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刚才教祖叫你前去,就是让你拿这法宝与外人?”修罗魔宫之中,美伦美焕,虽然处于数万里的血海之下,但却自有明珠美玉大放光华,冥河教祖乃血海孕育,这无边血海之中,每一滴血水,都与他心神相通,也可以说是其身体的一部分,所以法力神通广大。

    血海最底层,却是一片片的空地,生活着阿修罗一族之人,其中一滴血水都没有,血海只在上面翻滚,做为天然的屏障,庇护着阿修罗一族之人。

    修罗魔宫就在轮回池附近,相传这冥河教于鸿蒙初开,就诞生其中,自然有无量神通,尔后血海之中至yīn秽气孕育鼓荡,便衍生出阿修罗,因为阿修罗一族之人诞生在血海之中,因此都把冥河教祖看做是族人父亲,有无边的威严,只不过鸿蒙之中,管理六道轮回的乃是巫门,其势太大,阿修罗不得出头,不过冥河教祖也和巫门略有来往,不过是一向闭门不出,直到巫门损落,洪荒妖族败亡,修罗一道才渐渐兴起。

    大公主鸿雁听说教祖要把如此重要的法宝与外人,心中实在是惊讶,却不敢违背,只得将奈何圭取出,于了轩辕法王。

    “听说那勾陈与你还有些渊源,我和你去看看?”鸿雁见法王要走,思付一下,顿时起了心思,拉住法王,要跟上去看看,法王不敢违背,两人出得宫来,身形一晃,就冲上了血海,穿过三十六道轮回大阵,浮上了水面,径直等待那勾陈前来。

    “我也不知有甚渊源。”轩辕法王夫妇两个,在血海之上闲着无聊,便聊起话来,一个白衣少年,一个绝世美女,倒是十分般配,不知底细的人只看出是一对神仙眷侣,却不知道男的是穷凶极恶的巨魔妖孽,女的也是魔女yín娃。

    轩辕法王是如何与大公主结成夫妇呢?此事还要从七八年前说起,那时大焚天收轩辕法王为徒,在极北流沙夺昆吾八剑,轩辕法王一来是击杀野人老魔,又凭借大焚天威势,却是结识镇摄住了不少老魔妖人,一起去了红莲魔宫。

    那红莲老魔正是气愤门下弟子被杀,却又顾忌蜀山势大,奈何人家不得,因此只有忍住恶气,伺机rì后报复,那轩辕法王带了许多老魔妖人一来,正好中其下怀,当下设宴摆酒,好生的款待,一顿宴席下来,宾主尽欢,众魔头本来是各持一方,不大来往,现在一经有人拉拢,便也是臭味相投。

    当下因轩辕法王是大焚天弟子,是以被众魔默许为头领,一来以待rì后苍莽斗剑,相互有个照应,以免还未到斗剑之时,就被各个击破,二来是向百魔山,天尸派,等邪门大派,自持势大,对左道中人也多有欺凌,有些老魔虽然法力大,但奈何孤身一人,势力单薄,不能抗衡,遇到斗气之事,也只有远远避开了事。凭白怄了许多闷气。这次正好多拉几个好友。

    等酒席散后,那穿心和尚,轩辕法王,食心头陀,便拜为兄弟,因法王杀了虎力,鹿力,羊力,这三妖仙在三清山的洞府也就空了,法王便乘机占了,倒也是一块洞天福地,方圆十余万里,处处都有灵脉,三妖仙于起上建立了许多道观,招收了千把名弟子,轩辕法王一去,二话不说,扑杀了几名亲传弟子示威,又放出三妖仙的元神,便把三清山连山带弟子都接受过来。

    那一干魔头与轩辕法王结交以后,便时常来走访,双方各自的山头,更有许多妖法联系,只要哪方有事,有一动妖法,便都赶来援救。

    那轩辕法王因有血目剑,魔罗伞,是以能时常去血海之中听讲,一来二去,便被大公主看上,用邪法勾引,但轩辕法王魔功已经有些火候,哪里勾引得到,不过明明知道对方不怀好意,也奈何不得,只有时常避开。

    那大公主见勾引不上,心里更加痒痒,这轩辕法王生得俊朗,和阿修罗男子的丑陋大不相同,就算是以前的一些面首,也大都不如法王多矣,大公主几yù用强,偏偏那轩辕法王又行事小心,大公主也无机可乘,把个公主弄得是又爱有恨,本来有十几位公主也看了法王,但大公主志在必得,那些公主也不好跟大姐争。

