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青元神本体就参悟玄妙,十二大化身也要作为守护,不好离开,不过既然修成了第二元神,便无顾忌,反正此元神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不死不灭,远远胜过本体,是以在弟子面前,也是这元神显化。

    只不过这幅面目,本来是肉身附上先天法器炼成,是以相貌与本体区别甚大,不是知晓内情的,也看不出来有什么联系,不过门下弟子现在都是知道,陆续来了仙府之中,也不惊讶,行过礼之后,便退到一边,等候周青的吩咐。

    周青见弟子门都聚齐了,这才开口道:“那刑天氏,相柳被冥河教祖截走,洪荒妖神也纷纷来到三界缝隙之中,各样事情,纷乱如麻,但也合该是大劫将至,我虽然修成神通,但也不能说能抵御所有魔劫,你们法力更是浅薄,其中还有应劫之人,只怕以后劫难重重,我还未悟得大道之玄妙,也不能时时拂顾到你们。是以我召集你们前来,一是告戒你们勤修法力,二是我擒拿两大巫之时,把他们的杀戮之器收去,想减少一些杀孽。”

    下面众弟子不出声,但都听出了意思,红孩儿暗笑道:“师傅收了法宝,发给我们就是,却偏偏事先还要讲一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那大巫刑天氏,相柳,曾经威镇洪荒,神通广大,也不知道有多厉害,不过想来,我肯定不是对手,现在师傅与他们为难,难保以后不碰上,倒是要小心点点,免得吃了大亏。”

    魔女与红孩儿心灵相通,知道红孩儿的想法,也在心理道:“掌教老师想必自有打算,再说两大巫被老师降伏,心中定有很深顾忌,不敢胡来,倒是不用担心。”

    “我本yù将这几件杀戮之器化去,但转念一想,你们rì后自有杀劫,非是以杀止杀之法不能化解,因此特的叫你们前来,把这几件法器与你们其中根基浅薄的,劫数深重的,看能否用以杀止杀之法渡过魔劫,不堕轮回之中。”

    周青说完,袖袍一抹,身旁金床之上多了几样事物,那刑天斧与刑天盾,皆是造型古朴,发出青幽幽的光华,刑天斧长五尺,斧柄于斧身通然一提,斧柄之上,刻有许多蝌蚪符文,却是乌黑颜sè,在斧身之上流转不息。

    刑天盾有半尺来厚,比人还高,盾面之上,铸造有一头狰狞的凶兽,这凶兽头生双角,两耳尖尖刺上,凶兽鼻上,穿有一青铜大环,下唇也穿一青铜大环,一上一下,一yīn一阳,给人一种厚实的感觉,仿佛只要持了这盾,天下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够伤害。

    其余几件事物,乃是相柳毒水包裹的九颗元丹,还有一团绿油油的光华,大如木瓜,却是妖神英招用天妖裂神邪术使出的妖雷,被周青收进袖子里面,以无上法力,禁锢起来,不得爆开,倒是还有许多用处。

    天妖裂神之术,那勾陈天书之中没有记载,是以周青也不会,但这凝聚的妖雷,威力之大,恐怕比那玄清一气雷罡网还要大上一些。

    上古妖道,曾经盛极一时,其中几种妖术,尤其厉害,能于不知不觉之间,取人xìng命,最为厉害的乃是六魂幡拜人xìng命之妖法,次及乃是钉头七箭书,防不甚防,周青本体时时刻刻用都天神煞守护,怕中暗算,就是如此,那大rì如来,身为上古妖族王子,却也是会。

    周青对廖小进道:“你上前来!”廖小进正值看着那刑天盾斧发愣,听得周青吩咐,才回过神来,被几大老婆掐了一把,才上前去,对周青道:“老师有何吩咐?”

