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且说轩辕法王受了鸿雁的阿修罗姹女琐魄术,将所修炼的本命魔神禁住,一点都反抗不得,只有任凭其摆布,待周青震散了血云,取了奈何圭离去,突然想起自己全身**,却是面皮发红,恼羞成怒,一跳起来,把衣服穿上,正要质问鸿雁,突然发现鸿雁眼神极其古怪,直直望着自己。

    “不好!”轩辕法王心中jǐng觉,尖叫一声,九头血神子从身后遁出,往前猛扑,自己却是向后猛退,刷!的一声,乌金电云狂涌,中间现出魔罗伞,将全身裹住,血目剑也扬手而出,化为三条红线,紧紧附在血神子后面。

    轰隆!气尽交错,冲击在血海之上,鼓荡起百丈来高的大浪,九头血神子被一击而溃,化为漫天血影,四面飘飞,其后一道绿油油的光华敌住血目剑,交缠拼斗起来,却是鸿雁突然朝轩辕法王出手,轩辕法王jǐng觉,抵挡住了鸿雁的突袭。

    “这勾陈实在可恶!”大公主见自己的碧光yīn葵剑被血目剑抵住,不由跳叫暴骂,把刚才来的勾陈诅咒进了十八层地狱。

    原来刚才轩辕法王穿上衣服,大公主就觉得不对,自己用姹女琐魄术禁住本命魔神,刚才又施了法,没有自己解开,轩辕法王连半个指头当都动弹不得,刚才突然一运法力,发觉自己的术法被破得干干净净。

    鸿雁是个聪明人,知道那勾陈与轩辕法王有缘,法力神通不可思议,显然是刚才一声霹雳,破了禁法,是以立刻出手,想再次制住法王,重新种下禁法,哪里知道轩辕法王也回过神来,放出法宝挡住了自己。

    “你这衰人,敢与我动手!”

    鸿雁用手一指,把自己修炼的一百零八口碧灵yīn葵剑尽数放出,只见满空都是碧光剑影,鬼火漂浮,yīn风惨惨,凄哭厉吼,其中涌出毒龙,长蛇,魔神,鬼怪,无常,牛头,马面,等等无数狰狞虚影,皆裹在绿光之中,压压一大片,笼罩了方圆十里的血海,把轩辕法王完全包裹在其中。

    这一百零八口碧灵yīn葵剑乃是冥河教祖采yīn葵之jīng,太冥jīng铁铸造,养在轮回池中成就元胎,万年之前赐给鸿雁,尔后鸿雁多年跟随波旬与地府yīn神,地藏王争战,把无数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击杀,元神封禁其中,威力至大。

    “公主修要苦苦相逼!”轩辕法王活动了一下筋骨,脱了鸿雁禁法,心中大喜,把血目剑催动,红丝织成血目网,抵挡住鸿雁剑光,只见漫天都是红光绿光,相互交缠,你来我往,斗得难分难解。

    “速速就擒,还是一月未缺,否则今天就叫你回去不得!”鸿雁银牙错动,怒火中烧,越发催动了魔剑。

    轩辕法王见鸿雁逼得紧,只是刚刚脱身,心中愉快,又知道鸿雁是大公主,自己怎么都奈何不得,只是抵挡,不好反击,心中思付着脱身之计。

    轩辕法王一面抵挡,嘴里一面分说:“我现在只不过是解了禁法,但与公主还是夫妻,既然是夫妻,何必要用禁法制我。”

    鸿雁知道轩辕法王近些年神通渐长,法力也高,自己不好奈何,却又不死心,到口的肥肉哪里舍得,一面催动魔剑,一面取出修罗七宝之中的九九红云散魄葫芦。

    这葫芦只有五寸来高,巴掌大小,通体明红之sè,鸿雁口中念念有词,随后揭开了葫芦盖,一道红气喷出,红气之中,裹着一面似幡非幡,似幢非幢的红云幡幢,只有三尺来高,周围隐隐有红sè沙砾漂浮。