    却说有一天,轩辕法王从血海听讲回来,正穿过三界缝隙,却遇上了仇家,本来别的仇家倒不放在心上,就算拼斗不过,有魔罗伞护身,逃也逃得掉,但这次却是却是巴山老魔巴立明亲来,轩辕法王只见到一个巨大的头颅飞了过来,慌忙祭起魔罗伞,就被头颅吞进嘴里,四面漆黑,随后压力如山,雷火奔涌,一点都动弹不得。

    巴立明那常羊魔宫,就是刑天头颅所建,能于刑天元灵勾通,轩辕法王的法力本来就不如巴立明许多,哪里能够抵挡刑天头颅,饶是有魔罗伞护身,却也不小心中了一记巫术,受伤不轻。

    大公主鸿雁本来就是暗暗跟踪轩辕法王,伺机下手,见其突然被仇家所困,倒是吃了一惊,也舍不得轩辕法王就此身死,但自付不是巴立明的对手,正要此时,冥河教祖算出因果,亲自前来,与刑天元灵勾通,双双化敌为友,冥河把刑天头颅邀请到血海之中做客,那巴立明自然不好再难为轩辕法王,让大公主得去了。

    结果大公主乘轩辕受伤,抵抗不得,一面使魔法勾引,一面强行逼迫轩辕法王成就了好事,轩辕法王也自抗拒不得,只有从命,大公主食之有味,把其视为禁脔,一来是想要长久霸占轩辕法王,二来是怕别的公主分一杯羹,便双双结成了夫妇,因为其中情节并无出彩之处,也不是主线,是以稍稍提及,并不详细道来。

    玉柱仙府之中,一团斗大的青铜球被黄云托起,在周青面前滚来滚去,下方众弟子都在看周青如何炼法宝,这球被滚了几百圈,滴溜溜旋转起来。

    周青运了无上法力,保持住灵气,使上面的蝌蚪符咒并不消失,原来这些符咒,乃是当年九黎部落无数代大巫的心血加持,威力至大,周青得祖巫元灵神识的传承,通晓巫门秘法,是以并不费事。

    要是一柄妖族法器,那周青要重炼也不是不可,但却无法保持远有的妙用,想这刑天大斧原来威力浩大,妙用无边,周青要是费了重炼,功效也比不如以前,但就用此斧与温蓝新,怕是温蓝新无这巨力,用不起来。

    周青一声呵斥,黄光突然渗透进青铜大球之中,本来漆黑的蝌蚪文字旁边又多出许多黄sè的蝇头符咒,这些蝇头符咒把每一个蝌蚪文都包裹起来,兀自流转不停。

    与此同时,十二条黑线起自后山,穿过仙府后门,只听得嗤!嗤!嗤!嗤!的破空之声,十二条黑线一起shè进了球中,几面切割,把球分成了十二块。

    原来周青动了十二大化身之力,各自逼出血脉,聚成黑线,也只有祖巫之血,才能镇住九黎一族历代大巫加持符咒。

    受的黄sè蝇头符咒的挤压,那些黑sè蝌蚪符文都凸现出来,仿佛一个个都要跳出,直到十二条祖巫之血凝聚的黑线shè出,直似受了牵引,跳得越发厉害。

    这里面挤压,外面牵引,历代九黎大巫加持的蝌蚪符文终于游了出来,都整整齐齐随着黑线排列在空中,来回游动,活灵活现。

    周青用祖巫之血护住蝌蚪符文,不使其消散,见那些蝌蚪符文都游离了出来,这用手虚指,点了十二下,黄光shè出,被剖开的十二瓣青铜球分别渐渐变幻,拉长,也不过几个呼吸,就成了剑胎模样。

    见凝聚成剑胎,周青再用手一指,十二条黑线裹着蝌蚪符文分别附在了剑上了。

    众弟子正看得出神,猛听一个大霹雳打将下来,乌云涌动,其中黄光爆shè,都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暗自防备,随后便想问个明白。

    哪里知道,一个呼吸过后,乌云尽消,黄光也消,金床之下的台阶,插着十二口宝剑,皆都有三尺来长,造型奇古,都是墨玉之sè,仿佛透明,只是隐隐一看,里面氤氲涌动,其中夹杂有蝌蚪符文,还有蝇头黄sè小咒,都包裹有一头魔神摸样的虚影,或是人头鸟身,或是蟒头人身,都是十二祖巫的模样。