    周青指着这刑天斧,刑天盾道:“你有蚩尤血脉,这两样法器乃是九黎部落之物,当与你有缘,只是以杀止杀之法,终归不是正途,刑天斧头杀孽过重,你持了此斧,只怕rì后飞但不能渡过劫数,还要受其拖累。这盾倒只是防身法器,你可用之。”

    随后,用手一指,一蓬黄光将刑天盾托起,在空中转了几转,周青呵斥一声,手上发雷一震,一个大霹雳轰在盾上,嗡嗡做响,随即这盾青光尽收,自无光华,仿佛是一样平常的青铜古物。

    黄光收起,青铜凶兽大盾自动飞到了廖小进面前,廖小进一把托住,身体猛然一沉,连忙暗叫一声“不好!”随后用上了双手,才托住了大盾,饶是如此,身体还是微微发抖,过了片刻,额头都出了豆大的汗珠。

    周青摇摇头:“我刚才已经震散了盾中刑天元灵,你还要用本门心法祭炼三十六天,方能收发自如,此时这盾比那五sè神光还重,你终究没有刑天氏巨力,法力也远远不如,也难怪拿起吃力。”

    无论是刑天斧,还是刑天盾,虽然是后天之器,但经过九黎部落无数大巫诸多心血,才将之铸成,威力比一般先天灵宝还要大上许多,刑天氏在九黎部落之中的地位,仅下于蚩尤,所用武器,岂是凡品?

    廖小进闻言,运足一口元气,喷在盾牌之上,连喷几口,用天道心法粗浅的祭炼了一下,这大盾才稍稍轻了一些,只是不见变小,廖小进也不去管,方收了盾牌,抬脚起来,却发现自己踩了两个半寸来深的脚印。

    众人都是感叹,也只有廖小进,才能勉强用这刑天法器,红孩儿心想:“要是于了我,非要压趴不可。那刑天大斧,只怕我父亲也难以使动,不知道要于谁?”

    正想之间,周青又唤了小狐狸,小昆仑上来,两女知道周青要分发宝贝给自己,欢喜不已,但却不知道是什么宝贝,那把斧头,也不用想,给了也使不动,便直直盯着相柳元丹。

    “你们两人,法力还浅,根基不厚,rì后劫难比别人要多,只有以杀止杀,完了杀劫,才有望化解,其中功果,很是玄妙,现在领悟不道,rì后自知,只是我赐你的法宝,甚是歹毒,只可完杀劫所用,切记不可胡乱杀生。”

    两女连忙点头,像小鸡啄米,周青这才微笑,伸手虚抓,小狐狸身上的五毒神幡,小昆仑身上的万魔幡,都飘飞起来,那万魔幡被震破,温蓝新化了好大力气才修补好,六杆魔幡迎空招展,倒是有些壮观。

    周青大袖一拂,先是绿光蛇进万魔幡中,上面那头漆黑魔神变的绿光油油,随后被黄云包裹。

    五毒神幡招展之间,周青又一挥手,那包裹九颗元丹的毒水冲起,连同其中五颗元丹,都被黄光裹住,随后猛一催动,化为一蓬蓬的蘑菇云,把五毒幡全部掩盖,过了好一会,蘑菇云尽数隐去,五毒幡又显现出来,不过却是大不相同了。

    幡面已经变得明黄,只是当中那五毒元神,全部都漆黑颜sè,十分诡异,乃是五毒元神被周青用相柳之毒水混炼,再用无上法力加持住,才不至于使用之人,被毒水反噬,就是气味,一般仙人也忍受不住。

    “这幡你也不用祭炼了,使之时,只要按我口诀,摇动此幡,就有黄云护住自身,尔后再发毒水,只要中上一点,就是佛陀金身,也要退避三舍,你可记了?”