    鸿雁手朝血目剑一指,这面小红幡幢一飞而起,霹雳交杂,电光石火,疾飞而出,轰隆一声,撞击在血目网上,血目网受不起撞击,一散而开,化为三条红线,落到轩辕法王手中,依旧还原成血目剑。

    九九红云散魄葫芦乃是先天灵宝,是一混沌之中修行的仙人红云老祖炼制,后来鸿蒙开辟,红云老祖因和被妖族天师鲲鹏祖师在混沌之中有些间隙,两相在首阳山碰面,争斗起来,红云老祖不敌,被击成重伤,又被鲲鹏祖师下令妖神陆吾和座下大将开明兽追杀,遁进了幽冥之中,不想被冥河教祖遇到,双方又是言语不合,动起手来,被冥河教祖杀死,此宝也就落到了冥河手中。

    此宝异常歹毒,威力又大,本在天妃乌摩手中,鸿雁是因为轩辕法王要对付蜀山,但单单凭借血目剑,魔罗伞,恐怕无法抗衡,是以求了好些天,才从天妃乌摩那里求来,准备帮法王一把,哪里知道,世事无常,今天居然用在了轩辕法王身上。

    轩辕法王大吃一惊,想不到鸿雁手中居然还有如此厉害的法宝,连忙收起血神子,凝聚在头顶,化成一团斗大的血焰鬼光,冲起几丈来高,同时把魔罗伞转了一转,全力催动起来,向远处飞遁,既然不敌,还可以跑。

    血目剑被红云幡幢所伤,要重炼三天才能恢复,轩辕法王知道厉害,不敢久留。

    “你能跑得掉么?”鸿雁收了一百零八口碧灵yīn葵剑,只把红云幡幢一指,道声:“疾!”突然一片红云,把方圆十万里地的血海全部罩住,红云之中,沙砾漂浮,阻力极大,任凭轩辕法王如何催动魔罗伞,都冲不动半点。

    轩辕法王本来御使魔罗伞,瞬息万里,几个呼吸,已经冲出了二三万里开外,就见得漫天红云红砂,自己连人带宝被紧紧裹住,顿时大骇,就听的鸿雁的声音响起。

    “我的夫君大人,此红云红砂乃是九九混沌之气凝成,你怎跑的出去?本来我向母后拿此先天法宝,乃是帮你对付蜀山,你却不知好歹,一味避我,快快从了我,散去魔罗伞,否则我一发动九九混沌之气,你连人带宝就成齑粉,岂不坏了xìng命?连轮回都入不得?”

    轩辕法王人在魔罗伞中,虽然无视,但晓得脱身困难,听见鸿雁出言,也不好回答,只有沉默不语。

    “我两人也是夫妻,我用魔法禁你,也有不是,这样,你对自己本命魔神启誓,以后不可和别的姐妹女子来往,一切依我,我便放你,还和你去三清山,一同对付蜀山如何?”鸿雁在外面道。

    轩辕法王一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便发了毒誓,见对方有先天灵宝在手,自己不论怎样,都不好抵挡,不过既然不下禁法,rì后总算有办法对付,何况此女手中的九九红云散魄葫芦确实厉害,然后对付蜀山,号令群魔倒也是一大助力。

    见法王启誓,鸿雁这才收了红云,凑身上来,先是与法王一翻**,尔后双双去了三清山不提。

    且说大唐国方圆八千万里,处于南展部洲南方,靠近南海,土地平整,偶有山脉,也是不大,适合凡人修养生息,以大唐国为界,北边乃是连绵几亿里地大山,也是正邪修士盘踞之地,虎豹猛兽成群,巨蟒龙蛇横行,希奇古怪,莫可名状,凡人哪里进的去。

    却说大唐国靠近南海之地,有一郡,命为南海郡,方圆八百万里,又分八十一镇,南海郡王乃是唐王亲弟,名叫李仝,其下八十一镇节度使各有所长,有几手好道法,只是正邪不一。

    其zhōngnánhǎi边缘,有一个大镇,名福仙镇,主镇城池高大,有方圆千里,周围又有几十个小县,总共也有人口百万,这一镇节度使名叫贺周,是个散仙,曾在海外青螺岛主门下学道,后因和同门师妹私自相恋,犯了门规,双双被逐出来,因无处安身,遂到大唐国中,凭借道法,得唐王李世豪的赏识,享受了富贵,是为这福仙镇的节度使。