    “此十二口剑我取名为天道,分有取名为帝江,玄冥,后土,句芒,蓐收,共工,祝融,烛九yīn,良强,奢比尸,天吴,弇兹,因我以祖巫血脉炼过,每一口剑都消耗我三个元会法力,是以不但威力浩大,其中还各有妙用,你用本门心法祭炼三十六rì,就可收放自如,只不过此十二口天道剑乃是后天之物,与元神合自可法力大增,但毕竟不妥,rì后斩却因果,还有许多麻烦,不过你有玄牝珠所化第二元神,我也放心了。”

    周青唤了温蓝新上来:“你将此十二口天道剑融进第二元神之中,那元神便可凭空增加三十六元会法力,你是我弟子之首,跟我多年,一直cāo持,也无二心,甚是辛苦,我耗费法力,赐你神通,也是应该,我因时常坐关,无暇顾忌门派事务,以后一切,都由你cāo持。”

    顿了一顿,便有吩咐其余弟子,要听温蓝新吩咐,不得违背,众弟子没有一个不服的,温蓝新喜极,连忙拜谢,取了这一套天道剑收好,周青便吩咐弟子退下,身形一转,便来到三界缝隙,转进幽冥地狱之中去了。

    黑风山后山,周青本体元神依旧默坐,十二大化身依旧坐在头顶,只是神sè萎靡,脸sè难看,刚才炼那十二口天道剑,各自逼破血脉,耗费极大,每尊化身都起码耗费了三个元会法力,比凝聚盘古真身,还要费力得多。

    “上次耗费了一个元会法力,至今还未修补回来,这次又消耗三元会法力,想要恢复元气,不知道何年何月了。”那玄冥叹道。

    “门下弟子要应劫数,我做师傅的,耗费法力也是应该,况且rì后杀劫,还要众弟子承担,这样算来,还是占了便宜了。”帝江道。

    当下都不说话,山谷之中一片寂静,只是天上星光翻腾,隔那么许久才发出似乎海cháo涌动的声音,也是极其细微,不可听闻,却是rì月交替,星君天神换值的时候所发,并不值得深究。

    此时,轩辕法王脸sè也不好看,他一不小心,受了大公主禁法控制,强迫成就了好事,还脱身不得,为此还求了大焚天多次,但那大焚天如何好管小辈的事情?只有推脱,轩辕法王也是无可奈何,只任凭大公主摆布,不过大公主鸿雁倒是十分爱惜轩辕法王,并不像其他面首一味采补,只是平时寂寞难耐之时,就把法王从三清山招回,yín乱一番。

    却说刚才,两人说些闲言碎语,鸿雁又起了心思,要与法王**,法王本来再这血海之上等待勾陈,如何肯就地行事?因此推脱两句,不想却惹恼了鸿雁,张口骂道:“我好心待你,你却不识好歹,我本有一肚子气,奈何圭本是我之物,偏偏遇到你这衰鬼,教祖才送与别人了断因果,你今天是愿也得愿,不愿也得愿。”

    说罢,用手一指,轩辕法王身体一硬,呆如木鸡,鸿雁又用手一指,法王全身已经清洁溜溜,鸿雁随即把手一挥,一片血云涌起,裹住两人,正要强迫行事,突然个炸雷打将下来,血云尽散,鸿雁大惊,连忙起身,护在法王面前。

    “善哉,善哉!”却是周青前来,一眼就见了轩辕法王,暗自好笑,略一掐算,就知道因果,一个霹雳把两人震醒,同时解了轩辕法王身上的禁法。

    “我乃勾陈,冥河老鬼心思我已知道,既然老鬼识相,我也不再为难,奈何圭我已取走,你可回去复命了!”轩辕法王只听得声音,身上的奈何圭已经消失不见。也未见人影。

    却说周青取圭正是如冥河教祖所算,去渡一有缘人。这有缘人是谁呢?乃是本书一个重要人物,rì后周青大斗鲲鹏祖师,斗战胜佛投生大唐国中,与元始天尊童子争位,乃至四教圣人应尊鸿均法旨,要重开洪荒星空,再设天庭,人教大兴,唐王与天帝争位,人在天上,都与此人有关,但因是时间缘故,兼之笔者今rì身体不适,只有下回再来一一与诸位看官分解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