    原来这幡上凝聚了五颗元丹,乃是鸿蒙浊气生成,小狐狸不比大巫的不死之身,所以也自沾染不得,也不能用心法祭炼,否则反害了自身,这样的法宝,却是只能做伤人用。不过威力也真是一个歹毒。

    小昆仑的那杆万魔幡面之上,也被黄云禁锢住,那头绿油油的魔神提镰刀,身体瘦长,面目越发狰狞起来,只是时聚时散,好象并未聚成型体,周青将剩下的四颗元丹抖起,打进了幡面,口中念念有词,黄云密布,最后用手一指,这万魔幡上魔神融进了元丹,变幻几下,凝聚成实体,口中喷出一股股墨绿sè的气流,但立刻就被黄云逼了回去。

    “这两样法器,实在是厉害啊,自己都沾染不得,也只有掌教老师能有这**力炼成出来,就是教祖炼来,专门污秽佛门法宝的赤葵血砂,恐怕一碰,也要反中污秽。”魔女暗想道。

    两女小心翼翼收了幡,退了下去,周青唤了温蓝新上来道:“你因掌管我教之事,又为众弟子之首,rì后我要修行,少管理弟子,你虽执掌金蛟剪,但终究是三仙姑美意所赠,以后我自要还与人家,你便没了法器,如何做是众弟子之首?我今天召你前来,一是要与你炼几口防身法器,二是我以炼器入道,但却未炼出几件上好法宝,未免贻笑大方。”

    温蓝新道:“老师不必介怀,我天道一脉,所经年月不多,根基自不雄厚,老师虽然有**力,但成道时rì也不过百年,又要修行,哪里有那时侯打磨祭炼法器。”

    周青点点头:“打磨法器是要时rì,不过眼下有现成的材料,却是省去这一道功夫了。”

    说罢,用手一抓,刑天斧凭空飞起,在周青面前微微旋转,周青一手抓住斧柄,另一手在斧面之上敲了两记,发出铿锵之声,随后摇了摇头,用力一折,只听得喀嚓一声,斧柄被折了两断,随后周青双手一揉,星辰闪耀,黄光shè出,在手周围交织,渐渐的这柄大斧被揉成了一个斗大的青铜球,看得仙府中各大弟子目瞪口呆。

    周青神sè凝重,手上却很是轻松,仿佛搓揉面团一样,这团青铜球随意变形,但其上的蝌蚪符文,却没有消失,依旧死死的浮现在表面,因为没有用真火重炼,原来斧上的灵效并没有消散,只是改变了形状而已。

    且说那幽冥血海轮回池中,一朵血莲托住冥河教祖,而那刑天氏,相柳两大巫,变成两中年大汉,坐在池边,轮回池下方,四大魔神立在旁边,就这几人,仿佛在商量什么东西。

    就在周青用法力将刑天盾中的元灵抹去,刑天氏猛的跳了起来,脸sè大变,仿佛被火烧到了尾巴一样,都差点跌进轮回池中。

    “可惜,我那盾是要不回来了!”刑天稍稍平息下来,立马大怒,却又奈何不得。

    冥河教祖也自皱了皱眉头:“那勾陈用镇鸿蒙世界之灵宝修成身外元神,确实是神通广大,除了三十三天外至教圣人,谁都奈何不得,行事也就难免嚣张了许多,只怕还要来幽冥血海之中于我了断因果。”

    “这勾陈就算法力无边,恐怕也不能闯过三十六道轮回大阵吧!”魔王波旬道。

    冥河教祖道:“有修罗旗做为阵眼,自是无碍,不过……”话未落音,刑天氏又大吼一声,抱头跳了起来,这一下真就跌进了轮回池中,弄了一身血水,还在水中连连翻滚,好似十分难受。

    冥河教祖一道血光罩住刑天,切断了元灵联系,刑天随即跳了上来,催动巫术,才安定下来,怒声吼叫,不过连冥河教祖都听不出来他在说些什么。”

    倒是向柳,与那九颗元丹没有联系,失了就失了,只是不能喷毒水而已,虽然损失破大,但法力却是无碍。

    冥河教祖盘算了一会,也不说话,又入定掐算了半个时辰,才大焚天吩咐道:“叫轩辕进来!”

    大焚天将轩辕法王带了进来,见了冥河,冥河道:“你取奈何圭,去三十六道轮回大阵之外等待勾陈,那勾陈与你有些渊源,必然不会难为你,他此来,是要此圭去渡人,你就将奈何圭与他,说我与他因果就此了了,莫再来搅扰。”

    轩辕法王不敢多问,领命出去了,随后从他妻子大公主鸿雁手中取了奈何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