    贺周有一子,才十一二岁,生得聪明伶俐,根骨也好,父母也乐得传授修炼之法与他,小小年纪,也会了几手道法。

    福仙镇靠近南海,其下百姓都靠打渔,晒盐为生,因此每年都要祭祀龙神,这天正是南海郡王送礼于南海龙王的rì子,南海郡王李仝亲自来到,南海郡九九八十一镇节度使都要过去相陪。

    这贺周不敢怠慢,吩咐妻子在家好生看管孩子,随即押送福仙镇的礼品去了南海边上的海神庙。

    且说是贺周妻子名叫林思雨,乃是同门师妹,这天正好是要在家中府邸后山炼一炉大衍元丹,只有命丫鬟晶儿看着孩子。

    这孩子名叫贺子博,到底是年纪还小,童心也重,在家里炼了一个时辰气,就起身要出去玩,那丫鬟晶儿问道:“小少爷要去哪里?夫人吩咐小少爷不要乱跑的。”

    贺子博皱了皱眉头道:“叫你不要叫我小少爷,你就是不听,下回我再听见,就不理你了。”

    晶儿两手一叉,鼓起眼睛道:“你这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是怕夫人听见,不然早就喊你臭小子了。”

    这晶儿眉目倒还清秀,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乃是贺子博小时候的玩拌,家里人出海打渔,却碰到海外地仙挲利老佛与刘庖真人门下冲突,两位海外宗主亲自斗法,卷起风暴,一家人全部淹死了,这晶儿一人孤苦,才进了贺府当丫鬟,虽然是丫鬟,却和贺子博情同姐弟,因此说话,也没有了顾忌。

    “好姐姐,不要生气了,我们今天去大荒山采点黄jīng,人参,打几只银兔回来,我可是前几天炼成了遁光,还没有试呢。”贺子博道。

    “臭小子,夫人老爷前些年诛杀了yīn风子于朱容的一个门徒,这几天南海郡王住在海神庙中祭祀龙神,那yīn风子想必也跟了来,明地里不好下手,暗地里却早就注意上了老爷夫人,伺机报仇呢。你还出去,万一被抓了去,那童子yīn阳剑之上,又多了一条冤魂了。”

    晶儿戳了戳贺子博的额头道。

    “我又不乱跑,只去爹爹好友大荒真人那里,他那chūn光谷,什么都有,我在家闲得无聊,和姐姐去耍耍,岂不是好?”说罢,贺子博一把抓起晶儿的手,避过家里的禁法,才出了门,脚下腾起一道青光,直直冲上了天际。

    晶儿脸一红,正要甩开贺子博小手,就被拉了出来,借遁光上了天空,这遁光不稳,被天风一吹,险些散开,晶儿大惊,一口飞剑喷出,稳稳踩在剑上,怒道:“遁光不稳,你还飞怎的?”

    贺子博急忙一捏印诀,遁光重新凝聚,稳稳站定,这才憨憨笑道:“我遁光前些天才凝聚,恐怕带不得人,今天天风也大了一点。”

    晶儿摇了逃头道:“我们快去,免得夫人炼丹完了,看不到人,我都要受罚。”

    贺子博连连点头,两人牵了小手,一溜烟朝大荒山去了。

    大荒山离南海并不远,当年周青就曾在里面击杀枯骨神君,尔后于yīn煞泉眼之中炼成金身,成就天仙正果,两小飞了不过半个时辰,就远远望见脚下城池远去,海涛之声澎湃,大荒山宛如一条青sè巨龙,头朝南海,伸进海中。

    突然见天空想起闷雷,远远海面之上,仿佛涌起一道白线,白线之上,金光点点,杀气隐隐冲上高空。

    “那是什么?”贺子博远远停下来指那条白线道。

    “那是南海龙太子鼓动海cháo,领水军来取供品,邀请郡王去水晶宫赴宴。”晶儿倒是知道不少。

    贺子博顿时起了心思,眼珠转了一转,拉着晶儿的小手甩了两下,晶儿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连忙喝道:“不许去,那是南海龙神祭祀,老爷也在里面,你怎么能过去?”

