男子,那四大魔神纷纷化做人形,冲了上来。

    冥河教祖一只赤红鲜艳的手掌印了上来,周青用手架住,震开了一边,猛一上前,一掌把那大焚天劈飞几十里开外,正要下手拿住,又被冥河教祖拦住,斗了起来,两相一瞬间斗了十几个回合,冥河教祖抵挡不住,连忙抢过修罗旗,摇了一摇,朵朵黑莲阻住周青,也不发言,把那只光秃秃的手臂一挥,一片血光裹住数人,呼啦一响,破开缝隙,逃进了幽冥地狱,待黑莲消散,周青哪里还看得到半个人影。

    见其逃回幽冥血海,周青也不好追赶,匆匆别过哪吒等人,转回黑风山去了,当下无事,待到第二天,周青招来了诸大弟子,一个不漏,都来到仙府之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