    贺子博愁了一副苦瓜脸,小声哀求,说是从来没有见过夜叉水兵,尤其是那龙太子,也不过去,只要远远望着就行了。

    晶儿被贺子博弄得无法,只有答应,那晶儿有一道青螺隐身符,乃是青螺岛主穷神凌浑亲手炼制,两人一同隐去遁光身形,飞向了海中一座小岛屿,就看得远处海滩之上,用白沙建筑了三千丈高台,方圆十万之倾,白沙台上,琼楼庙宇,宫室楼台,连绵不断,气宇恢弘,正是龙神庙。

    龙神庙边缘,密密麻麻驻扎有无数士兵,白沙楼台之下,有三三两两的道人来回走动,龙神庙巨大的正门,金光闪烁,怎么看都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看见贺子博揉了揉眼睛,伸长脖子,努力观望,晶儿猛的敲了一下脑袋到:“笨蛋,那是用符法锁住了,你再看也是无用。”

    贺子博揉揉脑袋:“我怎么不知道,我在运法力呢。”

    “你有多少法力?连返虚都没有,郡王身边道法高深的地仙无数,随便用一人的符法,就是老爷,夫人都不一定能够看穿,要不是有青螺祖师的隐身符,我们早被发现了,还能在这里观看?”

    “哼,我上次偷听爹爹与人谈论,说这南海郡王有图谋不轨的心思,才拉拢了好多地仙,连那yīn风子都敢在福仙镇抓童男童女,祭炼那恶毒的童子yīn阳剑,不知道坏了多少xìng命,亏得爹爹和娘查去,将他那门徒诛杀,要不然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遭殃呢。”贺子博哼哼道。

    晶儿赶紧捂住贺子博的嘴巴:“以后这话千万说不得,要是传了出去,老爷夫人都要有危险呢。”

    贺子博眼睛转了两圈,点了点头,突然朝前一指道:“好多夜叉!”

    果然远处海上,来了许多青面獠牙,身高数丈的夜叉,还有许多高大的金甲神将,当先一位年轻男子,头戴紫金冠,身穿金甲,骑一头避水金睛兽,那兽踏海cháo,朝龙神庙而去,两旁水军夜叉,自然闪开,后面跟了数百个水族美女,提蓝散花。

    “好大的气派!”贺子博下意识的把身体藏得紧了一些,生怕被人发现。虽然是相隔百余里,但在天仙面前,就等于面对面一样。

    突然,龙神庙前金光一分,走出一群人,带头一个,穿金蟒大袍,也带紫金冠,年纪轻轻,浑身散发出一股王八之气,正是南海郡王李仝,后面跟了几位道人,紫金道服,再后面就是九九八十一镇节度使。

    贺子博正努力的寻找自己父亲,但那李仝迎上了南海龙太子,说了几句,一起进了龙神庙,贺子博正要细看,突然觉得一道yīn冷的目光朝自己藏身的岛屿看来,连忙一看,却是李仝身后,一身材高大的道人,两眼一对,自己好象是被人在冰天雪地泼了一瓢冷水,浑身连打了几个寒颤。

    这一下真是骇得魂飞天外,以为被人发现,连忙埋下了头,就要拉晶儿快跑。

    “等等!”晶儿拉下了贺子博,再一看,却发现那道人已经收回了眼光,脸sè有些疑惑,随后掐指算了一算,摇了摇头,也进龙神庙中去了。

    “好险!可惜没有看到爹爹!也没有看清楚龙太子长什么摸样。”贺子博拍拍胸脯道。

    “回去吧!太危险了。”晶儿道。

    两人虚惊了一场,正要回去,就听见后面有人道:“两个小娃娃,怎么不看了。”

    两人一惊,猛一回头,却发现原来是空空如野的大石之上坐了一个黄衣少年。

下一章          上一章